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62 該殺!

-

[]

義海大廈。

李成豪上身纏滿白色繃帶,肩頭甩著一件黑色西裝,單手拎著,低頭吸著雪茄講道:“賓哥,和義大小字號靠過來後,有些字號還是理不清賬目,底下小心思很多。“

張國賓坐在椅子上,心頭有數,還是問道:“具體是什麼心思。“

李成豪彎腰在凳子上,單手捏著雪茄,冷笑道:“和義勝大底善人堅想要帶著兄弟們另立字號,

和義忠坐館生菜’私下同新記段龍眉來眼去,和義盛,和義禮也不安分守己“

和義勝前身為勝義。

和義忠前身為合忠。

前任坐館是百裡伯、高佬。

張國賓在百裡伯死後,趁勢整理和勝義內部人馬,把一個有輩分有實權的白紙扇許叔捧為坐館,其餘堂口大佬死的死,傷的傷,基本再冇什麼能力亂跳,僅剩下一個叫“善人堅”的草鞋還三百多號人馬,和義忠更慘,坐館高佬開會開到一半,見勢不妙,直接開溜,捲走公司股票賬戶,一屁股銀行貸款等著和義忠的兄弟們拿家當填。

新上位的坐館“生菜”是個小字號十幾年的過氣紅棍,當年還算紅火,現在直接被推出來頂雷。

張國賓暫時還冇插手和義忠事務,和義忠就走到分崩離析的邊緣,被新記段龍拿錢利誘是很正常的。

至於勝和則改名為和義和,和聯和改名為和義聯,按照字號大小,功罪高低,決定起名優先權,例如

“和義和”就有五個字號想改名,妥妥的江湖靚號,若非勝和靠過來的早真輪不到他。

“喔?“

“你覺得和義內部很亂嗎?”張國賓靠著沙發,合攏西裝,眼神饒有趣味的望向他。

李成豪搖搖頭,彈彈菸灰,否認道:“當然不是!你再給我三百精兵,兩天之後,和義必隻有一個聲音!“

“些許跳梁小醜罷了。“

李成豪麵露不屑,語氣輕蔑,視作土雞瓦狗爾。

張國賓還真以為二路元帥有什麼意見,未想到,又是直取敵將人頭,快刀斬亂麻。

他搖搖頭教育道:“這樣做事,將來和義兄弟怎麼信我們?不管以前他們做過什麼,現在總歸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要講規矩,動不動去斬人腦袋,親兄弟都要反目。“

“我們都要視其如兄弟手足。“

“好好跟他們聊。“

李成豪扯扯嘴角,低下頭:“好的,賓哥。"

“我去同他們好好聊聊。“

“算啦。”

張國賓搖搖頭:“開大會的時候當著兄弟們麵一起聊就得。“

“記住,唔要私下動手!“

“我們做人坦蕩些。“

李成豪答應道:“放心吧。“

“賓哥。“

“嗯。“

張國賓點下頭,打量他,關心的問道:“傷養的怎麼樣了?“

李成豪大戰之後,負傷入院,足足封了七十三針,滿背都是刀疤,但許多刀口不深,隻會留下淺淺疤痕,唯有三條疤形勢蜈蚣,同以往的傷加在一起,背上觸目驚醒,蛟龍亂舞。

而他正麵胸腹從不留傷,足可見血鬥功夫,犀利!

李成豪憑藉身子骨硬,半月時間便出院,行動自如。

“我的傷不用養!“

“越殺越精神!“

李成豪甩下西裝,站起聲,霸氣十足。

張國賓無奈的望向他:“以後血鬥的事,不用再親自去了,社團養那麼多打仔。“

“打仔也是我兄弟。“

李成豪篤定道:“哪有兄弟上前搏命,我在旁邊看著的?“

“賓哥你是龍頭坐館,身係公司前途不一樣,可我一個二路元帥罷了,我不去斬人,彆人還以為和義海斬不動人了。“

“可惜,當年冇多跟阿ki

g多幾招刀法。"

李成豪神色略顯蕭瑟。

張國賓感歎道:“傍晚,一起回屋企食晚餐,阿嫂煲了湯一起啦。”

李成豪點點頭。

“嘀嘀噠。“

張國賓拿起大哥大,低頭打開號碼蓋,一個個數字摁出一串號碼撥出,短暫的等待音後,對方便有人接起電話答道:“大佬。"

溫啟仁坐在辦公室裡,正在瀏覽檔案,語氣放鬆。

這時二人所在的地方都僅有獨自一人。

張國賓抽著雪茄,目露思索,出聲問道:“和義勝的事情調查好冇?“

溫啟仁拾起咖啡杯,啜下一口,乾脆利落:“早調查好了。“

“善人堅嘛私下搞拐賣小孩的生意,警方早盯他很多年,隻是善人堅做事比較機靈,一直以來都調查不到他的罪證,有你提供的情報,情報科做事非常方便,目前把馬仔,奶媽,蛇頭,車伕,一整條線都完全鎖定。”

“是不是把案子交給你來做?“

溫啟仁問道。

張國賓搖搖頭:“直接上報記吧。”

“記會派人去做。“

“我明白了。"

溫啟仁放下咖啡杯,語氣裡帶著一絲殺意。

張國賓掛斷電話,眉頭蹙緊,心頭亦浮現殺機。

有些事,直指人心道德,

最內心的良知,

做了就該殺!

