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96 警車開路

-

[]

蔡錦平來到辦公桌旁,揮揮手,乾脆利落的說道:“出去!“

“是,長官!”

榮啟發立正敬禮,肅然應道。

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再也說不出配合調查的廢話。

張國賓說要處長級以上的人來談,處長級以上的官員馬上出現,細思極恐,根本冇有榮啟發出聲的資格。

蔡錦平拉過一張椅子,坐在旁邊,吐出口氣:“張生。“

“冇事吧?“

“冇事。”張國賓輕聲答道。

段龍想要張國賓在兩大社團血並的時候受到警方監控,以此削弱張國賓對社團的操控力,新記便能更為從容的佈局指揮,而且地下社團往往黑白兩道,大部分關係、權力都掌握在龍頭手裡,龍頭一旦受製於警方就無法下達命令,底下容易出現誰也不服誰,誰也不聽誰的情況。

龍頭,龍頭。

龍無頭不行。

童黨若是能夠一擊斃命,乃至讓張國賓身受重傷,自然更是旗開得勝,打中要害,接下來苟一段時間撐過和義海的報複,再徐徐瓦解,吞併和義海的地盤就行。

和義海幾年間組建起的大廈就會轟然坍塌,因為,越強大的勢力,越需要一個強勢的統治者,而新一代強人想要誕生必將踏著累累屍骨,腥風血雨,和義海在強敵虎視的情況下,不再具備誕生龍頭的環境。

香江能夠撐過和義海報複的社團屈指可數,新記偏偏就是其中一間,蔡錦平早早就洞悉當中利要,坐下後便出言寬慰道:“張先生,我馬上可以放你出去。“

“警隊也不會派人跟你了。”

記對江湖局勢很瞭解。

如果可以,一定會阻止兩大社團血並,但是新記狠下心一定要打,那麼記就隻能做好記的事。

當然,蔡錦平個人肯定是有選擇的。

張國賓喝了口茶,輕笑道:“不用了。”

“偶爾收到警隊保護的感覺也挺好。“

“什麼?”

蔡錦平皺起眉頭。

這可就遂了新記的願…

張國賓手掌端著紙杯,把紙杯放低在膝上,語氣犀利的說道:“新記想要義海群龍無首,好!我就讓他見見冇有張國賓的和義海到底生的什麼樣!“

蔡錦平瞳孔猛的一縮。

劉建文步伐矯健的推開玻璃門,語氣焦急的喊道:“蔡si·,中環紅坊大樓發生兩起爆炸案,一共六人死亡,七人受傷,其中新記紅棍細弟當場被炸死,整棟樓都燒了起來。“

紅坊大樓。

一幢六層的老式大廈,三層視窗處正冒出濃濃黑煙,一股紅光在兩間臥室內沸騰,三輛消防車正停在樓底,消防署警員們穿著製服,手持水炮,對準三樓的起火點澆區。

百餘名市民擁堵在街市口,舉頭望著起火點交頭接耳,有人聽說剛剛有爆炸聲響起,表情都很是驚訝的大叫出聲。

兩組消防員們正在有條不紊的穿戴裝備,一具具屍體則蓋著白布被醫護抬出,更多屍體還藏在大樓內。

消防員們卻靜靜等待大火燃燒,半點都冇有要衝進火場救人的感覺。剛剛他們收到報警現場火宅是由爆炸案引起,可能與三合會仇殺有關,裡麵死的都是該死的三合會份子,如果換作普通市民的家庭火宅還有衝鋒陷陣之必要,三合會份子卻是半點都不值得犧牲。

“呼!“

一條火龍衝出窗戶。

市民們一片驚呼。

劉建文望見蔡錦平正在一個西裝青年聊天,青年四周還站著一群保鏢,同樣驚呼一聲:“張國賓?”

“冇禮貌,叫張先生!”蔡sir教訓道。

“張先生。”劉建文很識進退的鞠躬講道。

蔡錦平說道:“近期新記動作很是頻繁,你負責盯緊一點,有任何一個線索都直接做事。“

“我不希望新記再敢做爆炸案!“

劉建文語氣一滯,點頭道:“是,長官!“

“蔡si,出來聊聊?”陳子榮穿著西裝忽然出現在門口。

蔡錦平轉頭掃過一眼,合攏製服站起身,邁步走出辦公區。

走廊處。

陳子榮遞出一支菸,挑眉道:“張國賓是你老闆啊?”

蔡錦平接過香菸,低頭點下,語氣不悅的道:“我的老闆是一哥,是港督,是英國女皇!”

“哼哼。”

“你瞞不過我。”

陳子榮眼睛一眯,彈彈菸灰,回頭望向辦公區一眼:“段龍想要警隊鎖你老闆,你老闆一進警署,你就來替他撐腰。“

“也對,張國賓現在生意做的這麼大,常常給警隊捐款,管他黑的白的,夠資格做你老闆了。“

他又兜回目光望向蔡錦平:“是不是要送張先生出去?“

蔡錦平吐出口煙,模淩兩可的答道:“不用。“

“按規矩辦事就好,繼續派保護證人組…”

陳子榮目光一瞪。

“不行!“

“為乜呀,陳處長?”

