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夜。

警方冇有在尖沙咀查到冰粉交易。

但臨檢卻對尖沙咀夜場生意影響很大,客人們轉頭前往旺角,油麻地夜場消費。

連續一個月的時間,警方陸續對和記字號進行掃毒,期間爆發不少衝突。

一名掃毒組督察在下班時間遭遇槍擊,江湖局勢大為緊張,重案組立即調查案子,捉捕到兩名越南籍槍手,事實證明,和記總盟並非是被人摁著頭打的人物,當把和記總盟打疼了,照樣會雇亡命徒出手還擊。

張國賓通過不斷收購勝和集團股份,已經掌握有勝和集團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相當於捏住勝和的正行財路,勝和成為和義海實際性的下屬社團。

張國賓這纔會在警方出手前撈勝和一把,但對於其它社團遭受到的清掃,卻是樂見其成,半點都不會透風。

對於警方而言,能夠成功是幸運的,冇有抓住是常態,情報科在掃毒行動中提供不少準確線報,頻頻建功,一兩次走漏風聲並不會使人懷疑。

孱仔穿著棕色皮夾克,步伐輕快,滿麵春風的走進和記大廈,跟著李成豪一路走進坐館辦公室,眼光泛喜的鞠躬喊道:“阿公!“

張國賓坐在會客區,昂首笑道:“酒王孱來啦?”

孱仔摸摸腦袋,憨笑著道:“阿公講笑了,我隻是替公司做事而已。“

張國賓招手讓孱仔過來坐下,直言道:“警方近一個月來連續掃場,導致和記其它字號的客人都流入義海的場子,加上各堂口都做了些營銷活動,就連銅鑼灣幾間場子都夜夜爆滿,新界的四間酒廠供應不上了。”

“公司打算擴大酒廠的規模。“

斷絕毒品的好處,在警方掃毒之後,方纔展現出來。

由於和義海的場子早就不走粉,警方連和義海的場子都懶得掃,平日裡轄區警署與和義海各場子經理都關係良好,和義海不止給足轄區警署麵子,還給足警轄區署裡子。

一個冇有場子走粉的轄區,對轄區警官而言是多好的事?

何況,夜場越紅火,納稅越多,油尖旺的地頭就冇有“粉”這回事!

孱仔連忙點頭哈腰道:“都是阿公眼光長遠,兄弟們都是跟著受益。“

他作為義海酒王把持著油尖旺的酒水供應,多出的產能還會賣給其它字號,但近段時間國賓酒業連公司場子都供不足,直接就放棄對外銷售。

油麻地一些場子都開始從洋牌供應商那裡拿正版貨了。

冇辦法啊,臨時去國外調貨來不及,拿正版貨放酒吧裡,照樣翻兩倍賺。

新界酒廠則在經過三次擴建後,達到一年可以產一百五十萬酒水的規模,其中啤酒占五分之三,洋酒占五分之二,走私酒則完全轉移到高階酒水品牌,隻走私知名酒莊,年份好的紅酒,或是價格昂貴的洋酒,但走私線並冇有進行擴大,因為冇有擴大的必要,自產自銷遠比走私成本低廉。

和義海的假酒業早已完成資源整合,邁入正軌,而且迎來過大發展期,現在撞上紅利期立即撈的盆滿缽滿,但還是不夠!

張國賓拂拂手道:“公司打算進內地投資興建啤酒廠,將來對啤酒廠的管理,你也要學著參與,準備一下行李,週五同我一起進內地考察。

孱仔眼神一亮,起身道謝:“謝謝阿公!“

“冇事,近期給新界酒廠的工人們多發一筆獎金,聽說工人們已經連續加班一週,公司不能冇有半點表示。”張國賓交待道。

屏仔爽快的說道:“放心吧,阿公,好多工人都是社團兄弟的家人,該有的薪水絕對不會少發一分。

國賓酒業幾經整合,員工組成都有所變遷,早就成為義海的企業,洗去曾經勝和的背景。

“阿公。“

“我先出去了。”孱仔適時的鞠躬告辭。

張國賓點頭道:“好。“

屏仔離開坐館的辦公室,步伐雀躍,麵色愉快,甩著一把車鑰匙坐電梯來到地庫,彎腰邁進一輛平治跑車裡,啟動轎車,打開敬篷,吹著口哨,駛車離開大廈…

“下週同坐館去內地談生意!“

“爽啊!“

孱仔雙手把著方向旁,麵色張揚,迎風大笑。

李成豪在辦公室內歎道:“賓哥,你不讓公司走粉時,還有兄弟過檔去新記要另起爐灶,有些大底嘴上不說,心頭也是肉痛。“

“現在場子大紅大火,大底們個個撈到手軟,人人都歎你英明,好似忘記當初廢掉走粉時有多難,不過場子裡的兄弟真是心服口服,昨天有馬仔靠賣酒提成,一夜賺過五萬!“

“場子裡大水喉是真的多,十幾萬的酒都有人開。“

當賣酒提成可以多過賣粉,邊個還去賣粉啊,賣酒多香。

張國賓笑道:“出來行,總有一天要還,我不例外,和記也不例外,我們那一筆還完,自然輪到他們還咯。"

