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170 繩之以法

-

[]

張國賓心中對於杜正輝的出現非常震驚,在他的印象裡,杜正輝就算是立場不同,但是心中都有各自的堅持。

不可否認,杜sir做事的風格缺腦筋,有時候非常激進,註定在政界走不遠。

皇家警察就算是個暴力執法部門,但註定是個殖民統治機構,一個隻懂得使用暴力,眼裡非黑即白的警員,一輩子定然隻配做個警員!

對於警察而言,剛正不阿,嫉惡如仇,可以是個形象。

但絕對不能貫徹到底,否則,你會發現你玩不轉,彆說掃黑除惡,就連同僚,夥計,長官都看不慣你。

你無法在體製中生存下來,又談何改變,建功?

所以,做一個長官,不僅要有實力,還要有情商。

黃誌明,洗國成,郭偉明,或多或少都靠近這一點,而杜正輝隻是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好警察。

張國賓原以為他在小馬事件之後,將會在船灣署舒舒服服,平平安安的渡過一生,也許未來多年過去,還是會有晉升的情況,但是起碼,現在,不應該再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冇想到,杜正輝玩的很大,遠遠比他想象中更大。

“這樣看來就是他了。。”張國賓心裡消化了資訊片刻,將一組照片放下,沉吟著道。

如果杜正輝不出現還好,一旦出現在視野範圍內,確實非常能夠引起人注意。

溫啟仁一口咬定並非冇有原因。

張國賓也側重於相信,當然,到底是不是,行事情報科去查一遍,跟杜正輝一段時間,相信就會有答案。

溫啟仁則問道:“大佬,這個訊息是情報科跟進,還是你派人做事?”

他可以短暫把情報擱置一兩天,畢竟,情報分析是要時間的,以此作藉口是合理安排。

張國賓卻眯起眼睛,手指來回把玩著一支雪茄,沉聲道:“你回去立即彙報給反黑組。”

“明白,大佬。”溫啟仁點點頭。

……

“黃sir,情報科有事找你。”李勇力推開總督察辦公室的玻璃門,黃誌明正好坐在椅子上,整理著檔案夾說道:“請他們過來。”

“溫sir,請。”李勇力轉身抬手,出聲道。

溫啟仁穿著一身得體西裝,帶著兩名下屬,手中拿著同一份檔案,徑直進入辦公室內,朝向黃誌明說道:“黃sir,有些關鍵情報需要向你彙報。”

“阿仁啊,你坐。”黃誌明望見是熟人來訪,表情和煦,走出辦公桌,抽出一支香菸,遞上前再指一指沙發,溫啟仁卻抬手拒絕香菸,表情嚴肅的搖搖頭:“不好意思,黃sir,事情很重要。”

“好,阿仁,你說。”黃誌明收回煙,彆在耳後,當即也察覺到情況不對,麵色一正。

溫啟仁回頭望一見,李勇力識趣的合上門,退出辦公室,卻站在門口。

溫啟仁朝兩名下屬打一個眼色,下屬當即讓開兩步,以示客氣,他再將檔案夾遞向黃誌明道:“這是有關旺角酒樓槍擊案的一份情報分析,事情有關三合會罪案調查科,準確的說,是三合會罪案調查的前職人員,我優先向你進行彙報,黃sir,你最看認真看看。”

“你什麼意思?”黃誌明皺起眉頭,麵色狐疑的接過檔案夾,打開檔案瀏覽起情報。

這些話每一個字他都聽得懂,可聯在一起怎麼就聽不懂了呢?溫啟仁講話彎彎繞繞,到底是在繞什麼彎子?

可其實,溫啟仁講話已經非常直接,黃誌明不過是主動遮蔽掉某些可能,可是當他把情報資訊看完一半,當即就猛的檔案夾拍下,對溫啟仁擲地有聲的吼道:“溫啟仁!”

“你對我有什麼意見,或者說,你對O記有什麼意見?”

“拿這麼一封報告給我,如有虛假,你要負全部責任的!”

溫啟仁站在一旁,表情不變,早就有預料,直言道:“黃sir,我是來幫你,纔將報告交給你。”

“這件事情我也不希望是真的,可是真的假的,你先把人帶回來關48小時,該審審,該問問,再到居住地查一查,相信就會有所收穫。”

“呼…呼……”黃誌明喘著粗氣,胸膛起伏不定,眼神緊盯著溫啟仁道:“我不相信阿杜會做這種事情。”

這件事情若是真的,彆的不講,年底升遷,上頭一定會對他有所考量,雖然,杜正輝的所作所為,獨自背鍋,但是,上頭的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根其它人競爭的時,無疑就會成為一個缺點。

可正如溫啟仁而言,事情真的假的,仔細查一遍,一定有所收穫。

“黃sir,我是來幫你的。”溫啟仁則整整衣領,好整以暇,語氣舒緩的說道:“快點解決,不要拖太久。”

“事情越搞越大,對你更不好。”

黃誌明瞳孔微睜:“我在乎這個嗎?”

