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O記的保釋手續,請先前往O記領取表格……”

這時張國賓、大波豪,東莞苗和剛趕到場的狀師昌一起,按照前台指引,乘坐電梯,來到O記辦公區辦理手續。

“叮咚!”電梯門剛剛打開,他們迎麵便撞上要出門的黃誌明,杜正輝,李勇力。杜正輝二話不說,一把就要上前攥起張國賓的衣領,大波豪卻挺身而出將杜正輝推了回去。

張國賓帶著三人走出電梯,整理整理衣服,調整領帶結,笑著說道:“杜sir,上次的教訓冇長記性?”

黃誌明單手扶住杜正輝,彷彿毫不介意一般,笑眯眯的道:“張先生,今晚社團開會,這麼有空到警署來喝咖啡?”

“阿杜!”

“去給張先生倒杯咖啡。”

黃誌明和和氣氣的樣子,跟杜正輝反差很大,杜正輝聽見長官叫他去倒咖啡,心裡不服氣,扯扯衣角,李勇力卻把眼神瞥向走廊監控,提醒了杜正輝一番。

“哼。”杜正輝滿心不甘的轉身去倒咖啡。

張國賓與黃誌明一起並肩走過門廊,一起進入O記辦公區,黃誌明一邊走,一邊問說道:“張先生,聽說你要保釋兄弟,冒昧問下,O記裡蹲著這麼多人,哪一位是你的兄弟。”

黃誌明目光掃過沿途一大片古惑仔,話語中示威味道極重,想要敲打敲打太子賓。

張國賓卻斜眼瞥過黃誌明,舉起手朝向辦公區的古惑仔們喊道:“我兄弟是邊個!”

“大佬!大佬!”

“我在這!兄弟在這裡!”

“賓哥,賓哥…”O記辦公區,蹲著的古惑仔們一個接一個抬起頭喊道。

張國賓將目光轉向黃誌明,笑道:“我兄弟都在這裡。”

黃誌明藏著一份慍怒,這時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張先生,這裡可都是賣白粉的古惑仔,他們是你的兄弟,那你就涉嫌領導三合會組織及販賣違禁品。”

“誒!”張國賓伸出一隻手指擺了擺,讚同的說道:“你這句話就不對了。”

“黃警官,我跟三合會組織冇有半分錢關係,那些販賣違禁品的一個不保,剩下的一個不落。”

“全都保。”

狀師昌拍拍手中的皮包。

”錢呢……”

“全都帶來了,管夠。”張國賓自信昂揚的說道。

狀師昌將手中的皮包遞給黃誌明,黃誌明冇有去接,轉手接過杜正輝遞來的兩杯咖啡,伸手將一杯遞給張國賓,單手靠著辦公桌隔板,微微頷首,品了一口咖啡:“冇問題!”

“張先生親自到我O記的辦公區一趟,肯定不能讓張先生白走。”

“阿力,你帶張先生的馬仔,喔不,兄弟去旁邊辦手續,除了那些賣白粉的傢夥,能保的都給張先生保。”

“是,黃sir。”李勇力肅然答應,抬手對鄒永昌道:“鄒大壯,請吧。”

杜正輝在旁邊看的憋氣。

黃誌明卻真跟朋友一樣,雙手捂著咖啡杯,表情和煦的跟張國賓聊起來:“阿賓啊,喔不,張先生,我叫你一句賓哥可以吧?”

“黃警官,您隨意。”張國賓聳聳肩膀,倒是很不客氣,黃誌明微笑著繼續聊道:“你把散貨的生意全部交給道友輝做。”

“這一招我是真的冇想到。”

“聽說你最近又拍電影,又開店,道友輝冇少出錢吧?”

“黃警官,道友輝是邊個?”張國賓飲下一口咖啡,表情訝異的抬起頭,換過話題:“咖啡不錯。”

“進的啊。”

“賓哥識貨!”黃誌明豎起大拇指,稱讚一聲:“希望賓哥一直都如此有眼力,黑的彆碰,好好做人。”

“你可以天天來找我喝咖啡,我也常常去光顧你的場子,一起做好朋友嘛……”

張國賓很認真的點點頭:“我一直都想做個好人。”

“黃sir,保釋手續辦好了。”李勇力,狀師昌走回來道。

黃誌明頷首,開腔道:“那就放人,讓賓哥帶兄弟們回家。”

“多謝黃警官,下次我兄弟的酒吧,我一定讓兄弟們好好招待。”張國賓說話滴水不漏,站在辦公室裡,順手把咖啡擱下,朝工位上的靚女madam眨眨眼,轉身帶人離開警署。

“黃sir,這麼輕鬆的讓他把人帶回去,其他科夥計怎麼看我們?”這時杜正輝上前說道。

黃誌明卻喝著咖啡,波瀾不驚:“沒關係,太子賓會玩,那就慢慢陪他玩。”

“厲害的對手,更好玩。”黃誌明眼神銳利,見過不少的江湖大佬,太子賓這樣的年輕人,卻出奇的令人捉摸不透,更挑戰性。

……

隔天。

上午。

總區,三合會調查科警司,洗國成穿著白色製服,將一份會議檔案交給黃誌明:“上頭對你做事的效率很滿意,你不要想太多。“

“既然逮捕到的拆貨馬仔都是道友輝的人,那就按照線索先把道友輝辦了。”

黃誌明接過檔案,立正敬禮:“明白!”

“嗯。”洗國成戴著金絲眼鏡,頭髮梳到腦後,很有一幅學者氣息:“我冇看錯你,加油乾。”

……

一個月後,斧山道。

片場。

電影劇組特意挑了一個夜晚,張國賓穿著西裝,一把將荻龍推開,轉手把荻龍靠在牆上,動作乾淨、漂亮,手指著荻龍的鼻子吼道:“不要叫我阿傑!叫我長官!”

荻龍滿眼淚花,神情充滿情感,低頭歎道:“阿sir!”

“我不做大佬很久啦。”

這場戲看的周閏發、任達樺幾人眼神恍惚,大受感觸。

“哢!”吳於森一拍劇本,大聲喊道:“漂亮!”

“這份感覺真漂亮!”

張國賓賣力飆演技,就算導演已經喊哢,但是胸膛不斷起伏,還沉浸在剛剛的情緒當中,眼神死死盯著荻龍。

“張生,再補一個跟寶藝的鏡頭,你的戲份就殺青了。”吳於森眼睛盯著攝影機,嘴裡喊道。

“呼…呼……”這時張國賓纔回過神來,上前將荻龍的釦子打開,動手掃掃荻龍肩膀,道歉道:“不好意思,龍哥,剛剛力氣大了。”

荻龍脫口而出:“沒關係,阿傑。”

“哈哈哈。”兩人對視一眼,相視而笑。

接下來,劇組轉場到房間裡,拍一組宋子傑跟女友“鐘柔”的戀愛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