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40 過界

-

[]

大圈彪單腳踩在凳子上,抽著捲菸,大笑道:“張生,義海油尖旺,銅鑼灣馬欄的生意現在好紅火!"

“勝義,和全,合忠大大小小的社團雞飛狗跳,損失慘重,全都肥了義海啊!“

張國賓品著茶,含蓄的搖搖頭:“比平時多賺一點點吧。”

“小生意而已。“

大圈彪嘿嘿笑道:“義海馬王現在聲名鵲起,已經超過號碼幫的鹹濕東嘍。”

號碼幫龍頭武兆楠坐在茶桌旁,聞言毫不在意的揮揮手,語氣豪邁壯闊:“正如張先生所言,馬欄,

小生意罷了!”

“張先生是搞大事業的人,點會在意區區一點小生意?“

張國賓笑嗬嗬的拱拱手:“武哥!“

“大氣!“

大圈彪憨厚的笑道:“確實,張先生一直是做大事的人,北上蓋樓捐公路,南亞開礦做翡翠香江鹹濕大王的名頭是誰做,與武先生,張先生而言不值一提啦!”

大圈彪還以為張國賓叫他,武兆楠一起來飲茶,是要談談鹹濕大王換人的事情,可能害怕號碼幫有意見,令他作中間人講和,勿要傷和氣。

未想到,張國賓,武兆楠渾然冇把馬欄當一回事,其實,張國賓就是單純叫兩個人喝喝茶,順便點一下馬欄生意。

畢竟,警方是他安排的。

武兆楠,大圈彪完全是憑空占便宜,就算吃到最小的蛋糕,但還是吃了。

人情必須欠下。

實際上,馬王在開辟尖沙咀大廈,銅鑼灣馬房的生意後,旗下馬伕,小姐,客人的規模已經不輸鹹濕東。

可以與曾經香江最大的按摩業老闆分庭抗禮,但隨著本次事件之後,和義海的馬欄生意冠絕全港。

武兆楠微微頷首:“眼裡若隻有馬欄,賭檔,走粉,高利貸這點小生意。“

“將來怎麼跟上張先生的步伐?“

大圈彪飲著茶,大為認同,拍著桌麵:“對啊!“

“和記那些小字號都是一群撲街仔,冇眼光,張先生,你放心!將來有什麼要幫手的地方,一句話,

大圈幫鼎力相助!“

大圈彪毫無疑問是吃到甜頭。

張國賓輕笑的抱拳,謙讓道:“多謝彪哥,多謝彪哥!“

他毫不介意大圈幫,號碼幫在馬欄利益上分一杯羹,畢竟,三家幫會已經有其它合作基礎,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何況,和記馬欄失去的生意,不可能隻歸到一家,以小恩小惠換人情是大賺。

武兆楠放下茶杯,探出頭,表情流露凝重,悄聲問道:“張生,聽說中英談判快結束了?”

“武哥可真是關心國家大事。”張國賓輕笑道。

大圈彪馬上湊過頭,傾聽。

武兆楠一本正經的道:“國事就乃家事,家事就乃自己事,談判結果對你我華人都很重要啊。"

武兆楠的立場從踏出第一步後,便第二步,第三步的走上正道。

張國賓神神秘秘,笑道:“年底就會釋出《聯合聲明》,具體聲名條款嘛“

“張先生!“

武兆楠當即搶話:“能否先透一條給我?“

張國賓付之一笑:“唔好意思啊,武哥,我也不知,到時武哥就知了。”

武兆楠麵露失望之色,心底就同勾起饞蟲般,抓心撓肺,止不住的瘙癢,但卻知道聯合聲明的重要性,無法空口白牙的向張先生要情報,大圈彪亦是滿心好奇,越看張國賓越覺得:“張先生肯定知道具體條款,若能提前知曉一兩條…“

大圈幫比號碼幫還更畏懼變天的結果,畢竟,好多兄弟都是內地過海來港,若是內地強硬追究,大圈幫落不著好。

大圈彪暗道:“得想辦法換個情報出來。“

張國賓卻冇有輕易透出口風,跟大圈彪,武兆楠飲茶到晚上,驅車回到藝人公寓休息,路上,王經打開一個電話,夢工廠藝人晚上組織唱水,盛情邀請大老闆光臨,黎資,俐智,王菹賢,關家慧都會到場。

張國賓覺得夜晚閒來無事,冇有作過多考慮便答應,當晚在中環一間酒吧玩到兩點,散場,派車隊送黎資回到九龍屋企。

大半夜,女藝人單獨打車回屋不安全。

轎車在地庫停了四十幾分鐘,事後,黎資麵色潮紅,腳步虛浮,拎著一個手提包回到家中,脫掉鞋,

在口袋裡掏出一條純棉三條褲,急匆匆帶進浴室洗掉。

周天,和記大廈。

馬王叼著支雪茄,坐在辦公室裡,拳頭捶著桌子道:“丟!那群死差佬真的瘋了!“

“掃完中環掃九龍,昨夜把油尖旺跟銅鑼灣的場子都查了一遍。“馬王罵道:“端了和記大小的場子還不夠,還敢來端我和義海的場子!“

張國賓躺在辦公桌背後的椅子上,一身黑色西裝配皮鞋,昂頭望向天花板,右手夾著雪茄落在扶手旁,嘴裡吐出一道長長的白霧:“呼“

“既然警方來查和義海的場子,便代表下麵的人失控了。”

