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馬王拿起一塊凍肉,望著標簽,咧嘴罵道:“搞乜鬼呀?五十年前的冷凍肉還能生產?“

元寶站在辦公室裡,隔著一扇玻璃窗,外麵就是流水線生產間。

新界工人戴著手套,正在操作生產,幾名和義誠的馬仔叼著煙,巡視著生產線,每個生產小組都有兩三名發展監督,整座肉食品廠有五六十名馬仔看守。

齙牙秋在旁笑道:“怕什麼,包裝上有冇寫保質期,能吃就吃嘍。”

張國賓穿著西裝,叼著雪茄,沉聲道:“這些都是二戰時期歐美國家倉庫的備戰物資吧?”

“嘿嘿。”

“賓哥懂行!”喪狗搓搓手掌,豎起大拇指,誇讚道:“食品廠裡一部分肉進口的備戰物資,一部分肉是走私商收集的過期肉。“

“有冇有病豬,死豬肉?”

張國賓彈彈菸灰。

喪狗答應道:”一半一半吧。”

“光是進口冷凍肉其實成本較高,都是打包一起進口,攪在一起做肉腸,反正冇人吃得出來。“

二戰時期歐美國家為了備戰,冷凍有大量肉食品,經過五十年後,開始一步步放入市場。

量有多大呢?

大到能賣幾十年!

畢竟二戰持續了六年,物資以幾千萬,幾百萬軍隊為單位,冷凍數量難以想象。

這些物資早已經過期,無法在本國上市,放棄又過於可惜,不法洋商便盯上其中的利益,打包收走悄悄出口到亞洲地區,其實,歐美本士也有此現象,美國佬一樣不知道自己吃的是啥肉。

二戰留下來的物質,除了冷凍肉,還有軍火,彈藥,航母,坦克每項都是大油水啊。

可惜,和義誠這種小社團冇資格染指。

張國賓斜眼看他:“冇有老鼠肉,亂七八糟的屍體吧?“

“賓哥!“

喪狗卻叫道:“你這樣就看不起我了,咱們做食品生意是有底線的,怎麼會用老鼠肉,屍體肉呢?“

“我大老遠派兄弟去北美買老鼠啊?“

"北美老鼠就比香江肥嗎?我跟你說,這些冷凍肉攪在一起做食品,衛生署的人都查不出來,幾間大廠都在我們這裡進肉呀。“

喪狗壓低聲音:“商業機密,一般人都不告訴他。“

“嗯。

張國賓微微頷首,揮手道:“去凍庫看一眼。“

一行人走向工廠的凍庫,打開凍庫大門,一個個用塑料膜封好的豬腿,豬排跟冰塊一樣層層疊好,遠遠看去臟、亂、多、帶著一股腥臭味,數量大的數不清,外表卻看不出多大毛病。

張國賓捏著鼻子給元寶打去一個眼色,元寶當即披上軍大衣躥進凍庫一陣翻找,很快在一些封好的豬腿底下,翻出一整隻一整隻的豬、雞。

”嘿嘿。”

喪狗討好的笑道。

張國賓點點頭,一行人離開凍庫,又轉身參觀了一遍工廠。

整座食品工廠由於規模比較大,環境衛生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小作坊,雖然員工冇有消菌殺毒,但是香江邊個搞這套?

80年代,有肉吃不錯啦。

關鍵是,肉源存在問題,很多肉在走私途中都已經發臭,銷出去吃不死人,卻可能會把人吃壞。

張國賓近期正在佈局下一項正行生意,需要巨大資金量支援,如果真是個不錯的生意,一定下大力氣發展肉食品工廠,可鑒於食品安全問題,隻得放棄肉食品項目。

畢竟,他需要沽名釣譽。

釣一輩子。

喪狗在旁邊講道:“賓哥,我在歐洲的合作夥伴實力很強,你要多少肉就能送多少肉出來,隻是走海關需要點關係和人馬。“

“和義誠冇那麼大能量,之前都是小打小鬨,但是有賓哥出手的話,那就大不一樣,肯定能迅速發展起來。內地很多商人都想跟我一起進貨,何況還有東南亞,台島,印度那些地方,對於很多人而言吃得上肉就不錯啦,哪裡還需要再乎來源。“

“我們給他提供最便宜的肉,是做善事,積德來著。”喪狗的歪理一套一套,某些程度具有一定參考意義。

他送出食品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其實有一點就是想要賓哥把食品廠做大,到時走私規模擴大十幾倍,一船船肉往回拉,百分之四十都比之前分得多。

好狗!

張國賓走在工廠內,嗅著一支雪茄,不置可否的問道:“歐美的貨源可持續嗎?“

“嘿嘿嘿,賓哥聽說過冷戰嗎?”

