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21 好人

-

[]

“太子哥,一段時間不見,當上話事人啦。“黃誌明一人進入三聖宮內,沿著長廊步入茶室。

“明王哥,當年的紅棍都當上總督察,我做一個話事人很正常的啦。”張國賓三笑笑招手道:“過來飲茶。”

“茶水不錯,三聖宮風水好啊。”黃誌明端起茶杯,感歎道:“你一心要走正道,撈正行,走成話事人了。“

“開心也?”

“還行。“

“嘭!

“嘭!“

荃灣,路邊。

一輛皇冠車沿著彎腰甩尾,崔斯敖猛的一個側身,將手伸出窗外,連續扣下扳機。

“轟!”

“轟!”

兩枚子彈射中車輪。

兩駕騎警摩托迅速翻滾至路邊。

兩名警員被摔的一陣慘叫。

“槍法不錯。”

東莞苗在前方開著車,望向後視鏡,眼神一亮。

“唰!”

“唰!“

下一個路口,五輛閃爍警燈,鳴著警笛的警車殺出,一路緊貼車隊,甩尾避彈,死死咬住三輛匪車,匪車內眾人也不再猶豫,齊齊伸出槍管,對著警方射擊,警方來不及警告,連忙展開回擊,兩支車隊一路交戰,總檯立即在車載電台發送緊急通知,請市民車輛注意安全,提前停車靠邊,請勿駛向路段。

荃灣。

一艘柴油船正停泊在岸邊,一個抽著旱菸的船老頭蹲在船頭,幾名船員把拴繩解開,按照時間把發動機啟動加熱。

“嘭嘭嘭。”

遠方傳來激烈槍聲,急促警笛聲,近一些,還聞見混雜的慘叫,咒罵。

“比預想中還快五分鐘。”船老大放下旱菸,迅速躲回船艙:“準備開船。”

“轟隆!”三輛匪車不管不顧的衝出公路,沿著鋪滿碎石的斜坡一路狂奔,東莞苗雙手緊抓方向盤,腳下不踩刹車,踩著油門,平治六麵玻璃隻剩下前擋風一麵,兩輛皇冠車則緊隨其後,車內眾人彷彿坐著蹺蹺板一般,來回顛簸,不少人都麵色發青。

饒是以陳稷常年練武的身體,骨頭都隻覺得散架,甚至摸不準車子是開在路上,還是飄在路上。

這趟雲雪飛車無疑是刑堂兄弟一路最成功的手筆,直接帶著阿公,蘇爺殺到海灘,尾巴後麵的幾輛警車則紛紛停在路邊,一名名警員退下車門,遠遠就朝前方目標放槍。

“砰砰砰!”警員們穿著防彈背心雙手端槍,一步步向前射擊,亂石灘上迴盪起一記記清脆的爆破音,許多砂石被打的迸裂。

山道上,槍火瀰漫。

兩輛車刹停在沙灘前,兄弟們陸續下車。

東莞苗無視腳邊被打起的一片片飛泥,拉開後排的車轉身背起阿公,捨命朝船頭奔去。

另外一名刑堂兄弟也將蘇爺背起。

陳稷,古照文,孟池,崔斯敖四人迅速下車,舉槍且戰且走,護送著阿公登出船。

一輛皇冠車則在冇有刹車的情況下直接衝入海中,好在海水不深,三名兄弟迅速站出海水,撲騰著向柴油船走去,青藍色的海麵不知何時泛起一片嫣紅,兩具戶體慢慢在三人背後浮起,三人卻不管不顧的打著水花,朝前方走去。

並非是錢勳基三人無情,而是三人也初次遭遇這種場景,滿臉寫著慌恐,完全仗著本能行事,與其說是他們護著阿公逃命,不如說是他們一起逃命,嫩鳥做事永遠不可能老練,所以需要還需要派一個人領頭。

重案組督察舉槍衝上前道:“全部跟我衝下去抓人!“

“撲你阿母,憑什麼你們手上的點三八,隔幾十米打的死人嗎!“

警員們在長官的大聲訓斥下,開始分成下組向下衝擊,進入海灘抓捕目標。

倒不是重案組警員冇有敢拚的勇氣,實在是剛剛匪車展現出的悍勇,一時間驚到他們。

“砰!“

槍林彈雨中一枚不知來自何方的子彈,猛的擊中一匹新馬後背,新馬低下頭望向胸口,一片猩紅的鮮花在胸口蔓延。

“稷,稷哥…“

古照文低下胸口。

“我。

“我。……

“我不想死…“

他無力的用手捂住胸膛傷口,貌似想要堵住溢位的泊泊鮮血。

東莞苗兩人已經帶著阿公,蘇爺登上船。

船老大開動漁船。

錢勳基三人匆忙爬上船弦。

孟池,崔斯敖二人已經登上甲板,陳稷剛剛上船,就感受到耳後有些溫熱,赫然回頭,古照文已經氣息衰弱,緩緩在海灘無力坐下。

“開船了!“

船老大一聲令下。

漁船駛離海岸。

陳稷背上還掛著一把劍,伸出手卻撈不到同行的兄弟,隻見望著古照文屍體被丟在海邊,距離海岸越來越遠,以及大批圍在海岸前,依舊舉槍的警員

崔斯敖拉著陳稷的劍套,將陳稷拉回船艙內,把他推到角落坐下。

他腰間還插著一把槍,舉手拍拍陳稷的臉蛋。

“喂!”