按照行動計劃,行動第一階段的目標為和記總盟,記無論是掃黃,掃賭,掃盜版,範圍都隻會侷限在和記總盟的場子,可昨日晚間,記開始掃和義海的場子,調動軍裝,騎警,便衣等大批人馬,帶走和義海兩百多個小姐,七名馬伕。

後麵,轄區軍裝打電話來提前通知,馬房暫時關門,歇業,按摩店,洗浴中心換套餐,轉為清水場子,險之又險,但公司還是損失不小。

馬王咒罵道:“撲街!“

“有些剛剛過檔的小姐,第一天上班又被差人帶走,有些新馬我鐘都還冇試過就被扣走,叼。“

“不提昨夜的損失,保釋費又要花掉一大筆。“

張國賓轉動半圈椅子,警眼看他:“最近為公司忙的雙腿發軟,臉色發虛,坐在空調房裡還流虛汗,

偶爾休息休息也好。”

馬王咬牙道:“賓哥,為公司辦事,我向來是拚命的!”

“我懂!”張國賓拂拂點頭,給予高度認可。

你不能指望現實世界一切都按照計劃執行,每個執行層的人出於搶功,私利,仇恨種種目的,都可以令決策出現偏移,暴力部門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擴大打擊麵,掃黃掃過界都算小事,古代殺良冒功,奸銀擄掠屢屢出現。

隻要大局還是掌握當中,些許便宜是容忍範圍,想辦法將其擺平就行。

要是真讓記把和義海場子當總盟一樣掃,那樣和義海也會損失慘重,好處全都給其它字號捲走。

馬王陳述道:“賓哥,公司一夜兩夜的損失承擔得起,可要是連續來上一個月,半個月,兄弟們都要去喝西北風了。”

他麵露厲色,語氣凶惡:“我觀掃黃人馬是社團的叛徒阿泰帶隊,當年冇有趕儘殺絕,如今後患無窮,是否派個槍手出去清理門戶,警告,警告差人,踩過界,是要付出代價的!“

張國賓聞言挺起腰桿,坐直在辦公桌前,抖抖雪茄菸灰,思索道:“昨夜兩個大區,四個部門,三百多人的行動,絕非林泰一個高級督察可以搞定。”

“清理門戶是一回事,讓林泰一直在街頭招搖過市,確實有損義海集團的江湖形象,但是,現在去做掉一個警察,隻會自找麻煩,你通知下去,今夜各個場子照常營業,其餘的事情交給我來辦。”

馬王鬆出口氣,站起身道:“多謝坐館!”

賓哥答應出麵解決,比請一百個槍手都管用。

“嗯。"

“和義海是正經公司來著,要注意公司形象。”張國賓一語雙關。

馬王點點頭:“我明白,那晚上場子就正常營業了。“

他鞠了一躬,穿著西裝,乖巧的退出辦公室。

其實,他漸漸也變得不愛沾染江湖血腥,但涉及到自身利益,一樣會凶相畢露。

張國賓拿起一台大哥大,按下號碼撥出電話,靜待接通聲響起,出聲講道:“蔡si·,和義海昨夜的場子被掃了。“

“我早上才知道。”蔡錦平回答道:“你放心,我會開會教育底下的人!“

“光靠教育冇用的。”張國賓把雪茄塞進嘴裡,江湖上,個個要打疼纔會記住,他笑問道:“上邊的鬼佬玩不玩啊?“

“晚上請他們到銅鑼灣新開的場子按按腳怎樣?”

蔡錦平長歎口氣:“唉,去哪裡找不玩的鬼佬!“

“○水,今夜我請,行動繼續。”張國賓輕鬆的道。

“明白。”蔡錦平掛斷電話。

淺水灣。

一棟高層住宅樓。

和全坐館老紀拉開陽台窗戶,踩著皮鞋,踏上框架,蹲在窗戶前望向海景,回頭望客廳一眼,深吸口氣,眼神決絕的跳下窗戶。

一個人影在十七層落下,片刻後,墜地在樓底花圃間,一聲沉悶的撞地聲響起:“嘭!“

一具穿著唐裝的死屍攤在地麵,右腳本能的還在顫抖,一股股濃稠鮮血卻在身下流出。

和全坐館還不起銀行貸款,被收債逼跳樓的訊息,很快傳遍整個江湖。

記會議室。

蔡錦平身穿助理處長製服,坐在桌椅旁,靠著椅子旁聽劉建文彙報“貳戰行動”的第二次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