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70 帶薪抗議

-

[]

陸存久坐在祠堂內的一張圓桌旁,一襲長衫,端著茶盞,麵色鄭重:“張先生,新界鄉民多受義海集團支援,關於葵青碼頭的事情,陸氏會帶鄉民奉上一份力。“

多謝陸先生。”張國賓身穿西裝,麵貌如玉,拱手致謝道:“義海集團若能拿下葵青碼頭一定會優先照顧鄉裡,為鄉裡提供更多的工作職位,將來多多促進新界發展。“

“這件事義海集團亦不會讓鄉民白白出力,每位出力鄉親都應獲得報酬,一人日薪兩百,到時交一個名冊到公司,財務會派人結賬。“

陸存久麵上泛起笑容,輕輕放低茶盞,笑道:“張先生客氣,我代鄉民們先謝過你。“

張國賓語氣恭敬道:“新界事,新界做主,路老先生是新界鄉紳之魁首,號召力巨大,這件事情除了陸老先生之外無人能辦。“

陸存久神情不禁有些得意,點頭道:“請張先生放心,你是新界人的朋友,新界鄉民一定全力支援你。

義海集團在新界有四間酒廠,三間大型製衣廠,兩間大型波鞋廠,餘下還有食品廠,賭檔,馬欄,走私等社團產業,光為新界鄉民提供就業崗位就超過兩萬人,更有近一萬多名“和義”兄弟是新界人,

總計三萬餘個集團靠義海養活生計,再加上“三大亨”一直在為新界男丁提供低息“丁屋”貸款,三大亨其實在新界鄉間頗具影響力。

新界人不一定全部支援張國賓,但新界有的是人支援張國賓,但新界根本冇人支援李家城朋友的敵人就是敵人,葵青碼頭項目中支援誰,對於新界人而言並不是一個選擇題,是有獎問答題!

張國賓乘車離開新界陸姓村,幾名年輕人收到通知,放低手裡的活,邁步進入祠堂內,低頭喊道:

“太公,太公,太公…“

陸存久雙手撐著手杖,坐在桌子主位,麵色和藹可親的說道:“平遠,平心,平強,誌輝,過來坐。“

“好的,太公。”四個年輕人答應一聲,上前在圓桌旁坐下。

四人皆是陸氏男丁,三個人為平子輩男丁,一個是誌字輩男丁,按輩分比平子輩小一輩,但誌輝年齡已三十,不比三位平字輩男丁小多少,可見誌輝父母是平子輩中排位較高者,而眼下四人便是陸氏家族正可辦事的青壯頭領。

地方家族可不講究唯纔是舉,其內等級森嚴,依照輩份,親疏分遠近,光是一個輩份就能壓死人,更遑論各方、各村、各姓見的明爭暗鬥,流血事件並不少見,但在香江這種具有外部壓力的地區,家族抱團,統治鄉間,卻是最好的一種模式,幾個大姓可謂是橫行鄉裡,內部小姓也受到欺壓的情況也會好一點。

陸存久召來陸氏當代的四個帶頭人,就是要把話挑明的說,待四人坐下各自喝了口茶,便講道:“剛剛張先生來我聊過一樁生意,主要是圍繞葵青碼頭的競標,張先生希望我們鬨出的風聲出來聲援他,我已經答應張先生。“

"好啊。"

“太公。”陸平遠穿著襯衫,踩著水靴,身上有一股洗不掉魚腥味,聞言當即大讚:“張先生可是我們新界的大水喉來著,誰跟張先生作對,便是同我們新界人作對。“

陸平心眉毛濃密,一根獨眉長長飛起,給長相周正的臉龐多添一抹奸猾,其嗓音卻很沉穩:“張先生為我們新界鄉民做過很多事,很多鄉民冇有張先生的貸款,根本蓋不起丁屋,新界人肯定要支援自己人。

陸存久點點頭:“平遠,你組織鄉中的船上人家到漁農署抗議,就說開建碼頭影響到鄉民漁業,新界反對葵湧興建第六號碼頭。“

陸平遠冷冷笑道:“太公,這件事交給我來辦,我保證攪得漁農署焦頭爛額。“

“平心,你帶人去把葵湧碼頭的公路給堵住,禁止碼頭的車在夜間通過,就講他們有噪音汙染,影響新界鄉民休息。“

陸平心有點猶豫道:“太公,公路距離村莊有一定距離,這個理由很難造成影響啊?“

陸平遠嗤笑一聲:“心仔,你腦袋秀逗啦,公路旁邊冇有屋子,但是有農田啊!“

“就說汽車尾氣影響到農田種植就得,明白嗎?”

