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有錢賺好,兄弟們要養家,有錢賺纔有前途。”

百裡伯認同的笑道:“我也希望和記的同門都有錢賺。”

“百裡兄英名。“

超叔讚道。

“嘖!“

九指華卻在旁嗤笑一聲:“真以為,黑社會穿上西裝,打上領帶,就搖身一變成大老闆啦?“

超叔回眸瞪他,咒罵道:“九指華!“

“總比你個衰老去借高利貸強。“

“!”九指華一拍桌麵,大罵:“丟雷老母!靠過去給和義海做狗,做狗都做出脾氣來了!“

“你同和義海狼狽為奸的賬還未算!“

超叔抬手望向主位,目光鎮定,氣勢不弱下風,雙手抱拳道:“百裡兄,兄弟們做的是正行生意,無論和記總盟,還是洪門規矩,都無不能做正行生意這一條吧?”

“何況,和義海還是和記的字號,同你我是一家人!”

百裡伯心頭泛起冷笑。

這就在為喜迎王師找理由了?

反骨仔!

“哈哈!”他麵上卻暢快一笑,大氣說道:“當然,正行生意天下人都可做得,我和記的兄弟們當然做得。”

“我點會因這點為難和記的兄弟們?畢竟,和記總盟最初為了對抗和義海吞併而創建,和義海未吞併你們,反而要同你們一起溫水,這也是和記總盟的目的啊,當中未免冇有總盟的功勞。“

百裡伯道:“今日,我邀各位坐館前來酒樓飲茶,並非是要談論正行生意的事,我百裡伯做什麼,都不會做攔著諸位兄弟發達的事!“

“有另一件事,本月正是和記成立一百週年之際,時光荏苒,歲月匆匆,一百年!“

“天下都已改朝換代,滄海桑田,可和記的字號,屹立在香江未倒,如此幸事,和記總盟絕不能忘!

超叔,恩波,天堂,波仔田,四眼賢…

一大群坐館都麵露驚訝。

1884年,一位來港討生,拚殺上位的江湖大佬,號召江湖所有堂口,和平相處,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旦發生糾紛,以“講數”方式解決,非萬不得已,不得訴諸武力,即使非打不可,也應到指定地點,決一雌雄,不論何方勝負,均不能驚動官府。

參與協定的江湖堂口,於九月初九,重陽節,群雄登高獅子山,焚香祭祖,禱告上天,堂口前方都加個字為號。

和記!

誕生於江湖。

那時的江湖,兄弟遍佈商界,警隊,碼頭,江湖就是華人,華人就是江湖,同胞兄弟,力求團結,兄弟情義,血脈相連!

至今已是1984年,和記字頭,風雲變化,又走到如今的時代關頭…

下一個時代,

和記邊個話事?

天堂,超叔,波仔田等一班社團坐館,再年長者,都與那個時代隔了兩輩,記憶裡的江湖就是烏蠅苟且,貪贓枉法,警匪惡鬥,街頭血腥。

似乎…

早已忘記字頭的意義。

更彆說當年的和合圖,當年的話事人,

有些人依稀記得字好似確實1884年建立,有些人卻連1884年是字誕生的日子都不明。

現在百裡伯提出此事,著實是冠冕堂皇,令人無話可說。

百裡伯道:“我意欲在重陽節邀各位坐館共登獅子山,在獅子山上焚香祭祖,於天後宮中擺大龍鳳,

奠定我和記總盟正朔之名,向江湖同道亮一亮我和記的牌匾,將來各位同門出去做生意也方便些些。”

“不知各位話事人能否抽空前來。”

超叔等人陷入長吟。

高佬率先舉起手,支援道:“我合忠參加!

“我和旺也參加!“

“這是和記同門的大慶典,怎麼能少得了我和誠呢?”喪狗拍著桌子,笑道。

百裡伯把目光盯向孫超。

九指華朗聲叫道:“超叔,你們和新,到底還是不是和記的字號?和字的百年宴都不參加,搞鬼啊?

乾脆去掉和字頭算啦,叫新記,不對,你打不過新記,那就叫新新記好啦!”

孫超吞嚥兩聲口水,無奈的出聲道:“好,我參加。”

“我也參加!“

“和聯和參加“

現場的和記字號幾乎都舉手同意,表達會參加和字百年誕,否則,多少會背上數典忘祖的名聲,江湖上講出去太難聽,同時也會弱和字頭的威風,每個和字頭都會被人看底,正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拆和字頭的台,摔的是和字頭人。

“這件事情就敲定了。”百裡伯端起茶杯,輕笑著道:“慶典事宜勝義會負責全部搞定,各位大佬不需要費心費力,到時記得前來參禮就得。“

“另外,我還會廣邀江湖同道,洪門總堂的人前來觀禮,一定保證替各位掙足麵子!”

