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55 黑白不分

-

[]

溫啟仁一身黑色西裝,悄悄站在記辦公區門口,低頭將一份檔案夾進腋下,掏出香菸叼進嘴裡,拿著打火機兜轉進入樓梯間。

他本來有一份檔案要交給黃sir。

可現在0記就像一個火爐,火爐內情緒沸騰,有些檔案交給0記不一定有用。

“呼。”

他靠著樓梯間的牆壁,悠悠吐出一口白色煙霧,指尖壓著煙惆悵道:“黃si。”

“你兄弟變了。”

“你會不會變?”

“吱啦。“黃誌明推開樓梯間的安全門。

“嘭!“安全門關閉的閘門聲音在幾層樓上響起,迴盪在空寂的長梯。

黃誌明站在原地,神色深沉,點上一支香菸,暗暗思索。

好多老警長會把樓梯比作警銜,一步一步往上爬,越好的部門樓層越高,最高的職位辦公室越高但他觀黑暗寂靜的樓梯間內,偶爾幾支香菸和警員們的談笑聲,更多時候是一隻食人的巨獸。。

溫啟仁回到情報科的辦公室裡,順手放下檔案,拿上大哥大,乘電梯來到總署天台,望著天台上飛過的飛虎隊直升機,撥出一個熟悉號

“嘟。…

“…

張國賓在藝人公寓剛剛睡醒,用著房東太太做的愛心早餐。

鮮蝦粥有點鹹鮮的,

太太好似加過料。

他聽見沙發上的電話響起,回頭朝阿寶遞過一記眼神,朱寶藝便起身把大哥大拿過來遞向男人。

張國賓梳著油頭,打扮帥氣,接起大哥大:“喂?”

“邊個?”

“大佬,晚上有空在家裡煲個湯,總署的夥食好難吃!”

溫啟仁踢著天台角落石子。

“OK啦,我不能讓自家兄弟受委屈,晚上就讓太太煲湯。”

張國賓笑道。

房東太太在屋內聽見,穿著女傭服走出廚房,朝張國賓露出一個笑容,看來晚上肯定有湯喝了。

溫啟人則道:“另外,o記黃si最近讓我查個訊息。”

“關於鑒證科的。”

“喔?”張國賓拿著湯匙的手微微一停,繼續函著粥喂進嘴裡:“關於新案子嗎?”

“對!”

二人都知關於槍械動能。

溫啟仁說道:“就昨天夜間,鑒證科高級督察,鑒證專家孫晉博老豆的海外賬戶上多出一筆彙款,總計是一百三十萬港幣。”

”原來記真的在做偽證。”張國賓心裡有點發怵,冒出一團邪火。

他問道:“是李勇力一個人做的?”

“可能是。”

溫啟仁猶豫道:“案子是黃誌明叫我查的,不過我今天感覺0記味道變了。”

“剛剛李勇力堅持冇有做假證,就算把證據遞交給黃誌明,他們也可能會上下串聯。”

張國賓平複心情,長籲口氣:“幸好我已經搞定警隊高層。”

警隊不是一個個體,而是一個團體,一個人無法代表一團,一個卻會影響力到團體。

憑藉在團體中的地位,名聲,影響力…

蔡錦平一句話可以中止0記調查,李勇力也可憑藉情誼影響0記屁股。

張國賓若是冇有搞定警隊高層,光是0記內部的互相串聯,就足夠和義海喝一壺的,當然,和義海早已不怕幾個0記死佬,不過作為一位希望社會健康發展的合法企業家,張生絕不希望與警隊產生正麵衝突,更不貪圖江湖名聲,動不動就搞幾個警察示威。

除非有人攔著他,

不讓他做好一名合法企業家!

張國賓喝著粥道:“把證據交給內部調查科吧,警隊的蛀蟲有警隊捉,我跟蔡si已經打好招呼,內部調查科總不至於跟o記串聯吧?”

想來洗國良,黃誌明,李勇力還冇這個能耐!

“我明白。”

“我會配合調查科的人好好調查。“溫啟仁拿著大哥大,低頭望一眼手錶。

他升督察已經一年多了,期間屢立大功,最近情報科高級督察調走高升,空出一個位置基本板上釘釘。

這件案子若是跟調查科的人配合好,無疑是紮職上位的大禮,若是冇有配合好,卻很容易因跟“調查科”染上關係,得罪記,給升職帶來不確定因素。

在特殊時期內,不做事,比做事好。

可溫啟仁依舊毫不猶豫的幫大佬做事,因為,他覺得自己做的事是對的!

他冇有把情報資料交給黃誌明則是目睹李勇力的否認後,深知黃誌明很可能做知情不報,互相包庇的事。

隻因,他跟黃誌明一樣是講情義的性格!

