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先生,您考慮好了嗎?”沈鑫接起電話,禮貌的問道。

對麵卻傳來李成豪強硬的語氣:“龍城區一塊三百畝的商業用地做物流園,貨價一分不少,事情辦好再接話,這筆生意你做不做,自己選!”

“啪嗒。”大波豪掛斷電話。

沈鑫拿著電話,抬起頭。

楚壞與他麵麵相覷。

“大哥,張國賓不識趣嗎?”楚壞陰著臉問道。

沈鑫啞然失笑:“哈哈,張先生果然是個做大生意的人,跟我猜想的一模一樣,胃口好大!”

他就喜歡胃口大的人。

楚壞問道:“張國賓開出什麼條件?”

“龍城區三百畝的商業用地,送給義海中港做物流園,這半個月你讓阿末跑幾趟規劃局,儘快把事情辦下來。”沈鑫說道。

“張國賓真當深城是香江的一畝三分地,真是不知死活。”楚壞語氣不悅:“深城可是比香江的水更深,浪更凶。”

“沒關係,這次先滿足他的胃口,反正給他的東西,都會在他身上賺回來。”沈鑫飲著茶道:“正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

“知道了,大哥。”楚壞張口答應,當天傍晚,他便回到深城,聯絡遠星集團的財務總監“週末”一同前往規劃局跑關係,第二日,沈鑫也程專車回到深城公司,楚壞,沈鑫,週末,江澄四人當年都是一起參軍的同村兄弟,一起扛槍嫖娼,打拚創業,多年失敗以後,伴隨著深城的發展,趁勢而起,創建遠星集團,沈鑫為遠星集團董事長,楚壞,週末,江澄幾人把持著不同的幾個部門,皆為遠星集團的高級骨乾。

他們當年出生的那個小漁村,名叫寶安縣。

“賓哥。”

“我都交代好了。”

唐樓內。

李成豪收起大哥大。

張國賓抽著煙,翹起二郎腿,點點頭:“ok。”

“一定要賺生仔冇屎窟的錢,就不能怪有人要擺他一道,出來行,吃點小虧,長記性。”

“這不是件壞事。”

至於沈鑫上不上鉤,

那就全看沈鑫的想法,

張國賓也冇逼他啊!

“賓哥。”

“那我先去犬舍一趟。”

李成豪說道。

“嗯。”

張國賓微微頷首。

兩天後。

上午。

秀才蹲在一間犬舍裡,中山裝早已肮臟不堪,雞窩一樣的頭髮上,沾著一些狗毛和屎尿,犬舍四周都是狂吠的惡犬,麵前的狗盆裡,則是一乾二淨,舔得連碗底都不剩。

除去先前狗盆裡剩下的狗糧和清水外,犬舍裡的人,兩天未送糧食。

秀纔不僅精神飽受折磨,更是餓的麵黃肌瘦,整個窩在犬舍角落。

乍一眼看,竟分不清是人是狗。

“哐當。”犬舍門口,響起一開門聲。

李成豪穿著白色西裝,踩著尖頭皮鞋,略有些嫌棄的踢開地上兩個垃圾,揮揮手,走到犬舍前,打出一個手勢,一名阿伯將犬舍鐵門打鐵,鄙夷望向犬舍內。

秀才精神萎靡的抬起頭,望向李成豪,李成豪用腳挑起他下巴,端詳了一眼,點點頭道:“還活著啊?”

“帶走!”李成豪一聲令下,阿伯便拿出麻袋,上前將秀才套好。

秀才勉強掙紮了兩下,礙於身體虛弱,手腳無力,轉眼便被麻袋套好,捆上繩子。

李成豪讓人把秀才丟進後備箱裡。

一路上,秀才都是儘力掙紮,半個小時後,他被丟在地上,當有人替他解開麻袋後,秀才緩緩睜開眼睛,吹到臉上的並非冰冷海風,而是溫柔的空調冷氣。

李成豪正將腳踩在椅子上,抽著香菸,坐在半島酒店包房的客廳裡,一張餐桌旁,眼神犀利的望向秀才:“狗秀才,這48小時過的點樣?”

“……”秀才頭腦發紅,盯著餐桌,嚥了咽口唾沫。

餐桌上,擺飯著六道菜,一碗米飯。

李成豪冷冽盯著他道:“賓哥大發慈悲,留你一命,放你在勝和做內鬼,以後,你就不是賓哥的合作夥伴了。”

“是賓哥的狗。”

“汪汪。”秀才竟非常自然的張口叫道。

李成豪麵露慍怒,踹翻椅子,站起身,一腳踢在秀才背上,將秀才踢趴在地,威逼道:“你怎麼就不懂得做一隻狗呢?”

“你是賓哥的歌,隻能對賓哥叫!”

“懂乜?”

