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一根根鋼管灑落在地,滾滾掉下舞台,一連串金戈聲響起。

李成豪提起長刀,望向眾兄弟:“香江和記出了反骨仔,有人要摘和義海的和字頭!“

“警察,江湖,鬼佬,全都在盯著我們和義海!”

“我阿豪視義海為家,視兄弟為手足,有人摘我們的字頭,就是要拿我阿豪的命,我阿豪第一個不答應!

油麻地,兩千名餘名兄弟麵露狠色,情緒激動,就像一把快要點燃的乾柴。

李成豪望著壓抑不住的兄弟們,誠懇的道:“龍頭大佬特意囑咐我,勿要把兄弟推進火坑,有什麼事龍頭大佬會去解決,可江湖上,拳頭最大!

他攥緊拳頭:“冇有兄弟上陣,難道要讓我地大佬跪下去求他們嗎!“

台下。

當即有兄弟挺身而出:“豪哥!“

“你還把我等視作手足嗎?”

“我們兄弟賤命一條,當年在屋村連一根冰棍都吃不起,老母在外麵賣,細妹還要嫁給人做妾,若冇有賓哥出錢,我連替母親送忠都做唔到!“

兄弟越過眾人,目光含淚,撿起一根棍子:“難道,現在我等有樓有車,就要惜命讓大佬去求人,讓公司被摘掉字頭?“

“操!

兄弟舉起棍子,一砸桌麵,將桌角砸碎,大聲吼道:“我做唔到!”

“我們也做唔到,做唔到!“

場內,兄弟們群情激憤,舉臂喝道:“邊個摘公司字號,劈了他!”

“劈了他!“

“劈了他!“

兩千人振臂高呼,有人穿著t恤,染著黃毛,有人穿著西裝,作經理打扮,有人滿臉油膩,中年大叔模樣,卻個個都團結一心,共保字號,為公司效死。

李成豪接過早已準備好的話筒,站在舞台上,拎著立式話筒對嘴吼道:“好!“

“誰願為公司出力,上前領長棍一根,我以二路元帥之位向各位保證,令棍出戰者皆記三等功一次,

戰功彪炳者再論,賓哥交待了,全憑自願,若想在家陪老婆孩子者空手退去,依舊是社團兄弟!“

“我們義海從不逼兄弟上陣!”

一群拳館兄弟將台上的木箱打開推翻,幾千根鋼管就像潮水般倒下,兄弟們不再二話,一個個上前取來鐵棍,拎在手上,彆在腰間,藏進包裡,回到各個場子裡…

“我地絕不把事情鬨大,就用鐵棍劈死和記叛逆,看差人還有乜話要講!“

若是一方持刀,一方持棍,那一方更嚴重,一眼可見。

何況,大亂鬥中刀、棍差距不大,鐵棍方便,結實,更穩,義海人海一撲,更據上風。

李成豪一時半會也不搞到娜麼多砍刀,槍炮倒更好搞一點,嗟呼,嗟呼。

兄弟們散去前。

李成豪高舉刀:“劈友呼?“

“劈!劈!劈!!!“

新界。

屯門。

老晉穿著皮夾克,手指間夾著雪茄,帶著一群人來到車倉巡查,望見倉庫裡停泊著一排又一排的麪包車,麵露滿意之色,吸上一口雪茄。

“晉哥!“

左手叼著煙,拉開車門,落車喊道。

“車都備好了?”

老晉抬頭問他。

左手一拍車門,自信的道:“兩百多輛麪包車,還有五十輛大巴,一百多輛轎車,有些是堂口的貨,

有些是臨時租來的,一旦出事調動全港的兄弟八方馳援,靈活作戰,絕無問題!”

老晉滿意的點下頭:“社團兄弟七萬幾千人,不動時看不出來,真要動一動手腳,平時出門辦事那百輛車怎麼夠用?“

“我們屯門車倉,就是戰馬,得為兄弟們做好準備。”

老晉懷裡掏出一張紙,遞到左手麵前:“按照名單把車派給各個堂口和各條街道的兄弟。”

“冇問題,大佬。”左手接過紙條,瀏覽道:“我馬上安排派車。”

“好好表現。”老晉拍拍左手的肩膀,望著他道:“江湖上,風雲際會,機會難得,好好把握住,不要丟了義海的臉麵,義海的臉,不同當年大興!“

“我明白!”左手摘下皮手套,點點頭:“我也不是當年的左手了!“

一輛輛麪包車,轎車,大巴車,很快都被屯門兄弟開出倉庫,一輛輛掛上假牌照,派給個個堂口,自有兄弟接收,開戰,打的就是銀紙!

銅鑼灣。

油尖旺。

新界

一座座堂口都在開動員大會,鼓舞士氣,準備大戰。

各區的街道上,爛仔出冇,招搖過市,車輛穿梭,就連尋常市民都能嗅見和往常不同的氣息,何況警界、江湖?

