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399 玩壞江湖

-

[]

太平山。

深夜。

半山豪宅。

一位年輕帥氣,麵容俊雅,鼻梁高挑,長著一頭金髮的年輕鬼佬站在陽台處,欣賞維多利亞港的美景。

他接起一部電話,陡然色變,驚叫道:“馬修陣亡了!“

“是,殿下。”電話那頭傳來一道聲音:“馬修在新界高爾夫球場同段龍聊天時,遭遇特種兵小隊突襲,被境外不明勢力斬首。”

“不明勢力。”年輕人喃喃自語。

政治部長在電話裡說道:“是的,我懷疑這是一起針對祖家的斬首行動,目標可能…”

“可能是我。”

“甚至是港督先生!”年輕鬼佬麵色恐慌,心頭驚詫,語氣勉強保持著鎮定。

政治部長彙報道:“是!“

“大有可能!”

近期殿下與港督都常在高爾夫球場同各界人士聯絡,馬修作為殿下的近衛侍從,常起到居中聯絡的作用,馬修在高夫球場遭遇特種部隊斬首,不得不令人聯想到國際上的亂局。

年輕鬼佬望著夜景,思索一番:“這件事情會不會同段龍有關係?”

政治部長答道:“段龍在香江的江湖勢力中有些影響力,可新記就算是香江第二大社團,也冇有動用特種部隊的實力。“

“何況,段龍同樣在襲擊中身亡,應該不可能是段龍做的局,他這個人不夠膽的!至於和義海的話一方麵留著江湖社團的底子,一方麵正在迅速向正規企業轉型,根本不可能有派出特種部隊的決心!”

“江湖社團畢竟是江湖社團,和義海不可能有特種部隊,甚至連請動特種部隊的關係都冇有。“

“新記同理!“

政治部長歎道:“這恐怕真是國際勢力了。”

“敢如此插手香江勢力,其背後肯定有大國支援,而國際上有勢力派出非法組織的人不多,亞洲就那麼幾個集團。”

就算張國賓正在同新記開戰,政治部也無法把事情聯絡到張國賓頭上,因為眼界跟層次不一樣。

大佬們眼裡都是國際局勢,哪兒會把些許江湖爭鬥放在眼裡,江湖爭鬥需要請動特種部隊出手嗎?

特種部隊出手的還是江湖鬥爭嗎?

一個老闆同一個爛仔一起出車禍,冇人會覺得凶手是衝著爛仔來的,隻會以為凶手是要針對老闆。

殿下麵露難色,感覺事情非常棘手,動作稍一過激,很可能就會引起亞太局勢大亂。

軍艦,戰機、百萬雄兵渡海灣。

一幕幕好似都已在眼前。

雖然,祖家的企圖明目張膽,就是要吸血香江,可跟內地正式開戰的勇氣是冇有的,若是有勇氣《中英協定》也不需要簽了。

怎樣用文化演變,資本操控,金融收割…

方纔是祖家看重的。

總之,我主權可以還你,但是土地上的人口,資本,收益都必須交給我鬼佬。

你說:“華人的勞動收益憑什麼被你鬼佬收割?難道,華人註定一輩子是牛馬,生生世世要為鬼佬奴嗎?”

鬼佬要說:“冇我大英替你香江開埠發展,你香江還是一座荒野小島,華人茹毛飲血,野蠻無禮。“

“你現在不感恩戴德的回報大英,還敢要回香江主權,那麼,不剝你一層皮下來,大英帝國的麵子往哪兒擱?”

洋人永遠不會記得,他們是如何用堅船利炮轟開中華大地國門的,鬼佬永遠不會忘記,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

而現在祖家曆經兩次世界大戰,實力早已遠遠不如當年,需要控製住亞太局勢,不能再使用過激的手段。

殿下必須控製局勢,隻能屈辱的低下頭,對電話中說道:“把馬修、段龍的死定義成恐怖襲擊,兩個案子分開處理,一個案子交給政治部負責,一個案子交給警務處處理。“

“對外統一宣稱為恐怖襲擊,加強香江防恐力量的建設,其餘調查私下,切勿給予國際上其它大國插手的機會。“

“yes,sir。“政治部長答道:“我會聯合軍情第六局進行活動,一定不會影響殿下跟祖家的戰略。”

“嗯,有事再向我彙報。”殿下目光深邃,語氣沉穩的掛斷電話。

維多利亞港的美景,看來起並不似表麵平靜,繁華的香江,處處危機四伏。

在一個外族人盤踞的地區,如何為祖家爭取利益是一門大學問,也是一門政治家的必修課。

這一門課不過關,將來如何做一個合格的政治家?

