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03 適者生存

-

[]

這夜,中環。

維尼酒吧。

燈光閃爍的舞池內,男男女女們貼身熱舞,來來往往的客人,打扮各異,穿著不一。

音樂聲吵雜動感,開的極大。

一張吧檯前,嚴秀清坐在椅子上,端著一杯威士忌,滿色坨紅,醉眼朦朧。。

"嚴sir。"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你將來還有大好前途。“餘虹手裡拿著一瓶啤酒,眼神盯著一個路過的短裙辣妹,咽咽口水道:“你是愛丁堡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什麼樣的妞sorry,sir,什麼樣的工作找不到啊。”

嚴秀清雙目盯著杯中酒液,對餘虹的話恍若未聞,眼神迷茫的問道:“餘si·,你說我們到底是在為誰工作?“

“為英國佬啊。”餘虹理所當然的道:“香江政府邊個不是為英國佬賣命,有什麼好思考的。”

“那icac是在為什麼工作?”嚴秀清又問道。

餘虹表情微變,抬手飲乾掉一瓶酒,打出酒嗝,吼出聲道:“為了創造廉潔、高效、透明的政府,為了建立一個公開,公正,公平的社會!“

“香江勝在有icac,icac勝在有你有我!“

吼聲穿透四周的音樂。

幾名坐在椅子上的老闆神情微變,悄然起身離開卡座,吧檯後,經理陪笑:“阿si,出來玩,低調些。

嚴秀清扭頭對餘虹道:“icac勝在冇有你我。“

“嚴si,你彆這樣講,廉署按照履曆對你進行高額賠付,刑事起訴的事”餘虹出言勸慰道。

嚴秀清作為高級調查主任,受到內部解職其實是一件很重大事件,在內部影響很大。

同組人都會遭遇調查,親信下屬長時間無法升遷。

可他的解職加上其妻子受賄,各種因素,又變成一個合理答案。

嚴秀清搖搖頭:“我想明白icac存在的意義。“

深夜。

兩個醉醺醺的男人,勾肩搭背,乘車回屋,醉酒以後,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

第二天,起床。

嚴秀清起身離家,仍舊裝作去廉署上班,獨自一人驅車前往電器街買到多個錄音設備,回到車內一邊吃著泡麪,一邊改裝竊聽設備。

作為cac高級調查主任,嚴秀清曾受過的情報訓練不亞於專業間諜。

何況,嚴秀清還是英國愛丁堡大學,電子係畢業生,其被廉記招聘時有一大優勢便是電子專業知識,

80年代還是個甚少人懂得電子機械的年代,這項專業優勢在辦案,情報收集中屢立奇功。

這位曾經的icac調查主任並未去找張國賓麻煩,而是要為了心中信唸對廉記一探究竟。

傍晚,他以力辦理離職手續的名義,重新進入廉記大樓,再以收拾個人物品的名義,再度進入回到辦公室裡。

嚴秀清的動態完全冇有引起廉記方麵注意,但卻落入幾名馬仔眼裡。

耀哥害怕嚴秀清離職後,做出什麼對義海不利的事,特意派人跟著嚴秀清,未想到,嚴秀清連續一週都早出晚歸,行蹤不明,多次義海馬仔都跟丟對方。

“這個撲街不會從廉記離職是假,調入軍情初做特工是真吧?”張國賓收到訊息,目光閃爍。

“盯緊他!“

“放心,賓哥。”耀哥講道:“這傢夥每天都要回家,一大早再出門,兄弟們已經摸出一些規律。“

週末,一個上午。

藍輝驅車離開公寓,抵達淺水灣一棟豪宅,戴著一塊勞力士腕錶,手掌握著方向旁,靜靜在地庫等待。

“叮!”廉政專員柯甸齊身穿西裝,獨自一人走出電梯,招手坐進車內。

“長官。”藍輝麵色一正,望向後視鏡,打招呼問候。

柯甸齊金髮碧眼,鼻梁高聳,人高馬大,一身軍人氣質,坐在車後座。

“嗯。”

轎車駛離淺水灣。

作為廉政公署首席調查主任的藍輝,日常生活已經可以接觸到廉政專員,警務處長等港府大員,本身亦是icac的高層官員,廉政專員的左膀右臂。

柯甸齊冇有跟藍輝說去哪裡,藍輝早知道般將車開向新界沙田,皇家禦準賽馬會,一輛轎車不遠不近的混在車流中跟隨。

藍輝與柯甸齊在車內略作交談,很快就閉口不言,嚴秀清在車內無法獲得更多情報,實際上,長達一週的情報行動,並冇有給他帶來什麼實質性的證據,嚴秀清則很警惕的在半路停車,冇有跟隨長官轎車進入新界,可藍輝在將車開進馬場之後,第一時間就通知保安對車輛進行檢查。

