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69 忠心

-

[]

旺角,一間出租屋內。

馬仔把小孩,女人分開關。

黃茄同手上拿著一條三角內褲,滿臉嫌棄的望向褲底鮮血,皺皺眉頭,主動撥出電話。

“嘟…”

電話接通。

“三角龍,是我啊,管湧的茄仔。”黃茄同陰笑著道。

三角龍正在打牌,四周喧鬨,隨口問道:“茄仔,什麼事啊?”

“你還不知道吧?你的老婆孩子都在我手上,我有點事情問問你。”黃茄同低頭看一眼表,掐算著時間,主動找三角龍就是想提前掌握主動,避免把訊息漏給火龍,三角龍果然語氣一變:“你要做什麼!”

“彆激動嘛,如果被火龍哥知道,那我隻能把阿嫂跟仔丟進海裡,到時候你自己去找了。”黃茄同語氣平靜,三角龍旋即放下電話,佯裝鎮定地跟幾個兄弟告辭,轉身走出賭檔。

兄弟們對江湖事都很瞭解,偶爾有點麻煩也不會張口多問,三角龍走出賭檔後,立即喊道:“茄哥!”

“有什麼事好好談!”

十分鐘後,西洋菜街,一間茶餐廳內。

黃茄同把一條內褲丟在桌上,翹著二郎腿道:“聞聞吧!味道對不對!”

三角龍哪裡還顧麵子,滿臉焦急,出聲道:“怎麼樣才能放了我老婆孩子?”

黃茄同很滿意地點下頭,扶著一杯奶茶:“請你做個好人!”

“把你那個不講義氣的大佬賣掉。。”

三角龍臉色蒼白。

當夜。

林常跟幾名同僚打過招呼,拿著一份檔案走出廉記大樓,作為ICAC調查主任助理。

他在黑金行動中負責調查有關新記的洗黑錢案件。

本次行動中ICAC一共派出三個調查組,由三名高級調查主任帶隊,分彆針對新記,和記,號碼幫三大字號。

大圈幫在洗黑錢上基本冇有什麼業務。

林常便是參與針對新記的調查案,由於在案件中表現出色,已經蒐集到新記部門證據,再沿著線索繼續深挖,構建起一條完整的證據鏈指日可待。

如果光憑手中掌握的證據,就算起訴也隻能抓到幾個馬仔,對新記真正的核心人物無法觸及。

永盛在擴大洗錢業務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被ICAC盯上,就算新記在ICAC也有關係,可依舊具有不小的風險。

林常站在街口等巴士。

一輛寶馬車路過。

嚴秀清降下車窗,緩緩停下車,笑道:“林si去哪裡?”

“順路可以載你一程。”

林常穿著黑色西裝,雙手插袋。

“不用了。”

“嚴sir。”

“我等巴士就行。”他笑著搖頭。

“好。”嚴秀清輕點下頭,驅車向前離開,剛剛轉過街角不遠,背後便突然響起三記槍聲。

“嘭嘭嘭!”槍聲嘹亮。

一個人影站在街邊,身中三槍,倒在一片血泊當中。

嚴秀清毫不猶豫的在前方轉過方向旁,違規繞過路過,返回廉記大樓。隻見一名槍手抓著槍,衝入巷口,眾多廉記警員衝出大樓,槍械組成員還攜帶有武器,許多人圍著屍體。

嚴秀清透過人群縫隙一眼就望見街麵的中槍者是林si他隔著車窗望了一眼,腦袋裡閃過附近路況,當即就踩下油門,開車朝向小巷另一頭殺去,等他車輛抵達時,街道四周早已空空如也。

ICAC調查員遭遇凶殺的訊息,當即震驚全港!

第二日,上午。

張國賓剛剛進入辦公室還未坐下,耀哥手中拿著一份報紙,便推開房門遞上前道:“賓哥,昨天ICAC有個調查員被人做掉。”

“哪家社團的人膽子這麼大?”張國賓接過報紙,翻看兩頁。

耀哥語氣警惕的道:“聽說是火龍幫新記做的事,新記下週要開山門替火龍紮職,聽說是封五虎之名。”

“火龍這是在給社團惹麻煩!”張國賓先前還風輕雲淡,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轉手就把檔案砸在桌麵,怒氣騰騰:“我說過多少次,行得正,坐得直!警方冇有來找麻煩,不要對警方下手!”

“ICAC查我們義海查出什麼來了嗎?冇有!火龍現在背上還是義海的紅英,是義海的大底,帶義海兄弟為外人做事,視義海的家法何在?”

“噠噠噠。”李成豪輕敲著門,張國賓收起怒容,沉聲說道:“進來。”

李成豪一身白色西裝,推開門:“賓哥,ICAC派人來義海蒐證。”

阿耀麵色一變:“麻煩果然上門了!”

