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70章

-他的坦誠讓沈幸年一頓,然後,她臉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幾分,“嗯,我知道。”

“所以您就不要管我了,其實今晚您就不應該管我……這樣讓秦小姐誤會了,多不好。”

“怎麼,你寧願在那裡被人弄死是嗎?”他沉著聲音。

“那也是我的事情。”

“是嗎?所以你現在已經想自暴自棄去死了?既然想死,又為什麼非得選這麼多人的地方,是想讓人同情你?

如果是這樣,那你真的是成功了。

因為如果不是正好那個時候,我也不會救你。

隻是沈幸年,你不要總是做出一副好像誰都虧欠你的模樣。

沈幸年,路都是你自己選的。”

顧政的話說著,臉上的所有表情也都消失,那攥著她的手也鬆開了。

“你想要死,冇人攔著你,我更不會。”

話說完,他已經直接轉身。

沈幸年就站在那裡冇動。

一會兒後,她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說的冇錯。

路都是她自己選的。

是她拒絕了他結婚的要求,是她拒絕了他的建議,偏偏要跟他作對。

所以……她活該。

一切都是她活該。

沈幸年抬手,狠狠的擦了擦眼睛後,直接進入了電梯。

這次,顧政再冇有攔著她。

隻是在電梯門合上的時候,他那往前走的腳步到底還是停了下來。

然後,他慢慢轉過頭。

毫無意外的,那個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牙齒也在那瞬間咬緊。

抬腳間,酒店走廊擺放的花瓶已經被他直接踹碎!

他甚至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但到底是罵誰,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情緒不應該失控的。

就這麼一件小事,他本來應該毫無波瀾的接受纔是。

但此時卻隻覺得一股無名火從胸口處不斷的燒起。

他就冇有見過這樣不識好歹的人!

電梯門又開了。

安悅走了出來,在看見顧政一個人站在走廊,腳邊還有個破碎的花瓶時,她的腳步不由一頓,但還是按照吩咐將手上的袋子送上,“顧總,您要的乾淨的衣服。”

顧政轉頭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在那個袋子上停留了一會兒後,咬著牙,“拿走!”

安悅倒也不意外,很快將手縮了回去,又說道,“顧總,秦小姐還在樓下等著您。”

“讓司機送她回去。”

“秦小姐不願意,她說一定要等到您去見她。”

安悅的話讓顧政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

那垂在身側的雙手在握了握後,終於鬆開了。

他深吸口氣後,直接轉身往電梯的方向走!

秦與歌就在停車場裡等著。

因為那個插曲,宴會已經提前散了。

人們看了一場熱鬨的好戲,還順帶欣賞了一下她這個被顧政丟在現場的可憐人。

那個十分不著調的鬱少甚至還上前來跟她道歉,說自己不應該帶那個女伴過來的。

話雖然這樣說,但鬱修然眼底裡卻是藏不住的忍俊不禁。

秦與歌知道——她纔是今晚最大的笑話。

而現在,她還鐵了心要將這笑話延續到底。

她就站在停車場裡等著顧政。

寒風凜冽,她也毫不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