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李成豪道:“江湖局勢一片大好!記跟掃毒組把和新的倉庫一鍋端,當場打死十三個和新仔,一批價值兩千萬的貨被銷燬,和新坐館超叔躲去濠江,其餘和記字號日子也很難過,警隊倒是天天上新聞,近日風光的很!“

張國賓挑挑眉頭,望向李成豪:“去把超叔找出來,我同他有話要聊。”

李成豪點頭道:“好,我派人去濠江聯絡。“

要在濠江出去超叔不難,關鍵是誰去找,和義海在濠江有些人脈,想必不用幾天就能找出超叔。

畢竟,濠江太小了。

三天後。

有骨氣,一間茶室。

超叔穿著一席青衫,坐在茶桌前,苦笑道:“太子賓,你我回香江做乜?

張國賓雙手端起茶盞,遞上前放好:“和記同為一家,聽聞孫先生有難,和義海特來相助。“

超叔鬆出口氣:“不是把我交給警察就得。“

張國賓說道:“警方正在大力拘捕孫先生,指控孫先生為販毒首腦,我覺得孫先生應該儘快離開香江。

“那你把我捉回來?”超叔睜大眼睛。

張國賓輕笑著道:“有我在,保你安全。“

超叔扯扯嘴角:“這回是我太冒險,玩翻了,差人的鼻子真是越來越靈,居然連我的新倉庫都能找到。”

“肯定有內鬼!“

張國賓吹著茶盞,微微晃腦,貌不經意的說道:“孫先生好像還欠彙豐一大筆數?“

超叔閉上嘴巴,輕輕點頭:“是。“

上回和新向彙豐貸的款子,全部都打去金三角換成白粉,若是順風順水,輕輕鬆鬆就能翻十倍。

還掉彙豐貸款簡簡單單,和新上下都能賺一大筆,到時再同和記總盟一起擴張。

嘿嘿。

和新會迎來輝煌。

算盤打的不錯。

未想到,○記一波掃毒直接帶走,過程順利的令人驚歎,彷彿差人搖身一變,全都變得天降強人了。

這下連同和新在內的大批和字頭,全部倒黴,和記總盟整體損失慘重。

畢竟,對於大多數冇什麼實力的小字號,走粉,搞毒是最快賺錢的方式,其餘馬欄,酒樓,泊車等生意受限於地盤,大生意投資受限於資金,一時半會根本搞不大。

警方掃毒就是掃掉和字頭的基石。

和記搖搖欲墜。

張國賓作為和義海坐館,卻是和記內部唯一置身事外,擁有實力插手的人選。

他喝著茶道:“上一個欠彙豐貸款冇還上的人。“

“我記得跳樓了。“

超叔呲著牙:“這幾期貸款還是冇問題的。”

張國賓笑著說道:“聽聞倉庫被掃之後,你一直想把字號坐館的位置讓出去,整間社團從上到下冇一個敢接手。”

“坐館是三煞位嘛,做的好,威風赫赫,做不好,千夫所指,亂刀加身。”超叔聽見和新外強中乾的現狀被點破,長歎口氣道:“張先生,你有什麼話,請直言。”

張國賓舉手一揮,輕飄飄道:“我是想來幫你啊。“

“不想和記有第二坐館被人推下樓。”他感慨道:“說實話,坐館冇替兄弟們辦好事,被兄弟們斬死都很正常,可堂堂一個字號的香主,欠鬼佬錢被人弄死,我同為和記坐館都感到丟人。“

超叔燥的麵色通紅,坐立不安,很想反駁太子賓的話,又害怕哪天真被人推下樓了。

畢竟,和新賬目能頂一兩期的貸款,卻頂不住整筆數,商業貸款向來都兩三年的短期貸款,借一乾萬算利息起碼要還一千三百萬,每個月五六十萬,小字號坐館真吃不消。

“百裡伯已經答應借我錢了。”超叔講道。

張國賓輕蔑的笑道:“百裡伯就算借你錢頂賬,一樣是放你高利貸,一個窟窿填另一個窟窿,遲早有暴雷的那天。”

“以警方現在的做事風格,和新又能找到什麼財路呢?

“到時,孫先生,你什麼下場,想想看。”張國賓手指輕敲著瓷杯邊沿。

“而我就不一樣,我借你錢照樣按銀行的利息算,你可以跟著和義海一起做生意,有錢再把帳還上,

我私人向你保證,就算你還不上賬,也絕不推你下樓,當然,正常催收方式是要的。”

超叔聞言有點遲疑。

張國賓又笑道:“百裡伯的野心,想必你也有所瞭解,跟百裡伯混,鐵定被扒下一層皮。”

超叔眼神微微一愣,果斷的點下頭。

彙豐銀行“放水江湖”。

是好是壞?

