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國賓冇有下令義海大規模調兵,就連召集堂主們開會都冇,江湖上貌似風平浪靜,

人人都知正在暴風雨前。

銅鑼灣。

渣甸街。

火龍已經帶著一批兄弟進入中環,正式接管新記在渣甸街地盤,一共是三家酒樓,七間店鋪,七十多間樓風,三間賭檔。

新盛酒樓。

十張圓桌擺開。

“過兩天再把廣華街的金鋪搬過來,你我兄弟們便正式在中環立足了。”火龍一身紅衫,

春風得意,坐在主桌舉起酒杯,向七十多名兄弟邀酒。

“恭喜大佬。”

“大佬以後就是銅鑼灣之虎!”兄弟們滿臉喜慶,誌得意滿。

三角龍坐在旁邊,愁眉不展,眉宇間帶著憂心忡忡。。

火龍笑道:“全賴兄弟們支援,兩天後的授職儀式,兄弟們都要來參加,過段時間把大圈幫的人打出渣甸街,再打進北角,銅鑼灣多少商鋪,大廈,工程,生意…”

“跟了我火龍,多的不敢說,在場七十六個兄弟,人人開平治!”這可不是在畫大餅,如果真讓火龍如願,一人一人平治算不了什麼。

在進入銅鑼灣前,兄弟們都已以為油尖旺足夠繁華,可是踩進銅鑼灣之後,一幢幢高樓大廈,一座座高級商城,把兄弟們眼睛都給晃花了。

兄弟們其實都來過銅鑼灣,但來銅鑼灣玩,跟來銅鑼灣做生意,完全是兩種感念。

現在銅鑼灣有他們的地盤了!

“謝謝火龍哥!”

“多謝龍哥!”兄弟們紛紛舉杯,當天痛飲一番。

火龍把兩百萬紅封托人送進社團,卻被社團拒之門外,理論上講錢冇有送出去,但對於火龍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他心裡知道眼下正是壓力最大的時刻,但隻要能夠頂住壓力,太子絕對不敢跟新記大動乾戈。

火龍醉醺醺的被三角龍扶上車。

他靠著車椅問道:“三仔,看起來有心事?”

“冇啊,大佬。”三角龍擠出一個笑容:“我替大佬開心”

“嗯。”火龍含糊其辭的應道,靠著沙發閉上眼睛睡去,三角龍將大佬扶進酒店,返回車上拿起大佬的電話,撥出電話道:“小霸王,你現在躲在哪裡?龍哥讓我給你再送點錢。”

“尖沙咀,漫花賓館。”電話那頭沉默片刻,響起一道聲音。

半小時後。

尖沙咀,覺士道。

“唰!唰!唰!”三輛麪包車急刹在漫花賓館樓底,車門被幾個馬仔迅速拉開,旋即三十多個手持報紙的打仔跳下車,帶頭者跟樓底兄弟交流兩句,當即舉手指向兩個方向,二十名小弟便分成兩路包抄,帶頭馬仔穿著藍色牛仔衣,一聲令下帶著十個兄弟殺上賓館。

兄弟們沿途將報紙抽下,甩手丟在樓梯,露出一把把澄亮的刀鋒,樓梯路人紛紛閃到兩旁,眾多顧客躲回屋內。

霸王龍帶著兩個兄弟,一直躲在房間裡,時刻注意著低下動靜。

當他望見樓底有一夥氣勢洶洶的刀手殺來,翻手就在枕頭內取出手槍,帶著兩個兄弟翻窗逃走。

“嘭!”

“嘭!”

“斬翻他!”圍繞著漫花賓館所在大廈,一陣槍聲與喊殺聲響起,二十多人在棚戶上方追打,交鋒,伴隨著棚戶轟然坍塌,二十多人全部都摔落在地,另一批兄弟正好在巷口衝來,舉刀撲上,十幾分鐘後,血並結束,幾個渾身是傷的馬仔們被押上轎車送走。

風雨終於來了。

新界,犬舍。

番薯財穿過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讓叔父打開犬舍的門,帶著幾名兄弟站在個鐵門麵前,三個渾身傷口,意識模糊的的馬仔被捆在裡麵。

“嘩啦!”一盆冷水澆下。

“誰對ICAC下的手?”番薯財叼著香菸,望著三條死狗,桀驁不馴地問道。

“冇人說是吧?”他輕笑一聲,甩甩手道:“犬舍一群狼青餓了三天,昨天都吃了一隻幼崽,今天就給它們開開葷,先拖一個下去!”

番薯財厲聲一喝,兩個馬仔立即上前拖出一人,不久後就是哀嚎,慘叫,犬舍裡迴盪著狼吠。

剩下兩個人神情當即清醒很多,還未等番薯財發問,就有一個馬仔說道:“財哥,我隻是負責開車,是霸王親自動的手。”

“好啊。”番薯財抽著煙,滿意領首:“把霸王龍留下,這個也拖下去!”

“財哥,不要啊!!!”馬仔一邊毆打,一邊拖人,很快隔壁犬舍內又是爭食的狼吠聲。

番薯財罵道:“撲你阿母,傻仔一個還敢出來行,冇利用價值的人當然活不長。”

他冇有蹲到最後一個人麵前,上前拍拍對方臉頰,又笑道:“霸王龍,你彆怕。”

“你的利用價值最大了,如果你乖乖去廉記舉報向言雇凶殺警,你就能在赤柱安安穩穩的蹲到老,如果有新記的人來斬你,赤柱裡的同門一定會幫你扛!”

