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94 天發殺機

-

[]

半島酒店。

向強一身西裝,端起咖啡,苦笑道:“張先生,恭喜你吃下中環的出租屋市場。”

“你約我談的生意,想必就是新記的出租屋吧?“

這回和義海把出租屋市場吃下,現金流獲得一定補充。

可出租市場較小。

說現金奶牛誇張了。

張國賓含笑拿出一份檔案:“向先生,看看先。“

向強接過檔案,翻看兩頁,麵露驚訝:“張先生,這是…”

這是物業主方麵對一個租金的債權合同。

義安出租公司宣佈破產以後,債權實際上就是廢紙一張。

張國賓同業主簽約時,順帶讓業主把債權轉移過來,有相當大一部分業主簽署了協議。

張國賓一分錢都冇有花,卻賣了向強一個人情。

這份債權在物業主手中一毛錢都拿不到,向強卻可以拿著債權去找段龍問責,要錢。

“送你了。”

“向先生。”

張國賓麵帶微笑。

向強拿著合同搖搖頭:“多謝張生。“

“這次財務公司爆雷的損失,其實波及到很多公司長輩,頭目,公司裡很多人把閒錢投進財務公司放數收息,平時無事發生都有得賺,現在財務公司爆雷內地就有很多反對的聲音,段龍逼不得已放棄租房市場,便是在找錢擺平那些人。”

每個人社團都有叔父輩。

新記也一樣。

那些跟隨向錢出身入死的兄弟,退下來後,就是社團裡長輩。

張國賓把玩著打火機:“段龍要一次兩次出血,財力估計捉襟見肘。“

向強點點頭:“這回段龍能夠拿出錢來。“

“我都覺得很驚奇。”

“向先生,你知道我是全力支援你的,現在江湖上人人都說段龍要取代向家,新記要改朝換代,我個人覺得新記坐館蹲在赤柱,確實要再選一個人扛大旗。“

“同為江湖人,誰也不願意見到一個逆賊上位,如果向先生有需要支援的地方,完全可以同我開口。”張國賓侃侃而談,誠懇的道:“新記跟我有怨,段龍跟我有仇,整個向家都隻有向先生同我是朋友。“

“我隻支援你!”張國賓講道。

向強麵色變得煞白,緊張兮兮的道:“張先生,多謝。“

被人戳破新記內部的醜事,確實會令向家人難堪,可張先生話裡話外表達出來的意思,又將向強內心的一股野心點燃。

我希望同向家的合作,就像我同向先生的合作一樣,互惠互利。”張國賓麵帶微笑,話裡飽含深意。

這夜,繁星璀璨。

段龍穿著一襲黑衫,乘坐轎車,一路抵達深水灣,深水灣道79號。

李家大宅。

這裡是和記黃埔老闆李家成五年前購置的豪宅,四周有密林掩護視野,設有一圈又一圈的柵欄防護,

進去大門是一個字形的坡道,可以防止駕車衝擊豪宅。

香江貧富差距懸殊,做富豪是個又威風,又危險的職業,許多富豪老闆為了商業發展還不斷登報亮相。

混亂的時代裡,除了擁有絕對的實力,絕對的地位,否則富豪們都深居簡出,時常有保鏢跟隨,二十四小時都聘有安保守護大宅,宅院裝修的同古堡一般。

段龍帶著三輛車的人抵達大宅,通過電話,隻車進入宅院當中。

“段先生。”李家城穿著睡衣,神態輕鬆的站在豪宅大廳歡迎客人,段龍卻在一位梳髮女傭的帶領下進入客廳,神態謙遜的鞠躬說道:“李先生。“

李家城請段龍在客廳坐下。

段龍接過茶杯,恭聲道:“多謝李先生的支援。”

李嘉誠望著段龍凝視片刻,端起茶杯露出微笑。

他支援段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段龍可以成為新記話事人,裹挾整個新記替他扛下來自和義海的壓力。

不可否認,商業競爭確實是資本為王,要在法律框架內競爭,可有些時候競爭對手是不是同你講道理的。

李家城自負在鬼佬那邊關係不錯,近期又攀上了一個高枝,可江湖方麵卻差對手太多。

丟失六號碼頭之後,和記黃埔失去一塊重要財源,但並非代表和記黃埔的資本開始沉睡。

資本永不眠。

下一步就開始對內地增加買地,在國外尋常合適的機會,佈局東南亞市場。

李家城卻意識到對手的江湖勢力太強,某些時候就算有機會打贏競爭對手,若是競爭對手掀桌子的話。

他甚至冇有反抗的機會,公司先前養的幾個小社團,要麼已經冇有拚勁,要麼就是深深畏懼。

他提出派槍手去乾掉和義海一個小頭目,底下的人都敢層層轉包,轉到大圈幫又被黑吃黑。

和義海小頭目冇乾掉,小社團的龍頭倒是被斬斷了兩條腿,他便意識到靠小社團已經扛不住壓力,必須獲得一個四大社團的支援,四大社團當中唯有新記正逢新老交替,存在著被外人插手的機會。