“喂!”

“武術冠軍,劍神?劍聖?“

陳稷回過神,昂起頭,目光恍惚的開口道:“謝謝。”

“不用謝。”

“以後叫我敖哥就得。”

崔斯敖用衣袖擦著臉頰。

錢勳基驚魂未定,咒罵道:“不想死當什麼古惑仔,當古惑仔就是得要拚命什麼港大畢業生,還不如我一個野雞大學的。“

陳稷轉眼看了他一眼,冇有開口反駁什麼,船艙內也無人理他。

東莞苗安撫阿公坐下。

“冇事吧。“

“阿公?“

黑柴臉色蒼白,搖搖頭:“一點小風小浪,無礙,出來行幾十年,大風大浪見多了。“

“嘔!”

“阿公暈船,快給阿公煮魚湯。“船老大急道。

“阿公,放心,我一定把你安全送過海。“

東莞苗望著船艙內匆忙的場景,回頭朝旁邊活著的六匹新馬說道:“以後你們就算自己人了,先跟我護阿公去澳門,過幾天一起回來,賓哥讓你們出來做事,不會虧待你們的。“

“撲街的那兩個也算是義海同門,該有的那一份不會少,跟賓哥做事,難道這麼危險,看來賓哥很看得起你們,將來需要幫手的地方拖句話,我也會多幫手你們。“

“將來江湖就是你們的天下。“

“謝大爺!”錢勳基,陳稷,崔斯敖,李忠,孟池,杜培勝六人都是有氣無力的坐在船上應道。

黑夜的海麵。

一代江湖大底們誕生

“黃si,電話裡怎麼講的,我也在等訊息啊。”張國賓坐在茶桌後,端著杯子,低頭品茗,嘴角始終若有無掛著笑意。

黃誌明坐在對麵,放下大哥大,臉色難看道:“電話聲音好大的,你都聽得見,問我是找難堪嗎?”

“哈哈,黃si講笑啦,我也在等訊息嘛。”張國賓滿臉大笑。

“黃sir可以帶兄弟們回家了。“

“太子,你當上坐館或許對義海是一件好事。

“因為我有錢乜?”張國賓問道。

“你或許能讓江湖少很多仇殺,如果你有想要真的帶義海走正路,你我或許還能合作。”黃誌明在茶室內左右無人的情況下拖出思慮良久的心理話:“一個好人做壞事,總比惡人當道更好。“

“黃si,這段話違例呀。“張國賓警告道:“小心我錄下來送給內部調查科,

保準叫你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他內心卻很開心。

他確實是個好人。

“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太子,有機會來提我。”黃誌明撂下最後一句話,起身前將茶杯裡的茶水飲儘,旋即再走出茶室,到外麵帶著兄弟們撤離三聖宮。

一週後。

上海移民,逃難至香江,家中做南北行生意的李敘賢特意打扮乾淨,牽著小女兒的手進入半島酒店。

初到香江四年的少女張敏穿著一身白裙,紮著馬尾,望向富麗堂皇的酒店有些躡手躡腳。

李敘賢用手習慣性的梳理一下頭髮,時髦的紅色大波浪,配上一幅姣好的麵孔,黑色長裙,高跟鞋,非常具有貴婦氣質,不少路過的住客都不禁側目欣賞,酒店侍應生也主動上前,引領她來到茶餐廳旁的一個座位。

“黎導。”

李敘賢輕輕欠身,把一箇舊款手提包放下,很有禮儀的拉開椅子,開口向桌椅對麵的黎大偉打招呼。

黎大偉望見眼前的美少婦眼睛也不禁一亮,挺直腰桿,調整坐姿,恭維道:

“李女士氣質不俗,有興趣也可以來夢工廠做演員。”

“嗬嗬,我一把年紀還當什麼演員,真混出名堂人都老了。”李敘賢滿臉笑意的謙讓,心底卻很是受用。

“哪裡會。”黎大偉眼神念念不捨在她身上兜了一圈,纔有轉道旁邊的少女身上,滿意頷首道:“不知李女士是否做好決定讓阿敏到夢工廠來拍戲?”

張敏抿了抿嘴巴,表情有些剋製,眼神卻還是不自覺落在背後一張桌子的甜品上。

黎大偉當即麵露笑意,拿起菜單,遞箱張敏:“阿敏,想吃什麼就點,唔要客氣。

“謝謝黎先生。”張敏很開心的接過菜單,李敘賢卻麵色尷尬,輕輕扯了一下張敏的裙子。

無論是從她用的包包,還是廉價口紅都能看出,近期家中過的不如意。

黎大偉朝李敘賢笑道:“沒關係,我知永盛電影的人找過你,有什麼條件等會跟我老闆聊。“

“阿傑警官會來?“

李敘賢美目綻放光芒,想起熒幕上的英俊帥氣,風度迷人的麵容,三十七歲的芳心狂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