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國賓采購內地貨車看中的就是價格,當即笑出聲道:“0k呀,柳先生,如果價格合適的話,義海中港預計采購八十輛到五十輛重型貨車。”

“那就是碼頭拉貨的?“柳文彥念頭一轉,猜到通途,當即保證:“好的,請張先生放心。”

“有訊息立即聯絡你。”

義海中港本批次要采購兩百輛貨車,加上先前中港車隊積累發展出的一百二十輛貨車,總計三百二十輛貨運車,將會成為香江最大的陸路物流公司。

這三兩百二十輛貨車承接霍、包兩大航司、碼頭。

專門跑內地路線,貨運量充足,算上香江私人貨車,小型車隊,其餘中小型貨運公司,整體物流量會略有盈餘。

可能產生流量過盛擠兌掉一些小型車隊的情況,市麵上每車價格可能下跌,不過義海中港跟兩大集團承接貨單,截胡了最大單量,

不用考慮盈利問題。

83年香江房地產暴跌,港口物流量卻同往年穩步上漲,再過兩三年貨運量又會超過物流量,義海中港隻是提前佈局。

在深圳港貨運量超過港島的前三十年,港島碼頭吞吐量乃全國第一,物流車隊在年之前都是暴利行業。

張國賓結束柳文彥的通話,望向辦公桌旁的文山,眼神充滿壓力。

“大BOSS,有個叫武兆楠的先生想見您。。”小潔穿著包臀裙,黑絲,白襯衫,懷裡抱著一份檔案站在門口說道。

張國賓不禁想起一週前半夜的電話,對武兆楠拜訪深感震驚,按著電話朝門口說道:“你讓武先生在外麵稍等,公司有些事務要處理’

“知道了,BOSS。”小潔露出甜美笑容,搖曳身姿,踩著高跟鞋回到會客室。

曹人超在預約時間進入辦公室內,鞠躬說道:“大老闆。”

“我已決意收購Dave

ham'工程公司,準備先找公司老闆馬世明接洽,問他有冇有想法到義海就職行政總裁。"張國賓坐在沙發上,麵色疲憊地說道。

馬世明是一個標準鬼佬,43歲,曾為怡和服務14年,擔任多家子公司的執行董事,30幾歲時還被怡和派往倫敦大學及斯坦福大學進修,主修經濟管理。

張國賓在收購港燈以後,實現最大股權,有資格敲定港燈發展計劃,加上前麵又收購亞視,成立唱片公司,以及義海大大小小的企業。

就算有各大底,頭目,管理層,職業經理負責運營,可每週送到他桌麵的檔案數以百計。

龍頭阿賓彆說提刀去斬人,每天伏案工作,連夜總會都冇時間去,想當年那些撲街二代有空去城寨看拳賽,他有空嗎!

他已好久未去義海大大小小幾百間馬欄巡場了!

集團大到一個地步,子公司要有子公司的管理層,總公司要有總公司的決策層。

張國賓想要從文山會海中解脫出來,唯一的辦法就是效仿長實,霍氏等大集團聘請行政總裁,管理日常政務,個人負責發展計劃跟戰略決策馬世明是在一番蒐羅下進入視野的最佳人選,曆史上,長實收購港燈以後,確實也是聘請馬世明就任和黃行政總裁。

李家城的“洋大班“戰略確實高效,馬世明主管港燈、電訊、零售、酒店地產四大業務,任期中效益提升54%,為和黃江山立下汗馬功勞,為和黃係最傑出的一位行政總裁。

張國賓不記得曆史上馬世明是誰,明確說,對和黃係洋大班不清楚,可隨著港燈被他收入囊中,一旦開始挑選義海行政總裁。

這位高級人才便很難不進入視線。

不過,馬世明已經離開怡和,獨立創建建築公司,承接新加坡方麵的地鐵工程揭水,想收下這個高級人才唯有靠龐大資金收購期公司,再將人才納為己用,放在關鍵位置任職,給予對方公司的收購費實則就是一筆“簽字費”。

“好的,大老闆。”

“我會負責跟馬世明談。"曹人超負責證券業務,收購Dave

ham的事交給他辦正合職位,張國賓麵露疲憊的揉揉眉心,甩甩手道:“

加緊吧。”

“義海也該組建自己的洋大班了。”

在一個政府由洋人管理,英語是官方語言的殖民地經商做大,中低層可以完全是華人就業,管理層難免需要用到洋人,不過就算是請洋人來打工,那也隻是個打工仔,無法扭曲華資背景。

說實際點,鬼佬跟鬼佬飲食習慣一樣,洋大班能用“昂望星空配酒,你吃得下“昂望星空“嗎?

明擺著,犬肉火鍋更爽!

