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大佬叫你玩妞就玩妞,叫你收錢就收錢,叫你玩哪一個,你

張國賓靠在玻璃牆上,收起硬幣,點點頭:“鹹水,鬆手。”

“去你媽的。”鹹水鬆開手,甩開鬼佬腦袋,再用槍管拍拍他臉蛋,嘴裡咒罵一聲,站起身守在旁邊,亨利連忙撐著酒桌,連連咳嗽,嘔的一聲,將胃裡的酒水,晚餐,全部突進酒桌的骰盅裡一個黑影靠近酒桌,居高臨下的望著他道:“亨利先生,你現在願意做我的朋友了嗎?”

張國賓雙手插在西褲兜裡,腰桿筆直,仍舊斯斯文文的問道。

“呼哧,呼哧。”亨利大口吸氣,緩過神來,結巴道:“張先生,我們的友誼,堅如磐石!”

“哈哈。”

張國賓嘴裡不禁發笑,朝他伸出手:“亨利先生,相信我,做我的朋友,您一定不會失望。”

“謝謝。”

“謝謝張先生。”

亨利的塗鴉體恤都已沾染汙漬,白色皮膚血色明顯,戰戰兢兢的伸出手,頗有一種喜感。

張國賓舉起酒杯跟亨利碰了一杯,扭頭朝齙牙秋說道:“他要見大老闆,我跟他已經談妥,接下來的細節交給你了。”

“冇問題,太子哥!”齙牙秋爽快答應道這次談判非常順利,

接下來的事情會好辦很多。

“走吧。”張國賓朝夏文夕說道。

二人離開包廂前,他又朝鹹水講道:“叫個妞陪陪亨利先生,讓亨利先生泄泄火,回家要開心。”

“懂嗎!”

“知道了,賓哥。”鹹水答應一聲,眼神陰測測,出門喊了一個妞,帶回包廂時,亨利才發現是個一百公斤的非洲肥妞,齙牙秋則在旁邊滿臉笑容,揮手叫黑妞坐到鬼佬身旁,看白鬼跟黑鬼一起玩遊戲,接下來便按照太子哥的吩咐,

與亨利談攏條件,時間過的很快,一個月後,金獅獎成功舉辦,獲得演藝界一眾影星支援,嘉禾,邵氏,銀都三大公司,加之夢工廠,新藝城,永盛公司都一奇出席,內地文化報紙都有刊登宣傳。

金獅獎成功取代金像獎成為未來華語三大獎之一,香江金像獎卻冇有取消,同月,跟金獅獎隔一週舉辦。

舒其還真m是個人才,按照他話的獎:“既然金像獎舉辦失敗,那就往失敗的舉辦!”

首屆金像獎重辦,評選出最爛電影獎,最糗男女主角,最差攝影,燈光等八個電影獎項。

“這不就是金掃帚獎嗎?”張國賓收到手下送來的訊息,拿著檔案,滿臉錯愕:“舒其倒是很會玩。”

“可惜,金掃帚有誰看啊?竟然冇有一個影星去領獎,舒其又要得罪一大票人了。”他搖搖頭,丟下檔案,臉上寫滿不在乎。

舒其為了生意可真是什麼都做,表麵上是個文化人,實際上一身銅臭味,金掃帚獎冇有影星參加,電視台轉播,自然冇有巨大的商業價值,跟真正的金像獎冇法比,明星們都願意拿最佳男主角,誰願意拿最糗男主角啊?

這可真是野雞獎了。

不過,具有一點創意、話題性,偶爾要是情動一兩個明星去領獎,也能在八卦板塊博得眼球,會讓《娛樂雙週刊》的銷量有所增加,隻是錢賺不到多少,還會得罪一班人,得不償失。

讓與好萊塢金像獎同名的香江金像獎,淪為人嫌狗厭的掃帚獎,嘿嘿,也能噁心噁心好萊塢的大公司,有點意思。

張國賓對野雞獎不管不問,更不會去打壓。

黎大偉站在辦公桌前道:“大老闆,tv的夏文夕想轉進夢工廠。“

“她合約還冇到期吧?”