老唐樓。

這晚,張國賓同往日一樣該洗漱洗漱,該睡覺睡覺,他又不需要管國際局勢,香江一畝三分地,十幾萬人為其效命。

乖乖等待迴音便可。

“噠噠噠。“

翌日。

清晨。

張國賓起床更衣,換上一套新西裝,戴好手錶,整理一下袖口,繫好雙排扣。

東莞苗抬手敲門。

“進來。“

張國賓郎聲喊道。

東莞苗麵色帶著疲憊之色,兩個青色眼袋掉的很深,手頭提著一大袋茶點,一襲風衣,踩著皮鞋,走進客廳,講道:“賓哥。“

“早餐。”

他把塑料袋放在桌麵,彎腰拆著筷子。

張國賓輕笑一聲,繫緊領帶,上前拍拍他肩膀,笑道:“走!”

“一起去陸羽茶樓飲早餐。“

他低頭看向塑料袋:“飲早茶就要到茶樓。“

“蹲家裡食外賣像乜野?“

東莞苗一夜未睡的樣子,正是張國賓可以安然入睡的底氣,正因有結義兄弟晝夜值守,張國賓纔不怕任何宵小作亂。

東莞苗聽聞大佬要去茶樓,乾脆利落的直起身,捏住耳麥道:“賓哥要出門飲茶。“

“收到!"

"yes,sir

“是,大爺!”

九輛轎車駛出旺角,過紅磡隧道,抵達中環,東莞苗叼著香菸,快步落車,甩動風衣,拉開車門。

打靶仔帶三人左右護住賓哥,高級督察拿起證件,進入酒樓向店長出示,專門挑選了一個利於保護的位置。

“嘩啦!“

東莞苗撐開一把黑傘,緊緊護著賓哥走進茶樓,彎腰時才順勢把傘收起。

茶樓裡。

許多在飲早茶的老伯、叔父、望見這番場景都是麵色一肅,壓低音調,等待人群路過茶位方纔漸漸恢複音量,收回目光。

在香江出門如此張揚的人,毫無疑問都是社團大佬,可能夠張揚到如此氣派的人,社團大佬中點不出幾個。

何況,警員們掛著證件,明晃晃捏著槍袋的樣子…

“那是港督嗎?”

阿伯唆著鳳爪,忍不住聯想,問道。

一位老叔嗤笑道:“港督?你見過二十幾歲的港督啊!這是九龍皇帝來著,今天不知點有心情到中環飲茶。”

“冇牙叔,聽聞你以前是義群的大佬,對江湖好熟悉來的。”另一個叔父好奇的問道:“現在新記正同和義大戰,昨夜段龍要打回銅鑼灣,大頭坤率人同李太龍血戰,主動帶兵殺進灣仔。“

“有人望見昨夜警方光灣仔就抬走三十幾具屍體,捉走兩百多個打仔,現在,荔枝角、赤柱的價格應聲而漲,爛仔們都囤貨,等著大佬進去消費呢!“

阿伯一拍桌麵,插話道:“何止啊!“

“新界李育天率人奇襲屯門老晉,希望當夜斬死一個義海十傑,未想到,齙牙秋、肚皮文早已帶人在屯門設伏。“

“李育天腦袋被綁在車上,屍體拖了十幾公裡,慘不忍睹,慘不忍睹,唉!”

阿伯眼珠一轉,試探道:“你說九龍皇帝逛到中環來,會不會是要同新記講數,昨夜勝負初見分曉…

“怎麼可能!“

冇牙叔感歎的搖搖頭:“新記、和義海可是排名一二的大字號,這種字號開打,不死百來個人不可能停手。”

“何況。“

冇牙叔端起茶盞,飲下口熱茶,感慨萬千:“帶兵打仗的人是段龍,可不是向生。“

“那你覺得九龍皇帝的勝麵是不是…”有人忐忑的猜測道。

冇牙叔搖搖頭:“不知道呀,我就是一個老草鞋來著,對大字號打戰怎麼明瞭。“

“我最多就帶過三十幾人開斬。”他翻起一個白眼。

張國賓一身西裝,坐在茶幾旁,剛剛點完單,忽然聽聞茶樓外有報童叫賣,舉手將菜單還給打靶仔,

出聲說道:“買一份報紙來。“

打靶仔端著菜單,輕輕點頭,繞過一麵屏風走出茶座,不過一會就帶著一份《星島晨報》回到桌麵。

“張生。”

《星島晨報》是《星島日報》的子刊,為香江80年代銷售量最大的報業。

張國賓坐椅子上,細品口茗,翹起二郎腿,攤開報紙看去。

標題:

《三合會大佬段龍受恐怖襲擊身亡!》

張國賓送茶水入口的動作微微停下。

“撲你阿母!“

“警隊越來越過分了!”

以前說他是三合會份子,現在說他是恐怖份子,我,我TM就不能是個好人嗎?

張國賓再往下翻兩頁,便是昨晚幾塊街區的惡鬥,按照正常情況,未來幾個月的報紙上,不斷都會出現各種三合會惡鬥新聞,經過幾個月纏鬥後,纔會分出一個勝負。

現在嘛

茶樓內,市民、叔父們望著報紙都是一片驚叫。

“乾呀!”

“直接請恐怖份子來了?”

這,這江湖還怎麼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