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先生,我叫豬皮。”小肥仔雙眼靈動的打量辦公室四周,臉上有些慌亂,但卻並不懼怕,顯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彎著腰,鞠躬道:“您可以叫我豬皮仔,小朱就得。”

“真名朱琦睿,添為東方日報,娛樂版編輯。”小肥仔規規矩矩的取出一張名片,雙手呈上前遞向老闆桌後的張先生,張國賓用雙指接過名片,卻看都看,直接甩指丟到辦公桌角,語氣不屑的講道:“知道了,肥仔。”

“你拿一疊照片揾我,有乜事?”張國賓斜眼瞟向他,語氣不算很重,卻足夠嚇住一頭豬。

豬皮有點畏畏縮縮,但還是做足準備,上前說道:“昨夜,我在報社安排下,負責跟拍黃元升的動向,冇想到,意外在張先生的公司樓下,拍到黃元升被咬的照片。”

“注意措辭。”張國賓背靠著辦公椅,翹起二郎腿,慢條斯理的點上一指雪茄,叮噹,合上蓋子,語氣溫和的提醒道。

“是,是,張先生。”豬皮連忙點頭道:“我不小心拍到黃元升受傷的照片,思來想去,覺得照片對貴公司有所影響,嘿嘿,不瞞張先生,我是您的影迷,特彆鐘意您拍的電影。”

“你扮的阿傑好靚仔。”

“說的好!”

“繼續說!”

“呼……”張國賓吐出一口白色煙霧,指尖夾著雪茄,重重的點點頭道。

“我冇有其他的意思,隻是害怕照片影響到張先生的影響,特意把照片給張先生送來,如果冇事的話……”

“你就可以先走了?”張國賓挑挑眉頭,表情玩味的質問道。

“嗬嗬。”豬皮尷尬的笑了兩聲。

他的一點點小聰明,或許能在報社、劇組打好人際關係,吃到一點紅利,張國賓卻一眼看穿對方所思所想,而且每一句話都是下馬威,搞得豬皮進退兩難,根本不知怎麼接話,張國賓卻不是很想為難一個小記者,指尖揣摩著雪茄講道:“你挺有意思的,也挺有本事的,敢拿著照片到我麵前討報酬。”

“不過我現在給你錢,你敢拿嗎?”

“那我要是給你一個機會,你有本事兜得住嗎?”

張國賓眯起眼睛:“不夠膽就去找財務領錢,一張照片一千塊,來的時候忘記多洗幾張,不要緊,你喊職員幫你洗,ok?”

“張先生,不知道…你要給我什麼機會呀?”豬皮卻搓搓手,站在原地,不挪步子,試探性道:“我挺想來夢工廠打工的。”

若是能夠利用一疊照片的香火情,直接跳槽到夢工廠,想必張先生也會給予優待,若是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將來或許能當個導演。

張國賓卻笑著彈彈菸灰,靠著椅子說道:“來夢工廠打工,小肥仔,你格局小啦。”

“我可以給你投資一筆錢,讓你自己開間雜誌社,給自己打工,作老闆!”

張國賓不知道“豬皮”將來會成為香江有名的八卦記者,而且靠著一些小聰明和人際手段,不僅在報社圈吃的很開,另外還拿到影視公司不少資源,最後還乾上監製,導演等工作。

他卻看得出來豬皮為人比較機靈,而且特帶一種狗仔的狡黠,非常適合辦八卦週刊。

這個時代香江雜誌,報社滿天飛,有名有姓的至少幾十家,其中不乏專門刊登花邊新聞,炒作緋聞賣銷量的爛報紙,可主要八卦來源,還是來自影視公司內部,劇組員工之間,所以常常傳出緋聞,都是在明星拍戲時。

豬皮能夠想到去偷拍明星私生活,真是一個鬼才,負責開辦一家八卦雜誌,想必有得賺。

“張先生,你要支援我開雜誌社?”豬皮卻瞪大眼睛,嚇一大跳,萬萬未想到,張先生手筆如此之大,收穫遠遠比想象中多,可收穫一旦超出預估,裡麵便一定有陷阱:“張先生,真的隻是家雜誌社?”

“是啊,就是一家雜誌社。”張國賓笑吟吟的點著頭:“點樣,敢不敢?”

“敢啊!張先生!”豬皮纔不管張國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隻要能夠揾到錢,開鹹濕雜誌都得,市民喜聞樂見,又有社團撐腰,怕邊個?

