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喔,剛剛出去的時候還開開心心,怎麼回來就滿臉不開心,怎麼?”張國賓饒有興趣的站起身,遞出一支雪茄打趣道:“和義海二路元帥被人落麵子了?“

李成豪接過雪茄,出言道:“江湖人誰敢落我麵子?

“我也不怕被人落麵子,開心不開心,都是為義海的事。”

張國賓知道李成豪有事,點頭道:“說說吧!“

李成豪在西裝口袋掏出火機,叮噹,甩開蓋子,點燃雪茄道:“一個月派了兩個槍手做掉林泰,未想到,林泰辭職第二天就收拾家當跑路去了泰國,女人孩子全都帶走了。

“槍手搭飛機追到泰國,又發現林泰乘船去了越南,槍手追到越南的時候,林泰一家老小都冇影了。

張國賓麵色詫異,把雪茄叼在嘴裡,低頭卻抬起視線,瞥過李成豪道:“冇追上?“

“冇追上。“

李成豪承認道,語氣帶著挫敗。

張國賓卻很寬宏的揮揮手:“追不上就算了。“

“林泰總歸是職責所在,各為理想,何必趕儘殺絕呢?“

他一身黑色西裝,格外大氣。

李成豪盛起眉頭:“其實可以再花多點錢,讓社團掛出花紅把事情辦好,林泰就算逃到天涯海角。“

“也不逃過銀彈。”

不過,這種事情又並非是小事,必須向賓哥報告,所以,實際上意義上,李成豪個人行動已經失敗。

這時,張國賓搖搖頭:“其實,我覺得世間冇有真正非殺不可的人,假若真的一定要乾掉某個人,那一定是出於立場或者利益。”

“你我死活的鬥爭!

“可林泰現在對於你我,對於公司都無足輕重,為他花太多錢,嗬嗬。”張國賓笑著吐煙:“我都不知他的命還值不值那麼多錢。”

曾經,林泰的命非常值錢,後來,林泰的命按月發錢,現在,林泰的命一文不值。

張國賓都差點忘記這位曾經的臥底警員,記高級督察,也不知事情怎麼轉交到李成豪手上。

看來,馬王等人,義海內部,要林泰死的民意很大啊!

林泰不愧是臥底出身的警員,對江湖生存手則有一番瞭解,剛剛離開警隊就瘋狂跑路。

命大!

聰明人都知道,命大的人,一定不要趕儘殺絕。

李成豪聽完賓哥的勸告,頹喪的吐出一口長氣,無奈道:“好吧。“

“算他命大!“

張國賓點點頭:“先做好手上的事。“

“和新查的怎麼樣了?“

這段時間,和新,合忠幾間和字頭字號,之所以,冇有發生內亂,就是在頂風作案,持續散貨。

隻不過,把銷貨的地方從夜場,酒吧,馬欄,改到旅店,公廁,茶餐廳,把散貨地點下沉至街頭。

相較於在夜場散貨,人力成本上升,收入下滑,無法帶動夜場經濟,增加酒水收入。

跟勝和的壯士斷腕不同,選擇了一個風險更高的路子,俗稱一條路走到黑。

貳戰行動,警方絕非隻是想打擊拆貨仔,前麵的掃場隻是造勢,演給新聞播,圖個名聲。

真正下手肯定要衝著貨倉,字號大佬去,否則,就隻是風聲大,雨點小,然而,一個月的連續行動,

警方付出一名督察,數名警員的代價,不可能是演點小把戲。

和記跟警方鬨的越大。

和義海看戲就看的越爽。

坐收漁利之餘,卻還可以再踩一腳,順便調動社團資源,幫細佬建功立業,主要是保護香江社會環境,為城市發展做些貢獻。

李成豪早就收到大佬命令,調動許多人馬行動起來,當即就說道:“一直有兄弟在調查和新的貨倉,

和新是和記走粉走的最凶的。”

“聽兄弟們講,和信坐館超叔最近還多進了一批貨,想要搶占勝和放棄的市場,聽說新記最近走粉也很凶。“

張國賓笑道:“新記是看警方冇空打他。“

“張揚起來了。“

李成豪撇撇嘴:“我觀新記也是夕陽社團的命!

“嘿!“

“人家還是四大社團之一呢,不要亂講話。”張國賓勸阻道。

李成豪一臉正經:“我是講認真的!”

“家族企業,外姓專權,命不久矣。“

張國賓目光一凝,旋即點下頭,不置可否。

英皇學院二年級學生。

有水平!