“我…我…我知道了,豪哥。”秀才結結巴巴,上氣不接下氣的吐字。

李成豪鬆開踩住秀才的叫,不爽的道:“賓哥給你準備的午餐,好好吃完,洗一個澡,回去勝和做你的紅棍大底吧。”

一個紅棍有事消失幾天,在江湖上倒是一件小事。

李成豪往前走出幾步,忽然回頭,盯著秀才。

秀纔剛剛站起身,立即又縮回地上。

“賓哥一句話就決定你全家的死活,以後不要再給賓哥惹麻煩了。”

“賓哥對他養的狗也很好。”李成豪嘭的甩上房門,帶著門口一行馬仔離開,秀才癱坐在地上,緩神片刻,連滾帶爬的衝向餐桌。

一週後。

嘉禾大樓。

總經理辦公室。

張國賓,鄒懷文,程龍,洪晶寶,四人一同坐在沙發旁飲茶,聊著有關《a計劃》的發行工作。

《a計劃》目前已經製作完畢,各方分紅在合同上都有定數,鄒懷文看完《a計劃》的樣片之後,立即意識到這是程龍一部重要的轉型之作,可偏偏劇本是由夢工廠打造,電影又由夢工廠全額投資,嘉禾隻能在《a計劃》裡抽一筆院線分成,好在海外發行還有一筆錢可抽。

可惜,台島的海外發行,張先生自有渠道,否則,鄒懷文還想買斷《a計劃》的海外版權,再私下打通渠道前往台島上畫,夢工廠在《英雄本色ii》上畫時,便已證明有強硬的台島關係,可以換殼進口。

當然,這種換殼進口的方式,任誰都看得出是有片額限製,不然張先生不可能一年隻上幾部戲,夢工廠好多戲都冇在台島上畫。

這次三方聊天場麵很和氣,各項安排都很順利,在利益的驅使下,人人都換上一張笑臉,不過私底下,嘉禾肯定會動些小手腳,繼續爭取投資程龍之後的新片,畢竟,嘉禾幾億美金才砸出來的國際巨星,點會肯輕易拱手讓人?

不過,電影界是一個憑著實力講話的地方,夢工廠打造出《a計劃》之後,程龍,洪晶寶等人自然知道該怎麼選,而且隻要等《a計劃》一上畫,火爆的票房,便會證明夢工廠有跟頂級巨星合作的實力,許多影片可以排上日程了。

“張先生,晚上有空乜?”

“我跟寶哥想請你一起食頓晚餐,感謝您對電影的辛苦付出。”傍晚,四人飲完茶。

張國賓向鄒懷文告辭,鄒懷文一路送到電梯口,張國賓,程龍,洪晶寶三人一起乘電梯下樓。

電梯門剛剛合攏,程龍便站在旁邊,露出靦腆的笑容,誠懇邀請道。

張國賓抬手望一眼表,露出不適的笑容,洪晶寶察言觀色極為厲害,立即插話道:“若是張先生冇空,那也沒關係,得閒在一起飲茶好啦。”

“寶哥,今晚我可是特意從白俄羅斯叫了最靚的妞,搭飛機空降啊。”程龍有點失望的話道。

他還想好好跟張生交際一番呢。

程龍將眼神瞄向張國賓,果然,張生露出感興趣的神色,當旋即又惋惜道:“唔好意思,洪生,阿龍,晚上公司開大會,要回去查帳的。”

“公司開會,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嘛……”程龍覺得張國賓是公司老闆,脫口而出便道,洪晶寶卻立即用手肘頂頂他臂膀,沉聲喝道:“阿龍!”

程龍心裡一個激靈,猛然想起張生的公司叫乜名,立即堆笑的改口道:“張生,我們有空再約也得。”

張國賓麵帶微笑,輕輕頷首:“好,下次我做東。”

“張生,電梯到了。”洪晶寶扶著電梯,恭聲說道:“您先請。”

張國賓也不客氣,徑直便大步走出電梯。程龍跟在背後同洪晶寶一起送張生走出嘉禾大樓門口,望著張生在一群西裝革履職員的保護下坐進平治轎車,臉上露出羨慕,不禁講道:“我要賺幾多錢纔有張生的排場哇,寶哥。”

“有些排場,不是靠賺錢能賺到的,你要一心賺錢,低調做人先。”洪晶寶回頭望他一眼,警告道。

程龍摸摸腦袋:“做不成江湖大佬,影壇大佬點樣也要混一個。”

“嗬嗬,那你多向張生學學,先從給慈善基金捐款開始吧。”洪晶寶說道。

“賓哥,沈鑫那邊的合同已經快搞定了。”李成豪開著車,出聲彙報:“半個月前,遠星集團便發來場地圖紙,您已經確認過了。”

“嗯。”張國賓記得這件事情,開口說道:“你負責接手就行,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

張國賓坐在後排,拿起大哥大,撥通電話,叼著香菸,望向窗外。

“嘟,嘟,嘟。”

“喂,大佬,什麼事啊?”溫啟仁坐在辦公室裡,拿起電話,半椅著沙發靠背,手中玩轉著一支鉛筆。

“最近警方查很緊啊?”張國賓問道。

“冇有啊,最近情報科都無訊息。”溫啟仁驚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