向言可是新計話事人,舉報新記話事人雇凶殺警,警方絕對不會放過打擊新記的機會,到時候江湖上可就好玩了。

張國賓給番薯財打過電話,既然向言想要落和義海的麵子,和義海就要加倍返回去!

把你話事人都拉下馬!

“呸!”霸王龍噴出一口血水:“你不要想我出賣火龍哥。”

番薯財卻抹掉臉上的血水,毫不在意擦在身上,獰笑道:“沒關係,還有幾天時間,我就餓你三天,再把你隔壁兩個兄弟端回來還你,你要是忍不住,嘿嘿,想換點其它東西食,記得,記得喊叔父來給我打電話啊。”

“刀口錢,不好賺的。這回我還要多謝你火龍哥!”

五天後。

九龍,黃大仙祠。

這裡是香江最著名的三座寺廟之一,供奉著赤鬆子黃大仙,以“有求必應”聞名港粵與海外。

殿宇最早建在廣府,因戰亂遷寶相至香江,門前一幅對聯“叱羊傳晉代,騎鶴到南天”,

述說著黃大仙的傳說。

黃大仙祠名氣還在寶蓮禪寺之上,與媽祖廟齊名,每年農曆初一都有上萬市民爭搶頭香,可見黃大仙盛名。

今日,黃大仙祠前張燈結綵,鋪著紅毯,舞龍舞獅,鞭炮齊鳴。

幾輛九龍警車停在門口,二十餘名軍裝警察在四周巡邏,維持秩序,看著一輛輛豪車陸續抵達黃大仙祠。

火龍西裝革履,神采奕奕,帶著幾名馬仔跟隨在向言身邊,招待著前來參加授職典禮的新記大底,字號龍頭。

新記財大氣粗常年供奉著黃大仙祠,花錢包下正殿,三聖堂,三座偏院為火龍舉行授職典禮,還在九龍包下多座酒樓大擺宴席。

做足新記麵子,力捧新五虎火龍!

那頭,新記鑼鼓喧天,這頭,義海召開會議。

地主,美姐,元寶,馬王,老晉,肚皮文,齙牙秋,李成豪……

義海十傑,坐館,大爺們齊齊到場,一進會議室內便嗅到不同以往的氣息。

坐館正站在一座關聖像前,點上三炷香,神情肅穆的對著關聖敬香。

隻見,張國賓一身高檔西裝,手腕帶著名錶,踩著皮鞋,身姿筆挺,雙手合十夾著香菸長拜三下,再將香插進香爐,扭頭朝眾位大底說道:“廣華街堂主火龍暗黑社團財物三千七百萬,戴罪判出社團另拜山頭,其罪當死,再加一等,當死在萬刀之下!”

刑堂大爺,掌數大爺,各大底麵色嚴肅,不管心頭是詫異,還是早有所料,內心都感受到深深殺意,不禁寒毛直豎。

張國賓邁著步子,踏著皮鞋,走向主位:“新記香主收叛徒入門,視我義海同門如無物,妄背祖宗規矩,我欲發兵討伐!”

“今天召眾堂主議事,我就宣佈兩件事情,第一件:開香堂,行家法,第二件,伐新記,入中環!”

“啪!張國賓坐在主位,腰板挺直,鋒芒畢露,環顧四週一圈,一個洪門兄弟推門而入,抱拳喊道:“秉香主,禮堂大爺已備好刀劍棺槨,香堂已開,請諸兄弟移步三聖宮!”

“替我謝禮堂大爺。”張國賓沉聲答道,在場眾人終於知禮堂大爺去哪兒,張國賓用手掌扶著桌麵,聲音不大,堅定有力地問道:“義海上下邊個夠膽去給我擒回叛逆!”

“嘩啦!”番薯財第一個推開椅子,雙手抱拳,大聲吼道:“秉香主,管湧區白紙扇章財,願替義海擒回叛逆,以正視聽!”

地主,元寶,美姐,馬王頓時側目。

張國賓端起茶盞,飲下一口放下:“令,管湧區發兵!”

“是!香主!”番薯財當場就是領命而去,離開會議室,點齊早已備好的兵馬,驅車就朝黃大仙祠殺去。

“義海上下還有邊個夠膽替我伐了新記,踩進中環?”

“咚!”茶盞輕輕放低。

“嘩啦!”馬王,元寶,老晉,阿豪,地主,美姐,轉瞬之間就有六名堂主站起身,大聲喝道:“秉香主!秉香主!秉香主!”

“和義海油麻地堂口…和義海屯門堂口…和義海碎蘭街堂口…太子道堂口,廣東街堂口,上海街堂口願伐新記,踩進中環,插旗銅鑼灣!”

最終。

義海有所扛把子儘皆起身。

張國賓望向眾人,點將李成豪:“油麻地受命發兵銅鑼灣!”

“領香主命!李成豪雙手抱拳,嘴角挑起狠色,昂首挺胸地轉身離開,一乾兄弟們早已厲兵秣馬,躍躍欲試。

“其餘人等就隨我移步三聖宮,入香堂觀家法!”張國賓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