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中午,兩點。

灣仔一家酒樓內。

“胡先生,久仰大名,初次見麵,請多關照。”張國賓穿著西裝,走入包廂裡,便見到胡映廂與黑柴已經在主位,客位坐好,胡映廂望見他進門,站起身招呼道:“張先生,請坐。”

“胡先生,叫我阿賓就好。”張國賓乖乖執晚輩禮,在右邊的次位坐下,寬大的一間包廂內,僅僅擺著三張椅子,三人皆坐在餐桌上首位,湊成一角,餐桌中間則擺著一盆水仙。

胡映廂笑著說道:“和記有這麼出位的弟子,我早應該來見見,可惜柴哥一直未跟我說。”

“我好欣賞你做事的風格。”

黑柴在旁陪襯道:“胡先生不要誇讚,小心晚輩翹屁股,到時候該打了。”

“柴哥就愛講笑,阿賓,你喜歡吃些什麼,跟服務員講。”胡映廂說笑兩句,回頭朝張國賓示意,張國賓則很規矩的說道:“客隨主便,胡先生點餐就好。”

胡映廂點點頭,也不拒絕,回頭便向酒樓經理吩咐道:“老樣子,盤幾道拿手菜,唔要太浪費。”

“知道了,胡先生。”酒樓經理拿著手本本,認真的板著張臉,卻一個字都未記,轉身便離開包廂。

胡映廂祖籍粵省花都,生在香江。

父親胡鐘為香江早年生的“的士之王”,最早開出租車、貨車謀生,打拚三十幾年,擁有香江超一半的“的士”數量,後來由於公司的“的士”太多,買地蓋停車場,意外在房地產賺到一筆錢,纔開始兼做房地產生意。

到了胡映廂這裡,便主做地產建築行業,成立“和合實業”,一路順風順水,在60年代時搭上香江房地產第一批快車。

胡映廂畢業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土木工程係,既是地產商,又是建築設計師,和合實業代表作便是他親手設計的“和合大廈”。

張國賓早上跟黑柴一番詢問才得知,胡映廂父親便是“和記”字號的雙花紅棍,畢竟在30年代時,香江政商界一片黑暗,做任何生意都不可能離開社團背影。何況要招聘人手,應對各方的“的士”行業。

胡映廂父親的第一桶金,也許就是搏命,搏出來的港紙。

胡映廂自然已經徹底洗白,甚至連字號都冇入,但卻依舊跟“和記”社團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是“和記”多個團社的大水喉,大老闆。

許多和記社團都有馬仔在胡映廂手下揾食。

令胡映廂在和記內地位超然。

張國賓聽聞黑柴講完這番話便知道,胡映廂是真正以兩代人的努力,從地獄爬上天堂的成功者。

這種人傑自然不能小覷。

“多謝胡先生邀請。”張國賓舉起酒杯相邀,非常講究禮節,而胡映廂也不是彎彎繞繞,喜歡擺排場的人。

他動了幾次筷子,飲下一杯酒,主動說道:“兩個月前,我把一棟大廈的建築生意承包給勝和,但是勝和卻搞出人命,讓大廈停工兩週,我走關係到承建副署長才擺平。”

這是勝和給大老闆惹麻煩了。

“可我聽說你擺平花園街,通菜街的商鋪主們,輕輕鬆鬆,簡簡單單,除了用拳頭,還懂得用腦子。”

“勝和,勝義,和福,和圖……底下一大幫社團,唯有你在處理工程的時候,像是在做生意。”

“胡先生過獎。”張國賓謙虛道。

表情卻凝神靜聽。

“冇有。”胡映廂則搖搖頭,感慨道:“樣板房的銷售方式很好,昨天剛在街頭出現,今天就呈上各大地產老闆的辦公桌。”

“我知道花園街是義海的地盤,打電話給柴哥,方知道你很會做生意,有一位正行商人的樣子了。”

其實,真正的大老闆都不喜歡做事太過火的人,更是對社團背景有一份忌憚,處在若即若離,用卻不依賴之間。

張國賓無形中也有這種風格。

於是,胡映廂講道:“所以,我比較喜歡跟正行商人做生意,若是你有打算繼續做建築行業的話,可以擴大建築公司規模,往後接承和合的建築工程。”

香江地產市場遇冷,

不代表地產商全麵停工,

在牛市裡賺錢不是本事,在熊市裡保盈方是才情。

胡映廂的和合實業當前便有工程正在上馬,而且相比於勝和,勝義幾個社團的做事手法,他更鐘意義海的太子賓。

張國賓卻在吃飯時,一邊吃飯,一邊回憶,終於響起“和合實業”的根基除了房地產,更在於政府基建項目。

而且是跟內地合作的政府基建項目!

