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00 背後有人

-

[]

嚴秀清麵向鐘世堯道:“綦漱秋涉嫌收受賄賂,上一個在你們商業調查科帶走的人,在二十五分鐘前已經被人槍殺。“

鐘世堯臉色驟變:“關sir死了?"

“賓哥,綦漱秋已經送出海,再也不會回來了。”李成豪來到旺角大廈,步入辦公室內講道:“關有智也在送往荔枝角的路上被人槍殺。”

“賓哥,你好巴閉!”李成豪豎起大拇指。

張國賓麵色凝重,坦言道:“這件事情跟公司沒關係,不要再講。。“

“我懂的,賓哥。”

“你叫阿耀過來一趟。”張國賓坐在椅子上,翻看著檔案,李成豪心中瞭然,轉身離開辦公室,耀哥收到訊息來到辦公室裡,望見坐館蹙著眉頭,出聲問道:“賓哥,出什麼事了?”

“關有智也死了,最近好好跟朋友們聊清楚,不要讓朋友們產生誤會。”張國賓出聲交代,耀哥很乾脆的道:“放心,這方麵的事我會搞定。“

“ICAC那個嚴秀清是怎麼回事?有的事情可一不可再,事不能過三,我想跟嚴si·交個朋友。“

張國賓出聲說道。

“跟ICAC交朋友的難度可是很高。”耀哥麵露微笑:“不過我已經在做了。“

“喔?”張國賓麵露驚色,耀哥笑道:“跟嚴si交朋友的難度高,但是跟嚴si家人交朋友的難度就小很多了。”

張國賓對於綦漱秋的結果比較惋惜,對嚴秀清則更為不滿。

從洗黑錢到查貪汙,嚴秀清背後如同有一股力量。

“柳先生,洪數集團的武先生一直同我講,內地經濟新興向榮,洪數集團的投資享受到很多優惠政策。”

銀都電影公司,一間會議室內,張國賓與柳文彥對坐,柳文彥手中端著茶,溫言笑道:“國內歡迎一切到內地投資的企業家,企業家在剛剛起步的年代投資內地,內地適當應該給予一些幫助。“

“嗬嗬,柳先生講的有理,有武先生作榜樣,相信越來越多的香江企業家都願意入內地進行投資。“

張國賓冇想到警方冇找上門,柳文彥卻最先找門上,近期夢工廠跟左派院線冇有大的合作,直覺告訴他柳文彥事要談。

張先生,據我所知,貴公司旗下有一些員工在做電話投注的生意。“柳文彥出聲道。

張國賓瞳孔微縮,模淩兩可:“這方麵的事不瞭解,柳先生有指教嗎?”

“香江舉辦賽馬會,馬會背後是西方的財團和政府合作,打著公益慈善的項目在香江開賭。”柳文彥坦誠道:“你在香江搞的電話投注盤口太大,比以往任何一家公司的外圍生意都大,收注收到新馬泰,已經引起鬼佬財團的注意。“

能夠摸透一個大勢力背後脈絡的能力,必定是另一個大勢力,馬會背後的能量巨大,普通外圍公司盤口收數不大,可自從義海集團搞電話投注,一躍而起搶掉馬會不少份額,跟上時代好是好,可坐大之後卻會引來麻煩。

張國賓內心生起波瀾。

柳文彥盯著他道:“ICAC就是鬼佬們手中最大的一把劍,有時候劍斬向你,不一定是為了公理。“

“呼”張國賓長長吐出口氣。

他一直明白ICAC是鬼佬政府手中的利劍,警務處的地位都不如CAC,因為廉記天生就是為了整治警隊而生,警隊跟本港華人間還可以有商有量,互相間為了利益而合作,很多利益點上有共同性,但廉記的利益跟立場堅定明確,利益點僅有一個就是為港府鬼佬而服務。

“謝謝柳先生。“

現在抱緊大樹的好處來了。

否則,他還摸不清原委。

無人會告訴他原委。

先前花出去的外彙,結下的友誼,關鍵時刻真的起到效果。

柳文彥搖頭道:“不用謝。“

“你的所作所為,我們都看在眼裡,適當的時候會幫你,總不能辜負你一腔熱血吧?”柳文彥笑笑:

“而且將來的計劃當中會保留馬會組織,不過到時就是純正的慈善組織了。“

“畢竟馬會在香江創造不少就業,我們需要為港島市民考慮,牌子不能摘掉。“

張國賓頷首道:“我懂,到那時候義海集團會全麵放棄外圍投注生意。”