李成豪旋即又道:“雖然,暫時還冇查到口新的貨倉,但是根據刑堂傳來的訊息,鷹組的人已經鎖定兩公裡範圍區,再給一點點時間就能找出來。“

“兩公裡範圍區,確實很接近目標了。”張國賓微微頷首。

“細苗搞的刑堂改革很有效嘛…“

和義海刑堂大爺年初就提交了一份刑堂改革方案,將刑堂劃分爲龍、虎、鷹、犬、四大組,總計一百二十人。

龍組負責對內執行家法,虎組負責對外執行暗殺,鷹組負責情報蒐集,犬組負責保護大佬同家宅安全。

名字取的很有江湖氣,職責卻很分明,有點現代科學管理的意思,較以往職責單一的刑堂有很大提升。

香江三合會既傳承著洪門的曆史,也傳承著洪門的體製,不可否認,洪門體製就造反而言是專業的,

但就現代字號而言有所臃腫,很多字號都把洪門職位進行縮減,保留其骨架,但和義海壯大後,一些部門又有擴張的必要,特彆是直屬於坐館的刑堂,可稱之為義海廠衛!

張國賓當即批準東莞苗的改革計劃,撥出一筆經費,將刑堂整肅為一百二十人,龍虎二組不必細說,

鷹組融入現代化理念後,兄弟們輪班派外國外軍事學院,花錢經受過間諜訓練,同時跟聘請私家偵探,退役情報科長官,進行過情報訓練。

理論上,鷹組的兄弟已經成為集間諜,情報,跟蹤,竊聽,反竊聽為一體的多功能組織,長達半年的受訓以後,首次被派出執行任務,就是找出和新的貨倉。

犬組則由藏龍安保的核心組成,打靶仔為犬組組長,在大佬及家宅發生危險時,犬組有權力臨時調動整間藏龍安保的力量,但事後要遭受刑堂大爺的聆訊。

另外,張國賓為了防止刑堂將來坐大,插手各堂區利益,為虎組套上伽鎖,規定隻有各堂主投票超半數以上通過,虎組才能執行對外暗殺的權力,絕大多數時間虎組同龍組一樣,隻是用來震懾各堂主的狠人。

李成豪憨笑道:“細苗可是港大mba畢業的,聽聞港大老師都想特招他去讀書。“

張國賓哈哈大笑:“我也聽說了,那個老師欠義海財務公司一屁股債。”

“哈哈哈哈。”李成豪大笑。

北美。

舊金山。

唐人街。

林泰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滿臉胡茬,臉上帶著風霜,站定在一座中式酒樓前。

酒樓裝修用料講究,風格大氣,給人一種富麗堂皇的美感。

黑柴提著鳥籠,踩著布鞋,氣色不錯的踏出酒樓大樓,正同身邊一位穿著唐裝的老者聊天,忽然回頭望見一道熟悉的人影在麵前,眼神裡頓時閃過錯愕之色,語氣驚詫道:“阿泰?”

林泰站定在麵前,木著張臉,開口喊到:“柴哥。“

黑柴望見他先是“海外遇故人”的麵泛喜色,但刹那後,一股怒火衝上頭頂,舉起手發抖的直向他道:“你這個叛徒還有臉來見我!“

“對唔住,柴哥。”阿泰鞠下躬。

“和義海四九林泰特來領死!“

黑柴一手提著鳥籠,一手撫摸胸口順著氣,走向路邊的一輛轎車:“上車!”

一名司機拉開車門,扶著車頂請老闆上車,後麵一輛車內躥出兩名戴著墨鏡,身穿西裝,人高馬大的鬼佬上前裹挾著林泰一同進車,兩輛轎車旋即駛離唐人街。

大公堂退休的叔父站在街頭,搖搖腦袋:“黑柴這是什麼命啊。“

“香江的風風雨雨居然能刮過太平洋。“

“唉。”本來開開心心的叔父不知想起什麼,有些失落的登上保姆車離開。

林泰坐在車裡,左右兩邊各坐著一名壯漢,沉默的乘車來到一間花園彆墅內,又跟隨下車的黑柴進入彆墅大樓。

花園彆墅門口有石獅,象征著華人東主的身份,中庭有噴泉,後庭有兒童樂園。

車子直接開進庭院,還有雙車道,右側有一處大型車庫,足足可以停十輛房車。

外表看起來,花園清新雅緻,內裡,確實守衛重重,佈滿數個國籍的保鏢,但大樓內卻是以華人為主。

飛麟坐在大廳沙發剛接過傭人遞來的茶杯,聽聞腳步聲便立即放下茶杯,站起身行禮:“阿公!“

黑柴撐著手杖入門,抬手壓一壓,示意飛麟坐好。

“林警官。“

“好好的差人不做,來找我做乜?”他走到一個獨立沙發旁坐好,捏著手杖望向阿泰,語氣不善:

“難道我黑柴名氣大到天邊,英女皇請你做間諜來殺我啊?“

飛麟一身西裝,踩著皮鞋,端著茶杯一邊飲,一邊圍繞著林泰審視。

“阿公。

林泰剛開口。

飛麟便抓著茶盞砸爆林泰的腦袋:“嗙!“

“阿公是你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