蔡錦平開完會,回到辦公室,撥出電話:“張生。“

“蔡sir。”張國賓靠著椅子,笑著答道。

“封山的命令下了。“

蔡錦平沉聲道:“不過,還是那個原則,不要出現超千人的曬馬,否則,警務處長肯定下令做事,我一個助理處長就隻能受令了。”

張國賓滿意的抖去雪茄菸灰,答道:“放心吧,蔡si,我也不想搞出大事,明天最好天下太平。“

“不過,行江湖路的,事不由人,天下太不太平,我一個人說的不算,光是勝義的人馬就超千人,我也隻能靜觀其變了。“

蔡錦平歎出口氣:“唉,各司其職吧!“

“你我都是朋友,我會理解朋友的苦衷,我做的我的,你明天放手做事吧。“張國賓下定決心說,語氣乾脆的道:“明天見!”

“明天見!”蔡錦平掛斷電話。

張國賓望著等在門口的李成豪道:“進來!“

李成豪進入辦公室,坐在椅子上,說道:“賓哥,我點了三百兄弟,每個都是武館出身的好手,精通兵器,明天你一聲令下,我親自率兵直搗黃龍,保準叫它天下大亂!“

和義海有鶴拳、泰拳、形意拳三大武館,挑出三百精銳打仔輕而易舉,而千人以下是坐館下的死命令。

二路元帥自不會違背坐館的意思,同時,張國賓也收到底下各堂口做動員的訊息,但公司可能要開大戰,各堂稍作動員很是尋常,事到如今,再無退路了。

張國賓重申一條底線:“隻要和記總盟不選話事人,明天就罷兵,我有的是辦法瓦解鬼佬勢力。“

“我明白,賓哥。”李成豪道。

張國賓連夜又做些佈置。

當晚。

各個場子照常營業,警方照例巡邏,街麵風平浪靜。

第二日。

清晨。

百裡伯立於家中鏡子前,穿上唐裝一枚枚繫好佈扣,望著鏡子裡精神煥發的模樣,深吸口氣,轉身離開家門,乘車前往旺角,廟街。

平治轎車駛入旺角街道,窗外,一個個爛仔們抽著煙,聊著天,吹水打屁,調戲馬子,好似同以往無差彆。

百裡伯坐在車內,眼神望向外頭,卻總覺得一道道目光似乎都在盯著他。

街頭,警察變得多起來。

天後宮。

整座廟宇早已被包下,殿外街道停滿轎車,和字頭二十三個字號坐館,大底,頭目,心腹馬仔,大致一千多人擠滿宮殿外,舞獅隊,舞龍隊,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六點三十分。

勝義的車隊抵達宮門外,伴隨百裡伯帶人下車,場麵變得熱鬨非凡,百裡伯一一同各位坐館見麵,打著招呼,不管諸位坐館心裡作何感想,百年大慶之際,臉上都是笑容滿麵。

“熱烈慶祝和記商會成立一百週年”

一條橫幅早已在宮門外掛起。

百裡伯望向橫幅,心裡莫名感慨,上午九點三十分,高峰期剛過,警隊便將道路封鎖,各方即將圖窮匕見,一切手段、籌謀、力量,終見分曉。

一間香堂內。

二十三位坐館各占一席,居中上首擺著一張首席,一改以往開會規矩。

百裡伯穿著唐裝,握著手杖,邁步走向上首席位落座:“諸位同門香主,今逢和記成立百年,本來應同先輩般登上獅子山,奈何差人封山,今日一切儀式便在天後宮內舉行。“

“嗬嗬。”

“百裡兄,登不登獅子山,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記團結一心。”超叔在底下笑道,笑語中卻夾槍帶棒,百裡伯卻含笑頷首,出聲道:“說的好!“

“我有一事要同諸位相商。“

乜事啊?”

“超叔!“

四眼賢端著茶盞,語氣隨意的發問。

百裡伯沉聲道:“和記字頭義海社,著紅靴,勾結差人害我洪門兄弟,犯了江湖大忌,往後義海社將不再夠資格掛和字頭!“

“丟!

超叔大驚失色,舉手指他:“百裡文海,你有什麼證據話和記著紅靴?“

百裡伯義正嚴辭,篤定道:“我有證人,但不便叫出來各位相見,可和義海著紅靴的事江湖皆知,還需要什麼證據嗎?“

“若不是著紅靴,和義海又點能打垮勝和,扳倒向言,天天做正行生意?“

和聯和恩波站起身,指向他道:“做正行生意也不得?“

百裡伯道:“做正行生意可以,著紅靴不行!“

大聲勇扯開嗓門,故意喊道:“百裡伯,你憑乜資格剝奪字義海的字頭?“

“對啊!”

“你憑什麼?”

九指華站起身:“和義海著紅靴就該除名,可和記總盟冇有話事人,除名之事,名不正,言不順,但百裡伯若是和記話事人的位置,便有資格除掉和義海的字頭!“

超叔雙目中流露恐懼,站起身指向百裡伯:“你真是要做和記的話事人?“

“!

波仔田站起身,捉起茶盞,砸在地麵,大聲吼道:“撲你阿母呀,百裡文海!你不怕張生斬死你!”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