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件事情交給我吧。”張國賓麵露微笑。

“好的,boss。”馬世明點頭。

他將負責集團玉業在香江的組織架構,品牌打造,工人,銷售事宜,則將由玉業員工負責,集團負責保證貨源,聘請管理,提供資金…

張國賓拍板道:“玉業集團就定名為千年珠寶吧,翡翠,黃金,鑽石等子公司都掛牌都千年旗下。”

“冇問題。”馬世明表示同意。

這個年代千年珠寶又還未成立,傳承千年的品牌寓意不錯,直接抄來用了。

做集團亦不能把視野放窄,賣翡翠為何不能賣黃金,為何不能賣鑽石?

紅寶石,藍寶石等珠寶?

就算剛開始僅開展玉石業務,但成立之初,可以把其它商標註冊下來,將來擴大業務時會更為方便。

千年珠寶創始人可是憑藉珠寶行業做到中華五百強,周大福,周生生等更不必,玉石行業都一大塊業務,黃金,鑽石,玉石通吃!

馬世明離開辦公室,前去著手公司業務。

瑞麗玉石中心的事則要張國賓親自負責,不過,他相信內地不會駁回一筆外彙投資,該給的麵子都會給到,傍晚,張國賓乘坐平治車來到有骨氣酒樓,元寶正坐在酒樓內等候,望見坐館到場,起身相迎道:“賓哥。”

“元寶,在緬北乾的不錯。”張國賓當麵褒獎,元寶請坐館入坐,等到侍應生上完菜,一邊吃飯,一邊彙報:“我離開前,緬北的局勢已經暫時趨於穩定,豪哥爭取到一個有利條款,可以用港幣結算礦區承包金,三座礦區的承包金總計為十億港幣,按照十年合約期,一年一億港幣,首款可以隻付一半,剩下一半兩年內付清。”

“十年後,我方擁有優先續約權。”

“有一條件是儘快給緬北送去一批軍火,軍火目錄列在檔案裡。”

元寶讓銀紙遞上一份檔案。

張國賓攤開看看。

兩頁紙上密密麻麻列著許多物資,小到不同口徑的子彈,大到rpg發射器,有的按個算,有的按箱算,還有按噸算的。

軍火物資是消耗品,緬北需求劇烈可以理解,恰好濠江就是東亞軍火走私中轉站,幾大幫會都有大量物資屯在濠江,光是廣華街堂口就能滿足裡麵超過一半的需求,剩下的數目去濠江收購都能輕易搞定。

“這批軍火的費用要抵扣在承包金裡。”張國賓用著餐道。

“談過了。”

“敏丹表示同意。”

元寶點點頭。

“好。”張國賓滿意頷首道。

用港幣結算承包金無疑是個有利優勢。

雖然,1983年以後,港府宣佈把港幣掛鉤美元,保證彙率維持在780港元兌1美元,一旦彙率高過780比1就會在外彙市場買進美元,一旦彙率弱於780比1就會在外彙市場拋售美元,但是,張國賓在持有最多的貨幣就是港幣,其中有大量港幣黑錢無法直接進入外彙市場,甩給緬北的敏丹部成為最優選擇。

敏丹拿著港幣自然能起到美元收購效果,無人會在乎軍閥手中的是否是黑錢,反正賣給軍閥的東西都比賣一般人貴,做軍閥生意的收入肯定要洗一遍。

“社團現在一時半會拿不出來五億港幣的現金,必須想辦法湊湊錢了。”張國賓用著餐,心中暗想:“白粉線不做以後,貨源,路線,都可以轉出去換一大筆。”

全港社團大大小小幾十家全部都走粉,

和義海第一家不走粉的公司,把渠道放棄不做,自然有彆人搶破頭去做,金三角賣家必定要出貨,將曾經前輩們冒死開出的路線白白浪費,倒不如直接找個凱子削一筆!

“元寶,你想要留在香江做事,還是去緬北做事。”張國賓口中問道。

這是給元寶的選擇。

元寶若前去緬北,定是更為自由威風,混一個義海“緬北王”不成問題。

元寶搖搖頭:“賓哥,我還是留在香江吧。”

“行!”張國賓知道元寶習慣大城市的享樂生活,對緬北窮山惡水擺明是看不慣。

他道:“那你派一個親信去緬北負責礦區就得。”

“緬北的礦區肯定要有兄弟盯著。”

“要開個堂口嗎?”元寶問道。

張國賓輕笑一聲:“嘖!在那種局勢混亂的地方開堂口有乜意義?扶持住那個軍閥,將來軍閥的軍隊,就是我們的軍隊,帕敢都是我們的堂口!”

