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02 搶著愛國

-

[]

前段時間耀哥又對嚴秀清的家人進行過一次重賄,同每一個收受賄賂沉迷金錢的人一樣,對方終究冇有抵抗住金錢的誘惑。

可嚴秀清腦袋卻冇有秀逗,發現女人物質開銷水平大漲,當即察覺到不對。

他立即徹查了妻子近期的銀行賬目,得知妻子受賄五十萬港幣現金,選擇帶妻子前往廉記自首,接受調查的同時上繳黑金。

嚴sir是個剛正不阿的狠人。

張國賓對他也充滿尊敬,搖搖頭道:“金錢是公司同你交朋友的方式,我同你交朋友講兩個字一一情義!”

“我可以幫你擺平很多麻煩。。“

嚴秀清皺起眉頭:“我願意接受內部調查,不需要你的幫忙。”

“而且…

嚴秀清直視張國賓:“你就是我最大的麻煩。“

“嗯。“

張國賓風輕雲淡的掏出一張港幣,放在桌麵,望他一眼:“既然嚴sir看不起我,那希望嚴si一定要看得起自己。“

“你說的不錯,我確實是你最大的麻煩,小心你的上頭,ICAC的性質你比我明,這杯我請,不算行賄吧?”

張國賓整理一下西裝,邁步率人離開咖啡廳,彎腰坐進車內。

嚴秀清隔著玻璃望見街頭的車隊離開,心裡不禁有點發堵:“ICA的黑金行動還在繼續,可行動目標卻無形中發生偏移。“

作為行動從頭到尾的參與者,嚴si不可能冇有察覺,可行動方向的決策,他根本冇有權力過問。

第二天,上午。

義海大廈,許多攝像機架在路邊,眾多記者調整鏡頭。

張國賓一身黑色西裝,打著大哥大,叼著雪茄。

電話那頭,武兆楠急匆匆的聲音傳來:“太子,你給內地捐錢修路的事點不同我說啊?“

“武哥,義海集團捐錢也要跟你彙報啊?”張國賓麵帶笑意。

李成豪,晉立民,元寶,馬王,地主,一幫義海大底們穿著西裝,紮著領帶,文質彬彬站在四周,捐款儀式的台子已經搭起,紅布、紅毯鋪在街口,占據了一定道路,二十幾名義海兄弟身著西裝,戴著墨鏡,脖子掛著安保證件,散佈在街道兩旁維持交通。

武兆楠拿著電話鑽進車裡,焦急著道:“太子,我唔是這個意思啊,你賺錢都帶上我,你捐錢點不帶我呢?”

“武哥,你可說在內地冇賺多少。”張國賓立於眾人中,吐出白霧,輕笑著點:“我點敢讓你再破財?“

“誒挨挨,話不是這樣說的,你我都是字號龍頭,愛國人人有份,快點給我留一個位置,我馬上趕過去,不說了,晚了紅磡堵車啦!“

武兆楠將電話掛斷,坐在豪車後座,將紅色領帶匆忙地塞進西裝衣領,嘴裡抱怨著:“太子賓太雞賊了,次次都要拔頭籌,我跟緊點將來怎麼混得開?“

其實如政商界,江湖中夠格的大佬,或多或少也收到談判結果的風聲,武兆楠火急火燎的愛國令人發笑,可武哥的拳拳之心卻一片赤誠。

車前的司機道:“武哥,九龍的兄弟都買好花籃了。”

“讓他們再去廣告公司做一個招牌,洪數集團捐款一千萬港幣,給內地興建道路。”武兆楠交代道。

“加錢哥,一千萬可是大手筆啊。”司機驚歎。

”一千萬算個屁!”武兆楠卻唾罵道:“太子賓直接捐五千萬,那個撲街仔招總喜歡玩陰的,著實可惡。

“不過聽說他那些錢也是捐去修路,嘿嘿嘿,閩粵兩省路要是修好,公司在內地賺的何止一千多萬,

太子賓可真就造福了我喔。”武兆楠忽然發現奸笑。

這些錢砸下去造福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千千萬萬個人,正如一句至理名言,想要富,先修路。

武兆楠自認也是人民群眾的人員,回國沾沾福氣不違法。

當號碼幫的車隊抵達旺角時,旺角已經是人頭攢動,鑼鼓喧天,如同在舉行一場更大慶典。

武兆楠推門下車,望著眼前場景,咧咧嘴道:“捐個錢而已,搞這麼大張旗鼓,太子真不怕被港督盯上啊。“

張國賓望見武兆楠在場,上前迎接,握住手笑道:“武哥,南區趕過來不堵啊?"

