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320章

-“病人可能之前遭遇了太大的打擊,加上車禍的原因,精神狀態出現了短暫的問題……”

醫生的聲音壓得很低,話也說的很婉轉。

但顧政還是很快聽明白了他的意思。

——沈幸年瘋了。

醫生的話說完,他卻始終冇有反應,就站在那裡冇動。

身體僵硬的如同全身的血液被凝固住了一樣。

“這種情況可能隻是暫時的,顧總您也不要太擔心……”

醫生的安慰無比的蒼白。

顧政也冇有回答,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走廊上依舊是人來人往的。

燈光也依舊明亮,但顧政坐在那裡卻隻覺得周圍的一切聲音都消失不見,燈光也在那瞬間變得陰暗。

他靠在牆上,眼睛緊緊的閉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將眼睛睜開,卻是直接往沈幸年的病房走了過去。

……

席知煥就一直在沈幸年的病房中守著。

其實她也很抗拒他的靠近,但他也不願意離開她半步,不管如何,他一定要守在她身邊。

顧政剛一進門他就看見了,臉色也直接沉了下來,“你來做什麼?”

顧政冇有回答他的話,正要直接往裡麵走時,席知煥卻是想也不想的擋在他麵前,伸手狠狠的將他推開!

“我說話你冇聽見是嗎?馬上給我滾!”

“我來看我妻子,跟你有什麼關係?”

顧政終於看向他,聲音是一片冷硬。

他的話音一落,席知煥就直接笑了出來,“妻子?顧政你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要不是你的話,她根本……”

“我冇有資格,你更加冇有資格。”顧政沉著聲音說道,“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你和你妻子離婚的官司還冇有打完吧?”

他的話說完,席知煥臉上的表情頓時變了。

“她現在這樣,你還準備讓她陷入輿論的旋渦中麼?”

席知煥回答不上來了。

他緊緊的咬著牙齒,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顧政眯起眼睛,“席總,你還有什麼話想說麼?需不需要我找記者給你拍兩張照片?”

他的話說完,席知煥的眸色頓時沉了下來,“你就會用這樣的手段是嗎?你之前是不是也是用這樣的手段強迫她留在你身邊的?”

顧政冇有回答他的話,甚至連看都冇有再看他,直接走了進去。

……

沈幸年已經睡著了。

她手上還打著輸液針,臉色蒼白到了極點,整個人瘦的彷彿隻剩下一個骨架子,顧政低頭看了很久後,終於抬手將她的手握住。

在他觸碰到她的那瞬間,她的眉頭頓時皺緊了,然後似乎掙紮著要醒來,顧政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終於平靜下來,再次睡了過去。

顧政又抬起另一隻手,將她額前的汗水擦掉。

在確定她已經熟睡了後,他這才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幾天未閤眼,此時剛閉上眼睛顧政就直接睡了過去。

——他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他回到了童年,空曠的房子裡隻有他一個人,身邊的人和東西都在一樣樣的消失。

他父親,他的母親,最後是沈幸年。

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正要上前抓住她的手時,沈幸年卻是直接將他的手掙開。

她說道,“顧政,我走了。”

這句話讓顧政的臉色頓時變了,眼睛也猛地睜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