張國賓倒是給豬皮一幅信誓旦旦的樣子弄笑了,心裡不禁有些欣賞他,出聲說道:“先期二十萬經費,每辦出一期報紙,我給五萬經費,十期內報社冇有打名頭,我打爆你的頭。”

“現在去找財務領錢吧。”張國賓拿起鋼筆,寫下一張條子,作出一項小投資,這項投資雖小,效用卻很高,張國賓一點都不指望能賺多少錢。

畢竟,雜誌生意不太好做,先期賠本,後期自負盈虧就行。

主要是狗仔八卦雜誌,可以擴大夢工廠的輿論利用,輿論力量在張國賓手上效用很大,香江又常自詡新聞自由,張國賓不說操縱輿論洗白,光靠八卦週刊裡的各種黑料,便能在關鍵時刻炒作明星,打壓對手。

夢工廠新片上映一通猛炒,新藝城拍片競爭一陣猛黑…誰的票房好?誰的利潤大?這就是輿論撈金的要點,不再於報社賺多少,而在於其它地方撈錢。

這些基本操作啦…後世花錢買熱搜,競價獲搜尋,大奸大惡。

張國賓總是被人稱托的很有底線。

當然,他說打爆的人頭,隻是說說而已,豬皮卻很當真的縮縮腦袋,把心一橫,上前接過條子,出聲說道:“謝謝張生。”

這筆經費足夠把雜誌社開辦起來了。

雜誌主要開支在於人員,印刷,疏通關係。

豬皮各方麵都有一定積累,靠著一批投資,操辦起一家報社,簡簡單單,甚至已經想好挖誰到新報社裡了。

但他還是問道:“張先生,您要辦什麼類型的雜誌,週刊,月刊,還是雙週刊呀?”

“八卦週刊,就要這種新聞,你懂的。”張國賓指指桌麵上的照片,豬皮恍然大悟:“明白,張生,報社叫乜名?”

“你是東主,名字應該你定。”

“cb娛樂週刊。”張國賓隨口講出一個名字,豬皮眉頭一皺:“乜意思,causewaybay,銅鑼灣娛樂週刊?”

“嗯,就是這個意思。”張國賓點點頭,豬皮心裡有些失落,到底還是娛樂週刊!

豬皮拿著紙條準備走人時,張國賓卻喊住他:“等等!”

“怎麼了,張生?”豬皮扭過頭,倒不覺得張生會反悔,隻是怕張生加碼,打爆他的頭,變成打爆他全家的頭。

張國賓卻指指桌麵上的一疊照片,出聲講道:“新辦雜誌的第一個大新聞,怎麼能忘記帶走?”

“張生,你的意思……”

“一句話,不要讓我講第二遍!”張國賓喝道。

“知道了,張生。”豬皮連忙跑回到辦公桌前,伸手將桌麵上的照片撈走,張國賓望著他離開車,才無所謂的坐下來,真以為一個小小的新聞能夠影響到他,那可是太過天真,隻要手下的財源不斷,背後的字號不倒,無論娛樂界,商界,乃至政界是誹是謗,他都穩坐泰山,當作過眼雲煙的火遍新聞就行,因為,世界隻講實力!

你若認真去找,還能找到李老闆,邵先生,何老闆的黑料呢,可彆人家族昌盛,企業巨大,該有的榮譽全都有,怕你個卵!

張國賓如是。

“賓哥,你點解給一個小記者的錢,是不是太過看重他了?”阿豪走回辦公室,路上撞見豬皮去財務室,走回辦公室講道:“賓哥一句話,我鏟了他!”

“不要這樣子嘛…阿豪。”張國賓搖搖頭,甩甩手,語重心長的勸道:“乾嘛動不動鏟人全家,人才難得,有人才,有該給個機會,對不對?”

阿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賓哥教訓的是,做不好,再鏟他全家。”

當豬皮拎著一袋錢走出夢工廠的辦公大樓,站在街邊,望著川流不息的街道,心底有些小興奮,一晃眼,他就將是雜誌主理人了!

當然,他現在還有被打爆頭的風險,一邊打車,一邊琢磨著張先生的意思,張先生為什麼要加入競爭激烈,又不太賺錢的報社行業?據他所知,張先生的產業可不少,不如大亨,富豪們巴閉,卻也不缺揾水的地方,難道…難道…難道是……

豬皮手裡捏著那疊照片,眼神逐漸放光:“張生…辦雜誌…肯定是為了搞有家室的女明星!!!”

爆她們黑料,讓他們離婚!

按照這個思路搞下去,絕不會被張生爆頭!

豬皮非常機靈,一天之內,便為雜誌找到一條必火的道路,短短一週時間,cb娛樂週刊便正式發售,且全方位,全形度,刨析了一遍黃元升,黃漢韋,阿之三角戀,最後再隱晦的點出阿之已經被某大老闆包下,成為大老闆最寵的掌上玩物。二人打的又火熱,又激情,卻始終不提大老闆的名字,引得娛樂圈一陣猜測,第一期cb娛樂週刊便銷售火爆。

張國賓望見雜誌都不禁笑出聲來。

黃漢韋卻整個人陷入沉默,望著報紙,知道再也爭不過,拿起電話,便打給阿之:“阿之,我們離婚吧。”

他有底氣靠著感情、家世跟男明星爭一爭,卻無底氣跟張國賓爭女人,就算他跟阿之冇有離婚,也不敢叫囂張國賓插足人妻,做第三者,感情已經破例至此,乾脆把老婆拱手相讓,起碼還能體麵推場。

阿之接到電話,整個人愣在原地:“漢韋,你說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