百裡伯抱拳拱手,麵色謙遜。

張國賓收到訊息,坐在辦公室內,點起一支雪茄,叮鐺,甩上火機蓋,丟到桌麵,出聲說道:“勝義要帶和記搞祭祖,擺大龍鳳,你們有什麼看法?“

幾乎是在勝義剛剛開完會的時候,訊息就傳入和義海,雙方現在都是擺明車馬,陰謀陽謀一起上,一有動作根本攔不住,遑論,還是大動作!

李成豪站在房間右角,拳頭把菸蒂捏在手心,攥滅煙火,厲聲喝道:“勝義還想要過重陽節,我觀明年讓他過清明最好!“

“丟雷老母,百裡伯搬老黃曆出來,必定是要攪事,賓哥,我覺得要讓兄弟們做點準備了。“

張國賓思索著道:“行,你負責讓兄弟們籌備一下,注意,聲勢不得過大,真要做事,也以震懾為主,不得用槍炮,和字頭的規矩…“

他舉目望向阿豪:“我們不要去破!“

李成豪點下頭,篤定道:“放心吧,賓哥,我跟你這麼多年,懂的。“

曬馬、血並早已融入他骨髓。

耀哥在旁附和道:“豪哥說的中肯,在國外,國家搞民選,參選者要搞活動,辦演講,去酒會,在香江靠選舉的字號,每次選坐館前,參選者也必要擺酒席,造聲勢,向外界展示實力,宣示江湖地位,

俗稱:大龍鳳!”

“百裡伯擺出大龍鳳,絕不是簡單簡單請客吃飯,同樣是在宣告江湖地位,現在冇有挑明是不想給人藉口提前發兵,那一日,他怕是要選和記話事人。“

張國賓微微頷首:“和記總盟如果登高祭祖,擺過龍鳳,就等於是承了和合圖當年的傳承,江湖公認的和字牌匾,我們和義海反倒被邊緣化,要麼摘掉和字,要麼被人恥笑,將來也冇資格稱和記同門。”

“我有一條紅線,和記絕不能選話事人,選,那就開曬!”張國賓吸上一口雪茄,語氣篤定:“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百裡伯選上!“

“賓哥,和記隻能有一個話事人!”耀哥一席青衫,手持紙扇:“兄弟們都支援你!“

超叔趕忙道:“和記的大小字號也支援你!

看來百裡伯是倒行逆施,自尋死路啊。

李成豪忽然冷笑兩聲:“可和記總盟根本冇有邀請我們,如果和記冇有義海,那麼乾脆就不要和記好了。

張國賓搖搖頭:“話不是這樣講,和記是眾多字號的牌子,不是我們義海一家的,不過他們想要登高獅子山,嗬嗬。“

張國賓輕笑一聲:“我讓警察封了獅子山就得了!“

和記總盟,以勝義為首的幾間社團,正在廣邀同道,租借酒樓,為五日後的重陽節百年慶典作準備,

許多江湖人士互相竄訪,活動頻繁,和記有辦百年大典的訊息,很快就傳遍香江各界,就連台島,日島,濠江,新加坡等地都有人獲得邀請,一些和記老一輩的江湖大佬,隱居國外,聽聞風聲,甘願賞麵回國。

勝義不算什麼。

字,一百年積澱,某些時刻,卻有非同一般的影響力,同時,警方也收到訊息,開始為重陽節的和字大典做準備…

訊息傳至北美。

舊金山。

大公堂,總部,一間會議室。

大公堂理事黃安業,拿著一份請柬,放在桌麵,站起身環顧長桌一圈,開口道:“香江和記前身為和合圖,和合圖為洪門總堂記錄在冊的三百七十九個堂口之一,創建時其坐館黑骨仁還曾到訪北美總堂,是以,香江和記為我洪門正宗。“

“兩年前,勝義坐館百裡伯成立和記總盟,旨在團結和記一心,重振洪門聲威,既百裡伯有如此重新壯誌,我總堂應該表示支援,否則,恐會失去香江洪門兄弟之心。”

總會長,萬潭淵坐在主桌,瀏覽著一份檔案,坐在椅子上,皺眉頭問到:“檔案裡參與盟會的社團名單裡怎麼冇有和義海?”

香江所有字號裡,唯有和義海最為總堂人熟知,畢竟,和義海前任坐館正坐在副會長的位置上…

開會!

“柴哥,你不是話,義海太子賓勵精圖治,做大社團,帶和記兄弟們投資國內,全心全意為香江洪門兄弟做事嗎?”

“太子賓去哪了?”萬潭淵不解道。

黑柴一身白色唐裝,麵色平靜的坐在椅子上,聞言卻一掃袖擺,冷哼道:“義海太子不屑與一班背宗忘祖之輩為伍!“

“什麼!“

萬潭淵眼神一變。

背宗忘祖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