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張國賓收到馬世明的英資銀行調查報告,看見花期,彙豐近期的全部下調貸款利率,當即明白香江英資,乃至政府都想要刺激地價/房價上升,各大社團受到的貸款支援與港府刺激的市場放水政策遙相呼應。

港府冇有印鈔機放水的能力,但卻有足夠儲備泄一次閘,畢竟,香江貿易量給

予港府很大外彙底氣,外加還有英資銀行的主動加入。

蔡錦平把話說的很明,和記總盟開始受到大老闆支援,大老闆最有力的支援是乜野?

就是港紙!

這個大老闆是誰不重要,刨根問底,背後都是洋人的錢,那個幕後老闆或許是個牽頭人,或許是個帶頭人,總之,和義海連續拿下港燈,拆分怡和,除了上次馬會的挑事外,背後的火爐並未熄滅。

和記大廈。

52層。

張國賓翹著二郎腿,坐在辦公室內,抽著雪茄,望向維港大海,目光悠遠在心中暗道:“這個火,永遠都滅不掉的!“

隻要洋人的勢力不徹底滾出香江,英資跟華資的明爭暗鬥,永遠都不可能停止!

鬼佬侵占香江百年曆史,文化,經濟,政治,各個領域全麵滲透,又怎可能說滅就滅。

莫說現在纔是華資剛剛抬頭的80年代,就算是香江迴歸後的十年,二十年,

鬼佬亡我之心也未熄滅。

“怪就怪我一路走來風雨太多,被人捉到辦法架上擂台。”張國賓手指輕輕捏著雪茄,慢慢旋轉,思索道:“軍隊無法統治香江,隻能占領香江,金錢卻能滲透到方方麵麵,把錢放給我的對手,無異於是養兵要來打我。”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果然是很有思路啊。“

“我若是讓義海再陷入打打殺殺的江湖事,無疑是越混越回去,重新當一個爛仔,警察就有無數種方法對付我。”

就算香江把法治宣揚成社會基礎,可**官與陪審團製度,充份令鬼佬手上擁有“定罪權”,和記義海同其它社團一交戰,警方都不用搞黑幕操作就有機會把他送進去,何況還可以用逮捕高層,拆解義海種種辦法。

到時可冇人顧及和義海的七萬兄弟,個個都是把和義海當成肥豬,上來宰一刀算一刀。

張國賓可不想幾年拚搏一招輸光。

他可以跑路去國外換個地方做大佬,可香江兄弟們就冇資格重新開始了。

“要想不流血的贏下比賽。“

“不是同人在擂台上搏,而是跳下擂台,做擂台的話事人!”張國賓早已看透江湖世事,麵對再危機的風浪都知冷靜,都有辦法找到破局的關鍵。

他作為華資的一份子,搏出三大亨的名譽,遭受英資挑釁時,自有人脈可以去找華資老闆們幫手,可華資老闆們可以幫手商事政事,卻無法幫手江湖事,一個江湖大佬叫人幫手江湖事太過丟人!

何況,和記總盟與和義海出身一個字號,真正論起來還是自家人,自家人的家務事哪有叫外人幫手的,自家人肯定要先團結起來纔有能力去打外人,正所謂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這場博弈若是能夠獲勝,不僅能夠替華資揚一口氣,積累一筆政治資源,也許還有機會再度從英資嘴裡咬下一口肉來,誰做英資的代言人,誰就要承擔失敗的代價,至於和記總盟隻是一個絆腳石,踢開前路會暢通許多。

李成豪來到和記大廈要請大佬吃晚餐,望見大佬開會時的眉宇緊鎖,不禁出聲問道:“賓哥,你好似不太開心。”

“嗬嗬,今天跟一位長官見了一麵,差人對我們有些誤會。”張國賓搖搖頭,

簽著檔案,語氣輕鬆。

李成豪冷聲笑道:“差人本身就對我們冇有好臉色,把名字告訴我,我讓他上訃告!“

“冇這樣說,警隊隻是對義海有一些誤解,之後解開誤會,大家還是能夠做朋友的。”張國賓感歎道:“江湖上交個朋友不容易,每一個都要好好珍惜。”

他又給二路元帥透了些風:“近期,和記大小字號可能會有一些動作,你讓兄弟們小心些。”

李成豪橫眉一挑,冷聲道:“那些夕陽社團有幾個夠兄弟們打?放心吧,賓哥,底下出現事情做小的會解決。“

“真有人來找死,閻王樂得收!“

張國賓開玩笑似的說道:“打什麼打,做古惑仔食腦的,有人讓我彆開千人曬馬呢。”

他其實一個都不想曬。

李成豪同樣笑出聲:“嗤!“

這種小場麵有什麼好玩的?

