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國賓邁步走下轎車,通過酒店旋轉門,進入茶餐廳座區,甩手讓身後五名保鏢守在區外,僅帶著打靶仔一人走向座位,朝著前方的黎大偉揮揮手。

“阿偉。”

“張生。”黎大偉正對著酒店大堂,望見大老闆蒞臨,連忙站起身鞠躬歡迎。

李敘賢神情有些激動,立即跟隨起身,扭頭轉向張國賓。

“阿傑警官。“

張國賓表情微微愣神,露出一抹和善的微笑,合攏西裝坐下。

“您好。“

“請坐,唔要太客氣。”他一張椅子旁坐好,很隨性的翹起二郎腿,桃花眼內掛著笑意。

打靶仔替大佬拉開椅子,束手站在一旁。

黎大偉主動介紹道:“張生,這位是李敘賢女士,張敏小姐的母親。“

“近期夢工廠正在物色一批新演員,公司星探意外在亞視訓練班看見張慜小姐,想要把張慜小姐簽入公司。“

“這我知道。”張國賓含笑頷首。

“張先生,我是你的影迷,好鐘意你的電影。”李敘賢牽著女兒話道。

茶餐廳內。

服務生遞上兩杯咖啡,一杯果汁,一份甜甜圈。

張穿著白裙,坐在一旁,眼神打量著新來的大哥哥。

“嗬嗬,未想到,我還能有影迷,多謝李女士厚愛。”張國賓攪拌著咖啡杯說道。

他的眼神望向一旁少女。

如今的張慜剛到15歲,麵頰白嫩,開始發育,身段麵孔都初顯美女之資,生得亭亭玉立,隻是尚未完全長開,整體跟媽媽長得很像。

“這位小姐美麗之中,更是帶著三分英氣,三分豪態,同時雍容華貴,自有一副端嚴之致,令人肅然起敬,不敢逼視。“

88年的《火舞風雲》裡,有一段台詞專門為她而寫。

香港從來不缺風情女星,但如張敏這般能無縫切換嫵媚與英氣的還真不多。

“大葛戈。“

“你好帥哇。”

張慜活潑可愛的叫道。

她現在初中剛剛畢業,正在青春期,對帥哥有著最本能的基因崇拜。

不過,她倒並非不懂事,知道飲茶關乎著未來前途,表現的非常乖巧。

香江很多女孩15歲已經當媽了。

社團馬欄裡也不少15歲出來做的。

李敘賢說道:“張先生,我有好多朋友都是你的影迷。“

“大老闆,你好受少婦歡迎的,聽說還有影迷協會。”黎大偉悄悄把頭靠過來,擠眉弄眼道。

“那她們可要失望了,我估計很難有機會拍片。”張國賓笑道,香江能請動他的導演一個都無,能求動他的導演,也就吳於森一個,以他現在的身份,除非是心血來潮想玩玩,拍戲上畫的機會真無了。

哥哥很難營業啊!

做他影迷會的粉絲真痛苦!

李敘賢眼底露出些許失落。

現在的張慜高度,弧度倒是與熒幕上很像了。

眉宇間也帶著些許英氣,不過氣質稍顯稚嫩,還不夠誘人,再培養幾年就能扛大旗,作為香江電影輝煌年代最賣座的女明星之一,張慜的氣質是獨樹一幟,與其說是時代造美人,倒不如是美人順應了一個時代。

因為,張慜中學畢業後,最早的目標是靠進警校做一名帥氣的madame,可惜,因到香江居住不滿七年,不符合報考警校的資質。

隨後,家人朋友都建議她去參加選美比賽出道,至1973年tvb開辦香江小姐選美比賽,不乏出道成名的選美女星,如狄波拉,趙雅之等等。

說個題外話,最早的香江小姐選美在1946年出現,由私人機構在北角麗池夜總會舉辦,選美冠軍們冇機會去拍電影,不知去哪裡發財?

有人話“香江小姐選美”是大富豪們的p,講話很難聽,卻真的符合共識。

家中希望張憨去參加選美比賽,可見家裡日子已經不複當年繁華,太多上海商人,富豪在逃難時家道中落,窮困潦倒,需要重頭再來,不過張憨家中無疑是幸運的,張憨為了參加選美前去亞視參加培訓,可還未等訓練班畢業,便先後受到夢工廠,永盛兩家背景深厚的看重。

“李女士,你可以坦誠的說,永盛電影開出多高的價碼。“

張國賓問道。

“五萬塊簽約費,十年的合約,每一部片都有一天兩百的片酬。”李敘賢講道。

“這個價碼很不錯了。“

張國賓微微頷首。

新記公子的永盛為謀發展,簽約費比嘉禾,紹氏都高,張國賓當然可以隨手拿出一大筆錢,砸得李敘賢頭暈眼花,馬上轉投夢工廠,不過那樣訊息傳出去,很容易壞了規矩,他便說道:“實不相瞞,李女士,夢工廠給新人的合約都是一樣的,兩萬簽約費,十五年的合約,公司外每部戲抽五成,公司內片酬按等級一天三百至一千不等。“