否則,胡映廂又怎麼會被譽為“基建大王”?

80年,胡映廂北上投資,第一個項目便是廣城大酒店,為當時廣城最好的酒店,去年已經動工,1984年開業,收回投資成本以後,果斷把酒店經營權交給廣城政府作為投名狀。

今年,胡應湘還想內地提出興建廣深高速意向,並簽訂《廣深拱高速公路意願合作書》,此項目84年批準,投資122億,曆經13年通車,為全國第一條通車高速公路,來回六車道,直接帶動粵省經濟騰飛,此一戰,胡生名動全國,登堂開會!

張國賓意外的發現胡生與他投資思路相符,而且基建行業的利益,普通市民看不見,商人們卻摸的著,一旦廣深高速通車,“義海中港”將會一飛沖天!

同時,虎門大橋,珠港澳大橋皆是胡映廂大力推動,投資落成,這種“北上”、“基建”的投資方式,非常符合張國賓的發展路線。

張國賓當即答應道:“多謝胡先生看重,國賓建築將會適當的擴大生意,承接和合實業的工程。”

此時,胡映廂身價資產要賽過李長江。

不過,張國賓知道搭上胡先生的車,便是李長江站在對立麵!

因為胡李二人皆是香江地產大亨,隻是與胡“北上”,“基建”的發展路線不同,李長江實行“碼頭”,“炒房”路線。

李長江手下“和記黃埔”,彼時為全球最大的港口集團之一,香江當時一共21個集裝箱碼頭,李長江一人包攬了其中13個,某種程度而言,碼頭運輸就是李氏財富帝國的印鈔機,而一旦陸路基建搞好的越好,碼頭運輸份額便會被愈加消減。

李長江想賺內地的錢,便是要用碼頭收“稅”,搞基建除了便宜市民,政府,賺一波板磚錢,不利於他。

炒房?便宜拿地,囤地不開發,違背承諾,甩地套現跑路。

說的就是他!

張國賓倒不說有多厭惡李長江,但前世的工作經曆,令他對李長江有很深的天然戒備,與其跟食人性極大的李長江合作,跟胡映廂合作倒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起碼胡映廂有一定的情懷,更站隊內地,與他“北上”方針相符。

這一兩年承攬建築工程,擴大施工隊規模,明後年正好大舉抄底房地產市場!

而且跟胡映廂一起聯手搞基建,根本不用怕工程隊冇工開,內地還缺基建工程嗎?

胡映廂聽見張國賓爽快的答應下來,點點頭:“好。”

“以後有生意上的事,你直接跟我助理聯絡。”他一手捧著碗,一手擺擺筷子,旁邊一名男助理上前遞上名片,張國賓收下。

這餐飯冇有用很久,談話時間不到十分鐘,大約二十多分鐘後,胡映廂便起身離開,要回公司處理事務,張國賓,黑柴一起陪胡老闆步行回到公司,待到胡老闆乘電梯上樓以後,張國賓才掏出那張名片,用手指夾著來回把玩。

“阿賓,你怎麼想的?”黑柴杵著手仗,黑色唐裝,漫步街頭。

張國賓輕佻的道:“有錢賺,那就賺嘍。”

“嗯。”黑柴不置可否。

張國賓在跟胡老闆達成協議以後,便開始大舉擴張“國賓建築”,擴張方式主要是開優待厚待遇拉攏“班主”。

建築公司旗下的施工隊,都是由一個個“班主”帶著自己人組成,有的是老鄉,有的同村,總之,人都懂得抱團取暖,爭取利益。

“班主”便是建築公司跟員工的中間紐帶,挖版主,等於挖電影導演,而且是連帶一個劇組都挖走的那種。

可現在市場低迷,其他公司承接不到項目,開不出工資,撞見有一個正在擴展,開出不錯條件的老闆,點解怎麼可能拒絕?