“跟你一樣,坐平治咯。”武兆楠笑道。

“柳辦到了,都在等你。”張國賓放下手,朝前方一引,柳文彥一身中山裝,打扮得乾淨得體,代表國內接受捐款,正喜氣洋洋的跟馬王,元寶等人聊天。

馬王,元寶那叫一個大獻殷勤。

柳文彥笑嗬嗬地出席儀式。

這場捐款的影響力毫不亞於包船王北上捐酒店。

這回馬王堂口捐三百萬,地主捐三百萬,美姐捐三百萬,三個堂口就是九百萬港幣,元寶,齙牙球,

晉立民各捐兩百萬,社團出五百萬,餘下堂口各捐一百萬,三個涉及電話投注的堂口都出資最多,其餘堂口都是各表心意,作為義海集團的大底冇資格跟國內直接對話,但出席相關場合卻夠格,出錢了嘛。

柳辦也得客氣講話。

“武哥,我捐錢是保平安,你怎麼也來湊熱鬨,嫌錢多啊?”張國賓低頭跟武兆楠說道,武兆楠卻白他一眼,不相信似的:“我也是捐錢保平安啊,怎麼就允許你保平安,不允許我保平安了?“

“柳先生。”武兆楠不看張國賓,抬手朝前方的柳文彥打招呼,柳文彥上前笑道:“武先生,怎麼你也來了?”

“柳先生講笑了。”武兆楠拍拍雙手,一個小弟拿著招牌上前。

“這種盛事怎麼能少了我阿武?”他抱起拳頭,大氣的道:“香江洪數集團願捐資一千萬港幣助內地興建道路,望柳先生一起收下,有點冒昧,唔好意思。“

“這怎麼好意思?”柳文彥眼前一亮。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武兆楠非常霸道,小弟馬上將牌子掛起,可惜四周拍響號碼幫的攝像機冇幾台,全部都在拍義海集團,柳文彥請道:“那請武先生往裡麵站。”

“好好好。”武兆楠站進人群。

捐款儀式正式開始,兩家集團的代表將牌子遞交,見證拍照,至於資金將會專門打入國內一個辦公室賬目,兩個集團都是上午捐款,下午到賬,動作非常迅速。

哢嚓,哢嚓,義海大廈樓底,聚光燈閃成一片。

ICAC

嚴秀清穿著西裝,踏入辦公區,往日對他尊敬有禮的組員們,今日卻同見瘟神般紛紛避開眼神,唯有幾個躲避不及的會上前打招呼道:“嚴sir,嚴sir。“

“嗯。”嚴秀清對麵前的情況習以為常,自上週帶妻子前來上交黑金,下屬的組員們便開始對他避而遠之。

嚴秀清很能理解組員們做法,可今日辦公區氛圍比往日更加冷清,高級調查主任助理餘虹上前對他低聲講道:“嚴sir,藍sir跟L組的人在辦公室等你。“

香江政務單位最怕ICAC,ICAC內部卻最畏懼神秘的L組,因為L組是專門為調查ICAC內部貪汙,違例而是創建,首任廉政專員曾說過:“ICAC守衛香江,L組守衛ICAC!"

“多謝。”嚴秀清微微領首,心裡早有準備,步伐不停的推開門,進入辦公室。

三名L組調查員正在辦公室裡翻查檔案,收集資料,一名L組調查主任坐在沙發上,正同首席調查主任藍輝在抽菸聊天。

嚴秀清望著辦公室裡的場麵,扭頭對藍輝喊道:“藍sir。“

藍輝熄滅香菸,麵露笑意,起身輕輕給了他一拳,輕笑道:“恭喜你,秀清。”

“放長假了。“

幾名調查員對嚴秀清視若不見,依舊在動手搜查資料,每位組成員都前去紐約受過專業的情報訓練,行動時全程攜帶槍械,正如此時此刻。

嚴秀清表情鎮定,點點頭:“我早有預感了。“

“嗬嗬。”藍輝輕笑著道:“沒關係,辛苦忙碌好多年,趁機多休息休息。這是你的離職涵,拿去內務科辦理離職手續,你為ICAC服務十二年,ICAC會給你應有的補償。“

藍si,怎麼說好的停職,變成解聘了?”嚴秀清伸到一半的手突然遏止,眼神不可置信的望向藍輝,質問道:“你答應過會幫我的!“

“唉,我也想幫你,可我也幫不了你。”藍輝將離職涵插入嚴秀清西裝胸袋,歎著氣拍拍他胸口道:

“誰叫你昨天見了不該見的人,現在上頭對你意見很大,你冇辦法留在CAC了。“

“就因為一杯咖啡?”嚴秀清心底突然有點低落。

“就因為一杯咖啡!”藍輝點下頭。

“藍si·,我先走了。”L組調查主任高徐誠,望見三名組員打包好資料,起身說道。

“高sir,一起出去吧。”藍sir麵上露出微笑,同L組一同離開辦公室,嚴秀清望著桌麵僅剩下的紙幣,喃喃自語:“你要是…要是告訴我因為受賄也好啊”

“藍sir,L組不排除會對嚴秀清進行刑事指控的可能。“路上,高徐誠講道,藍輝開著玩笑:“高sir最近胸肌有大啦?讓我摸摸,靠,你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