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威哥,你說大佬怎麼想的,堂口七間酒吧,三間夜總會,八十幾間洗浴中心三溫暖的地盤,全部交給外人去散貨。”莫妮卡,一名黃毛小弟叼著煙,衝到吧檯前,將一包粉貨拍在桌麵。

趴車威拿起白粉,困惑道:“黃毛,你在話什麼?”

“大佬把兄弟們的地盤交出去了啊!”黃毛小弟吼道。

吧檯處,燈光閃爍,光影打在趴車威的臉上,趴車威神情驚疑不定,二十幾個馬仔湊在吧檯前。

燈光一個個掃過他們,映出凶神惡煞的麵龐。

散貨可是一門大生意!

許多看場小弟最大的收入,便是幫堂口把貨散給客人,雖然最近堂口地盤上一直缺貨,但是堂口小弟們都等著大賺一筆呢。

就算客人陸陸續續走掉不少,

但是他們可以理解大佬剛剛上位,

貨源冇打通,

要時間的!

現在呢?

道友輝的小弟過來散貨,價格比之前還便宜,場子裡的客人全去找道友輝馬仔拿貨。

他們剛剛見到有外人來散貨,還在後巷起了拳腳衝突,冇想到,對方頭目過來放話:“你們大佬已經把油麻地整個地盤的散貨權都交出來了!”

“有什麼不服氣的!”

“去找你們大佬!”這句話是對方拿槍指著他腦袋說的。

趴車威心頭咯噔一聲意識到不妙,連忙說道:“我馬上電話給大佬。”

……

“嘀嘀嘀。”

“嘀嘀嘀。”

一個晚上。

大哥大響個不停。

頭目們冇法直接聯絡到紅棍大哥,便一個個把電話打給白紙扇,整個晚上大波豪都在替張國賓接電話了。

“莫妮卡,大富豪,金永盛……賓哥,底下看場子的馬仔一個不缺,全都打電話過來了。”

“兄弟們現在很不滿意。”大波豪坐在堂口客廳裡,剛剛接完一個電話,抬起頭朝著大佬講道。

張國賓端起水杯喝水:“中午剛談完的條件,晚上就派人去散貨,道友輝真是急急忙忙,一分錢都不想少賺啊。”

“你打電話給下麵的頭目,讓先前負責散貨的頭目,馬仔,淩晨兩點到莫妮卡開會。”

“今天給客人打個折。”

“是,大佬。”大波豪肅聲答道。

他感覺堂口內有一股危機。

張國賓卻問道:“花園街的地盤接收好冇?”

“苗仔派人接收了,整條街就一家一條龍的店鋪是社團產業,咱們被坑大了。”大波豪就算被大佬點撥過心情還是不爽。

“那可不一定……”張國賓嘴角輕笑,他看過那家一條龍的店鋪,麵積有三十幾坪,不算特彆大,但是足夠改成門市,何況花園街的最大價值還待發掘。

到時候一定驚爆眾人眼球。

待到淩晨兩點,客人們收到打烊的訊息,一**離開酒吧,熱鬨的莫妮卡酒吧很快就漸漸散場。

一夥夥古惑仔們跟著場子大哥,陸續抵達莫妮卡酒吧門口,先是站在門口抽菸打屁,旋即等時間差不多再慢慢進入酒吧。

張國賓乘車來到莫妮卡酒吧時,該來的小弟們都來的差不多了。兩百多名古惑仔聚在酒吧中間,一個個滿臉不爽,交頭接耳的隨意站著。

許多古惑仔們都叼著煙,抖著腿,甩動腰間掛的鐵鏈。

張國賓僅僅帶著大波豪,東莞苗兩人進入酒吧。

小弟們看見大佬時都有些騷動。

不得不說,小弟們對於太子賓的敢打敢殺,意氣風發非常崇拜,但是又對太子賓割讓堂口利益想要反抗,這時心底情緒很複雜。

“兄弟們,我是太子賓。”張國賓要來一杯威士忌,拿著話筒,一步踏上舞台中間,穿著西裝革履,文質彬彬的笑道:“聽說今天大家都要揾我來聊聊天,我就來跟大家聊聊。”

“賓哥,賓哥。”台下響起稀稀拉拉的叫人聲。

“聽說大家對油麻地散貨權被道友輝很不開心?”張國賓笑道:“不開心的原因,是不是覺得冇錢賺。”

他發現兄弟們都壓著情緒,不敢對自己大聲說話,甚至自己真到場了小弟們眼神裡都還有畏懼。

上位者有威嚴是件好事,該用的時候用,卻不能當作暴戾來使用,他乾脆就和和氣氣的主動提出問題來跟兄弟們聊。

果然,底下兄弟們露出真實的神情。

黃毛率先抬手喊道:“賓哥!”

“你不讓兄弟們賣貨!”

“不讓兄弟們賺錢!”

“兄弟們的高利貸怎麼還?”

黃毛率引爆情緒之後,場下立即響起嘈雜的聲音:“是啊,賓哥,兄弟們辛辛苦苦的跟你打天下,就是想要賺錢養家,你連散貨的生意都交出去,兄弟們還怎麼養老母啊?”

“花菜萊!”

“你養的是老母嗎?”

“我老母芳齡十八,胸大腿長人還靚,關你鳥事,你嫉妒啊?”古惑仔們吵歪了。

張國賓拿著話筒喊道:“懂!”

“我懂!”

“大家都是想賺錢的嘛!”

“我太子賓斷你們財路,就不再是你們大佬,而是你們的殺父仇人!”張國賓語氣一變,一瞬間,底下的兄弟們都息聲禁言,不敢跟太子賓頂嘴。

“大佬…”

“話不是這樣說的……”阿威說道。

“NO!話就是這樣說的,道理都是一個道理。”張國賓卻無比認同道:“就連我都信奉這個道理,你們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

“所以我現在告訴你們,我把散貨權還給道友輝,並不是要斷兄弟們的財路,而是要帶兄弟們發大財!”

“發更大,更大的財!”

此刻,張國賓拿著話筒,“發財”兩個字迴盪在酒吧內,兄弟們全部都被吸引注意力,認真的聽大佬訓話。

一個馬仔說道:“賓哥…我聽說你拿散貨跟道友輝換了花園街的地盤……”

如果張國賓選擇每個月拿錢的方式,並且願意把錢分給兄弟們,說不定眼下兄弟們會更樂於接受。

張國賓的做法太冒險。

他卻擲地有聲的講道:“是的,我換了花園街一條街的地盤,如果兄弟們信我,我一定讓兄弟們賺的比散貨多,多幾倍,十幾倍,而且兄弟們還不用打打殺殺,一個個當闊佬。”

“彆說養一個十八歲的老母,你開心,養兩個十六歲的都無問題啊。”

張國賓衝著剛剛那位馬仔叫道。

場子裡一群馬仔都流露出嚮往的神情。

“時間不用很長,一個月,最多兩個月,你們就會知道,我太子賓講不講義氣!”張國賓伸出兩根手指。

有承若,有期限,有未來。

兄弟們眼睛都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