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64 好警察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溫sir。

“下樓很危險的。”

一名警員出聲提醒。

這次,下去拯救人質最大的威脅就是死道友。

這個道友還宣稱有雷。

溫啟仁卻沉聲說道:“我是一名警察,拯救人質是我的職責,我看不下一群兒童在裡麵…“

他高舉起雙手,不再講廢話,一步步謹慎的邁下樓底,漸漸開始靠進鐵門,道友卻猛然轉過槍口,對準鐵門開槍:“砰!“

一槍打穿鐵門。

溫啟仁小腹中槍,捂著傷口,頓時跪倒在地。

道友滿臉獰笑:“嘿嘿嘿。“

“爬過來。”

“你要是敢騙我,大家就一次死乾淨。”

溫sir!“

溫sir!

四名警員雙手持槍,麵色恐慌,驚撥出聲。

溫啟仁舉起單臂示意冇事,再度捂緊傷口,站起身一步步走向鐵門,鐵門上有一個綻開的彈孔,門鎖卻並非鎖死。

他抬手將鐵門打開,站在鐵門前,伸手進入衣袋,裝模作樣掏著東西,道友望見他的動作呼吸急促起來,麵色寫滿貪慾,可溫啟仁卻掏出一支鋼筆,麵露猙獰之色,猛的撲向目前道友。

“你找死!”

道友大吼一聲,舉槍要射,小女孩狠狠咬他手掌一口,同時,溫啟仁捨命撲來,攥著一支鋼筆,直接插入道友脖頸,近乎半隻鋼筆都陷入骨肉,剩下一半鋼筆則直接折斷,旋即,溫啟仁雙手死死摁住槍械,一隻尾直塞進扳機底下,將槍口壓低,尾指卻被卡斷。

道友瞪大著眼珠,脖頸處一股股鮮血淌下,臨死前壓著扳機卻摳不進去,漸漸失去力氣摔倒在地。

嘭。

溫啟仁一身西裝,掛著證件,左手尾指處還卡著手槍。

他重重喘著粗氣,眼神望向旁邊的小女孩,抬起手摸摸她腦袋,雙目溫柔的安撫道:“冇事的,冇事的,警察哥哥會保護你。“

“!

溫啟仁的西裝背影摔倒在一張床鋪前。

溫sir!

“溫sir!“

一群警員衝入地庫。

張國賓並冇有在第一時間收到善人堅被差人捅爆的訊息,而是第二天清晨纔在亞視新聞台看見警方通報。

李成豪拿著一份資料,坐在和記大廈內,出聲說道:“賓哥,昨天警察出手把善人堅的倉庫捅了。

“善人堅當場被差人打死,頭馬蛇仔頑和一名爛仔也死著,剩下蛤蟆仔三個爛仔,麻煩的是當天有一名小孩在廚房被斬碎了。“

“那個小孩的媽咪還是九龍區議員!丟,勝義的麻煩大了!“

張國賓雙手揉著眉心,麵露苦惱:“勝義是和義的社團,勝義的麻煩就是和義的麻煩,和義坨地就在西九龍,得罪九龍區議員,可不是小麻煩。”

李成豪冇有關注新聞上警察的事情,實際上,張國賓已經知曉有一位高級督察在行動中受傷入院。

李成豪嘟喃道:“反正善人堅也是個反骨仔,就該早早的做掉。“

張國賓望他一眼,發出輕笑,講道:“先叫勝義坐館們到相館開會吧,麻煩事,總是要先擺平的。

李成豪點點頭,站起身道:“好,我去通知各家社團。“

張國賓打電話讓亞視派記者去深入采訪警方事蹟,很快就確定受傷的高級督察就是溫啟仁,並且得到溫啟仁受傷的原委,當即讓亞視進行正麵宣傳,警隊自是樂見其成,派出公關部配合,英雄督察冒死救人的事情,一下成為社會熱門話題,茶樓,餐廳多有討論,溫啟仁前途不可限量。

本次行動,警方則一共解救出十六名兒童,其中大多數都是屋村仔,九龍區議員的仔怎麼被綁走真是個謎團。

估計,連善人堅都不知綁來一個值錢貨,怕是有不少巧合在裡麵。

張國賓卻冇有深究,著手處理下一步事宜。

光明相館。

一張長桌上首。

張國賓身穿西裝,端著茶盞,腰桿筆直的望向眾人。

二十三間字號坐館,其中十人坐在長桌兩邊,十三人坐在閣樓旁的五張小圓幾旁,有人穿著長衫,有人穿著西裝,有人穿t恤,花衫,打扮不一。

眼花繚亂的裝扮也許正向征著人心。

整座閣樓看起來有點擁擠,

氣氛卻更為肅穆。

“這是我頭一次召各位正式來開大會,本來是打算把時間定在月底,未想到,提前就有事情找上門來。”張國賓手指把玩著茶盞,語氣舒緩寧靜,許叔,超叔,天堂仔,戳腳棠等人卻心裡一緊,感覺首次和義大會,冇那麼簡單就能渡過。

果然,張國賓下一句就點名道:“許叔,和義勝是的善人堅是怎麼回事?“

和義勝新上任的坐館許叔麵露苦澀,身著青衫,端著把紙扇,起身答道:“對唔住,舵主。“

“和義勝做事不密,為和義惹來麻煩!“

他鞠躬致歉。

不敢有一句辯解。

和義新超叔板正的坐在椅子上,內心卻泛起喜色:“好啊,張舵主先前冇有對和義勝進行清洗,到頭來總歸是要你好看!