陸平心瞪向對麵,咒罵道:“丟雷老母,你在教我做事啊?“

“平強,誌輝,你們號召附近的鄉民在公路邊舉牌抗議,一步步把事情鬨大,到後麵爭取把政務司拉下水,所以參加行動的鄉民,每人每天可以拿一百塊薪酬。“

平強,誌輝二人都麵露喜色,大聲叫道:“多謝阿公,我們一定把事情辦好。“

原以為是誌願勞動,出手相助,冇想到,還是有償上工,每天一百塊,一個月可就是三千塊,抵得上新界一家五口人的勞動薪水,比打工還多賺五倍,邊個會拒絕?

當晚。

村中酒樓大門口。

陸平心舉著喇叭大吼。

“鄉民們!“

“葵湧碼頭來來往往的貨車,不知派出多少尾氣,對新界鄉田造成汙染,導致鄉田產量大幅度下降,

政府公佈碼頭擴建計劃,要在碼頭蓋六號、七號、八號…一直蓋到十二號碼頭,到時不知道會對新界造成多大的影響。“

“到時候,新界的田裡種不出菜,我們可以進九龍,中環打工,可家裡的老人怎麼辦?“

“新界的地是新界人的,不允許外人的尾氣汙染我們的地!“

“太公支援我們前往碼頭抗議,反對擴張計劃,並且答應給每人每天八十塊錢,撐我們討條活路,有人願意跟我去的,現在就坐上大巴一起去碼頭封路!“

一天八十塊的薪水,已經高出多數鄉民三四倍的工資,眾多鄉民毫不猶豫的就挺身而出,大聲支援道:“走!“

“心哥!"

“我們同你去漁農署!“

“衝!”

“現在就衝!“

同時。

陸平遠帶著三十多名手持竹竿,麵色凶悍的漁民兄弟一步步踏出漁排,登上陸地:“兄弟們都到齊冇?”

“到齊了。“

“遠哥。"

一百多名新界漁民裹著水裙,穿著水靴,蹙擁著陸平心,有人問道:“心哥,是不是八十塊啊?“

“阿公確實是出八十塊,但是碼頭擴建可是影響到我們的飯碗,我個人再多出五塊錢,每天八十五塊,誰砸我們的飯碗,我們就要誰的命!“

陸平遠高舉手中竹竿一振,中氣十足的吼道:“新界不僅地上是我們鄉民的,新界的水,新界的海!"

“也得是我們鄉民的!“

“對!“

“遠哥說的對!"

眾多漁民大步登上一輛輛小巴,乘車前往漁農署鬨事,當晚,新界鄉民的抗議之聲,很快就傳至政務司,政務司對新界人鑽政策空子,抱團爭取利益的事情心知肚明,處理多了,一時半會並冇有放在心頭,每逢新界有什麼開發計劃,新界鄉民都希望能咬下一口肉,全港隻有新界是真的視港府爲仇寇。

新界晚開發卻與鄉民的操作冇有半點關係,純屬港府經濟佈局的問題,其實張國賓有些工廠可以蓋在九龍,可卻有意蓋在新界,一是貪圖新界地價便宜,二是藉此紮根新界,培養影響力。

政務司對新界鄉民鬨事的處理辦法,便是同往常一樣畫大餅,承諾未來加強開發新界,說明碼頭擴建後對新界的有力發展雲雲。

以往在冇人牽頭的情況下,畫大餅可以解決掉一些小矛盾,可是當有幕後資金支援,鬼tm聽你畫大餅?

不給你拔下一層肉來,我tm工都不上了!

德國。

不來梅。

細仔田穿著一身風衣,戴著墨鏡,望著緩緩抵達的港口。

十幾名和義福的心腹散佈在背後。

喪狗叼著牙簽,語氣自信的道:“這裡是我合作夥伴發貨的港口,你要多少肉,有多少肉,生意若能談成的話,將來誠心食品每年賺幾千萬都冇問題。“

“你也就入舵主的眼了。”喪狗眼鏡瞥向旁邊的細仔田,心知年輕人想要表現表現。

拿命博咯!

和義誠琢磨不透是大佬賓的意思,還是細仔田的意思,總之,被迫上船,漂洋過海來到不來梅談肉食品生意。

細仔田單手扶著欄杆,扭頭望向喪狗,講道:“兩間一百多人的食品廠,抽的水塞牙縫都不夠,賓哥給我們機會,不幫賓哥把渠道談攏,你我就做一輩子的小字號吧!“

“這條線談下來,我們兩個一起做大,讓賓哥知道小字號心裡也是有義字的,絕不是口頭說說。“

細田仔麵色一正,提著箱子,帶人落船。

喪狗望向他的背影,咬咬牙簽,嘟喃道:“年輕人就是囂張,丟雷老母,有個老豆了不起,騎我喪狗頭上拉屎了。”

“算了,我喪狗也是能屈能伸的豪傑,全當作耳旁風,下船了!”喪狗朝背後幾名和義誠打仔揮揮手,一共二十幾名和義兄弟分批下船,但下船後並未直接碰頭,徑直分成兩隊人馬在各自香主率領下乘車前往酒店安頓。

2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