喪狗居然說起世界局勢:“美國同蘇聯在打冷戰,比的就是軍備,軍備裡有武器大炮,也有乾糧豬肉呀。

我們這邊在往外送,洋人那邊在裡凍,一年有一年的貨,供銷鏈非常穩定。“

張國賓點頭道:“行!“

“馬王。”

“這間工廠轉給你做怎麼樣?“

他扭頭望向一人說道。

馬王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連連拒絕道:“不行啊。“

“我全港那麼多馬房,試鐘,管理,教導新人,忙不過來呀。“

他手底下也冇有做走私的兄弟。

一時半會難調整。

“有得賺都不做?”

張國賓眼神一轉,盯向元寶:“元寶,你堂口有走私的兄弟,這條線交給你來管,你每個月給公司交…

“唔好意思,賓哥。”元寶心頭猛的一緊,連忙鞠躬道歉:“我堂口剛剛在緬北開了一個賭盤,專門騙凱子來賭石,利潤還是很大的,正打算好好經營,怕抽不出人手乾活。“

“要不然,社團再開一次山門,否則我真搞不定,至於給社團交的數…緬北生意都盤活了,肯定一月多過一個月,少一分錢我自掏腰包抵數。“

張國賓麵色有些不爽:“開山門!"

“開什麼山門!“

“還嫌風頭不夠大嗎?”

一個個的,

冇一個好東西!

“齙牙秋,你是個好兄弟,常年負責石油生意,手底下人很合適做肉食品,這間工廠的股份我折成。

齙牙秋捂住肚子,慘叫一聲:“賓哥!”

“怎麼了?“

張國賓眉頭微皺。

齙牙秋咬牙著道:“我小時候吃火腿吃的食物中毒,剛剛望見那肉就起反應,忍了半天現在肚子好疼。“

“我不行了”

“好痛!

齙牙秋哀嚎一聲,轉身跑向廁所。

張國賓忍住心底的怒火,望著逃開的身影,有種瑞上一腳的衝動,遏製住衝動後,擠出一抹笑容轉向旁邊:“肚皮文啊…"

肚皮文欲哭無淚的說道:“賓哥,你給我,我也冇錢給你啊。”

他手底下的地下診所,正在有規劃的轉型成整容醫院,私人醫院,不過醫療投資消耗恐怖,每轉型一間都要停止發展一段時間。

肚皮文是義海十傑裡最出名的窮鬼,但卻一步一個腳印,穩紮穩打,謀劃著未來。

張國賓麵色浮現不爽。

喪狗在旁望見這種場景,心臟砰砰狂跳,還以為舵主同兄弟們演他,啪嗒的一下,就在停車場前跪了下來,五體投地,磕頭喊道:“賓哥!

“賓哥!”

“我真的錯了,乾錯萬錯,錯不該跟百裡伯一起跟義海作對,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大人大量,放過喪狗一馬吧!“

張國賓徹底不爽,一腳瑞開他,罵道:“你做乜!“

“這幅姿熊,把我張國賓的名聲置於何地?”

喪狗被一腳瑞開,卻有連忙爬過,抱住大佬賓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淚:“賓哥,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我不能死啊,不要殺我,彆殺我…“

張國賓喝道:“你當我張國賓什麼人?既然和誠併入和義,那和誠的人就是我張國賓的兄弟!“

“對對對,你是兄,我是第,我喪狗衷泉,永遠是你的狗。”喪狗舉手發誓,心裡卻還是非常緊張,

哀嚎道:“請你不要拒絕食品廠的生意呀,這是真的賺錢,真的賺錢!"

唉。

“好吧。"

張國賓非常無奈,答應道:“這個生意我會找人接手的,你不要再擔心了。“

“起來賓。”

喪狗抹著眼淚,安心不少,戰戰兢兢的站起身。

張國賓望他一眼,登上平治車,一行大底驅車離開,張國賓回到和記大廈辦公,馬王,元寶,齙牙秋,肚皮文四個人卻湊在一起飲茶,馬王坐在中間,端起茶盞,輕吹茶湯:“呼。“

“元寶。“

“你怎麼不接受豬肉生意?“

“這生意聽起來很賺錢呀,你就一個窮鬼,怎麼連送上門的銀紙都不要了?”

元寶一拍桌案,罵道:“馬王!

“丟雷老母,你說誰窮?“

齙牙秋打著圓場:“馬王哥,元寶哥,同門兄弟,不要傷和氣了。”

“滾一邊去!“

“死開!“

馬王,元寶異口同聲的側頭罵道,旋即又扭頭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冷哼一聲,齙牙秋卻摸摸鼻子,

不以為意,肚皮文則道:“我觀賓哥冇有很喜歡這項生意,接過來做好做壞都不討喜,乾嘛要做呢?”

齙牙秋卻持不同意見:“我覺得賓哥單純是想敲打敲打喪狗,你看後麵喪狗嚇的,哈哈。”

“冇見識!”

元寶卻在旁罵道:“就一條,賓哥讓出來的生意,不要接!“

馬王不甘示弱的補充道:“賓哥要合夥的生意,衝到底!”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