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先生。”陳琪禮望見一行人進入飯店,立即起身迎上前道:“不好意思啊,前麵在公司開會,怠慢張先生了。“

王中先在旁說道:“我們總裁聽聞張先生要到圓山飯店,開會開到一半就乘車過來。”

“陳總裁,太過客氣啦。”張國賓握住陳琪禮的手,萬分親切道:“你是我的老前輩,應該是我先前拜訪您,無論台北的公司,還是電影生意,一直都仰仗陳總裁幫助呢。。”

“唉,朋友之間的舉手之勞,不要記掛太久,正好劉總也在,一起吃飯不介意吧?”陳琪禮將憨厚的目光望向劉韋名,劉韋名警向陳琪禮一眼,笑道:“當然,陳總,請!“

陳琪禮穿著一身灰色舊款西裝,就算打扮得乾淨得體,但氣質與劉韋名相比還是土炮很多。

劉韋名的花邊白衫真是騷包一行人穿過大堂的山水畫,沿著台階登上二樓餐廳,在服務員引領下進入包廂,眾人在寬大的圓桌兩旁坐下,劉韋名介紹旁邊的一位女士道:“張先生,

這位是高寶達業有限公司的王菹賢小姐,聽聞張先生是電影人出身,特意請王小姐過來聆聽你教誨。“

“張先生,叫我小賢就好了。”王菹賢耳朵旁掛著一顆珍珠耳墜,長長的捲髮蓬鬆披散,一件白衫簡簡單單襯托著一副顏容,頭上戴著一定棕色女士禮帽,

清純之餘更添一份風雅。

對於漂亮的女人而言,打扮永遠無需妖豔,恰到好處的簡單,更能展現集合所有優點的俏臉。

窄而秀美的顴骨和腮部令她可以在仙氣中帶有英氣,出彩的眼部線條憂鬱又嫵媚,豐厚的嘴唇連帶**的嘴角,忍不住讓所有人生出一親芳澤的**。

“王小姐。”張國賓對著她微微領首,眼神與其對視,頓時沉溺在一對大眼睛裡的似水柔情,不知是不是錯覺,他見每個靚女都有初戀的感覺,今天猶勝以往!

王菹賢摘掉帽子,仰首起身,上前為張國賓優先斟上一杯熱茶,坐在張國賓身邊笑道:“張先生,請飲茶,這壺是台島特有的高山雲霧茶,產自嘉義,香氣濃重,口味清甜。“

靚女在旁輕聲耳語,一乾大佬都不再插話,眾人先前就看見劉韋名專程帶了一個少女入場,未想到是安排坐在張先生身邊陪酒,專門伺候張先生的,張國賓則跟兩位大佬談天說地,在人群簇擁下未關注那位少女,哪兒想得到是位絕代佳人。

這時張國賓飲下口茶,渾身舒坦的笑道:“好茶!“

“劉韋名算是上道,知道賓哥愛飲茶,特意安排了好貨。”馬王在旁敝敝嘴,

心中發笑。

陳琪禮心頭緊張:“棋差一招啊!“

王菹賢是在台北本地人,出身於一個體育世家,從小就酷愛打籃球,14歲就擔任女子籃球隊的職業前鋒,打了三年籃球,後來被廣告商相中拍廣告,今年正式進入電影圈,拍攝了人生第一部電影《今年的湖畔會很冷》,一舉走紅台北,她在片中扮演的第一角色便是“女鬼”,可見冷豔撫媚的形象有多勾人心魄,將來更是跟“女鬼”結下不解之緣…

四海企業在台島本地演藝圈的影響力巨大,高寶達業有限公司幕後便是四海企業控股,否則也不會為文化局的封殺令開花紅,最終惹得香江義海過海插旗,

叫來王菹賢陪酒說來意外,確實屬實合理。

劉韋名見張國賓的眼神便是心中大定,吃飯時頻頻對張國賓,王菹賢邀酒,王菹賢的作態如同是張國賓帶來的女人,絲毫跟四海企業無關,一番觥籌交錯後,張國賓已將王菹賢樓入懷中,一雙魔爪開始桌底肆意遊走,王菹賢恍若未覺,臉上依舊掛著靚麗的微笑。

“張先生果然是威名遠揚,雄踞香江,台海能夠讓劉總裁親自求見的人可冇有幾人。”席間,陳琪禮捧起酒杯敬酒,以一個很聰明的角度問出心中不解。

“陳總裁,台海能夠讓您親自求見的人可也冇幾個。”劉韋名坐在右側,手中夾著菜,唇齒相譏道。

“張先生,您多吃點菜。”王菹賢手指塗著淡紫色指甲油,替身旁大老闆夾起兩片青菜,趁著大老闆用餐間隙稍稍整理一下裙底。

張國賓對美人送入口中的菜自然卻之不恭,表麵沉醉在溫柔鄉裡,暗地卻對現場情況打起警惕。

他當然不能自吹自擂和義海的字號有威風,不過毫無疑問自己是餐桌上的主角。

陳琪禮笑道:“我與張先生相識多年,曾泛舟日月潭,張先生來台自是要親自接待,張先生在台北的新公司便是三聯企業的盟友,你就不一樣了,劉山炮!”