他黑,

就要比他更黑!

溫啟仁將電話放回原位,拿著檔案夾站起身,推開辦公室玻璃門走出情報科,乘電梯來到記,大步走到警司辦公室門口,抬手輕輕p門,得到警司同意後,推開門道:“劉si!"

“溫sir“

劉建文望向突然到訪的情報科俊彥,目露疑惑之色,卻很禮貌的站起身,抬手請道:“請坐。”

“我有個情報要彙報!”溫啟仁冇有坐下,雙手直直遞出檔案夾,站在麵前出言道:“這個情報很重要!

劉建文麵色凝重,單手接過檔案夾,一手扶著背後,攤開檔案翻閱:“和記勝義的善人堅?“

“對。

溫啟仁道:“這個撲街轉做小孩生意,根據香江有報案的失蹤兒童數推斷,七年來總計有六百多位小孩被善人堅拐走。”

“其中新界,九龍的報案數最多,占據其中一半,善人堅的小孩生意又占據香江三分之二,劉si。“

劉建文抽出裡麵的一張照片,望向照片裡一具在水塘內撈出的童屍,童屍麵目全非,早已腫脹,呈現巨人觀,隻能在個子和衣服上依稀認出是個兒童…

溫啟仁深吸口氣:“善人堅一般隻拐帶五歲以下的小孩,一部分賣進粵省,一部賣到東南亞,新加坡,幸運的小孩被冇有懷孕能力的父母收養,不幸運的會被訓練成民兵,老乾,罪犯,也有做童養媳,或者賣到國外馬欄的。“

“我這輩子都想象過人可以用買賣,賣完一次,又被強迫一次次。而且,善人堅隻買賣不記事的小孩,隻要記得父母是誰都會被殘忍殺害。“

“照片上的小孩叫阿馨,父母在銅鑼灣開便利店,因為喊說出媽媽的名字就被沉塘,根據法醫的檢測死前還曾受過辱。”

劉建文抓著照片的手都有些顫抖。

“TMD!"

他齒縫裡迸出一句惡罵。

“劉si·,我是九龍屋村出身的屋村仔,小時候也學爛仔打過架,那時候不懂什磨法律,我大佬卻教我四個字,天公地道!“

溫啟仁立正敬禮,出聲道:“情報科已經做好情報調查,請記派人做事,立即將善人堅的拐賣組織打死!“

“我願帶情報科參與一線行動!“

劉建文長長撥出口氣,平複心情,把檔案乾脆利落的合上:“雖然,警方還把勝義叫作和記,但是勝義已經是和義的一個社團,涉及和義的行動都要向蔡sir彙報。“

“你等我的訊息。“

溫啟仁點點頭:“yes,sir。"

蔡錦平收到報告自是迅速批準,對劉建文交代道:“近期,二戰行動的目標是分化瓦解和記,針對勝義善人堅的計劃冇問題,目標選的很好,關鍵是快、準、狠!”

“事情辦的漂亮下,下次我約陳sir去玩,帶你一同去。"

劉建文麵露喜色,立正敬禮:“tha

kyou,sir!"

“A組過來開會!“

“通知形勢情報科的溫sir”

“是!“

“長官!"

○記,辦公區。

一組人馬很快行動起來。

新界。

沙田。

一間新蓋的唐樓。

大廳。

兩個小女孩正追逐著一個蹦蹦球向前奔跑,幾個小孩圍在一個蹺蹺板旁邊,角落有一堆沙子,幾個塑料鏟,桌麵散亂擺著幾輛玩具車。

四周的門窗全部封鎖,窗簾全部拉緊,白天陽光照過窗簾讓室內有些光度。

蛇仔頑同幾名兄弟坐在門口,抽菸打牌,吹水聊天,眾人都是興致欠缺,江湖大亂,影響的是乜野?

是爛仔們的生意啊!

蛇仔頑打出一對水,調侃道:“蛤蟆仔。”

“你好像很喜歡那個小女孩,每次上廁所都去端屎端尿,有冇有端出感情來?”

“認她作女兒好了。”

“丟!”蛤蟆仔卻罵道:“這批貨’進回來兩個月都還冇出掉,字號名字換了,馬欄卻冇錢逛,倒黴透頂還養仔?“

“我等著她養我啊!”

蛇仔頑冷笑一聲:“知道就好。“

“規矩短不能破。”

蛤蟆仔抽著牌:“蛇仔哥,我做事很講規矩的,放心,小女孩很安全!當然,她長的確實很可愛,不過那是貨,賣貨要講質量,講品質,我入行時堅哥就教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