初看是好的,但長遠看,對各個字號有害無利。

有時候,他們不動還好,一想做大,反而個個出事。

因為,跟時代的浪潮作對,隻會粉身碎骨。

“你再考慮考慮,喝完茶給我一個答覆,機會就隻有一次。“張國賓聳聳肩膀,不會給人第二次機會,而當他舉起茶杯時,超叔就咬牙道:“張先生,我希望向義海貸款,畢竟,我才四十多歲,不想跳樓。“

張國賓聞言笑著說道:“孫先生是個有大誌向的人。”

超叔卻搖搖頭:“百裡伯隻給我們找錢的路子,卻不教我們賺錢的門路,大家都是做社團出身,走粉搶劫收保護費可以,真正賺大錢的門路卻冇有,反觀張先生你就不一樣了。”

“你是香江名副其實的大老闆,可以帶我們和記的字號一起發財。”

張國賓站起身彎腰拍拍超叔的肩膀:“孫先生,會聊天。”

“我給大圈幫放數都是九出十三歸,唯有對和記的同門兄弟講手足情,請你回來,便是想托您跟和記的其它字號帶個話。“

“要借錢,去找彙豐,要賺錢,來找我張國賓。”

超叔站起身聽完張國賓的一番話,內心感觸頗深,誠言道:“張先生,多謝。“

我會幫你聯絡和記字號的。”

張國賓微微額首,麵露滿意之色,讓和義福,勝和的坐館去找其它和記字號通氣,其它和記字號都會有警惕心理,可和新先前可是和記總盟的三巨頭之一,由他去代表義海行拉攏之事,肯定會有出奇的效果。

“對了。“

“孫先生。“

辭行前。

張國賓突然喊道。

超叔住腳在門口,回頭道:“張先生,還有什麼事嗎?”

“請問和新會換坐館嗎?“

張國賓問道。

超叔麵色一僵,喃喃張嘴:“和,和新需要換坐館嗎?“

張國賓搖搖頭,甩手輕笑:“我隻是擔心您的生命安全。”

“那,那“

“那就換個坐館吧。“

張國賓眉頭一皺:“冇其它辦法了?“

如果把超叔換成其它代言人,信譽值反而會下降,枉費前方一番功夫。

超叔問道:“張先生…您想要什麼辦法?”

“最好是逃過警方的手。

張國賓答道。

“呼”

超叔鬆了一口氣,安心道:“放心吧,張先生,隻要有錢給夠兄弟,被捕的兄弟們可以翻供。”

“先前社團實在抽不出手按撫兄弟們,才導致把我給捲進去,但隻要給足走粉的兄弟補償,那些兄弟在和新多年,會留一點情麵的。“

張國賓點點頭:“你去吧,我會給財務公司打電話。

超叔推門離開房間。

兩千萬數目撥出去之後,很快驚動社團二路元帥大波豪,大波豪徑直來到辦公室內,出聲問道:“賓哥,聽聞和信來找社團借錢了?“

張國賓抬手示意他坐下,不要聒噪,大波豪當即在沙發坐好,看著大佬審閱完兩份檔案,等到大佬端起茶杯飲水時,他才問道:“原來你找超叔出來就是要拉攏超叔啊?“

“你說嘛!“

“這種小事派我去辦啦。”大波豪在懷裡摸出一包新煙,拆著封條說道:“我拉攏人很有一手的。”

“對了。”他叼起煙:“怎麼是按照銀行利率放數?”

“這不符合江湖規矩啊。”

張國賓輕笑著道:“怎麼,我想講和記一家親不行嗎?“

“你跟彆人親,彆人鬼跟你親。“李成豪不屑的撇撇嘴:“先前也冇見和新那麼識趣,還是被警察打垮來攀高枝,對和記還是那句話,以武拒統,死路一條。”

拿刀槍跟他親!”

張國賓笑笑:“放心吧,和新的數不會被放,會有更多錢流回義海的,而且我放他數,收利率,他跟我去搞投資,他賺風險收益,我賺固定利率,視作社團的資產分配就行,往後有高風險的生意就拉他們一起乾,讓他們趟雷,我們躺贏。“

“點樣?”他起身走出辦公桌,接過李成豪遞來的一支香菸,塞進嘴裡,隻聽李成豪驚歎道:“大佬,你怎麼這樣拉攏人!”

“這不行啊!”

張國賓叼著煙:“跟我混總比被鬼佬坑來的強,何況,願賭服輸嘛,人活得總要有價值一點。”

其實,這個方案就是他心頭對和記總盟的市場定位,當然,豬要養肥再宰,冇幾斤肉連雷都擋不住。

李成豪認同道:“說的對,天下哪有白拿的銀紙。“

“和義福坐館晚上約我一起打拳,你要不要來?”他興致勃勃的問道。

張國賓眉頭揚起,目光詫異:“波仔田拳法很好嗎?“

“有幾年詠春拳的底子,天天被我當沙包打,還一口一個豪哥,隔三差五來拳館揾我。”李成豪露出牙齒笑道:“這可能就是和記一家親吧。“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