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39 參觀檢閱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339參觀檢閱

第二日,上午,中環總署。

張國賓帶著一張支票來到公共關係科,在眾多警官的見證下,以亞視董事長的名義,將六百萬支票贈予警隊。

郭偉明穿著高級警司製服,接過亞視贈予的支票,辦公區內響起熱烈的掌聲。

亞視作為香江著名電視台,捐贈支票用於警隊建設,足可證明警隊的行動成果。

何況,亞視還會進行新聞宣傳,事件一旦傳出去,名聲、功勞,金錢,全都有了。

就算貳戰行動在客觀上導致和義海壯大,警務處上下任何一個人也對貳戰行動無可指摘,因為,一件事情初衷是對的,結果是對的,那麼這件事就是對的!

張國賓給蔡錦平撐場子不代表要把錢送到蔡錦平手上,更不代表要同蔡錦平見麵,把事情方方麵麵的手尾都處理好,將蔡錦平擺到一個對的位置上,那麼就是對蔡錦平最大的支援!

郭偉明隨後盛情的邀請前往會客室休息,等會要帶張國賓一同參觀警隊建設,讓警隊的大水喉看看近年來的建設成果…

“張先生。“

“請。“

“請!“

張國賓一身西裝,帶著幾名保鏢,在一眾警官的簇擁下,先行參觀警務處大樓。

記,辦公區。

林泰麵色沉重,語氣不悅的說道:“劉si·,張國賓正在警務處作客,等會還要受邀前去參觀軍裝警跟飛虎隊。“

“據說,飛虎隊還要向張國賓進行彙報演習,這同檢閱警隊有什麼不同!一個社團大佬成為警隊的座上賓,讓打擊罪犯的飛虎隊為其進行戰術表演,這個世界未免太過奇怪!“

劉建文手中拿著一份檔案夾,拍拍林泰的肩膀:“不用想太多。“

“就當是收錢辦事了。“

林泰反問道:“難道當差是做妓女嗎?”

“誰給錢都可以上?“

如果,這就是他為其臥底十四年,賣命一生,幾次險死還生的警隊,那麼他心頭將失望至極。

未這樣一個警隊而賣命。

值得嗎?

或許,明王會給他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但是,劉建文卻語氣淡然地出言寬慰:“算了,彆說在警隊,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上工乾活同做妓女都冇有太大差距,人命,其實是有價的,在警隊好好攤開享受就行,彆把自己當成主人,當作被人上的那一個就得。“

“職權範圍內的事好好做,職權範圍內外的事情,就當作冇有看見吧!”

“好了。“

“開會。“

劉建文撂下一句話。

帶著幾位記督察進入會議室,開始部署貳戰行動的下一步計劃,冇有留意到林泰站在原地的眼神變化劉建文絕不會對任何一個線人臥底講明這番話,但卻希望臥底複職的林泰能夠警隊有更好發展,隻得將作為一名警察的無奈告知他,卻冇有考慮到一位僅為賺錢的警員,不可能堅持下十四年的臥底生涯,林泰一瞬間意識竟有些恍惚,等到有同僚喊他,他才邁步進入會議室,聽從長官的下一步計劃。

在用臥底方麵劉sir跟明王差了幾個蔡錦平。

飛虎隊駐地。

毗鄰總署大樓而建的訓練場。

張國賓,郭偉明,洗國良等人正在參觀飛虎隊的戰術演習,一支飛虎隊小隊手持武器,身著防彈服,

正在以戰術動作穿過路障,通過攀爬,跳躍,匍匐等動作,一路抵達訓練樓前,丟出腰間瓦斯進行掩護,迅速翻進大樓進行射擊。

“啪啪啪。”

“啪啪!“

實彈射擊聲不絕於耳。

這次戰術訓練並非是單純的參觀表演,而是一次正規的實戰訓練,同飛虎隊往日的訓練一樣采用全程實彈,一切戰術動作跟人型靶都力求真實。

“gogog!

一位飛虎隊長的指令聲迴盪。

“唰!“

一支小隊從樓頂索降,通過窗台進入目標建築,立即掏出手槍開始推進。

目前,香江全部靶場都取消人型靶。

僅有英軍駐地。

與飛虎隊訓練場保留有人型槍靶。

張國賓等人在飛虎隊進入大樓內,便喪失視野,冇什麼好看的。

郭偉明於是建議道:“張先生要不要去參觀一下車房?“

“算了。“

張國賓搖搖頭。

他對槍房還有點興趣。

車房就算了。

飛虎隊的裝備武器,其實都有公開資料,算不上什麼機密。

但8年代卻冇有後世的開放日參觀項目,能夠受邀前往飛虎隊駐地參觀訓練,足可見大水喉錢花到位就算花的並非他的錢。

張國賓鼓著掌道:“飛虎隊不愧是全港最訓練有素的特種部隊,論裝備和戰術動作是我見過最厲害的。”

花花轎子抬人嘛

郭偉明謙虛的道:“飛虎隊的創立,旨在打造亞洲第一警隊部隊,是香江市民安全的最後一道防線。

洗國良在旁覺得讓社團大佬看看香江警察的實力也好,不要真以為開了一間保安公司就能在香江無法無天。

張國賓卻忽然問道:“對了,郭si,多花些錢,能不能邀請飛虎隊出國交流訓練?”

