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95 禮炮

-

[]

段龍雙手合十,鞠躬喊道:“大師。“

“段先生,坐。”陳琅轉身一抬手,有靚麗的女秘書進門,奉上兩杯熱茶:“陳師父,段先生請喝茶。”

“多謝。”陳琅習慣性的點下頭,風度翩翩。

段龍卻下意識就忽略掉秘書的存在,端起茶盞喝一口,焦急的問道:“大師,我的玉珠祭好未?“

陳琅在桌麵角落拿出一個包裝盒,打開盒子遞向前去:“玉珠已經祭好,可我不希望你同張先生開戰,玉珠是替你借來張先生的運數騰飛,同張先生作對…“

陳琅說講到一半,突覺段龍神態不對,連忙收住話茬。

段龍沉默片刻,感歎的道:“陳師父,多謝。“

“可惜,命數半點不由人啊!“段龍也不想再同張先生開打,可自從執掌新記以後,三番兩次被警察打擊,新記在他手中失血不少,若他甘心跟林氏兄弟一樣放權,還能夠全身而退,可他強行要執掌新記大權,對新記話事人的位置念念不忘。

那就必須做出一點成績給底下的兄弟們瞧瞧。

冇有比奪回銅鑼灣更能重振雄風的了!

李家城支援他銀紙,令他有財力安撫新記,目的就是想推他出來牽製張國賓,背後的每個力量都在推動他衝進銅鑼灣。

陳琅凝望著段龍一會,長長歎出口氣:“段先生,保重。”

“再見。”段龍戴上玉珠,一拱手,果決的轉身離開,這一戰不成就死!

陳琅等到段龍踩著皮鞋,步伐匆匆的走遠,麵色感慨的搖搖頭:“香江水小,養不出兩條蛟龍,一龍升,則萬物死!"

段龍在底層一步步打拚到新記總教頭位置,手上功夫,心性頭腦絕不算差,可兵戰凶危,生死難料啊。

“妄改天數者,必遭天譴!”陳琅低頭捧起《周易》,大廈窗外雲捲雲舒,暗生波瀾。

三天後。

中環。

新安茶室。

這裡是新記產業,位於皇後大道,常有江湖中人在此飲茶,新記大底多在此聚會。

這天有新記人馬封茶樓,鋪上紅毯,歡迎貴客。

六輛黑色平治車打頭,一行穿著西裝,戴著耳麥,胸前掛著安保公司名牌,腰間攜帶武器的保鏢整齊下車,有條不紊的安排好站好,一個戴著高禮帽,身穿西裝,麵色凶惡的打仔落下頭車,轉身替大老闆拉開車門,十八個人便一起簇擁著一個人英俊青年登上茶樓。

“張先生,好久不見。“

段龍穿著一身嶄新的白色長衫,張開雙臂顯得意氣風發,熱氣洋溢的上前招呼道。

張國賓帶人剛剛登上二樓茶室,笑著上前同他擁抱,拍拍肩膀望向段龍,講道:“段先生,幾日不見越來越意氣風發啦。“

“張先生講笑。“

“請。“

段龍抬手輕道。

張國賓獨自坐上客位,翹起二郎腿,點上雪茄,掃掃褲腿,語氣輕佻:“段先生最近調兵遣將,聽聞是對義海有所不滿,不知我張國賓哪點得罪貴公司了?“

張國賓抬起目光,語氣不滿道:“難道上回賣給段先生的公司有所虧本?“

“還是段先生覺得我伏低做小的姿態不夠!“

“張先生言重了。”段龍輕笑著舉手請茶,語氣平靜:“上回收的食品公司收益不錯,可能是我跟不萊梅的關係不夠好,供貨的價格較先前上漲不少,可賺總是有的賺的。”

段龍在桌麵摸起塑料牙簽盒,把盒蓋靠近掌中抖抖,抖出兩根牙簽隨手拈了一支,挑著牙說道:“可新記想要去銅鑼灣做點生意,總不能先征求張先生的意見吧?“

“張先生是港督乜?”

“還是港督是張先生的仔!”段龍手骨青筋浮現,每挑一下牙縫,眼裡的凶光就更勝一籌。

張國賓冷笑一聲:“我同你講社團生意,你同我**律,媽的,你做的要是正行生意,那我還能你一起做大做強,你進銅鑼灣打算做乜生意?”

“我要去賣粉!“段龍手中的動作一停,表情鄭重的說道:“張先生大水喉來著,提水講究格調,不食人間煙火,可我新記上下十二萬人,每一張嘴都要吃飯,不可能有錢不賺。“

“中環的場子散貨已經滿了,兄弟想進銅鑼灣討一口飯食,如果張先生答應把銅鑼灣的場子讓給我們新記散貨。“

“很簡單,我們的貨,分你兩成,銅鑼灣歌照放,舞照跳。”段龍提出一個條件。

張國賓覺得半點不覺得可以談,舉起雙手鼓鼓掌道:“段先生高啊,真是高啊,今天進我銅鑼灣走白粉,明天來我銅鑼灣開賭檔,後天是不是來我銅鑼灣收保護費啊?“

“嗙!“

他一掌拍在桌麵,打吼道:“我是一個商人,不是大善人,替兄弟們賺不到一口飯,多組織去福利署申請救濟金,來我銅鑼灣要地盤冇有,帛金就有一封!”

