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往後我們三家社團站在一邊,一起做事,一同發財。“張國賓端起茶杯,端正神態,雙手敬茶道:

“三大字號一起同氣連枝,水香水。“

好!

大圈彪見龍頭賓鬆口,大叫一聲好,舉著茶杯敬道:“張生飲茶!“

武兆楠也是捧起茶,鄭重的道:“有張舵主為香江同門掌舵,往後香江洪門皆聽張舵主話事。”

“大圈幫之兄弟,也皆是香江洪門兄弟之友。”加錢武又轉頭說道。

三人同飲一壺茶。

以往,三大社團雖互相間都有合作,但大圈幫、號碼幫互有提防,僅以和義海為紐帶通風聲。

大圈幫,號碼幫都希望搭上和義海的大船。

和義海又需要兩大社團助威,一同相互照應,號碼幫雖隱隱弱和義海一籌,但依舊有虎踞一區的實力。

是香江繞不開的江湖大佬!

如今,三大社團的坐館飲茶締約,就算比不上正式的社團結盟,但互相的關係更深,配合更默契,實力也更強大。

三大社團都是近十萬人,或十幾萬人的大字號,底下的人馬關係盤根錯節,利益糾紛勾連,恩怨衝突頻頻。

三大社團正式結盟是不可能的,一旦結盟成為幾十萬人的利益體,又無異於是個國中之國,搞什麼社團。

搞政治好了!

爛仔們搞政治,簡直是笑話,很可能會搞的民怨沸騰,所以,三大社團大佬間互相結盟,隱約已是關係的天花板。

再下去就會脫離江湖範疇,江湖三大亨同意,下麵的兄弟們也會攪鬼,除非未來三大社團都完全排除掉爛仔,進行正規化轉型,否則根本不可能…

這種局麵已經很令人滿意。

張國賓未想到調一支奇兵入港,區區七個人,卻能引起如此巨大的反響,說起來,已經有點呼風喚雨的意思了。

這七個人裡還有六個是雇傭兵,剩下一個是義海仔,若把全部義海仔調回來,噴噴,那場麵太過美好,不敢想象。

“驚了!

“他們是驚了!“

張國賓口中品嚐著茶香,心裡自由明悟:“江湖上,果然拳頭最大,能賺錢是一方麵,能打的死人也是一方麵。

“恩威並濟的意思,就是有錢、也有人!有銀紙、也有槍炮!”

“霸權!永遠是經濟與軍事互相組成,缺一點點都不行,至於忠義、信仰、文化、家裡人信,外邊的人可不信。”

“不錯。”他覺得大圈彪、武兆楠的堅定支援是一項意外收穫,可卻又是最情理中的選擇,兩個人思維劍走偏鋒,政治嗅覺卻很靈敏嘛。

他無形中已經是港島江湖的霸權者,江湖第一大社團龍頭,豈不是就是香江之龍?

大圈彪放低茶杯,囫圇飲下茶水,見場麵愉快,時機到來,趁勢就提出建議:“張生,我地三家社團既然同氣連枝,何不一舉將新記完全打倒?”

“向家小兒就像一串螞蚱,一隻隻烤熟,到時新記就將成為過眼煙雲,往後香江就是我們三大字號的地盤!“

張國賓眼神微微一動,拾起筷子夾來一片金錢肚,低頭食飯靜靜聽著。

他想看看大圈彪葫蘆賣乜藥?

大圈彪麵色意動,攛掇道:“如今段龍剛亡,向家尚未掌權,新記話事人在獄中,林景還在台島。“

“支援向家的幾名紅棍在前番大戰中,相繼都被段龍派出去打戰,死的死,傷的傷,現在新記冇幾個支援向家的人。“

“不趁機把向家搞倒,那可就錯過天賜良機了。”

大圈彪越說越激動:“到時奪下來的地盤,生意,我取西區、武哥取金鐘,深水步,北角,灣仔,銅鑼灣全部歸張生,張生打出油尖旺清一色,再打出北灣銅鑼清一色,講出去威震天下。”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獨你龍頭賓一人啊!”大圈彪豎起拇指。

又補充道:“當然,賓哥若是對上環,金鐘地區有興趣,我們也可以再商討下地盤劃分,具體瓜分就看出工出力了。“

張國賓心頭明白。

原來,二人一同跑來陸羽茶樓趕早餐,是想要共同分潤新記的地盤,作分食屍體的群狼,果然還是無利不起早!

他吃著金錢肚,瞥眼向旁,問道:“武哥,你也是一同的想法?“

武兆楠掂量著道:“我其實隻是想同賓哥聯手拿下幾條街的地盤,但三大社團既然站在一起,趁機打垮新記也是大有可為。“

“嗬嗬。”

張國賓再度伸出筷子,搖著頭道:“不行!”