元寶麵色鎮定,一點都不顯得驚愕,顯然義海眾人都早早有此見識。

張國賓安排元寶回屋企休息。

兩天後。

旺角,一間按摩房。

大圈彪坦著肚皮,伸直雙腿,靠住按摩椅,麵色舒坦的道:“太子,我就知道跟你合作有錢賺,本來兩家分一個礦區,好啦,現在一家三個,一家一個,大賺一筆!”

張國賓穿著浴袍,頸部往下肌肉若隱若現,腳掌由一個少婦摁著,閉著眼睛,放鬆道:“彪哥,我們義海獨占三個,大圈幫兄弟們冇意見吧是?”

大圈彪笑道:“冇意見,賺得比原先多,那就是意外之喜,你們義海出人,出力最多,大圈幫的兄弟能有什麼意見?”

穀琧

“雖然我們大圈幫是泥腿子出身,但是腦子不傻,江湖都太子哥是財神爺,我看此言不虛啊!”

“你太子就是真的財神爺!”

張國賓依舊閉著眼睛,神遊太虛,語氣飄忽道:“那彪哥今天請我按腳,不會是專程來感謝我的吧?”

“嘿嘿!”

大圈彪不好意思的笑道:“太子哥火眼金睛啊,我來找你有樁心事,就是關於承包那口礦區的三億九千萬港幣,大圈幫還是拿不出太多,湊來湊去就湊到三億,還有九千萬的缺口,希望找財神爺週轉一下。”

張國賓終於睜開眼睛,瞥向旁邊,大圈彪腆著臉借錢的樣子真冇尊嚴!

做大佬掏不出錢,

有時候連條狗不如!

就他這個樣子,

怎麼接過義海的走粉路子!

張國賓心底搖頭。

不過,大圈彪還是有資產的老闆,屬於高利貸的優質客戶,擼不到大羊毛就擼一筆小羊毛吧?

他思索道:“彪哥,我可以找銀行貸款一億借給伱。”

“好!”

大圈彪誇讚道:“九出十三歸,彪哥我懂江湖規矩。”

“一個月內還清!”

“嗯。”

張國賓點點頭:“我還有一個條件。”

大圈彪苦笑道:“太子,你吧。”

財神爺可不是什麼好神仙。

張國賓笑道:“和義海打算成立一間玉業集團,你在緬北礦區的料子優先供給義海旗下,你我聯起手做生意,有錢一起賺嘛……”

“嗯……”大圈彪思量道:“行!”

大圈彪未免冇有想過成立玉業公司,把玉礦利潤吃到飽的想法,可惜,大圈幫缺乏商業基因,在香江商業版圖過於簡單,其公司頭目們也冇有細化商業發展,操持著一些基礎行業,冇有商業能量進入玉業發展,隻能先直接出料回籠資金,由此可見和義海的組織構架已經同尋常幫會產生很大區彆。

“嗬嗬。”

張國賓麵露笑意,伸手拿起大哥大,當麵打給狀師昌道:“阿昌,在我個人賬戶上調出九千萬打給彪哥,按照一億的利息算,九出十三歸。”

“是。”

狀師昌乾淨利落。

大圈彪在旁不得勁的扭扭腰。

張國賓對怡和街,怡和大廈的收購手續已經完全走完,價值幾十億,將來攀升百億的物業握在手中,手頭卻有種缺錢的感覺,玉礦承包金,運營費都是天價。

就算把玉礦承包權拱手送給一個小老闆,小老闆都冇資金兜得住底。

一週後,元寶帶著大批軍火回到緬北,把分批運抵的軍火先為交付給緬北軍閥,同時在緬北等待集團資金到賬。

周天。

陸羽茶樓。

張國賓站在包廂門口起身邀請向強入座,笑容燦爛的請他飲茶,向強手中端著茶杯,心底莫名有些發虛:“張先生,今日邀請鄙人有什麼要談事?”

陳蘭一襲紅裙,打扮靚麗,端坐在旁。

張國賓身穿黑色西裝,舉止優雅,飲著茶輕笑:“自然是跟向先生談些賺錢的生意,據我所知,向生這段時間生意做的好旺,永盛部部票房超千萬,您收藏的一個金佛拍出八千萬港幣,打破香江拍賣紀錄,錢賺的不少啊。”

“嗬嗬,張先生笑,還是張先生當初幫手的作用。”向強心中會意,謙笑。

張國賓可是真切給過他甜頭的人,他無形中自會對張國賓信任一些。這件事也到他的心坎裡自是得意。

張國賓又道:“我現在還有一條大財路要讓出來,不知向先生有冇有興趣?”

向強意動道:“張生,請直言。”

“我先以酒代茶,預祝向生成為香江走粉最大莊家!”張國賓舉起茶杯,大笑道。

向強當即失了神。

陳蘭用高跟鞋尖輕碰他一下。

他才恍然道:“張張張,張生,我不走粉的。”

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