蔡錦平彈彈菸灰,笑道。

陳子榮深吸口氣:“不行,一定不行,和義海一乾狂徒冇有龍頭坐鎮,點知會搞出什麼大事來,剛剛中環可是被放了禮炮,我賭!”

“這絕對是剛剛開始!”

“要是張國賓不出去做事,那些人為了錢,為了名,乜事不敢乾?要知道,張國賓可冇有死,一個個古惑仔都等到做事給龍頭大佬看。”

“現在和義海,不,和義可是有十幾萬人,論實力一點都不比新記差。”

蔡錦平冷笑兩聲:“嗬嗬。“

“陳sir。"

“據我瞭解,你同段龍可有一些私交,以前跟向錢的關係還不錯”

陳子榮吹出口煙,坦然承認道:“老向生以前確實是我老闆,我同向家的關係也還可以,如果我還是總警司或許還需要賣段龍兩分麵子,但我已經是高級處長,段龍給我提鞋都不配,半點人情都冇有。

“他夠個屁資格做我老闆!我隻是不希望事情鬨太大,行動副處長問起來不好交代。“

“我管行動處的啊!蔡sir!

蔡錦平手指捏著香菸,目光審視著陳子榮,心知陳子榮一定是收了段龍的錢。

若非他紮職高級助理處長,陳子榮不一定會賣他麵子。

蔡錦平歎道:“那好吧。“

“我爭取跟張先生聊一聊,取消對張先生的證人保護條例,但是…但是…“

蔡錦平猶豫著道:“我覺得保護證人組可以繼續派,但是取消對張先生的監控措施就行。“

“你,你,你。”陳子榮舉手指向他:“你還說張國賓不是你老闆!“

半個小時後。

張國賓在十三名西裝保鏢,十二名西裝警員的護送下離開總署大樓,總計二十五名安保人員,九輛轎車保護跟隨,其中三輛還是便裝警車。

全員戴槍,裝配防彈背心,每個人都是神情嚴肅,動作專業,就連保護證人組警員都對張先生畢恭畢敬。

保護證人組隸屬於刑事及保安處,刑事及保安處現任總負責人——蔡錦平。

張國賓在坐上平治車前,腳步一停,忽然轉身朝後方招招手:“警官,能不能給我一個警笛?“

保護證人組高級督察麵色一愣,按照正常情況自然隻有警務人員在執行任務時,可以使用警笛,但是考慮到張先生的身份,還是扭頭讓夥計在後備箱取出一個警笛,送到張先生麵前:“張生,你要的警笛。”

“多謝。“

張國賓接過警笛放在手裡掂量掂量,轉身把警笛蓋在車頂,按響警笛說道:“走,上車!”

“回屋企!“

“是,老闆!”打靶仔等十三名保鏢齊聲答應,嘀嘟,嘀嘟,嘀嘟,閃爍著警笛的平治車迅速駛回旺角,一路上紅燈不停,來回穿梭,後麵三輛警車同樣拉響警笛緊緊跟隨。

夜晚。

銅鑼灣,晚上八點。

大頭坤把白布連著刀柄一圈一圈纏住手掌,望向麵前的兄弟們,一字一句的說道:“十三年前,和義海十二代坐館庸叔帶人踩進銅鑼灣,插旗七個月被新記拔旗,十三年後,我地義海重新殺進銅鑼灣。”

“和義海絕不能被人拔第二次旗!“

一百多名兄弟拿著刀棍默默在台下聽著,整條銅鑼灣夜場封店。

大頭坤低頭咬緊白布,出聲說道:“也許有兄弟要問,為乜總是我們衝在前麵,總是我們去搏命,可大佬給我們機會搏出位,我們就是要為大佬衝鋒陷陣。“

“男子漢大丈夫!“

“要錢,要名,要地盤,自個伸手去拿!“

晚上十點。

大頭坤帶著兩百多人沿著軒尼詩一步步走進灣仔,彙合在灣仔的一百多名兄弟,一腳踩進新記在灣仔的街區。

新記紅棍“李太龍”帶著五百多人堵住整條街道,路燈昏暗,人馬齊聚。

大頭坤低聲說道:“既然新記要來打我地,我地就先殺過去,和義海又不是木頭人。”

“和義海的人是什麼!”衝鋒前,大頭坤舉刀吼道:

“是龍!“

三百餘名兄弟大聲喊應。

“殺!“

大頭坤咬牙說道。

“殺!”

李太龍手中拎著一根棒球棍,麵露獰色:“收回銅鑼灣!”

“收回銅鑼灣!”

兩方人馬撞在一起。

大頭坤就算身上有舊傷,功夫下降很多,可也依舊選擇一馬當先,帶頭衝陣,為了大佬的賞識。

為了大佬的信任。

為了踐行“炮台”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