張國賓問道。

“冇,不過她一個普通藝人合約,違約金不要多少,答應個人全出。”

“那就簽她進來。”

張國賓點頭道。

反正不用出錢,白嫖一個女星,大賺啊。

女配,女主,可以靈活選用。

“知道了,老闆。”黎大偉笑道。

“這個月《五億探長》的首周票房不錯,下半年支援你拍兩部新戲,合適的角色安排一個給夏文夕。”張國賓講道。

雖然,黎大偉冇有拿到金獅獎的最佳導演,但是,卻在夢工廠內部拿到了實際好處。

金獅獎的獲獎作品,冇有刻意避開金像獎,不過,經過藝人總會的選評,《靚妹仔》輸給《父子情》,首屆金獅獎獲獎名單,近半與曆史首屆金像獎相同。。

夢工廠,老闆辦公室,辦公桌。

一個金色底座,趴著頭獅子,小金人高舉圓球的獎盃,正靜悄悄擺在桌角,底座處寫著1982最佳男主角。

獲獎作品:《英雄本色》

“謝謝老闆。”

黎大偉笑道。

暑期檔,《開心鬼撞鬼》取得1560萬票房,每年暑期一度開心鬼係列,彷彿已經是80年初香江學生仔,闔家歡的一個例行節目,市民對掏錢看一部《開心鬼》很有接受度,《省港旗兵》取得1100萬票房,《五億探長雷洛傳》

則安排在暑期檔末尾上映,取得1700萬票房,給整個暑期當來了一個熱烈收官。

王經拍的《至尊無上》則取得980萬票房,冇有登頂千萬票房,相比曆史上

2329萬票房的差距巨大,不過要考慮時代票價問題,82至89年,七年時間票價上漲近十元,且82年的華仔與89年華仔影響力不同,《至尊無上》拍攝成本不到100萬,一樣是部賺錢電影,延續了《賭神》的熱度,而且華仔從配角升為主角,一下躥紅成影壇一線小生。

9月,《旺角卡門》上映,票房1250萬港元。

劉韋強證明瞭他的導演能力。

華仔受夢工廠力捧。

10月,《喋血雙雄》熱映,收官票房1826萬。

該電影成為82年年度票房第二,第一為12月上映的《a計劃續集》,第三則為新藝城出品的《最佳拍檔》。

吳於森再度英雄歸來,與阿發的合作,被稱之為“黃金搭檔”,一時間與程龍,洪晶寶的組合併列,吳於森在拍完《喋血雙雄》之後,與嘉禾片約到期,

年末,加盟夢工廠,成為夢工廠簽約導演,成立吳於森工作室,類似於夢工廠的全資子公司,作為首個替夢工廠拍片的導演,吳於森可謂是吃足紅利,令許多人羨慕不已。

該片意外的在海外大爆,同《英雄本色》一樣,在日韓,台島,越南多地席捲一陣港風浪潮,還備受歐美追捧,入選《時代雜誌》20世紀十大最佳華語片。

同時,黎大偉拍攝的《奇謀妙計五福星》上映,作為夢工廠所策劃《五福星》

係列的第一部,一上映便票房大爆,緊隨新藝城《最佳拍檔》位列年度票房第四,第五名方纔輪到《開心鬼川3》,不過一個導演能有兩部電影位列年度票房前五,黎大偉在香江影壇混的真是風生水起,一掃曆史的頹敗,平庸。

有時候選擇,比努力更重要,跟對人,比有才華更重要,因為世界上有才華的人實在太多了……

《五福星》係列中最為人熟知的角色,則是洪金寶飾演的“鷓鴣菜”。

本身曆史上嘉禾為了跟新藝城打擂台,所推出的《五星福》係列,繼續又跟新藝城打起擂台,《最佳拍檔》遇上《五星福》有來有往,82年的影壇比曆史更佳精彩…

“去年電影公司入賬七乾萬港幣,兩億美金,證券公司入賬一億七乾萬港幣,

社團賬目的數有幾多?”

老唐樓裡。

張國賓坐在皮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用手指挑逗著黑貓下巴,詢問道。

一年接近尾聲。

黑白賬目都要盤點。

李成豪是油麻地的白紙扇,自然對堂口賬目瞭如指掌,在旁抽著香菸,興奮雀躍的道:“賓哥,去年堂口賬目賺的好多,大致分為三塊,一塊是跟各方合作的抽水,二是社團正行的收入,三是地下產業的收入,其中油麻地的粉檔,尖沙咀的馬房,還有年中四個月整個油麻地堂口的抽水,一共加起來全年是三千兩百七十六萬,社團正行則包括酒水,建築,服裝廠,零售店,波鞋店幾條財路,總共淨利潤為六千五百萬港幣,地下收入比較複雜,夜總會,酒吧,泊車位,小姐抽水,境外生意,七七八八,加起來有一億五乾萬港幣。”

這時,李成豪已經不是尖沙咀扛把子,飛麟仔出院接手回尖沙咀,張國賓聽聞社團賬目那塊的數目,心中也不禁微微有些驚詫。

”嘶。”

他吸上一口煙。

做黑的,

果然賺錢!

難怪,那麼多古惑仔,前赴後繼的往泥潭裡撲,何況,張國賓的地下財源遠比一般古惑仔多,不加以製止,明年又會大爆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