段龍丟出手中的牙簽。

一下就丟進張國賓的茶盞中間,在碧綠茶湯內豎起一支旗,老江湖動作真是精準。

“冇得談了?”

“張先生!“

張國賓毫不猶豫的屈指成弓,一指彈飛茶杯上的牙簽。

茶湯飛濺。

甩落段龍臉頰。

拔旗!

“這條路是你選的,冇得談了。”張國賓站起身整理一下西裝,斯斯文文的說道:“準備一幅棺材吧。”

“從一刻起,開戰。“

他轉身帶人走下茶樓。

段龍望著他的背影。

好。

好。

好。

一行人消失在樓梯口。

張國賓在十幾名兄弟的蹙傭下走出茶樓大門,三名兄弟走在前方,兩名兄弟並肩而行,其餘的兄弟跟在後麵。

打靶仔小跑著兜過車頭,剛剛拉開後座車門,望見對麵一個穿著揹帶褲,掛著一布兜,將手插在布兜的小男仔,毫不猶豫的就舉起槍喊道:“做什麼!“

“臭小子!

十幾名兄弟齊齊腳步一停,目光驚詫的轉向小孩,四周有什麼風吹草動,馬上就會引起兄弟們的注意。

真要佈置什麼槍手,提前派兄弟們開車巡一遍,中環酒樓他來都不會來,可一個小孩子著實會令人忽略。

小男仔卻在打靶在喊人的那一刻,腳步微微一停,手臂插在布兜裡做出拔的動作。

打靶仔毫不猶豫的舉起槍口,麵向前方的人扣下扳機:“嘭!

張國賓聽見槍聲猛的一頓,隻覺得寒毛直豎,一行兄弟更是迅速將他圍在中央,一名兄弟輕輕推了他一下,他不自覺的就坐進轎車後座。

打靶仔一個人持槍站在現場,低下頭死死盯著屍體,車隊則一輛接一輛迅速的離開現場。

虎頭平治車路過街道時,他扭頭看向車窗外,一個手榴彈慢慢的滾出布兜,打靶仔目光堅定的目送大佬離開。

張國賓一瞬間寒毛直豎,轉頭把雪茄塞進嘴裡,眼神一下子變得犀利,整個身體就沉入黑色。

凶手很快被警方帶走調查,可開槍者是具有持槍證的職業保鏢,調查之後接受聆訊便可保釋。

“賓哥談判失敗,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李成豪掛斷電話,抬頭對麵前的元寶說道,元寶答的非常乾脆:“不服就死!“

“兄弟們都準備好回來了。“

“半路上,有童黨揣著雷去找賓哥聊天,你就先給義安的酒店送幾枚禮炮賀一賀。”李成豪表情非常難看,江湖規矩,講數踏出酒樓前都不能動手,可剛剛踏出酒樓就安排人做事,新記殺心未免太強了。

馬王在旁叼著煙道:“這件事情交給我來安排,我馬欄那些靚女們最喜歡放炮了。“

“嗬嗬。”李成豪臉上卻是冷笑。

警隊當晚將張國賓的一行保鏢請到重案組配合調查,重案組總督察榮啟發將一杯咖啡送進桌前,語氣溫和的說道:“張先生,警隊會派出證人保護組來保護你的安全,希望你近期配合我們的工作,有什麼事情先跟警隊溝通。”

張國賓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座,噴出口白霧,一言不發。

狀師昌提著公文包站在旁邊,推推眼鏡框,語氣平靜的質問道:“要是指望靠你們警隊保護,今天我老闆可能冇機會活著來到總署。“

榮啟發笑的非常勉強:“嗬嗬。“

“張先生,意外,意外,接下來,警隊會派出最精銳的力量保護你,不過,你需要暫時居住在警方安全屋中。”

“警方已經確定張先生是在合法情況下開槍自衛。“

現場的情況不存在任何疑點。

打靶仔在簽字確認完口供就已獲釋。

張國賓卻道:“然後,我的一切行為、通訊、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都需要通過警方監控下進行,喔,你可能會說是在警方的保護下?“

段龍可真是打得好主意。

一條命不虧!

榮啟發笑道:“張先生,請你不要誤解的警方行動。”

“總督察?“

“你不夠級彆,叫處長級以上來同我談。”張國賓冷漠的道,如果段龍能安排處長級的人出麵,那也算是下大力氣了。

噠噠噠。

一串皮鞋腳步聲傳來。

蔡錦平穿著高級助理處長製服進入辦公區,沿途眾多警員,警官都起身敬禮:“蔡si。"

“蔡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