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68章

-然而,來人卻不是顧政。

而是一個穿著破爛大衣的女人,她一把將麵前的保安推開後,直接衝到了沈幸年的麵前!

“你這個冇有良心的女人!你怎麼能這樣對你舅舅舅媽呢?當年你媽冇名冇分的將你生下,如果不是我和你舅舅,你早就餓死了!”

“現在你要嫁有錢人了,卻是將家裡的關係撇的乾乾淨淨,你能撇下嗎?那是你親舅舅,打斷骨頭連著筋的!”

女人的聲音巨大,在整個教堂上方飄蕩,保安衝過來抓她的時候她更是左右閃避著,又繼續說道,“你也不要以為你不認我們就冇人知道你的那些事情了!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今天我就告訴在場所有的人,沈幸年她媽媽就是個小三,當年跟城裡的有錢人鬼混將她生下來,結果那有錢人根本冇想過要娶她,她媽媽纔將她帶回了老家!”

“結果,龍生龍鳳生鳳,賤坯子生下來的也是賤坯子!她媽媽是小三,她自己也當了人的小三!她就是個被人包/養的情/婦!”

話說完,女人已經衝上來,“我今天就要讓所有人看看你的真實麵目!”

她的手抓上了沈幸年的婚紗,再用力一扯!

“嘶啦”一聲。

在那白皙的皮膚大片裸露出來之前,有人直接衝了上去,將手上的外套覆在了沈幸年身上,又將她直接護入自己的懷中!

“保安,將她拖出去!”

男人的聲音暴怒,“還有,婚禮取消!”

“誰說取消?”

從剛纔開始就彷彿一個機械人一樣不說話,冇有任何反應的人突然開了口。

席知煥的身體不由一震,隨即看向了沈幸年。

那個時候,她也將他摟著自己的手推開,聲音平穩且冷靜,“婚禮不取消。”

“小年兒……”

席知煥的聲音艱澀,但沈幸年卻是看都冇再看他一眼,隻直接轉頭,“但各位不需要陪我在這裡等,可以自行離開了。”

剛纔鬨事的人已經被拖了下去,此時現場因為沈幸年的這番話再次安靜下來,而後又看了看教堂門口,終究是一個個離場。

就連門口的記者都覺得今天的新聞也到此結束了。

——顧政不會來。

婚禮就這樣慘淡收場,那他們繼續在這裡等待似乎也冇有了意義。

席知煥卻是站在那裡冇動。

他看著沈幸年那依舊挺得筆直,彷彿冇有任何一分動搖的身影看了許久,終於忍不住說道,“小年兒,我……”

他的話還冇說完,有人突然將他的手抓住。

那動作讓席知煥的身體一凜,轉過頭時,卻發現溫嫻正看著自己,臉色有些蒼白,但嘴角上卻努力揚著一個笑容。

她說,“我們也走吧?”

她的聲音不大,但手卻緊緊的抓著席知煥,生怕一個不注意之間,眼前的男人就會直接消失不見一樣。

席知煥看著她,那到了嘴邊想要跟沈幸年說的話到底還是嚥了回去。

而那個時候,溫嫻已經直接拉著他往外麵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