他抽著雪茄,呼氣道:“有時候,隻要不輸,就是贏!當我們立於不敗之地,倒下的遲早是彆人。“

這回張國賓半點計策都不需要用,義海完全就是撿便宜,世間冇有比人送錢上門更爽了。

警方就是要幫納稅人乾活兒嘛。

場子能做好,也不離開各經理,頭目的努力,畢竟,一位位客人都是靠底下馬仔在服務,小到泊車,

大到找小姐,馬仔們不好好做事,場子裡的客人也會跑。

香江所有字號,唯有和義海一間有做“清水場”的經驗,掃毒風波之下號碼幫,大圈幫都冇資格來分紅利,因為昨天大圈幫的場子也被掃了,號碼幫則是前天,一個接一個接排隊送菜,真是搞笑,估計今晚就是新記了。

李成豪嘿嘿笑道:“賓哥真是巴閉!“

“勝和的天堂仔要見你。“

張國賓點下頭:“讓他進來吧。”

李成豪坐在椅子上,拿起一台大哥大,撥出號碼,說道:“讓天堂進來!“

是。

“李總!“

李成豪合上電話蓋。

天堂仔穿著一身白色運動服,腳步沉重的進入辦公室,站定在門前彎腰道:“賓哥,豪哥。“

“天堂,來來來。”李成豪揮手跟他招呼道。

豪哥對於使喚其它字號坐館,有一種天生的樂愛,好似很開心。

天堂仔依言走上前走到辦公桌的一張椅子旁,挺起身調整情緒,張張嘴,歎道:“賓哥,求求你,救救勝和吧!“

張國賓目露驚詫:“怎麼了?”

難道…

勝和要被和記總盟吞併了?

“賓哥。”

“勝和場子一個月不走粉,場子的生意一落千丈,底下的兄弟們意見很大。”

“你…你能不能打個電話給港督,讓港督給一哥下個命令,不要再掃粉了。”

張國賓麵部表情僵住,詢問道:“打電話給港督,不如直接打給一哥好了。”

“那也行啊。“

天堂仔歎氣道:“再這樣下去,我隻能帶勝和加入和義海了。“

李成豪瞪起眼珠子:“天堂!“

“你莫非在開玩笑吧?“

越大的社團越難掌控。

勝和剩下兩萬多兄弟,底下山頭,派係,關係網複雜,能夠達成一個平衡就是傑出的坐館。

天堂仔上位之路坎坷不平,能夠達成平衡就已是能力不俗,但是當局勢出現動盪時,平衡隨之就會被打破。

警方的掃毒行動無形中已經打破平衡,使得勝和內部出現亂象。

勝和受到通知,乾脆利落放棄散貨,避免頂峰作案,是各社團中損失最小的,可同時長期失去收益,

內亂必生。

勝和如同是和記總盟在時代下的一個小小縮影。

張國賓並非覺得天堂冇實力擺平底下的亂局,但卻看出天堂是想走和義海的關係,防止社團出現內鬥,以免一步步衰弱。

和義海走到如今可不容易,不過,準則都是一樣的。

天堂是來取經的。

天堂搖搖頭道。

“我可冇有開玩笑。“

“我底下好多兄弟都說,跟著和記總盟捱打,不如搭義海的船出航,江湖人都知,總督都聽賓哥的話嘛…”

他說的是實話。

裝的狠耿直。

張國賓卻望見他嘴角流露的奸猾。

這有點像商業收購戰中故意拋售股份,希望觸發全麵收購條款,逼迫資金不足的收購方放棄收購。

張國賓當然不會上鉤,手指敲敲桌麵,豎起三根手指:“加入義海一樣不能走粉,底下的兄弟依然是要過檔,義海的家法更加嚴格,冇必要把勝和的兄弟,送進義海的刑堂,要讓兄弟們安心聽話,三件事,溫水,撒錢,送鈔票!“

“週五要去進內地考察生意。“

”一起來吧。“

天堂仔麵露喜色,起身道謝:“多謝賓哥,多謝賓哥。“

“將來若有機會,我一定帶勝和一定加入義海!“

李成豪拍拍他肩膀,見他識趣,大為欣賞的說道:“你看看大興,加入我們義海多好!“

“我大佬定不會虧待你的!“

天堂仔點頭道:“對啊,豪哥,我最羨慕老晉了。“

“我帶你去拜訪晉哥。”李成豪站起身說道。

“謝謝豪哥。“

天堂仔居然答應了。

張國賓望著兩人勾肩搭背離開的樣子,嘴角扯了扯,感覺不可思議。

半個小時後,李成豪又回到辦公室,但卻麵露頹敗,出聲歎道:“對唔住,賓哥。“

“之前有件小事冇辦好。”

“我特來向坐管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