“黃sir,你不是要徇私吧?”溫啟仁眯起眼睛,直言問道。

其實,這種事情一旦是由第二個部門發現,便根本不存在包庇的空間,但是徇私有很多種辦法,包括不限於提前放風,通知跑路等等。

皇家警察一線部門都是拜關二爺,以同僚,同袍相稱,最注重情義,偶爾真發生一次這種事情未必真無可能,大sir知道說不定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溫啟仁站在警隊的立場,絕不會放任自流,讓O記亂搞。

黃誌明眼神驟變,目光在溫啟仁身上徘徊,篤定道:“如果杜正輝真的犯法,我一定會將他繩之以法。”

“警察也是人,也是會犯錯,要犯錯就要承擔責任。”

“去當殺手的人就不配做警察。”溫啟仁講道。

”對,所以我也會抓他!”黃誌明說道。

“嗯。”溫啟仁輕輕點頭。

“黃sir,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我等你的調查結果。”他完,轉身帶著兩個警員離開,黃誌明心裡回過神來,張口朝他背景喊道:“溫sir。”

“嗯?”

溫啟仁回過頭:“怎麼。”

“黃sir還有事?”

“多謝你。”黃誌明誠聲道。

溫啟仁眼神柔和很多,輕輕點頭:“一起做事,應該的。”

“把杜sir帶回來,他纔會真正的冇事。”溫啟仁轉身離開,門口的李勇力已經消失不見,正躲在樓梯間裡打著電話。

黃誌明非常明白溫啟仁口中說的話,江湖上,五百萬花紅可不是開玩笑,現在杜正輝的身份被曝出來,不管是不是他,一定會有很多人盯上他。

而警隊內部真正事密不透風的牆?

嗬嗬,不知多少人在警隊內部拿訊息,可能大訊息拿不到,但在五百萬花紅的利誘下,拿一個案子的訊息還是簡簡單單。

“阿杜,你千萬不要讓我難做。”黃誌明拉開辦公桌抽屜,伸手拿出一個槍袋,緊緊握著皮質槍袋,表情堅決掛在腰間,快步流星走出辦公室,朝向辦公室區的警員拍拍手,大聲喊道:“有行動!”

“槍房領槍,馬上集結。”

“yes,sir!”二十多名警員立即起身,肅聲喊道。

他帶上整整兩個小組的警員,不是為了去抓什麼悍匪,而是為了去保護曾經的兄弟。

張國賓並冇有讓人把訊息散出去,但是義海,大圈,號碼幫,各個盯著花紅的強人們,卻通過各自渠道,拿到訊息,點齊人手,驅車衝向船灣水庫。

五百萬!

五百萬港紙擺在眼前!

活活斬死!

一定要活活斬死!

此刻,至少有十三家社團,兩百多人正在向漁船灣集結,張國賓收到訊息風聲,麵色露出詫異,看來五百萬這點小數目,對於許多而言,好儘腦汁,費儘心機都要得到啊!

情報來的這麼快,估計刑事科都有人賣情報,一句話,起碼小幾十萬入賬。

……

“我知道了。”

大埔。

木屋外。

杜正輝摘下腰間手槍,啪,狠狠將槍拍在工作檯麵,檯麵上,擺著好幾把槍械,有長又短。

他又甩手捲起黑色風衣丟到木屋角落,取出一套摺疊整齊,很久未穿的綠色軍裝。

他先將警帽取出,整理好邊角,再套在頭頂,緊接著,穿上軍裝外套,整理好衣領,換上警褲,對準褲線,擺正警銜,啪,朝著前方虛空敬禮上一記,表情堅定有力的講道:“yes,sir!”

“Tha

kssir!”

這是他在警隊學校內最常講的兩句話。

“吱啦,吱啦。”八輛O記警車急停在木屋遠處,二十幾名警員們推開車門,舉著武器迅速下車。

他們已經前往船灣署宿舍一次,在裡麵搜尋到一些違禁品。

黃誌明帶著警員迅速靠近木屋,舉起手,迅速下壓道:“把槍收起來!”

“把槍收起來!”

警員們緩緩放低槍口,但是冇有一個人將槍收起,因為他們知道一個走上黑道的警察,隨時都有可能開槍。

“阿杜!”

黃誌明則是隔著十幾米遠,大聲喊道:“出來聊聊!”

杜正輝站在木屋內,雙腳架在工作台,眼神迷離,正要追龍。

他聽見門口響起的生意,眼神驟變,一把摸起桌上的手槍,以槍口頂住太陽穴,推開木門喊道:“黃si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