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張國賓麵色不變,溫言問道:“點會想跟社團借錢?”

“堂口的銀彈不夠用啦?”

屯門堂口的財路比較穩定,交給社團的賬目年年增高,根本不是需要借錢的賬況。

晉立民開口借錢肯定是要擴張生意。

晉立民遞上一份檔案笑道:“我向標兩個汽車品牌的代理商做。“

現在,內地出於對國產汽車的保護,進口汽車關稅設的很高,內地主要是售賣國產汽車品牌,還冇有到遍地都是合資車的年代,進口汽車在內地開設代理商的不多,日係,韓係多些,美係,德係很稀缺,國內店鋪冇有幾家很多沿海地區的“新富佬”們,要不然直接買水車,要不然跑到香江店鋪來買。

這個年代投標內地的汽車代理難度不大。

張國賓接過檔案低頭翻一番,竟然是一份完整的商業計劃書,什麼時候老晉都懂得寫商業計劃書了?

“說說看。”他為之感到欣喜,出言鼓勵。

晉立民說道:“公司在內地代理的汽車品牌銷量越來越高,高階水車的銷量更是一路上漲,今年第二季度代理車行的收入已經抵達水車收入的五分之一,我覺得不超過五年代理車行的生意就能超過水車。“

“最關鍵,堂口水車生意發展受限,持牌車行卻能跟市場一起發展,將來內地汽車市場前景廣闊,趁現在多標幾家代理來乾,將來能在內地狠狠撈上一筆。”

張國賓點點頭:“認知非常正確。“

“找過馬世明瞭?”他抬起目光。

晉立民搖搖頭:“冇有。“

”做生意做出來的直覺。“

張國賓把檔案拍回他胸膛:“我看是你黑白通吃,吃出來的經驗!”

有一個行業黑白兩麵的數據做參考,確實不難發現其中蘊含的商機。

晉立民的報告裡連投標品牌都想好了。

一個奔馳,一個奧迪,一個寶馬。

一個保時捷。

bba通殺!

附帶一個最暢銷的頂級豪華車品牌!

張國賓已經能猜到標四個品牌的內地代理有多燒錢難怪,晉立民會說堂口錢不夠用,

“你打算借多少錢?”張國賓拉開話事人的位置,重新坐了回去。

耀哥就坐旁邊聽著。

晉立民拉開椅子坐下,捧著計劃書道:“五千萬港幣。“

“其中投標奔馳,奧迪,寶馬的保證金都在兩千萬左右,加上其餘一些費用需要三乾萬港幣,再算上內地選址開店,招聘人員,物流運輸,一個品牌起碼要有三千五百萬港幣纔夠開張。“

“堂口賬目上還有兩千萬港幣,兄弟們咬咬牙想標兩個!“

汽車行業的地區代理從來都不是小生意,不是大水喉根本玩不轉,後世的耀萊集團汽車代理髮家,一路做地區奢侈品代理,做到玩地產,開影城,港股上市屯門堂口若是標到兩個汽車品牌代理,將來獨立在內地市場是完全冇問題的,

走水車走成車代大佬。

老晉也是夠有頭腦。

但汽車代理倒也並非人人都能投得到,汽車公司是會考慮企業資質,就算手中錢夠數也要有銷售經驗。

屯門堂口已經在內地持牌代理福特兩年,資質上完全冇有問題,屬於汽車公司最喜愛的那一批投標人。

這是屯門堂口無可取代的優勢。

張國賓若有所思的問道:“公司賬目夠數嗎?“

耀哥點下頭:“夠!“

其實,

公司大部分數目都在地產行業中週轉,

玉石城,

店鋪,

樓盤,

國內外狂轉。

可既然社團坐館已經表現出讚同的態度,掌數大爺咬碎老牙也要支援到底。

“四個品牌都標下來呢?”

張國賓又問道。

要吃吃個飽。

兄弟們都嗷嗷待哺呢。

耀哥麵露苦色:“賓哥。”

“兩個品牌就要七千萬。“

“四個品牌一億多啦。“

他攤開手:“除非賣點樓,不然不夠數。“

張國賓對賣樓有著本能的厭惡,當即拒絕:“賣什麼樓?”

“十年內彆提賣樓的事!”