十分鐘後,他手中拎著一個監聽器,目光不善的拿起電話,撥出l組號碼:“高si·,有件事麻煩你辦一下。”

傍晚。

一間便利店內,嚴秀清拿起一桶泡麪,向收銀員付錢買單,揭開塑料封膜,正準備走到飲水機,三名穿著西裝的廉記調查員走入便利店,望著嚴秀清舉起證件說道:“嚴si·,看在往日同僚的情麵上,不要讓我難做。“

嚴秀清將泡麪抓著胸前,望向三人,點下頭:”好。“

三名調查員在眾多目光將嚴秀清帶出便利店,五名組員配槍守在店門前,一共八名荷槍實彈的調查員將其帶上轎車,一起中一名拿過他手上的泡麪,順手丟進店門口的垃圾箱。

icac拘捕政要的場景竟在他身上重現。

嚴秀清麵露譏笑:“未想到,離職前待遇比離職後更好。”

icac,審訊室。

嚴秀清上一回是坐在對麵,這一回卻是坐上調查椅。

高徐誠拿出一個紙盒,將幾個監聽器撒在桌麵,嘭,雙手按住鐵桌,眼神似鷹,俯身盯住他,問道:

“嚴si·,本來cac已經取消對你的刑事訴訟,可你擅自竊聽長官車輛,在保密部門安裝竊聽設備,

嚴重涉嫌間諜罪,危害城市罪。"

“我真的很疑惑,你腦袋裝的都是大便啊?離職後搞這一出,究竟是想報複長官,還是想報複自己?”

嚴秀清麵色冷靜,出聲道:“高si·,你要起訴就起訴,我站在你那邊的次數,比你辦過的案子都多。"

“嗬。”高徐誠冷笑一聲,站直身子,挑弄著幾個監聽器道:“說說看,你用這些破銅爛鐵聽到也?”

“冇聽到什麼。”嚴秀清實話實說:“長官們的交談很謹慎,我想聽也聽不到,不過我已經得到想要的答案。”

“說來聽聽。”高徐誠語氣玩味。

“icac存在的意義。”嚴秀清答道。

這時藍輝推開門,整理著西裝,進入審訊室,回頭看向昔日的左膀右臂,得力下屬,語氣非常乾脆:

“iac存在的意義就是為政治服務,公平,公正,公開,是老闆要的那種,廉潔,高效,透明,還是老闆要的那種。“

“秀清,你跟我這麼多年,辦案的方式很好,但始終不知道為什麼而辦案,你連張國賓都敢見,你蠢透了!"

嚴秀清眼神泛著淚光,望向曾經亦師亦友的長官:“香江勝在有icac。“

“你不是首席調查主任,你隻是個卑劣者。”

“icac勝在有老闆開薪!“藍輝一語誅心。

“你當時有種給張國賓一巴掌,也比你上繳幾十萬黑金,幾百萬黑金來的有用!就算你被人斬死,

icac也會替你風光大葬,但是現在你完了。”藍輝直視著嚴秀清,扭頭又朝高徐誠講道:“專員的命令,不用審了,立即解押荔枝角,準備向法庭起訴吧,其它事情洋人的**官會來做。“

藍輝說完。

轉身離開。

一週後,荔枝角,監區。

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古惑仔跳下板床,往前麵前身穿囚服,戴著手銬的新人,獄警將其手銬解開,回頭警告道:“你們最好安份點,不要讓我聽到有不好的聲音,否則我一定要你們好看!“

“嗬嗬,王sir。“

“我們很善良的。”古惑仔腆著點,身後幾個囚犯都麵帶笑意,笑容裡有著一份掩蓋不去的猙獰。

嚴秀清麵色平靜。

獄警瞪向幾人一眼,扭頭離開監區,刀疤仔走近幾步打量著他道:“嚴si,你真命好,有人出一百萬花紅拿你的命,你在外麵究竟逮過多少老闆?“

“唔好意思,記不得了。”嚴秀清擠出一抹笑容:“我捉過的人個個都出得起一百萬。“

刀疤仔吹著口哨,轉身爬上床:“你自求多福吧,我們號碼幫的人不會動你,不是我們心善,是你不值。”

有時一個部門的劣根性,正是一個部門的優勢所在。

江湖,

永遠都是適者生存。

1984年5月,由於怡和置地股票大幅下得,市場對怡和置地信心不足,彙豐銀行作為最大債權方宣佈對怡和置地進行財務清算,怡和集團有意出資三億回購置地股票,港府放出風聲暫停九龍西《居者有其屋計劃》,地價產生回暖,多重訊息利好,怡和置地股票再度上漲。

英資財團開始發動影響力救市,第二天上午,新界太平紳士陸存久向新界市民宣佈香江政府不僅會開發九龍半島,未來十年還將啟動《新界發展計劃》,恒指三十六支地產股票當即下挫1%以上。

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