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05 奪礦

-

[]

張國賓與大圈彪約定第二天在有骨氣酒樓談生意,大圈彪神神秘秘地不透露生意訊息。

下午。

狀師昌提著公文包,走入辦公室,坐在椅子上,規規矩矩的說道:“賓哥,怡和置地的收購款已經完成走賬,業主更名的手續還在辦理,大致五個工作日可以搞定。“

好。

張國賓神情滿意。

狀師昌道:“本輪收購以後,公司在日本股市的資金量下跌至兩億港幣。“

日本股市在經曆過幾年瘋長週期,當下泡沫已經很高,全球證券商都明白日本將麵臨金融危機,把日本股市裡的錢抽出來抄底香江地產正是一波行情轉移的完美操作。

“開始縮減對日本股市的投資。”

張國賓開口說道。

撈已經撈夠,冇必要追最後一波拉昇,否則,站在山頂很慘。

“明白。“

狀師昌抱著公文包,答應道。

這波對怡和置地的進攻完全是張國賓個人資產的投資,其名下已經成立國賓置地公司,接手拆分怡和的地塊。

耀哥掌管著社團數目,阿昌卻是他一個人的掌數,口中公司的錢是張國賓個人資產。

各大底與社團在日本股市中也有一定數目,少者一兩千萬,多者四五千萬港幣,社團資產還有三億多張國賓打電話給曹人超:“超人曹,把義海在股市裡的轉到香江進行投資,證券公司準備退出日本股市。

“是,大老闆。”曹人超很是乾脆的答應。

作為一名合格的證券操盤手,必須明白收益與風險並存,三年來國賓證券在東京指數賺的盆滿缽滿,

經濟泡沫則在肉眼可見的膨脹,未來遲早會引發一場金融危機。

雖然往後還有幾年的瘋漲潮,但是全球遊資纔是最後是一波的巨鱷,義海在國際遊資麵前翻不起什麼浪花,不如早早全身而退。

相反,恒指現在是低迷時期,提前調撥資金買進,可以在進行一波投機,全世界發財的機會數不勝數,冇有一個人可以獨吞。

翌日。

有骨氣酒樓。

大圈彪在四名馬仔簇擁下,步步登上二樓大廳,望見站在桌前等候的張國賓,拱起手憨笑道:“張先生。”

“彪哥,請坐。”張國賓一身西裝,立於桌旁,抬手請道。

二人坐在一張臨街的圓桌旁,一扇木質屏風起立,幾名兄弟擋住視線,隔絕著一個談話區。

雞叔專程讓子侄派菜,東星斑,紅蠍蟹,鮑魚煲湯,釀海蔘…

大圈彪脖子掛著金鍊子,坐下就驚歎道:“張先生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吃飯真講究。“

“款待彪哥的一番心意。“

“彪哥特意來油尖旺談生意,在下肯定要好好招待。”張國賓對來一起發財的人,從來都不吝嗇,大圈彪實則也吃慣山珍海味,口頭客氣一番,便帶著心腹李青鬆、潮州鄒、鄭子雄坐下用餐。

李成豪,大頭坤二人坐在賓哥左右手。

“張先生。”

大圈彪用餐時壓低聲音:“報紙上講,你同霍生,包生在洋人身上撈了一大筆?”

“小賺一點。”張國賓吃著螃蟹。

他動手撥著蟹殼,桌麵都是碎殼。

他收購怡和大廈跟怡和街的事情,目前隻是參與收購戰的人知曉,外界隻能猜測在中環有地,卻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塊。

這屬於華資老闆的內部分配。

張國賓暫時還未讓怡和大廈換招牌。

大圈彪眼神一轉,試探著道:“張先生,謙虛了。“

“報紙都講你在中環有地。“

“我們在中環搶地盤,你卻是中環地主啊”大圈彪語氣羨慕。

李成豪,大頭坤錶情未變。

兄弟們都知龍頭又發大財,卻也不知究竟拿到幾塊地,一個個心頭好奇又不敢多問。

“報紙上都講你是三大亨。“

大圈彪道。

“報紙都是編輯瞎寫,霍生,包生什麼人,我點資格跟他們並列?”

“有名無實啦。“

張國賓笑道:“彪哥,你提我不會是談地產生意吧?“

大圈彪搖搖頭:“地價一天比一天地,邊個還敢去買地,我要跟你談的是件大生意。”

“喔?”張國賓眼前一亮。

大生意好,大生意好啊…

大圈彪道:“緬北帕敢的玉礦開發出一口新礦區,敏溫將軍想把礦區包出來換軍費,恰好我常年給帕敢地區運裝備,敏溫將軍答應帶我一份,可包下這座礦區十年就需要五千萬美金,大圈幫都是泥腿子出身的兄弟,幫會裡掏出這麼多現金,張先生有冇有興趣一起搞?“

緬甸是世界翡翠最大產區,世麵上90%的翡翠來自緬甸,開采翡翠無疑是一項帶血的生意。

不僅有礦工們流下的血,還有爭奪礦權流下的血,還是礦區收益支援軍閥戰爭造成的血。

更彆提開采翡翠對環境造成的影響。

緬甸自有國情,合法賺的錢不賺,兄弟們怎麼發財?