“如果我給你加錢,其他藝人會覺得我不公平,梁潮偉,劉德樺,李麗珍,林威等人都是這樣簽進夢工廠的。“

張國賓雙手一攤,誠懇的道:“我隻能向你許諾,阿慜要是簽進公司,一定有戲拍!“

“夢工廠的出品質量跟永盛相比如何,我相信李女士心裡有個考慮。“

李敘賢陷入沉默,腦袋裡開始瘋狂思索。

對於大部分人而言,拿到手裡的錢纔是真錢,可簽新人若是都要哄抬物價,將來拍片成本不知會被哄抬成乜鬼樣子。

張國賓成立電影總會之後,又成立了一家夢工廠經紀公司,專門為香江藝人代理合約,無形中集中起藝人資源,一邊幫藝人發生,爭取利益,一邊利用藝人爭取利益,目前許多合約道期的藝人都將合約掛靠在夢工廠經紀公司,算是夢工廠旗下的明星。

tvb,亞視都有相應的經紀公司,其中最早就是由tvb開辦,兩家公司仗著有電視台做背景,大肆壟斷藝人資源,張國賓卻靠著電影總會作支援,開始在藝人池上跟兩家公司打擂台。

張國賓覺得規矩最重要,什麼事情都靠錢解決的話,夢工廠的電影都是白做,阿慜的前途就要交給她母親來選。

黎大偉敏銳察覺到李敘賢指尖有著煙燻過的焦油黃,笑著朝她遞出一支菸:“李女士,好好考慮。“

“您好,先生。”一名女侍應生保持著禮貌性微笑,上前鞠躬勸導:“酒店大廳餐區不允許抽菸。”

黎大偉轉頭瞥了她一眼,探手在西裝胸袋內取出一張大金牛,轉手遞給侍應生:“現在可以了嗎?”

女侍應眼睛一亮,正要上手接過金牛,張國賓卻壓下黎大偉的手,笑容溫和的說道:“你去跟大堂經理說,夢工廠的張國賓在聊天,整個餐區我包了。“

“阿偉,不要亂拿錢砸人。”張國賓輕聲教育道:“要尊重人家,唔要以為什麼事都能解決。“

“噢噢,大老闆,我錯了。”黎大偉收回手將金牛塞進西裝,女侍應生麵色一僵,心裡活動劇烈,鞠躬一下,笑的非常勉強:“知道了,先生。”

“嗯。”張國賓微微首。

“以前大老闆最喜歡用錢解決問題,怎麼現在越發達,卻講究麵子了?”黎大偉心中噴噴驚歎:“身份不一樣了啊!“

大堂經理則很快讓兩名服務生守在餐區門口,拉開伸縮繩包場。

“李女士,請抽菸。“張國賓待到徹底包場後,方點上一支雪茄,李敘賢接過香菸,點起來抽了兩口,方纔輕輕頷首道:“好,張先生,我答應阿慜簽入夢工廠,隻是希望阿慜能在亞視培訓班畢業後,再開始拍戲。”

“這樣對她發展更好。”母親總是掛念著女兒的,去年丈夫出海遇難,家中隻剩下一個女兒。

張國賓欣然答應,笑著站起身,伸出手道:“這是當然,李女士。”

“我決定等阿明年畢業之後,安排阿慜拍《開心鬼川川》。“

“真的嗎,張先生?”李敘賢麵露驚喜。

“阿慜,謝謝張生。“

“謝謝張生。”阿憨乖巧的叫道。

張國賓伸出手,捏了捏張少女時期的臉頰,笑道:“不用謝,好好學習,將來一定大紅大紫。“

“呀,張生,好痛喔…”張踮起雙足,挺起胸膛,媚意十足的撒嬌道。

“達玲,張慜簽了夢工廠的合約。”陳蘭回到家中,脫掉高跟鞋,轉頭對著電視前的老公講道。

綽號“龍五”的向家公子躺在沙發上,穿著西裝,切換著電視頻道,表情不太舒服。

“張憨要簽哪家公司是她的自由,難道我們還能拿槍去頂一個小女孩?何況,夢工廠背後纔是有槍的,我們?我們的槍不在我們手裡!”龍五語氣有些煩躁,陳蘭望見老公的姿態,當即閉嘴不言,最近向家大公司折了新記一個堂口,向家一些老人已經軍心不穩,龍五很難不生出藉機上位的心思,而且永盛電影公司收益不錯,替新記堂主們洗黑錢更是贏得一批堂主支援。

新記可能陷入內亂危機。

張國賓簽下張慜卻冇有回到夢工廠,而是乘車前往中港物流,目前中港物流已經成為他跟各堂主大底私下開會的場合,耀哥拿著義海賬目正在辦公室裡等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