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劉建文摘下眼鏡,慢條斯理的說道:“根據《警例》臥底警員享受所有在職警員福利,應當遵循警隊條例規範,行動中受上級指派,出於自我保護,經過調查可獲得輕度刑事豁免權。“

“真好啊!”爛仔嘴角咧開笑容。

劉建文替他點上香菸,坐回椅子上:“你在元寶手下已經有一段時間。”

“近期記聯合掃毒組要做事,有冇有情報可以提供?”

爛仔吹出嫋嫋煙霧:“一個月前,本來有一批新貨要進港,可突然元寶帶著一大批人出境,直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油麻地,銅鑼灣的夜總會,馬欄,酒吧都快要斷貨,兄弟們都傳金三角出了大事,全港可能都要斷貨。”

劉建文語氣平靜,出聲說道:“金三角風平浪靜,號碼幫,大圈幫,新記近幾個月都有貨按時回來。”

“不可能出事!“

爛仔彈彈菸灰:“對啦,我也覺得不可能出事。“

“有冇有可能和義海去擴大貨源?”劉建文道。

爛仔搖搖頭:“香江市麵上每克粉較三個月前漲了十塊港幣,全世界都知道警隊在專門掃毒,怎麼可能去擴大貨源回來給你立功?“

“你當元寶傻的!“

劉建文皺起眉頭:“我知道了。“

爛仔捏著菸頭,提醒他道:“劉si,與其盯著快斷貨的和義海,不如看看其它社團啦。"

劉建文翻著檔案:“有冇有什麼要幫忙的?”

一週後,新記承諾的四億港幣按時進入賬戶,張國賓湊足五億頭款轉至緬北軍閥開設在境外的離案戶頭,當代軍閥絕對是跟世界接軌的人才。

緬甸帕敢三口玉礦正式開工,大圈幫借得高利貸開工。

上批運往緬北的軍火折價四千萬港幣,算入頭款當中,張國賓實際支出為三億六千萬,但有多打兩千萬到緬北支援礦區運營,工人,物流,馬仔開銷都要算入其中。

從挖出第一塊石料的日子算起,緬北敏丹部一天不倒,緬北財源就一天不斷。

月底。

元寶,李成豪乘坐飛機回到香江。

一百多兄弟乘船回港。

“賓哥。”

李成豪穿著一身迷彩軍裝,帶著幾個人兄弟走出機場,視線中出現一個正靠在平治車前抽菸的西裝青年,當即連忙張開雙臂,笑著上前叫道。

“喔?”

張國賓觀李成豪穿著西裝的樣子大感驚奇,跟李成豪輕輕擁抱後,拍拍他肩膀問道:“你怎麼穿上迷彩服了?“

“啪嗒!”

李成豪敬了一記軍禮,大聲吼道:“帕敢軍少校李成豪向長官報告!“

機場出口,眾多路人拖著行李箱,驚訝回頭。

張國賓笑罵道:“靠!“

“哪學的?“

李成豪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在緬北敬來敬去敬習慣了,其實也挺好玩的。“

“敏丹非要授我個少校,我不好意思拒絕,有個身份總歸在緬北行事會方便點,大佬要感興趣,我帶兄弟們到緬北捧你做大元帥!“

“彆吹水了。“

“我對緬北冇興趣。”張國賓麵上掛著笑意,帶著李成豪,元寶二人坐上車,靠著車椅說道:“剛落地,先去銅鑼灣食一餐飯,下午公司要開大會。”

“知道了,賓哥。“

“是,坐館。“

李成豪,元寶答道。

社團的改革一切準備就緒後,即將正式拉開帷幕!

“還是香江的菜合胃口啊!“

李成豪吃著豬扒飯,喝著鴛鴦奶茶,坐在茶餐廳裡大為感歎。

張國賓端著杯奶茶,翻起白眼道:“在緬北都是吃野菜嗎?“

“不至於,不至於……我好歹也是個少校。”李成豪憨笑。

元寶在旁問道:“賓哥,怡和大廈掛上義海的牌子了嗎?

張國賓收購怡和街與怡和大廈的訊息,三天前已經在江湖徹底傳開,因為張國賓把怡和的牌子摘下,

換上了一塊新招牌,全港江湖頓時轟動,各種八卦週刊全部刊上新聞。

如今全港都在盛傳太子賓買入銅鑼灣的事蹟,光是憑一座怡和大廈太子賓就與乾乾萬江湖爛仔拉開差距,和所有江湖大佬不在一個層次之中。

人,還是那個人,人在的江湖,換了一方天地。

張國賓搖搖頭:“旺角義海大廈的租期還冇到期,兩座大樓都掛義海大廈的牌子不好看,最終決定掛上和記的牌子,現在怡和大廈正式改名叫和記大廈。”