月底。

財運餐廳。

和福坐館施畢先二樓的椅子上,背後站著幾名兄弟,朝向麵前的高佬問道:

“合忠的貸款下來乜?“

“下來了。”高佬點點頭。

和福坐館笑道:“和福的也下來了。“

“聽說你貸了一千多萬?“

高佬詢問道:“是要做什麼大生意?“

施畢先謙虛一笑:“能有什麼大生意?“

“和福在元朗水,以往搞搞偷渡,電器走私,一船貨還賺不到五萬塊,現在打算走走水車,多提一些。”

“總不能過幾年帶兄弟們去賣老婆餅。“

高佬蹙起眉頭:“走水車去內地?

“對啊!”

施畢先笑道:“和義海憑藉走水車去內地賺的盆滿缽滿,我觀水車的銷量隻會越來越大,進一批貨試試水。“

“整個內地市場,和義海一家吃不下的。”

高佬點點頭:“這倒是。”

“你在國外有線?“

施畢先點點頭:“認識黑手黨一個專做贓車的大佬。“

“嗬嗬。”

“看來你和福要發達了。”高佬笑道。

施畢先試探道:“合忠有乜打算?“

“打算搞搞金融。“

“聽說和義海在日本股市賺翻了。“

銀行放水,錢財永遠不會第一時間流向實業,而是會瘋狂湧向各種回報率高的金融行業,乃至地下產業。

這點在全世界都一樣。

和記一眾字號或多或少都摸清和義海一些財路,就算渠道,關係有所欠缺,但很多財路都具有可複製性。

冇有銀紙的情況下。

冇辦法追趕。

可一旦有了銀紙支援。

馬上就可以參與競爭。

這就是幕後老闆想要的結果。

“大佬。”

“最近有風聲傳出來。”

和福開始做水車了!“

屯門。

盛福酒家。

下午三點。

酒樓內都冇客人,一群兄弟們搬來幾張椅子,一張桌子,圍繞在長桌旁打牌,

順便替堂主守門。

晉立民穿著襯衫,叼著牙簽,躲在櫃檯背後,翻著賬目,按計算器左手趴在櫃檯前。

“做就做咯。”

“和福那點資金和人手夠走幾輛車?“

晉立民頭也不抬:“內地市場那麼大。“

“我們一個堂口又吃不下。”

“之前大圈幫,號碼幫私底下也在做。“

“攔不住的。”

“做生意就是各憑本事。“

左手不忿道:“可是和福擺明是跟我們搶生意。”

“誒!”

晉立民看著計算器上的數字,驚詫一聲:“公司在內地代理的正規車行”

“這個季度業績又上漲了百分之三十!”

屯門堂主自不是在算酒樓的賬目。

而是一直在算車行賬目。

和義海在內地代理的福特汽車年年上升,作為美國最大的汽車工廠,福特效能不錯,價格合適,很符合當前內地的市場消費水平。

84年內地第一批賺到錢的生意人,已經開始陸陸續續的購置轎車,內地汽車市場的擴大就寫在汽車代理商的賬目上。

“大興福特”。

在沿海地區已經有十二家車行,每月銷量超過千台,帶給屯門堂口超百萬的收入。

還有跟內地保險公司、銀行合作的車險、貸款分賬。

汽車保險與汽車貸款都是伴隨著汽車行業而生的業務,但是走水車卻吃不到這一塊的錢,合法車行在堂口收入的占比逐漸拉高。

左手抽著煙道:“就算上漲一倍也冇多少錢,多走幾台水車就多過車行。”

“你懂個屁!”

“傻仔!”

晉立民放下計算機,罵道:“走水車天天要被海關,水警查,一船車出事一個月白乾,製約公司水車生意的是什麼?“

“是海關啊!“

“海關的人能偶爾放你幾艘船過去,能天天放嗎?”

“哪次兄弟們走船不是提心吊膽的?”

“開正經車行卻不一樣,有本事的一個月賣一千輛,一萬輛!”

“十萬輛都行啊!“

左手用皮手套夾著煙,昂起腦袋,麵露桀驁之色,手套鬆鬆垮垮的把煙遞進嘴裡:“呼

“我知道了。”

“大佬!

晉立民點點頭,收起賬目,提醒道:“聽說和記貓狗們最近有動作,一群夕陽社團要搞大發展,你讓兄弟們放機靈點,反正我們有渠道銷貨該怎樣就怎樣,

堂口的水車生意擴大不了了,但卻可以考慮擴大內地的車行。“

“是時候搞幾個大牌子做一做了。”

“總不能一輩子賣福特。“

張國賓開完月底的收數大會,望見各位堂主冇事要再聊,便開口讓大底們散會,晉立民卻在會議室主動留下來,拿著一份檔案道:“賓哥。”

我想同社團貸筆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