張國賓大為驚訝,當即道:“有興趣!“

“你出五乾萬美金,我出關係和兄弟,三七開,我七,你三。”大圈彪獅子大開口。

張國賓搖搖頭:“怎麼分再說,你找我,肯定是相信我。

“我要派兄弟去緬甸看一看,等訊息回來再決定,如果一切順利我出錢,占三成,完全O水。“

張國賓算撿便宜了。

畢竟,翡翠在緬甸是官營生意,準確的講是“軍”營生意。

緬甸內部民族矛盾尖銳,地方武裝衝突劇烈,金三角作為三不管地帶隻是一個標杆,實際上緬北有多個當地民兵武裝把持,與在金三角的非法武裝不同,民兵武裝具有政府性質,行事上稍微有一點底線,不會強迫當地市民種粉花,轉而用翡翠礦作為重要軍費來源,全部礦區都是官營。

但軍閥絕不會自主開礦,而是把礦轉包給各方勢力,一次性收取轉包費,往後還會收取交易稅,總之,靠山挖山,以玉養兵,滿嘴流油。

大圈彪理所當然的點頭道:“冇問題,緬北局勢那麼亂,確實要派兄弟們去看看。“

“帕敢地區位於克欽邦,克欽邦常年跟政府軍亂乾,當地武裝內又有大小將軍爭奪權力,確實非常混亂。”張國賓拿不定該讓誰去緬北一探究竟,眼神不自覺朝旁邊望一眼,李成豪立即收到信號,開口道:“賓哥,我帶人去緬北走一趟。“

好。

“注意安全。”

張國賓沉思後,輕輕頷首。

李成豪是他最信任的人,本身辦事能力就不錯,阿豪去一圈帶回的訊息才能信。

大圈彪眼神明亮的道:“和義海的二路元帥出手,拿下礦區絕無問題,實不相瞞,這一口礦區很多大老闆在搶,相信我不說,張先生也明白,緬甸當地的勢力,海外的勢力,想發財的人一大票。”

“這口礦區在烏魯江北側的一條支流,名為康底江,出料率高,質地透亮,整條江的礦區開采時間都較晚,有的才二三十年,雖然料子不夠大,但是足夠賺。“

“這塊玉牌便是我上個月在場口帶回來的,送給張先生圖個彩頭,希望將來這就是你我礦區安排的貨。

這番前去緬北奪礦擺明是危機重重,大圈彪先前冇有把話說透,有腦子的人都知道其中風險。

張國賓冇有忽視風險,反而極度重視,也許大圈幫真的差五千萬美金的現金,但一個幫會要吃下一個場口很有難度,不然怎麼會主動來找張國賓一起發財?

這一輩子張國賓還是頭一回被人帶著發財。

他接過那塊雕著觀音的玉牌,指腹揣摩,質地溫潤,嘴角露出笑容:“好。”

張國賓與大圈彪吃完飯,起身離開酒樓,回到公司。

“我跟大圈彪約好三天後,一同派人前去緬北,阿豪,你帶十幾個兄弟乘飛機一起過去。”張國賓將一支雪茄遞給李成豪,李成豪叼起雪茄道:“冇問題。“

“另外,我會派兩百號兄弟乘船偷渡進緬甸。”張國賓說道。

“不是吧?”

“賓哥。”李成豪嚇一大跳。

談談生意而已,最大依仗還是比錢,不出意外帶十幾個兄弟辦事就行,出點什麼小事也夠解決,兩百多人偷渡過去真是大陣仗。

張國賓卻搖搖頭:“我會再打花錢請一支專業傭兵進緬北策應你。”

“賓哥,你悄悄話我知,你是不是要去緬北打江山?”李成豪壓低生意,小心翼翼的說道:“雖然緬北窮山惡水,惡匪遍地,但是你若是對緬北有興趣,我幫你去緬北拉支人馬,你隻要在香江給我提供軍費就行,到時候反攻香江讓你做總督。“

李成豪要助大佬乾成大業。

若不是為了當總督,為什麼要派這麼多人去緬北,擺明是迂迴大計!

張國賓卻白他一眼:“這隻是我的行事風格。“

“錢賺不賺得到是次要,想辦法先保命是重要,去緬北那種地方,不派個幾百號人都冇安全感,最好能派幾千號,可惜幾千號人過去旅遊動靜太大,敏溫將軍都要害怕,就派兩百多人號保護你吧。“

“兩百號會不會少了?算了,多加一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