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林泰當頭一砸,眼前一黑,被砸倒在地麵,一股股鮮血從腦後泊泊流出,馬上把衣領染紅,飛麟卻掐著林泰的脖子,把林泰提到桌麵,啪,一個鮮血淋漓的腦袋擺在桌麵,下半身穿著西褲,癱坐在地上。

黑柴雙手握頂木杖,狠狠舉起木杖往地麵一杵,凶相畢露:“林泰,我待你不薄,你卻背叛社團,照江湖規矩,應亂刀斬死!“

林泰眼前視線慢慢恢複清晰,吞吞口水,沉聲說道:“柴哥,出來行,是要還的,死你手上。”

“我該死!

黑柴嘴角挑起一抹冷笑:“若不是你做二五仔害我,我何必灰頭土臉的逃出香江,幾名手足可是為我被警人活活打死。”

“對唔住,柴哥。”林泰睫毛顫動,被自己血液粘住,開口道:“當年…隻是為了理想

“哼!“

黑柴鼻孔不屑的發出一記聲音,身體後仰,自信的說道:“說吧!

“來北美揾我做乜野?“

“林警官!“

林泰一隻手伸到桌麵:“我已經退出警隊了。“

”唰!”

一把刀插進手背。

“啊!”

林泰張嘴嘶吼一聲,身體忍不住的顫抖,飛麟則是手中握著匕首,彈腳踩在桌麵,冷酷的麵龐閃過抹嘲笑,整個人都騎在林泰身上,出言道:“管你是邊個,在義海,你就是叛徒!“

黑柴麵不改色,望著林泰,輕蔑的說道:“為我開了十四年的車,好不容易換來一個高級督察,你還不好好珍惜嗎?“

北美是美國佬的地盤,唐人街是大公堂的地盤,作為大公堂名譽副會長,舊金山冇什麼能威脅到他的安全,莫說一個高級督察,一哥來美說殺就殺,權力,僅在權力範圍內生效,世界上冇有真正一手遮天的人,每片天卻都有一個主人。

林泰五指微微額栗,麵色煞白,沙啞著聲音講道:“高級督察同我想象中不同。“

“鬼佬的狗,是死是活,鬼佬說的算,我想做一名警察,卻不想做一條狗,警察是警察,狗是狗。“

“我不是狗!“

林泰五指在刀鋒中收緊,颳著桌麵喊到:“柴哥!“

“再給我一個做人的機會!”

飛麟低頭觀腳下的男人,心尖稍稍有些觸動,但捏著刀柄的手卻無絲毫泄力,黑柴深吸一口長氣,望著曾經最信任的人,咬著牙道:“你是脫掉警服,專門來北美求我饒你一命?嗬嗬,你要是穿著警服還能保命,脫下警服誰能保你的命!“

“寧死也不願做鬼佬的狗?“

林泰滿嘴鮮血,吡牙說道:“寧死也不願做鬼佬的狗!“

“嗯。

黑柴揣摸著右手處的戒指:“那就死吧。“

“飛麟。”

“照江湖規矩辦事。“

他閉上眼睛。

飛麟望向林泰。

“我自己來!“

林泰說道。

飛麟麵露不屑,發出冷笑:“嗤!”

他鬆開手,匕首留在桌麵,轉而在腰間掏出一把手槍,卸出彈夾,一枚枚挑掉子彈,子彈落地聲清脆,最終,留下一枚子彈送進槍內。

哢嚓。

抽動槍膛。

啪!

把前拍在桌麵,轉身站在阿公身前,大廳裡,四名保鏢舉起手槍,對準中間的林泰。

林泰顫巍巍的舉起左手,跪坐在桌前,滿麵都是鮮血,清晰還能看清五官。

他冇有先去抓桌麵上的槍,而是握住右手,手背上的刀柄,麵露決絕之色,下定決心,拔出匕首:

“啊!

刀鋒再度刮過血肉,慘痛猶勝先前,客廳裡迴盪著嘶嚎。

黑柴望著他的動作眉角一跳,麵露驚容。

林泰卻雙手緩緩合攏,跪坐在地,昂首看向黑柴,緊緊握著刀柄插進肋骨,把肋骨插出一對窟窿,血糊的臉上泛著剛毅,渾身發顫顏的開口說道:“柴,柴,柴爺!”

“請刀!“

黑柴胸膛一提,長長瀉出口氣,握著手杖,冷漠的說道:“飛麟,賜刀!“

飛麟打開旁邊的一扇櫃子門,取出一套短刺,抽出一柄放在桌麵,眼神審視的盯著林泰。

林泰再度伸出雙手,抓過短刺,對準狠狠一刺。

“噗!”

又是穿透血肉聲。

“柴,柴爺。”

“請刀!“

噗!

又是一記穿透聲。

林泰一身西裝,滿臉鮮血,胸前插著三把刀,刀尖透出後背西裝,挑開衣服破口。

此為。

三刀六眼!

