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28 進總署

-

[]

張國賓望見黑柴將股份檔案收起,臉龐露出滿足的笑容。

這份檔案裡“工廠折扣店”一成的股份,眼下看起來不算多,可隨著每一個月銷售額的增長,日積月累一年得至少上百萬。

那時,黑柴纔會知道太子賓有多大孝心。

而給出工廠折扣店一成的股份,又不是給三家店,更不是給工廠股份。

稍稍出一點血,張國賓還是出得起的。

最重要是能換到坐館的照顧!

若是一點血都不出,將來波鞋店做的火爆,社團中人難免有人起貪心。

等到眾人都把貪婪目光盯過來的時候,嗬嗬,那一成股份就很難擺平,倒不如現在先堵住黑柴的嘴,屆時有人敢伸手的話,黑柴也不好意思不幫開腔,必須得幫懂事的阿賓撐個腰啊!

他可是在開業第一時間就給黑柴送股份,黑柴未來還好意思厚著臉對晚輩下手嗎?

人情世故,拿捏住了!

“阿公開心,我就開心。”張國賓還不忘舉起茶杯,敬黑柴一杯茶,喝完茶後再帶著大波豪,東莞苗兩人走下閣樓。

他走出相館前,還不忘跟叔伯打個招呼:“根叔,先走啦。”

“有空來揾你留影。”

“慢點,阿賓。”根叔穿著長衫,站在櫃檯後,擺弄著相機笑道。

黑柴留在閣樓上,則將手裡的股份合同隨手放在桌麵,指尖輕輕敲擊著合同歎道:“十幾萬的東西,不值錢。”

“不過,這份孝心很難得。”

蘇先生麵帶微笑:“太子賓,夠能打,又懂事,和義海將來後繼有人了。”

“賓哥,去哪裡。”大波豪坐在車上,抓著方向旁,回頭問道。

張國賓望向夜空明月高懸如鏡,星光點點如畫,將手臂搭在車窗,用手指敲敲腦袋,儒雅風流,笑道:“驅車去警署,保釋一下兄弟們。”

警隊對於油麻地的行動,既抓捕了大批道友輝的馬仔,也逮捕走不少太子賓的小弟。

貨到底是在場子裡搜出來的,現在場子已經全部被封,不過相比於道友輝和花園街的地盤,場子被封一個晚上,小損失啦。

冇做過的事情,就是冇做過的!

他身為大佬得去將兄弟們撈出來,免得兄弟們寒心。

警署,O記辦公區。

杜正輝把辦公區的全部燈光打開。

辦公區,由內到外,走廊,牆角,沿途蹲著一排又一排的古惑仔,清一色雙手抱頭,麵色衰敗。

警員們坐在位置上,手上拿著紙筆,對一名古惑仔登記詢問。

杜正輝望著古惑仔們,嘴裡罵道:“媽的,羈押室都關不下他們,等著進赤柱進修吧!”

黃誌明站在獨立辦公室裡,將一個方糖丟進咖啡杯,朝外麵望了一眼,舉起兩杯咖啡杯走出辦公室。

“來一杯。”黃誌明把一杯咖啡遞給杜正輝:“今晚肯定要熬夜,辛苦了。”

“我已經給夥計們叫了夜宵。”

杜正輝接過咖啡,低頭嗅了一下,戒備道:“不苦吧?”

“特意給你加了糖。”黃誌明笑道。

“謝謝黃sir。”杜正輝舉起咖啡杯,喝下一口,表情瞬間獰了一股麻花,噗!一口將咖啡噴到地上。

四周的警員們齊齊扭頭看來。

杜正輝舉著咖啡杯,哀嚎道:“黃sir,你喝的咖啡怎麼一股屎味!”

“臭小子,進口的貓屎咖啡,頂尖貨,你懂個屁。”黃誌明揚起手中的咖啡杯,表情自得的瞥他一眼,津津有味的喝下一大口:“一斤豆子幾千塊,一般人彆想喝到。要不是看你今天辛苦,你也想喝到?”

“這種好東西,你可彆浪費了。”黃誌明喝下一口咖啡,臉上露出津津有味的滿意表情。

杜正輝麵露猙獰的把嘴擦乾淨,心中暗道:“丟雷老母,竟然真的是屎!好你個黃誌明竟然給爺餵食吃!”

麵上卻笑道:“放心,放心,這種好東西一定不能浪費。”

“阿力!”

“剛剛審訊室裡哪個撲街不肯開口來著?”他扭頭朝一名警員喊道。

阿力在遠處立即招呼:“三號房,大麻成的細佬,追龍西。”

“OK,OK,看我怎麼進去讓他開口!”杜正輝連連大叫幾聲,端著咖啡杯,快步流星闖入審訊室。

黃誌明望著杜正輝絲毫不作為的表情管理,眉毛直跳,再度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嘴裡嘟喃道:“好東西來著,不識貨。”

半小時之後,杜正輝,李勇力,幾位O記督察,拿著審訊報告,找到行動指揮官黃誌明,報告道是:“黃sir。”

“情況有點不對。”

“點樣?古惑仔們人贓並獲,難道還能玩出花?”黃誌明轉過椅子,雙手離開電腦,暫停正在打字的行動報告,表情不屑:“我就不信,太子賓還有招!”

“這一次肯定夠證據逮捕太子賓。”打擊社團堂口,一是抓捕小弟,掃場,二是逮捕大哥,打垮。

來來往往就兩個辦法。

一般,大佬的重要罪證,很難拿到。沒關係,就算是指控點小罪,能讓大佬入獄幾年,一樣算是完成目標。

因為,社團堂口的發展極大程度取決於大佬本人,既然香江已經取消死刑,某種程度講,逮捕一名大佬,將其判刑入獄,已經是最大勝利。

等到大佬出獄,又還剩幾個兄弟?

杜正輝搖搖頭,長歎口氣,將口供放在黃誌明桌麵:“今天場子裡拆貨的馬仔,一個太子賓的人都冇有。”

“全部都是大麻成的人出場散貨,現在大麻成的小弟們招又點樣?我們不夠證據向法庭申請逮捕太子賓。”

“點解會這樣?”黃誌明驚疑不定。

“噠噠噠。”一名女警輕叩辦公室玻璃門三聲,動手扭開門道:“黃sir,太子賓到總署話要保釋他兄弟。”

黃誌明表情一變,放下手中的檔案,嘖聲歎道:“真夠種。”

“阿輝,阿力,一起過去招待下賓哥。”黃誌明收拾完桌麵,特意拉上辦公室的門,帶兩名警員走向前方。

中環總署,大廳。

張國賓穿著一身西裝,和和氣氣跟前台警員講道:“madam,手續和錢,我們都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