柳文彥滿意點頭:“這個想法很不錯。“

“至於現在鬼佬的事情,你要想辦法解決,其實你以華資企業家的身份收購港燈,早已經引起不少鬼佬財團的注意,有些人想整你不是一天兩天了,家裡人現在很替你擔心啊。“

張國賓坐在沙發上,喝著熱茶,不禁開始反思。

確實,你每從彆個口袋裡拿走一分錢,彆個就會多記恨你一分,就算你是通過合法程式賺走的,但總有不乾淨的地方被人下手。

每一個人在香江發財的華資企業家,要麼低下頭給鬼佬做狗,要麼硬骨頭被人找茬,硬骨頭的那一批人必然有段難捱時期……

“多謝家裡人記掛在漂泊遊子,阿賓承情了。”張國賓站起身,深吸口氣,出言感謝。

背後有人的感覺其實很好。

夜晚。

有骨氣酒樓。

張國賓,李成豪,耀哥。

三個公司最頂層的大底坐在包廂內安靜飲茶,包廂裡再無第四個人,每個人都是神情肅穆,扶著茶杯,一言不發。

耀哥身著一件青色長衫,推推眼鏡,出聲說道:“看來找CAC的麻煩冇用,找嚴秀清的麻煩更冇用,

關有智,綦漱秋都隻是背後人物的試探,最後成了犧牲品,用對付警隊的辦法對付CAC不行,要不要找其他叔父們問一句?“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出投注生意。”李成豪講道。

他對麵這種大事隻能謹慎發言。

張國賓搖搖頭:“讓出一項投注生意不難,刀架在脖子上,公司大底們都懂得該怎麼選,可是讓了一步就要讓第二步,一退再退,終究會無路可退。”

“難道港幣隻有鬼佬能賺,華人不能賺?“

“港幣為什麼叫港幣,因為他們是港道市民的血汗,往後十幾年我們見鬼佬就退,遇英資就走,就算活到鬼佬離開香江,商界,江湖,誰又看得起我們?

其實,張國賓還可以去找霍生,包生問問,有機會擺平眼前的事,但一定會欠下一個大人情,而且同認輸無異。

‘誰讓鬼佬背後有人有兵,有槍有炮。”耀哥歎出口氣:“在香江跟鬼佬低頭並不丟人。“

”對!”

“他們背後有槍有炮,我們背後就冇有嗎!”張國賓口氣強硬,耀哥猛地扭頭:“賓哥!“

“開香堂!“

“召集大底們密議要事。“

“我要給祖國捐款五千萬港幣!”張國賓膨的一掌拍在桌麵,龍頭要開香堂密議要事,皆由刑堂兄弟們親自前往見大底,一路隨大底們趕向三聖宮,三聖宮內,香火瀰漫,一排排燭火立在神像,靈位前。

這次捐款數額必須由公司支出,各個堂口或多或少都要出力,必須通過開會決定,在香堂開會必是要事,凡有泄露半句者都要死在亂刀之下,眾大底們坐在位置上,有的忐忑,有的驚慌。

當張國賓把眼前形勢交代過一遍,十二位大底都是皆是鼎力支援,如果冇得選,隻能咬牙求生存,如果有得選,何不選一個血脈相連的同胞兄弟?跪下是一個辦法,但是自從和義海打進中環之後,義海兄弟都不再懂得怎麼去跪。

第二天,早上。

張國賓驅車趕到柳文彥的住所,將義海集團決定捐獻五千萬港幣替祖國興建公路的訊息,當麵告知柳文彥,柳文彥震驚的坐在沙發,端著杯開水道:“張張張…張先生。”

“你認真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張國賓豪邁的說道:“這筆錢乾乾淨淨已經存入海外賬戶,國內隻要用來興建公路,

無論是在哪裡,修建怎麼樣的道路,義海集團都不會過問。“

“這隻是一次禮尚往來。”

柳文彥咽咽口水:“等我報告一下。”

柳文彥起身離開客廳,走進臥室當中,幾通機密電話,足足半個小時後,方走出臥室,點點頭:“張先生,冇問題。“

“你在香江的正行生意冇人再敢碰。“

張國賓終於吐出口氣:“多謝柳先生。“

“不不不,張先生,是我該代表人民感謝你。“柳文彥握著張國賓的手,雙方都賓主儘歡,就算是主動告知CAC行動內幕的柳文彥,一樣也冇想到張國賓會以這種方式破局,

張國賓卻知道在《中英談判》即將結束的前夕,自己獲得的遠遠不止於此,他要舉行一個隆重的捐款儀式,向社會公佈本次捐款事宜,不過在捐款儀式舉行前,有一件他要做給鬼佬洋人看一看,否則鬼佬都不懂什麼叫怕!

本週第三個恒指交易日,市場上有人大肆沽出怡和置業股票,正逢地產下行期的怡和置地股價在本週前兩個交易日下跌百分之七,第三個交易日起再度下挫百分之十,怡和置地負債累累,銀行向法院發起財產保全,第二週怡和置地股價開盤再度下跌五個點,和義海的反擊不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