“嗯?”

郭偉民表情一愣,直視著他道:“張先生,你什麼意思?

“喔喔,冇什麼意思,信口問問。”張國賓見對方冇有輕易答應,當即打著哈哈,也不強求,洗國良心頭一跳,暗道:“不可能吧?“

他搖搖頭,掐滅胡思亂想。

張國賓直到當天傍晚纔在一眾長官的禮送下,乘車離開總署,晚上,亞視新聞播放了捐款的訊息,全程冇有提個人名字,僅用亞視董事會的名義,邵毅夫,雷覺坤,鄒懷文等人自冇有意見,事情辦了就成警務處長也確實向個轄區軍裝組下達指令,把掃盜版列為常規行動,往後每年記都會配合軍裝去辦一次。

使得香江盜版市場進入長期萎靡,影視圈的黃金年代卻更加昌盛,共贏成為影壇四大老闆的座右銘。

商業上。

冇有什麼比政策更好的紅利!

記,第二步則對和記總盟各字號的街區進行掃黃行動,三天一小掃,七天一大掃,賓館,酒店,洗浴中心,按摩場,但凡被捉到存在非法營業,一律貼上封條整改一週,並對拘捕的嫖客,妓女處以罰款,期間逮捕到的馬伕直接起訴,丟進班房。

一時間,眾多馬伕人人自危,許多馬伕開始帶著小姐過檔,長相不夠靚的則淪為樓鳳,有的小姐過檔到新記,有的小姐過檔號碼幫,還有的過檔到大圈幫,但更多的馬伕卻帶著靚女過檔到馬王門下。

和義海是香江唯一冇有被打擊的和字頭社團,警隊重在打擊和記總盟的目標已經浮上水麵,和記總盟通過大水喉貸款凝聚起的力量,猛然間遭受到嚴重挫敗,眾和記字號突然覺得加入和記總盟未必是件好事。

樹大招風,以往警方冇有空打擊的小字號,現在也夠資格金榜題名了。

和興茶樓。

勝全坐館老紀抬手一拍桌麵,振得茶盞叮噹響,站起身怒斥百裡伯:“警方從來不掃馬!現在天天跟瘋狗一樣來掃場子!”

“我剛剛新開張十幾間按摩房,小姐試鐘都還冇試完,一個客人都冇上就被捉進警署,你說!”

“這件事情誰負責?“

百裡伯靜靜端起茶盞,品著茶道:“警察為什麼要掃馬欄,你要去問警察,差人封了你的場子,你有種就去封差人的衙門!“

“在我這裡大喊大叫,冇規矩!”百裡伯放下茶盞,背後心腹姚啟文怒目而視,老紀卻冷笑一聲,坐回椅子上,扶著茶幾說道:“媽的,我都不知是不是你跟彙豐,差人聯起手來坑我們。“

“和旺做盜版,盜版被查,我做馬欄,馬欄被查,乾!“他唾罵一聲。

和全為了新馬欄的開張,可是投入重金去內地,日韓,蘇聯拉來好馬。

高佬卻在旁道:“老紀,要賺錢,要做大,點能冇風險?

“銀行貸款是給你機會,直接把握不住,怎麼能怪百裡伯?“

“哼!“

老紀冷笑一聲:“高佬,在日本股市賺了些銀紙,講話都大聲啦?”

和全並非是什麼校社團,相反,還是總盟裡排名前十,有幾千兄弟的“大字號”。

於是老紀氣勢洶洶的吼道:“總之,總盟不能為兄弟們擺平損失的賬目,那總盟就冇有存在的意義。”

百裡伯眼睛微眯,目露凶光:“做生意自負盈虧,憑什麼讓總盟擺平賬目?”

“那將來各個字號都給總盟交數嗎?”百裡伯話語間鋒芒畢露的逼迫道。

“哼!”老紀語氣一滯,氣鼓鼓道:“最少要把銀行這筆帳抹平!“

和記總盟在茶樓裡鬨得不可開交時,有骨氣酒樓,大圈幫,號碼幫,和義海,三大字號的坐館,龍頭坐在一起卻聊的非常開心。

和記總盟所謂的“團結”在警方打擊下,率先摧毀其經濟基礎,而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底層經濟僅遭遇兩波打擊,上層的團結就出現動盪。

三大字號則正在分食和記總盟的利益。

待哪一天和記總盟再無價值吸血價值時,便是真正入住和記總盟的時候,那時和記眾人字號纔會心甘情願的喜迎王師,納頭便拜。

亦是最好整合和記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