剛抄的底怎麼能說賣就賣,

這一輪剛啟動呢。

老晉連忙說道:“多謝公司的鼎力支援!“

“耀哥。”

“奔馳,寶馬的代理權長期招標,世界各地區有實力的人都可以去談,保時捷跟奧迪卻要等郵件通知。“

“先搞定兩個剩下的可以緩緩。“

汽車公司麵向的是全世界各地區,招標名額準確來說是冇限製的,但會按照地區汽車市場進行規定。

合資車廠出現之後,內地代理權就要到合資車廠去拿,不過那最少都是十年後的事情,眼下直接去總公司投標。

作為第一個吃內地汽車市場螃蟹的人。

代理權投下來就是獨家。

張國賓嗬嗬笑道:“錢為什麼一定要公司出?“

耀哥蹙起眉頭。

張國賓道:“去找銀行貸款,以大興福特做抵押,試試看能不能在彙豐,花旗貸幾乾萬出來。“

“我收到訊息,最近銀行放水,可能有點資金會釋放出來,與其便宜彆人,不如便宜了我們。”

“說不定也能分到杯羹呢?“

他笑的很陰險。

冇有槍,冇有炮,敵人給我們造。

冇有錢,冇有糧,先找敵人借一借嘛…

晉立民驚訝道:“不是吧?“

“銀行會借錢給我們社團?“

其實,自從義海收購港燈之後,香江英資銀行便對義海旗下的公司全麵收緊信貸,並非是一毛錢都借不到,而是會調研資金流向,涉及到英資公司利益的貸款一律不批,符合英資銀行計劃的貸款纔會批準。

或者說,無關緊要的小額貸款,有優質資產抵押的貸款。

五乾萬。

一億。

都算是大額款項了。

張國賓樂嗬嗬道:“試試嘛!”

“以那些鬼佬的尿性。”

“真不一定!“

銀行對江湖社團放水…

怎麼?

和義海不是江湖字號了嗎!

也該我們放點水。

晉立民點點頭:“行。“

“我去試試。“

張國賓笑道:“好。

“冇辦法再找公司拿錢。“

晉立民離開會議室,耀哥坐在一旁,側頭道:“賓哥,不以公司的名義不借錢給老晉,將來屯門堂口做大怕是無法控製。”

“沒關係,讓他去找銀行借錢,不代表不拿股份,到時候拿錢出來走收購就行。”張國賓理解耀哥的顧慮,在很多老江湖人看來,若是不能控製的力量寧可不要,可張國賓卻覺得應主動給手下一點好處,到時走股權交易,多掏幾百萬作紅利,各堂口提正行的主觀能動性會更強。

何況,堂口正行生意也是算在賬目當中,本身就要給公司交數,控製股權隻是走法律程式,一個小堂口還翻不起什麼風浪。

最好各個堂口正行都有個支柱性產業,將來全部拆分上市,還能在股市多種幾畝韭菜。

耀哥聽完卻暗暗心驚:“阿公是要割完鬼佬,割堂口啊。”

“刀子未免下的太狠了。”

他麵上卻笑道:“唔好意思,賓哥,是我多慮了。“

“走吧。”

晉立民回去之後按照坐館交的辦法,找到一個職業信貸經理,花費幾萬塊將資料包裝一番,直接送進花旗,彙豐,恒生,渣打,江湖人對借錢都是門精,有棗冇棗打一杆,機率直接翻四倍。

未想到,半個月後,四家銀行全部通過信貸申請,綜合利率,額度,一番考量,晉立民成立的大興集團選中彙豐貸下六千萬港幣,三天內,貸款直接到賬,晉立民美滋滋的找到張國賓笑道:“賓哥,那些鬼佬真是瞎子,套一層殼就看不出大興是和義海的公司,笑死人啦。”

張國賓坐在辦公室裡,端起咖啡,輕輕飲下一口,慢條斯理的道:“銀行可不是瞎子,世界上最精明的就是銀行,隻不過這回銀行精明過頭了。”

彙豐肯定看出大興集團背後是和義海控股,但實際上,資本在誕生那天便有其自己的意誌,握著操控的人固然可以把錢放出來支援人跟張國賓打擂台,但也無法阻止金錢在利益驅動下流入和義海。

張國賓隻不過是試一試,當即是試出資本主義的卑劣性,看來“江湖放水”未免不是一件壞事,和義海各個堂口都可以乘勢好好發展一波,起碼在資金週轉上麵會寬裕很多。

“賓哥,我約了奔馳的副總裁在德國談生意,下週先要去斯圖加特出差三天,

再去慕尼黑找寶馬的業務總裁。“

“堂口的事情我都交代好了,阿爆會替我全權處理。”晉立民臨行前,履行著堂口大底的職責來向坐館彙報事宜,張國賓詢問道:“怎麼冇選左手做扛把子?

他記得左手是晉立民最看重的打仔。

晉立民苦笑道:“那小子身上打仔習氣太重,斷一隻掌後,性格有些凶戾,適合以前的大興,卻不適合現在的義海,水車生意平時交給他打理,正經車行跟酒樓,飯店都是阿爆在管,這幾年阿爆在堂口表現很好,將來做一個品牌的辦事人絕對冇問題。“

張國賓很讚同的點下頭:“我知道了,你專心出差談生意,社團的出差補貼會發給你,其他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二人完全冇有談當年左手的手因誰而斬,現在那些恩恩怨怨若還舊事重提的話,簡直白瞎了和義海為屯門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