“我底下還有一群小字號要關照,打段龍已經讓和義字號們壓力很大,再去打向家。”

“徹底吃下整個新記,我怕和義要內亂,所以,我不得不收手。“

大圈彪咧著嘴,乾脆的答道:“既然張先生有家務事要處理,那我們兩家就隻得作罷。“

“反正我們都以張先生為首,對唔對呀?武哥。”

武兆楠頷首道:“這話冇錯。”

他們本就是來碰碰運氣,討好大佬。

大佬不想去打新記,那就不打咯,否則,徒惹間隙,將來冇好處,隻要緊跟大佬步伐,有好處的時候總能輪到他們,關鍵是個立場問題。

至於,和義海同新記開戰,全部都是用自家班底,還冇動用到和義的打仔們,和義字號怎麼會心生不滿。

這些細節都不需要深究了,大佬態度已經很明朗,再刨根問底就是不識趣。

“飲茶啦。“

張國賓舉起茶杯笑道:“這回我先從新記身上刮一塊肉下來,有發財的機會一定找兩位,有機會真吃掉新記也是OK的。“

大圈彪,加錢武都是捧起酒杯,乖乖吃下大餅。

“張生。”

“飲茶。”

飲茶。

張國賓放低茶杯。

打靶仔走進隔間,出聲講道:“張先生,向波、向強請見。“

“喔?”

“今天,陸羽茶樓可真是熱鬨。”

張國賓輕聲笑道。

武兆楠道:“都是張先生乾下的大事呀!“

大圈彪麵露譏諷,笑道:“搞笑,向家小兒也敢找到茶樓來。“

張國賓揮手道:“擺張椅子,請向家過來落座。”

武兆楠聞言識趣的站起身,一掃長衫下襬,抱拳道:“張先生,既然你有客人,那我就先行告辭。”

“張先生,我也一同離開,不打攪了。”大圈彪起身拱手。

“細苗,送兩位大佬下樓。”張國賓一抬手,東莞苗便站起身送兩位龍頭出門,樓梯口處,三人與向氏兄弟碰頭,互相投去淩厲的目光,對視一眼就收回,交錯著朝前方走去。

四大社團龍頭齊聚茶樓。

全因一人共聚。

向強身穿西裝,手中提著一盒禮物,跟隨在大佬背後,繞過屏風進入隔間。

張國賓正坐在主位上,一身高檔西裝,戴著名錶,手扶茶杯,笑吟吟望著兩人。

向波剛走近茶桌前,便當即立正,拱手說道:“多謝張先生助我新記剷除叛逆,向氏波仔特來道謝。“

“聽聞張先生平日喜歡吸雪茄,阿強!”向波朗聲一句,向強捧著一盒紅紙包的禮物擺上桌麵,鞠躬講道:“張生,這是一盒古巴的大師級雪茄,每一根雪茄都是親手卷製,每一根雪茄絲都是精挑細卷,請張先生不要嫌棄薄禮寒酸。“

張國賓看向早生華髮,戴著眼鏡,精神憔悴的向波,又看向年輕健壯,神態沉穩的向強。

“喔?”

“我昨夜斬的是新記叛逆嗎?“

張國賓挑起一抹笑容,端起茶杯飲一口,語氣值得玩味。

向波毫不猶豫,義正嚴辭的講道:“新記是向氏的新記,將令皆由向氏而出,總教頭段龍逼走總管林錦,趁我大佬入獄期間擅自專權,形同叛逆,他便就是叛逆!”

張國賓點頭道:“也對,新記向來父傳子,你說誰是叛逆,誰就是叛逆。“

他又把目光投向桌前的雪茄,冷笑道:“然而,我幫你新記除掉叛逆,你新記就拿這個謝我?”

“你是在笑我張國賓抽不起雪茄,還是在笑我TM隻配抽雪茄?”張國賓破口大罵,一記下馬威殺去,猛的站起身,抓起手中的茶杯甩落在地:“砰!

茶杯應聲炸裂。

東莞苗,打靶仔,十三名保鏢頓時掏出手槍,對準麵前的向氏兄弟。一名警員拔出武器剛要衝進屏風,高級督察卻眼疾手快的抓住他肩膀,嚴肅道:“彆進去!”

這。…

高級督察道:“我們是來保護他的,現在進去是保護他,還是幫他殺人?裡麵個個有持槍證,真出事都說不清。”

“履行好職責就行,不要插手其它事,有記管!“

“yes,sir!”年輕警員收回武器,一班差人站在門口把守現場,向強麵對十幾個槍口,心臟噗通狂跳,就算麵對過一次死亡,但再一次麵對死亡時照樣緊張。

和死亡近在咫尺的感覺並不好受,更不冇有經驗可談。

向波推推眼鏡,張口說道:“張先生,新記是專程來表示感謝,你讓兄弟拿槍指著我們的頭,怕不是和義的待客之道吧?“

“喔?”

“我有興趣了!”張國賓站在桌前,忽然又換上一副笑臉,指向對麵的椅子道:“坐!“

向波走到前坐下,張國賓又笑道:“給爺趴下!“

“唰!

打靶仔撂出一腳,撂翻向波的椅子:“轟!“

向波狼狽的摔倒在地。

張國賓坐回椅子上,望著向波爬起身,動手整理西裝,憋屈到極點,平靜的陳述道:“好好想明該怎麼謝我。”

“想好再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