火龍敢給社團找麻煩,簡直是在玩火。

張國賓拿起一支雪茄,叼進嘴裡,點燃後吐出一口白煙,夾著雪茄指著李成豪:“CAC要搜什麼,讓他們搜,不過給我轉告嚴秀清一句話,和義海冇做過的事,不能拉和義海的人!”

“再等幾天,我親自把人給他送過去!”

“知道了,賓哥。”李成豪開口答應,轉身找到在二樓蒐證的嚴秀清,嚴秀清聽完一番話,深深的望向李成豪一眼:“行!”

“我等張先生的信!”

“如果等不到ICAC付出的代價,絕不會白付。”嚴秀清拍拍身旁夥計的肩膀,出聲道:“我們走!”

打靶仔望著趕到大廈的黃茄同一眼,推開門,抱拳道:“阿公,管湧區草鞋要見你。”

“讓他進來。”張國賓夾著雪茄,站在辦公桌前,草鞋作為堂口大底之一,就算地位最為低下,但請見阿公還是夠資格的,為了對社團的管理,得閒就可親見。

打靶仔點一下,轉身抬起手:“阿公見你。”

“阿公!”黃茄同低頭走進辦公室,望向室內的坐館跟耀哥,連忙低下頭:“財哥叫我帶個信,火龍黑社團的錢,一年多的時間至少黑掉三千多萬。”

“火龍那傢夥還想要拖財哥下水,但我們管湧區的兄弟們一心為社團,對阿公忠心耿耿。”黃茄同雙手抱拳,大表忠心:“火龍那個撲街的罪證,財哥已經安排兄弟們拿到手了!”

“這份就是廣華街堂口的底賬。”他在懷裡掏出一份賬薄,遞上前道:“先前是三角龍在管理,現在特意交給阿公,請阿公對火龍執行家法!”

張國賓眯起眼睛。

阿耀側頭轉向坐館。

黃茄同雙手捧著賬薄,感受到阿公犀利的目光,心頭髮緊,額頭佈滿細汗。現在社團外鬆內緊,一個踏錯,便是萬刃加身。

張國賓審視草鞋一眼,扭頭朝阿耀點下頭,阿耀便上前接過賬目,拿起賬目覈對,作為掌數大爺對各堂口財路,生意大致都心中有數。

張國賓彈彈雪茄,肅聲道:“起身!”

“多謝阿公!”黃茄同放下雙手,站起身時背脊已是佈滿冷汗。

張國賓臉上忽然露出笑意,拍拍阿耀的肩膀,大聲誇讚:“哈哈,耀哥,你帶的好人馬,管湧區的兄弟們可真是滿腔忠義,我真的很開心,為義海有講忠義的兄弟開心,否則事情傳出去,彆人都笑義海背信棄義,專出二五仔!”

“賓哥,這不是我的功勞,是賓哥常為義海兄弟們著想,兄弟們理當回報大恩。”阿耀心裡樂開了花,幸好番薯財頂住壓力,作出正確選擇,令他都大漲麵子,得分很多。

耀哥對完賬目,沉聲說道:“賓哥,以前廣華街有一條財路,派兄弟們去美國進臟,再走私進入香江,主要以黃金現貨為主,在利用國際金價的浮動炒黃金。”

國際金價有統一標準,漲幅不小。

不過,現貨有現貨的優勢,那就是可以打時間差,賺取香江地區的差額利潤。

這就是為什麼你去金鋪裡賣貨,絕對賣不到國際金價的原因。

何況,火龍等人還是收購贓物黃金。

廣華街有多家金鋪,便是專門做這種生意,如果香江有大型金鋪被搶,很多也是銷到各大社團,不少社團都有做黃金現貨的大佬。

“去年中環兩間金鋪被劫,全部銷到廣華街堂口,恰好黃金價格在年初大漲一波,火龍瞞下了兩間金鋪的貨,一來一去,賺了兩千多萬,其它林林總總加起來三千七百多萬。”

耀哥合起賬目,目露凶光:“火龍該死!”

黃茄同啪一抱拳,單膝跪地:“阿公!”

“財哥特意囑附我,若是社團要點兵馬,請給管湧區兄弟們一個機會,兄弟們願為社團搏命!”

阿耀在旁支援道:“賓哥,給下麵做小的一個機會吧。”

“您負責大局,想著七萬多兄弟的飯碗,打打殺殺的事情,就讓做小的乾。”阿耀掃過黃茄同一眼,建議道:“看在兄弟們一顆忠心的份上。”

張國賓叼著雪茄,沉思片刻。

“新記給火龍開的條件是銅鑼灣渣甸街對吧?”

他目光投向剛到門口的李成豪:“我們就等到火龍跳檔那一天,開香堂行家法,出兵踩進渣甸街。”

李成豪臉上“唰地一下就紅了,當即抱拳挺身,大聲吼道:“賓哥!請給油麻地兄弟們一個機會!”

“不急,不急。”張國賓抬手壓壓:“先去查查ICAC那件事是誰做的,把他扣下來交給ICAC。”

“做事要一件件做,做的周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