“乾!旱鴨子!”劉韋名一拳捶在桌麵,震得杯盞叮鐺跳起,劉韋名自從當上大佬之後,便極度痛恨彆人叫他山炮,當即大罵道:“你不要在這裡挑撥是非,冤家宜解不宜結,四海企業今天就是特意來向張先生賠禮道歉,張先生,

你的手段我已經領教過了!“

劉韋名轉首抱拳,滿身匪氣的說道:“運籌帷幄之中,決勝乾裡之外!“

“港台兄弟隻是掩護,北美髮兵如火如風,我在北美的六家公司都被掀了,三百多名兄弟都未守住,這一戰四海企業輸的不冤!乾啦!“

劉韋名端起桌麵的一杯酒昂首喝光。

王菹賢被桌麵的動靜嚇一大跳,情不自禁縮進張國賓懷裡,張國賓手掌上下瑞摩著黑色絲襪,不是很聽得懂台北佬再說什麼,東莞苗,馬王,元寶等人如遭雷擊,扭頭望向龍頭。

“喝酒啦。”張國賓樓著靚女見兄弟看來,抬手就是拾起酒杯乾杯,兄弟們連忙碰杯,神色敬畏的將酒飲下。

“好酒!

“再來一杯!”張國賓大笑。

他有點喝上頭了。

想回房間睡覺。

陳琪禮望著張國賓的樣子,緊緊蹙起眉頭,破天荒的對老冤家發問道:“劉山炮,張先生北美的堂口動兵了?“

“嗬!張先生有大公堂撐腰,兵馬直接掃過四座城市,我一間公司的兄弟跑都來不及跑,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旁邊還在響機槍,一群廢人,打死好了。”劉韋名打出一個酒嗝,言語動作都變得很粗俗,本相畢露。

張國賓聽著聽著感覺到不對勁……

主要是王菹賢在他懷裡身體一僵,先前欲拒還迎,欲罷還休的感覺冇有了。

這很重要,徹底點醒了他。

他先輕輕拍拍王菹賢的肩膀,文質彬彬的笑道:“小賢,冇事的,放輕鬆。

然後再抬首看向麵前兩人。

王菹賢則望見身旁男人英俊典雅的側顏後,內心長長籲出口氣,皮膚又鬆弛細膩起來,臉上浮現出笑容。

陳琪禮則對張國賓對視著,神情鄭重,眼神深邃的發問道:“張先生,未想到您跟大公堂還有聯絡。“

“一點小關係吧。”張國賓敷衍道。

元寶冷笑一聲:“我們和義海前任坐館早已去北美就任大公堂副會長,你們呆在島怕是訊息閉塞還不知道吧?”

“元寶!”

“低調!”張國賓揮揮手,手指輕輕彈著酒杯,腦海裡在不斷覆盤局勢,眉角卻是充滿冷峻。

陳琪禮鄭重的端起酒杯,敬酒道:“鄙人真不知柴哥已去北美赴任大公堂總會副長一職,將來有機會路過北美定前去找柴哥敘舊。“

和義海一個字號在香江的份量與受大公堂支援在亞洲發展的份量,簡直是天差地彆,不可同日而語,原來這纔是和義海的真實背景,難怪和義海能在香江越做越大,恐怕離一統和記之日也不遠了。

台島這幾大社團與將來的和義海相比確實小巫見大巫,劉韋名跪的一點都不丟人,台島這邊的生意若是和義海插手的話,難免也要分出去一杯羹。

“陳總裁客氣,我阿公隻是前去北美養老,任個閒職罷了。”張國賓起身敬酒,二人碰杯,陳琪禮麵帶微笑飲著酒,心底卻是信你個鬼啊!

你們和義海為了發展,特意把前任坐館派去北美抱大腿,不知用了什麼手段還真抱上了。

隻怕將來港澳台三地局勢都會大變!

“當年這個人一起泛舟釣魚的年輕人,真是好大野心,虧我當初還當他真的是想撈正行。“

陳琪禮行走江湖一生,高官大佬,殺手將軍見過眾多,自認有識人之明,冇想到,還是有看走眼的時候啊…

劉韋名則說道:“張先生,我願意完全讓出三塊地盤的茶園,水果生意,並且保證將來四海企業不再插手,如果張先生要在台北發展什麼正行生意,四海企業還可以一同合作,隻望張先生能高抬貴手,放過四海企業在北美的洗錢公司,那家公司的錢並非我一個人的,如果張先生一定要截,在台北的生意也不會好做,這一點陳總裁相比也能證明。”

“不,那些錢就是你一個人的。”陳琪禮在旁搖搖頭。

“嗬,我來台島就是想要我的兄弟平平安安提水,不管你們怎麼想的,我隻有一個條件,台島社團永不過海!”張國賓雙目中忽然閃過一抹冷光。

“這個條件不過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