段龍一來二去就入李家城的眼,獲得李家城投資,寄希望於投資段龍成功,由新記替他扛下來自和義的壓力。

李嘉誠早已將和義海視為最大競爭對手。

夜半,段龍乘車離開深水灣彆墅,他自覺天降大運,有貴人相助,中環一間公寓,陳琅卻將一串手鍊丟進風水漁缸當中侵泡,雙手捧著一部《周易》,舉頭望向窗外星空:“段生,收你一百萬,隻能幫你這麼多了。

房間書櫃上擺著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個穿著道袍,風度翩翩的年輕人,同一位地產大王的合影。

現今,市民都知他是香江最有名的風水大師,卻很少人知曉,他早年是靠給地產商看風水起家。

他表麵是一個風水大師,暗地裡,其實是香江英資內部的政治掮客。

不僅在地產商間起到居中聯絡,資源互補的作用,還同鬼佬那邊有很深的關係。

和記大廈。

會議室。

各堂區交完數。

張國賓穿著西裝,坐直身子,出聲說道:“我有事要話。"

元寶,馬王,地主,美姐…

十二名義海大底都端正坐姿,麵色肅穆。

張國賓沉聲道:“細苗。”

東莞苗一身風衣,上前兩步,說道:“秉舵主!”

眾大底將眼光轉向刑堂大爺。

“根據鷹組訊息,新記內部有異動,段龍似在準備對和義海用兵,旗下斧頭俊,杜連順,李育天、細弟等紅棍都在抽調打仔。“

“新記打仔近期前往拳館的次數明顯很多,一批刀手明顯收了安家費,近日在賭場,酒吧活躍起來。

馬王結結巴巴的說道:“不,不至於吧?“

“段龍瘋啦!”

“要動我們義海!“

元寶拍案而起,驚聲叫道。

張國賓嘴角挑起冷笑:“真以為搏了個香江第一的名頭,就以為無人敢動你們了?“

“兩年前,香江最大社團的名頭可不是和義海,這個名頭你們邊個問過新記認不認?”

我收到訊息,段龍不知在哪兒拿到一大筆鈔票,從上到下灑了個遍。”

張國賓心底一樣很不想跟段龍開戰,平平安安水不好嗎?可觀在場大底近一半人露出震驚之色,內心陡然浮現出濃重的不悅。

忘戰必危!

底下的兄弟們可以甘於平靜。

大底們不行!

地主眉頭猛的一跳,鼓譟道:“坐館,和義海的名頭是靠打出來的,新記若真要開戰,那就一定要打到底。”

元寶立即接話:“冇錯,義海兄弟邊個怕死?“

“我等馬上回去抽調人手。“

馬王抱拳,氣勢洶洶:“賓哥,請讓我做先鋒打頭陣。“

張國賓望了馬王一眼。

馬王悻悻收回手。

“你能打個屁!”

元寶毫不猶豫的嗆聲道。

“我調銀紙回香江!

張國賓出聲道:“好了。

場麵頓時一靜,大底們都在等待坐館的命令,隻聽,坐館說道:“這次同新記的曬馬交給阿豪負責。”

李成豪顯然早收到訊息,闊步向前,雙手抱拳:“是!舵主!

他眼神冷冷掃過四週一圈,目光毫不收的刮過眾人,語氣冰冷的說道:“不從將令,陽奉陰違,暗通外人者,殺無赦!”

東莞苗立於左邊,麵無表情,語氣平靜的說道:“刑堂做事,手尾不留。“

在場十二大底無論平時關係同三人有多好,內心都不禁狠狠一跳,感覺到一股濃烈的殺意襲來。

這回若是有誰出工不出力,恐怕真的要翻臉不認人了。

老晉、地主、馬王等人當即報拳:“是!“

“舵主!“

張國賓也被現場氣氛嚇了一跳,剛剛心頭不悅是種自然反應,兩位手足卻心照不宣的挺身而出,心中感動之餘,也覺得冇必要給堂主們太大壓力。

他笑著向眾堂主道:“江湖上,凡事若能以和為貴自是最好,我們提前收到風就占據主動,過兩天,

我先約段先生一起飲杯茶先,飲完茶再談打不打。”

“呼"

義海十傑齊鬆口氣。

賓哥笑了。

賓哥總算笑了。

賓哥劍眉揚起,雙目淩厲的樣子太驚人呀,比m什麼新記要動兵更驚人!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殺破狼三星大放異彩!”

陳琅舉頭望著星空,助手帶著段龍走進辦公室:“師父,段先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