張國賓穿著白色襯衫,翹腳在辦公桌麵,依靠著沙發點上一支雪茄。

“呼…”

皺褶眉頭又看了兩份檔案,站起身穿上西裝外套,拿著雪茄走出辦公室,邁步進入會客室露出笑容,張開雙臂,爽朗的朝武兆楠打招呼:“哈哈,武哥,點解有空到旺角來玩?”

武兆楠穿著一身鬆散的黑色西裝,麵龐兩道劍眉犀利,下顎一圈鬍渣,沾染著江湖風霜。

他身材健壯,麵頰卻比較消瘦,左手大拇指一顆大金扳指,很有大佬氣場。

此刻,他卻有點拘謹的在褲腿上擦擦手,上前跟張國賓擁抱後,望著張國賓說道:“對唔住,張生。”

“那夜是號碼幫走漏風聲,壞了大事。”

“那晚的事不用太提了。“張國賓擺擺手:“現在整個江湖都在傳,明明冇有發生過的事,卻又存在每個人的記憶裡。”

武兆楠拍拍他的肩膀,很是豪氣的道:“這種事怎能忘懷?”

“你我差點可是…害,不說了,不說了,冇乾成的事,說了也冇意思,不知張生是否有被長官責罰?”

“今夜我阿武特來代表號碼幫致歉。”武兆楠回頭朝背後一名手下駛過眼色,中年男人便在懷裡掏出兩張銀行本票:“這裡一張本票是兩百萬港幣,交與張先生打點上下,安撫兄弟,一張本票是五百萬港幣,希望張先生能幫忙遞交給上麵,將來,將來給號碼幫一點點機會。”

武兆楠說的非常含蓄,眼神卻滿是意動:“號碼幫不求太多,隻望給家國大業出一點點力。”

“你想為國家發展出力啊?"張國賓抬起眼眸,很是詫異的望向武兆楠,武兆楠當即拍拍胸口,大金扳指敞亮,中氣十足的道:“一身肝膽照乾坤!馬革裹屍寫忠誠!”

“嗬嗬,昨晚讓師爺給兄弟們寫的橫幅,冇用上。”武兆楠察覺到張生滿臉詫異,又堆起憨厚笑容,腆著臉解釋。

“寫的挺不錯的。"張國賓近期正好缺錢用,也不客氣的就接過那張兩百萬本票,然後樓住武兆楠的肩頭往外走出兩步,悄悄朝他說道:“武哥,我不白拿你的錢,悄悄告訴你一個秘密。”

“那夜的事情冇乾成,那是因為談判結束了,噓…”張國賓感受武兆楠一激動連忙壓住他肩頭,出聲說道:“具體內容不方便告訴你,大概意思就是和平,不變,繼續發展。”

“對對對,和平,和平,和平!”武兆楠臉色緋紅,渾身都在顏栗。

“你懂我意思吧?”張國賓大量著他道。

“我懂,我懂。”武兆楠瘋狂點頭。

張國賓滿意的鬆開手,建議道:“趁現在多籌點資金,買買樓,收收公司,搞搞證券,將來好好愛國!”

武兆楠現在滿眼放光,深感兩百萬花得超值,果然搭上通天梯的人做生意就是硬氣,難怪年紀輕輕身家幾十億,黑柴真是挑了一個好龍頭。

不過武兆楠能夠為一個假訊息特意來義海走一趟,可見也不是隻懂曬馬的莽夫,旋即趁熱打鐵,拉住張國賓衣袖說道:“愛國何須將來,現在,現在就可以!

“撲你阿母的加錢武,跟我搞鬼啊!”張國賓很是震驚武兆楠的積極,不過他也冇有把洪門兄弟攔在國門之外,如果是個紅棍爛仔還要稽覈下夠不夠資格,可武兆楠手下五萬兵馬,該給的麵子還是要給,當場思量片刻,張國賓便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歎氣道:“過段時間我跟內地商家有個會麵,估計到時候會有同誌在場,有空一起來吧。”

武兆楠攥緊拳頭,麵色狂喜,連聲道謝:“多謝張生,多謝張生。”

他頻頻朝手下使眼色,手下猶豫片刻,便把另一張本票遞上前:“張先生,這是我們坐館的一點點心意。”

“哎呀,這多不好意思。”張國賓推手拒絕了一番,武兆楠趁勢推回去,語氣堅定的講道:“賓哥,你不要就是不給我麵子,不把我當兄弟啊!”

“你去江湖上打聽打聽我阿武的名聲,幾時有讓兄弟虧本做生意的?”

武兆楠聽見張國賓要帶他見內地人,當場就要加錢!

張國賓虛偽地推了一陣,長籲短歎的再收下銀行本票,對摺塞入西裝口袋裡:“那就唔好意思啦,最近剛好要去內地買點新貨,公司賬目上正缺錢。”

“小潔,上茶,上好茶!”他回頭朝門外喊道。

會客室內,一時間充滿歡聲笑語,快活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