“名字,總是要立意高遠一些。“

其實主要是油尖旺跟銅鑼灣隔著過海隧道,集團主要生意都布在九龍、新界,大底們也長居在油尖旺地區,一下把總部從九龍搬遷至中環不現實,旺角義海大廈起碼還要再租用三到五年,等到公司徹底轉型正行,總部才能全麵搬遷至中環。

現在,和義海用和記大廈45層到52層,七個最高層作為義海集團各子公司、各堂口大底的辦公室,

會議室。

當前,各大底大多數時間都還會呆在義海大廈,否則大底被人斬都來不及喊人。

李成豪在旁卻暗自點頭,非常理解大佬取名“和記大廈”的決心,將來和義海肯定是要統一香江和記,若是掛一個義海的牌子,各和記坐館來開會多難受啊掛一個和記的牌子就不一樣,格局起碼起來,人人都是和記的兄弟嘛。

至於和記大廈的其他樓層則同原本一樣承包給各個公司,每個月合法收租兩百七十萬,平均每層月租金六萬港幣,80年代的6萬港幣,按照大廈當年落成價格,得收一百年才能回本。

下午,中環,康樂廣告1號,和記大廈。

三十餘名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保鏢拉起伸縮帶,隔出一條道路,兩邊擺放一個個花籃,在門口鋪上一條紅毯直抵電梯。

大廈來玩的公司老闆,高管,白領們都知道是大廈的新東主即將到場。

半個小時內,時不時就有豪車抵達大廈門口,一位接一位身著西裝,表情正式,帶著馬仔的大佬沿著紅毯進入大廈,乘坐專梯抵達52層的大會議室。

這裡原本是怡和置地的辦公室,但在大廈改名以後,全世界的華人,鬼佬,無論身份都需要將其稱呼為“和記大廈”,這就是金錢的魅力。

最尾。

一輛虎頭平治車帶著四輛轎車抵達大廈門口。

張國賓,李成豪,元寶分彆從三輛車落地。

“阿公。"

“阿公。”

“阿公!

張國賓身穿西裝,長相年輕,踏著紅毯向前走去,沿途一名名保鏢俯下身,行問候禮。

李成豪,元寶,東莞苗,打靶仔一行人跟在社團阿公背後,一入進入電梯,電梯早被鎖上,隻能抵達

52層。

“叮!“

打靶仔按下樓層鍵,一馬當先站在電梯門口,雙手西裝身前合攏,電梯門光上時僅僅能看見他扭了一下脖子,腦袋上一個坑份外紮眼。

李成豪,元寶等人站在電梯左右兩旁,總體往前站,給後方的大佬讓出一個空間。張國賓舒舒服服的乘坐電梯抵達52層,一行人走出電梯時他落在最後,當打靶仔把會議室大門用力推開,深深鞠躬請入時,他又重新回到第一位,大步踏進會議室,十三名就坐的社團高層一瞬間推開椅子,全部起身,轉身鞠躬喊道:“賓哥!“

不大的聲音卻出齊整齊,迴盪在會議室裡憑添一份肅穆,明明每個人都未想到會有這一幕,可是喊出來卻像排練過千百次般,每一個人都知道該怎麼做。

張國賓手中拿著一個雪茄,繞過辦公桌走向上首的位置,途中朝眾人招招手,語氣乾脆:“坐!“

他坐到主位上輕輕靠著沙發,略微旋轉半圈審視前方,把雪茄叼在嘴裡時,目光追隨他的大底們才

“嘩啦”坐下。李成豪拉開左手第一個位入座,元寶則坐在右手邊第三個空位,全場十五個人竟坐不滿整條長桌。

他打出一個手指:“交數查賬!“

眼神投向右手第一位的耀哥。

耀哥連忙點頭:“照慣例各堂口上交賬目!“

從馬王堂口開始一個個堂口大底們都開始上交賬目,白紙扇照往常一樣站在大底背後,有些規矩是換到哪裡都不會變的,十二個堂口很快交完數。

“呼…“

張國賓緩緩吐出一口白霧,眼睛微眯,忽然,他發現就算冇有特意交代,可各大底前來中環開會都特意換上西裝,打扮成一幅精英人士的樣子,有趣,真有趣,不知道的人看見還真以為是一個個“人上人”,冇想到吧,屋村仔也有做上“人上人”的一天。

這個世界英雄不問出處,功成不咎既往,每個爛仔都有當上大佬的夢!

“各區扛把子留下來,其他人全部出去!“

“是!阿公!”各堂口白紙扇領命離開,打靶仔把門鎖上,帶人守在門口。

張國賓把菸灰緩緩在手邊的玻璃鋼抹掉,斯斯文文的笑道:“當年我跟阿豪在油麻地,阿豪說要打進銅鑼灣,我說要買進銅鑼灣,現在和義海不僅打進銅鑼灣,還買進銅鑼灣,更買進中環!

“今天!”

“同大家說幾件事!“

馬王,元寶,美姐,地主,老晉,阿笑,鹹水,番薯財,齙牙秋,肚皮文,大頭坤,李成豪,耀哥,

東莞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