“好。”

“有空回屋企喝湯。”張國賓點下頭,掛斷電話。

由於溫啟仁還未收到正式升職的檔案,便冇有把將要升職的事情告訴大佬,以免大佬覺得他想利用社團謀官。

溫啟仁就算是想當一哥,也想憑本事,不覺得要利用社團來當。

他冇有把和義海看作靠山,情報提款機,而是把大佬和字號看作“家”。

“多謝大佬。“溫啟仁掛斷電話,把大哥大放下,在天台逛了兩圈才離開。

張國賓覺得這通電話最重要的地方,

便是坐實誰對、誰錯!

其它角度反而不太重要,畢竟,他已經靠權力搞定一切,但是,如果崔斯敖敢欺騙他,在他麵前演戲,那麼他就敢考慮考慮,自身龍頭坐館的威嚴夠不夠,是不是需要做點事情,加深底下小弟們對龍頭的印象,看來目前還不用,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事。

溫啟仁進入內部調查科,將情報遞交給調查科高級督察沈旭剛。

沈si拿到情報之後,麵露驚喜,特意給溫啟仁泡杯咖啡,又拿出平日捨不得抽的進口香菸送予溫啟仁。

要說整個警隊有個哪個部門的阿si們生活最低調,並非是反貪組的人,而是內部調查科。

警隊有多少雙眼睛,就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們。

這種送上門的功勞對於內部調查科的人而言,簡直是天降大禮包,原本調查科正準備停止對李勇力的調查,現在不僅要查,還要深挖,冇有立即帶走鑒證科的人,完全假裝不知道,還特意讓溫啟仁收緊風聲。

溫啟仁初時有些疑惑,但是旋即恍然,內部調查科現在要查的並非是偽證案,正式要查李勇力哪裡來的一百多萬黑金,以李勇力督察級的薪水乾一輩子也冇有一百多萬,內部調查科果然行事鎮密,對搞同僚特彆有經驗。

“溫si,做事情對與錯特彆重要,黑與白,有時候其實不那麼分明。離去前,沈旭剛朝溫啟人說道:“有時候警隊也可能是黑的,黑社會也可能是白的,做調查科做久了就會發現,哪有什麼剛正不阿。

代表不個年輕時金的代事整能成為官迷。一個管經兩油清風的阿,上位後可能會安成巨食。人都是人,所在約位置

“內部調查科存在的意義,從來不是幫阿si們數功勞,而是盯著阿sir們做下的錯事,數功勞那是升職麵試組長官們做的事”

義海大廈,張國賓進入辦公室不久,狀師昌便找到大佬,出聲說道:“賓哥,下午阿敖就會出來。”

“你負責去給他辦手續。”張國賓說道。

“冇問題。”狀師昌點下頭。

張國賓拿起旁邊一份檔案準備查閱。

社團對內地擴建物流中間的資金已經調撥到位,除了在龍崗區物流園對麵,拍下一塊相鄰地塊外,其餘資源主要用在改建倉儲區和購買貨車。

公司越來越大,辦公桌旁檔案堆疊如山。

“阿敖這回為了社團的麵子,冒了不小風險,等他出來之後,油麻地全部十幾條街的泊車位都歸他管。”

“你去跟阿豪說,對了,派輛公司的平治去接他。”張國賓好似有想起什麼,出聲說道:“做我的門生,為我做事,臉麵一定要風光。”

“當然,前提是做對事。”

狀師昌很是認同的說道:“冇問題。”

這一回崔斯敖其實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博弈點,警隊方式就向來都是以點破麵。調查科拿到孫晉博的黑金情報,就想要去查記背後的受賄黑料也是同理。

張國賓捧崔斯敖上位,倒冇有用社團其他大底的資源,不是不行,而是關照其他大底,他獎自己的馬仔,就用自己的地盤獎。

下午。

狀師昌穿著灰色西裝,夾著公文包,領著崔斯敖走出警署,望向門口街道的一輛豪華平治。

“阿敖。”

“感覺點樣?”

崔斯敖麵色憔悴,嘴角卻露出笑容,內心暖洋洋的道:“替我謝謝阿公。”

“謝乜!”

“你一句阿公是白叫的嗎?“狀師昌一拍他肩膀,朝著轎車走去:“晚上報紙會登你出來的訊息,警隊要冇麵子咯。”

“你這回乾得真不錯,冇影響到賓哥的正行生意,不然,賓哥在內地新拍的一塊地都不好掛義海牌子,免得彆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仔營隊丟雷子是小,丟命纔好玩。這時,崔斯回頭看向總大樓,笑道:啊公義海狂龍的名幾威?點會這麼容易放過那個街

“他完蛋了!”

崔斯敖語氣篤定,

義海狂龍的名聲在江湖上從未墜過,更未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