兩個月內,國賓建築便擴張為一支一千多人的建築公司,基本把花園街,通菜街的收入都砸進去了。

這一塊張國賓等於冇有一分錢入賬。

好在,《省港旗兵ii》創下803萬票房,《開心鬼ii》創下1570萬票房,《英雄本色ii》創下1300萬票房紀錄。

《省港旗兵ii》票房不如第一部,可見競爭力有所下滑,但陳奎安,徐景江還是靠著《省港旗兵ii》打出名氣,踏入演藝之路。

《開心鬼放暑假》作為開心鬼係列的第二部,正好契合暑期檔口味,狂攬1570本土票房,問鼎暑期檔票房第一的寶座,《英雄本色ii》則位列暑期檔票房第二,銷售走勢,高開低走,可見口碑損耗不小,不過兩部電影還是替張先生瘋狂撈金。

夢工廠裡的收益,已經可以拿出一部分,用作其他行業投資。

張國賓心裡打算明年拿地產行業試試手,將地產作為第二家個人獨資企業。

《開心鬼ii》、《英雄本色ii》則都用了出口片名額,預計還將有一大波海外票房到賬。

張國賓卻有一點點意外。

胡映廂交給國賓建築的第一個大型工程,竟然是尖沙咀柏麗購物大道的商業大樓項目。

這個項目正是勝和先前強拆死人的項目。

雖然,張國賓對於尖沙咀項目有一丟丟小意外。

但是,送上門的生意,他冇道理不做!

胡先生把勝和的項目轉交給他,可見對勝和是非常不滿,而張國賓在簽下接手合同之後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乘車前去鄉下,帶上錢慰問強拆致死案親屬,再去探望醫院內躺著的幾個傷者。

“丟雷老母,天堂哥,你看看義海的太子,人馬還冇開進工地,便已經一幅工地老闆的樣子了。”

勝和。

尖沙咀,彌敦道,和勝和,坨地。

和勝茶館。

天堂仔穿著一身皮夾克,藍色牛仔褲,吊兒郎當坐在椅子上,正陪著幾位叔父喝茶。

天堂仔是義海七星當中實力最強的頭號堂主,坐擁彌敦道整條街的管理權,每個月收帳收到手軟。

同時,尖沙咀作為九龍半島較早已經地產開發的地區,天堂仔最早便是承保建築工地起家,除了正常的地盤收入外,最大的財源便是承包尖沙咀地區工程,無論是商業地產,還是政府工程,來者不拒。

一名馬仔將報紙放在桌麵。

幾位飲茶的叔父都停住動作,齊齊抬眼,將目光掃向天堂。

“啜。”天堂仔飲下口熱茶,表情不變,放低杯子:“知道了。”

伴隨著勝和七星折戟沉沙,當前勝和的實力也在不斷縮小,尖沙咀工程的財源對社團很重要。

“天堂。”

“大廈工地的財源,不能再丟了。”錐臉徐身材銷售,穿著一身白色長衫,坐在茶桌前,麵色十分虛弱。

天堂仔站起身,起身講道:“放心,徐爺。”

“勝和不是乞丐,胡先生把生意交給我們管,冇道理再拿走,太子賓的人馬進不來,事情鬨大,太子賓一樣冇辦法跟胡先生交待,工地開不了工,胡先生一樣來找我們勝和。”

“這件事情交給我。”

“我可以跟義海打到底!”他轉身離開茶桌,在路過書架旁的時候,順手摘下懸在架子旁的一把短匕,噠噠噠,踩著步伐,握著短匕,快步下手。

柏麗大道,工地。

圍擋內的一片泥地裡,剷車,吊車,工人,古惑仔,上千人擠著滿滿噹噹,堵住了進場的路。

李成豪帶著一千多名工人,站在工地門口,工人們都戴著安全帽,手上拿著工具,激情與勝和仔對峙。

“什麼?”

“勝和的人這麼狂?”

張國賓在醫院裡,接起電話,表情驚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