勝義作為首逆之賊能夠安安穩穩在坨地開會,說實話,已經超乎很多坐館的預料。眾人都覺得張舵主第一件事就是剷掉勝義的字號,乃至吞下勝義的全部地盤,生意,就算期間有一定反抗,但勝義也會很快潰敗,是個穩賺不賠的好算盤。

張國賓隻要從一開始就不接受勝義社團,那麼打擊勝義就是理所應當,不存在江湖道義問題。

張國賓卻主動接納了勝義,對勝義內部職位的安插,看起來想是懲戒,實際上卻是一種馴服。

大家都等著義海把勝義洗乾淨,群起而上,狼群分食,也能喝到口湯,張舵主做的斯斯文文,大義在前,反叫一乾嗷嗷待哺的傢夥不甘心。

耀哥以掌數大爺的身份坐在一旁,手裡捧著茶盞,心中暗道:“坐館等對手主動犯錯,再捉對手手尾,真是大義當先,有理有節。“

張國賓則同許叔說道:“你剛就職義勝坐館,底下兄弟出差錯很正常,我不會完全責怪勝義,但是誰做錯事,誰就要為此責任。“

“簡議員那邊的事,我會負責去溝通,有什麼要求,損失,勝義一力承擔!”

許叔眼神驚訝,連忙拱手,感激道:“多謝舵主幫手!“

三天後。

同一間閣樓。

張國賓說道:“我同簡議員已經談攏,善人堅手底下沾過小孩買賣的人,全部做絕,一個不留!“

“另外,簡議員會向港府要求加強立法,嚴懲兒童拐賣,將來做孩子生意冇油水,往後和義字號全部斷絕人口生意。”

“和義還為義勝拿出一大筆錢走關係…”張國賓端起麵前的茶盞,沏了沏茶,出聲說道:“義勝記得按時還款。“

許叔站起身麵露喜色,抱拳說道:“請舵主放心,和義勝會替和義清理門戶,把手尾都打理乾淨。”

“將來人口生意不會再碰,每月也會定時向義海交數!“

張國賓是和義的話事人,和義海卻並非是義海的總堂,底下各個堂口卻冇有按月向義海交數的規矩。

要把這個規矩實行下去,找各個字號收數,難度巨大,一不小心就會引起反彈,就算交數能夠獲得一定保護,但本質也是出讓利益的局麵。

許叔在和義勝內部冇有壓倒性優勢,有張舵主的一句話,立即就可以清理對手,坐穩位置,不僅不覺得受到打壓,還覺得受到舵主扶持,頓時感慨:“善人堅的死就是最大善事!“

“往後,和義勝要成坐館的死忠了。“耀哥在旁靜觀其變,心中暗暗驚詫:“賓哥真是高明。“

超叔,戳腳棠一乾人卻是大失所望。

然而,張國賓行事滴水不漏,搬出的理由都是為大家好,一群和義坐館隻能欣然應命。

其實張國賓壓根冇有給簡議員補償,隻是同蔡錦平一起登門慰問過一次,慰問是誠心實意的,但是道歉的卻並非是他,找勝義收數隻是換種方式吞下勝義。畢竟,許叔本次對自家人下手,身邊人心肯定有所異動,想要坐穩坐館隻能月月交數,交多少錢全看勝義的賬目,和義海一口吞了勝義連骨頭都不剩,還留下一群打工仔每天出門上工,一點點風險責任都不需要負擔。

勝義先前則獲得彙豐大筆貸款,主要都投資在酒樓,夜總會,水tv,馬欄等夜色經濟,做著古惑仔最熟悉的工作,其實收益還是非常不錯。

這血,

勝義敢不出嗎?

當夜。

荔枝角。

羈留所。

蛤蟆仔正在澡堂洗澡,手裡拿著肥皂,樂滋滋搓著後臀。

有和義的金字招牌,其實一乾爛仔們在羈留所過的都還不錯,往往抱團在一起橫行霸道。

一個勝義仔推開兩個人,望著蛤蟆仔喊道:“蛤蟆。“

“啊?”

“遠哥。“

蛤蟆仔笑著同大佬打招呼。

遠哥可是勝義紅棍。

“走好!

遠哥卻麵無表情,迎上前去,揮起一塊玻璃劃破蛤蟆仔的脖子…

“你

“你…“

當晚,勝義一共死了十三人。

第二天。

馬嘉烈醫院。

張國賓獨自一人叼著香菸,提著果籃進入醫院大門,可當他走到樓層轉角望見病房門口站著兩名警察,腳步卻不自然的悄悄一退,神色中浮現難以見到的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