客廳地麵流下一攤向外蔓延的鮮血。

林泰滿身冷汗,顫抖著身體,歪歪扭扭還堅持跪在地上,蒼白的嘴唇巍巍說道:“柴爺,我來還兄弟的命。”

“請柴爺賜罪!“

黑柴麵露不忍之色,握著手杖連連搖頭:“何苦,何苦啊你堅持你的理念,我恨你,我也敬你,你脫下警服,就是找死。”

”何苦啊。“

唉。

“請柴爺賜罪!“

林泰再度緩緩開口。

他的眼睛已經支撐不住,顫抖著眼皮漸漸合上,氣息也越來越弱。

黑柴單手握著手杖,單手捉起桌麵的槍,對準林泰胸口就是一槍:“砰!“

子彈瞬間脫膛紮入林泰胸口,林泰就如冇有阻力般後仰倒地,三把刀冇能把他頂在地上。

“啪。”

黑柴放下槍道:“照規矩把他送去醫院,是死是活,全看他的造化。“

飛麟揮揮手讓人做事,但卻語氣不解的望向黑柴:“阿公,這什麼規矩?“

“洪門的規矩。“黑柴緩緩說道:“辛亥年間,天下大亂,各種理想,各種主義,群齊並起,無數中華兒女為理想獻身,洪門之中亦不乏豪傑之輩,為了理想判門者有,為了理想獻身者有,為了理想卻又心灰意冷者亦有。“

“當時,洪門先烈也要考慮局勢變幻,就定下鬼門關前走一遭,不問前世,重新做人的規矩,給想返回洪門二五仔一個機會,但我也僅聽前輩說過,未想到,我這輩子還有行此規矩的機會。“

飛麟有些驚訝的道:“三刀六洞,一槍胸口,邊個還能活過來?“

黑柴望著被拖走的林泰,歎出口氣:“據我所知,洪門至今行過此規矩的有八人,活下來的隻有兩人,林泰命夠不夠硬,天說的算。“

“那林泰就是第九個了。”飛麟冷笑。

這一遭刑罰下來,生死不由人,確實不是人說的算。

就算黑柴有意放水,不打心臟,但光是刀傷就夠要人命,再加上一個槍傷,這是活人跳到閻王爺床上,想死!

“嗯。

黑柴出聲答道。

“阿公,林泰就是還是返回義海跟您?”飛麟問道。

黑柴擺擺手:“這件事冇什麼好聊的,等他活過來再說,若冇有洗去一身罪孽直接死了,按對二五仔的做事方法拋屍。“

“我明白,阿公。”飛麟冇有再拒絕,剛剛的一場刑罰,他看的也是觸目驚心,嘩啦啦,兩名保鏢在衛生間裡拎出水桶,對著地麵地上灑出,沖淡大廳裡的血腥,另一名兄弟腰間彆著槍,拎著拖把走進大廳,彎腰開始拖地。

黑柴輕輕走向樓梯,來到轉角,伸手按開電梯,進入電梯上樓。

人老了。

腿腳不便。

上下樓坐電梯纔有命活。

飛麟叼著煙,審視四週一圈,帶著兄弟走出彆墅。

三輛轎車組成隊伍駛出花園。

飛麟坐在車裡,拿起一部衛星電話,撥出號碼給坐館。

“嘟”

“嘟“

張國賓正在馬王的地頭,躺在沙發上,讓雙胞胎姐妹按腳。

他接起電話:“飛麟。“

“乜事呀?

飛麟出聲說道:“賓哥,林泰來北美找阿公,可能是想活命,求阿公饒命,走了一遭鬼門關,現在被人送去醫院了。“

“夷?”

張國賓麵露驚詫:“林泰去北美了!“

“難怪,兄弟們找不到他,原來是去北美求阿公活命了,也對,全世界就阿公能救他了。“

“阿公怎麼冇給我打電話?”

飛麟笑道:“林泰有冇有命活都不知道,冇命活,就當阿公除了二五仔嘍。

“這倒是。“

張國賓點點頭:“什麼刑罰?”

飛麟把林泰的遭遇同賓哥講完,再問了一聲好,掛斷電話前去公司做事,香江那邊正是晚上,可以捏腳按摩,放鬆放鬆,北美卻剛是上午,一切事務纔剛剛開始。

張國賓掛完電話,揣摸著下巴,沉思道:“阿公在北美頤養天年,樂享子孫福,應該不會故意留林泰一命作死士吧?”

“他在北美有什麼事好做的,不應該,可能就是單純心軟,老來不想沾殺孽,積積福報。”張國賓篤定道。

”一定是的!

其實黑柴,林泰,都已不再是江湖上的主流,所作所為很難影響到他,阿公怎麼開心怎麼來咯。

張國賓雙手枕著後背,滿臉無所謂。

深水步。

一間茶餐廳,後廚。

“報紙”攤開一張茶餐廳的價目單,右手拿起簽筆,迅速劃過一個圓圈,標註出兩公裡內可疑目標方位,出聲說道:“和信販粉的大佬菠蘿包,酷愛吃菠蘿包,導致身邊手下都有點菠蘿包的習慣。“

“兄弟們在附近十三間茶餐廳裡臥底成派送員,足足臥底了一週時間,一週時間內,和信倉庫肯定有人點過菠蘿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