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02 天下太平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這個社會有拳頭纔有尊重,有銀紙纔有麵子,贏家不需要給輸家任何臉,否則,輸家隻會覺得你冇贏定!

到時,蹬鼻子上臉,麻煩的是誰?

平日裡,張國賓對人再講禮貌,也不會在同新記講數時講禮貌。

那可就對義海太不禮貌了。

向波用手擺正領帶,站在桌前,麵色沉重道:“新記願割北角地盤以謝張生助拳之義。“

北角一區同銅鑼灣連成一片,加上銅鑼灣、灣仔十條街,一舉就割下新記三分之一的地盤,占據中環五分之一的地盤,單摘出一個銅鑼灣堂口都算中環一大社團。

向波出門前就把價碼想非常清楚,省略掉一切討價還價的過程,不愧是兩次談判代表,講話很投張先生胃口了。

張國賓卻把玩著茶杯,麵色如常的笑道:“向先生敢開口說話,果然是想明瞭,不過,現在我還不能答應你。“

“為乜?“

向波剛露出笑容,有麵露錯愕。

張國賓抬起一根食指,朝前一點:“臣下作亂,主上有責,就算新記賠禮道歉,可向先生也要扛起責任。”

“我替向先生剷除叛亂,向先生自該謝我,可向先生的手下傷我兄弟,向先生也難辭其咎。“

“啪!“

張國賓放好茶杯,出聲道:“收槍啦。“

一行兄弟將槍收回腰間,虎視眈眈盯著向波,打靶仔卻卸掉彈匣,手指一轉將槍頭握在手中,一記膝頂砸進向波腹部,向波頓時被砸的彎腰捂腹,麵色慘痛。

打靶仔卻舉起槍柄,一下砸破向波腦袋。

向波慘叫一聲,摔倒在桌麵,茶桌一陣轟鳴,重物砸落聲傳出。

外邊人不清楚什麼情況,但聽著桌椅聲,多少能猜出一些。

向強望著大佬麵露不忍,張國賓輕輕瞥過一記眼神,立即令向強咬牙低頭,不敢講話。

“嗙!“

打靶仔繼續抓著槍頭,用槍柄砸頭,很快就把向波砸的頭破血流,慘叫連連,茶杯,餐具更是碎了一地。

張國賓卻還有心情提起茶壺,斟一杯熱茶,再慢慢品著。

他在江湖中幾度春秋,數經風雨,明白一個道理。

不要試圖跟敵人握手言和,恩恩怨怨很難解開的,你把敵人打疼、打怕了。

敵人自然跟你和和氣氣!

你總是給對方留一條生路,彆人還以為你驚他呀!

特彆是那些大佬,自己不下場搏命,總覺得爛仔、馬仔是耗材,年年都有,真以為有錢就有一切,輸一場就全當炒股虧了。

下一回又來當賭狗!

去你媽的。

我不僅要你割地割的肉疼,還要你被揍到頭破血流,親身體驗一下破肉之苦,把你從高高上上的位置給拉下來!

看你還敢亂跳,丟。

“好了。”

張國賓見打的差不多,再打下去就死人了,乾脆的說道。

打靶仔收住手,用衣角擦擦槍柄,後退兩步站好。

向波腦後多出一塊血疤,正趴在桌子上,臉頰貼著桌麵,滿麵鮮血,一口兩口喘著粗氣。

“七哥。”

向強連忙扶起他。

張國賓冷笑道:“這隻是找你收一點息,往後向家管新記,若再出什麼亂子,我就收你的皮。“

“當然,若是向先生有什麼生意可以關照的,歡迎隨時來找我飲茶。”張國賓忽然又綻放出笑容,和善的道:“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至於和義海替你新記鋤奸死傷的兄弟,我會列一個單子送到義安公司,醫藥費,補償金總該是要的。”

打人,核心還是為利益。

向波回過神來,捂著頭答應道:“我明白的,張生。”

“醫藥費、補償金都是理所應當。”

他抬起頭對上張國賓的視線,但很快又重新低下頭,身體已經本能的展露出一種恐懼感。

怕了,他是真怕了。

這種談得攏,談不攏,都說打就打的氣勢,邊個不怕啊?

“飲杯茶,閃人吧。”張國賓揮揮手,向波連忙低頭上前,端起一個新茶杯,小心謹慎的喝完茶,鞠躬道:“張生,告辭。”

“滾!”張國賓吐出一個字。

向波用一塊白色毛巾捂住頭上傷口,在向強的攙扶下路過茶樓大廳,頓時引起一陣軒然大波。

可新記都在義海麵前落敗,向氏又有什麼資格平起平坐呢?

若不是新記有一個段龍作替死鬼,要付出的代價豈是皮肉傷,今晨過後,新記將穩坐四大社團第四名的位置。

割掉北角,灣仔、銅鑼灣之後,新記實力同大圈彪差不多,已比號碼幫落一線。

更彆提戰死,被捕的“五虎十傑”,眾多馬仔,現在的江湖和義海獨一檔,號碼幫一檔,大圈彪,新記排老三老四。

江湖,無人再不服義海。

中午。

張國賓在眾人護送下回到辦公室。

他一襲西裝,輕靠著沙發椅,翹起二郎腿。

聽完阿豪把話講完。

他手指輕撥大腿,關切道:“細棉仔帶人回緬北冇?“

阿豪笑道:“昨夜乾完活,連夜就安排船走了,現在還在海上漂著,到緬北會有人傳訊息來。”

“賬務都同緬北仔結清了?”

“放心吧,賓哥。”阿豪道:“我們義海家大業大,也不會吝音這點數目,往後還有合作的機會,要做口碑呢。“

張國賓啞然失笑:“對了。“

“大頭坤的傷勢怎麼樣?“

阿豪咒罵道:“丟雷老母,他腦袋被李太龍乾了一棒,醫生說腦震盪、顱骨骨折,顱內出血。“

“正常人可能當場就撲街了。”

“偏偏大頭坤顱骨比常人厚半公分,正常人就1到15,他居然有2公分,跟穿了層鋼盔一樣,出血都冇造成死亡,現在江湖人都不叫他大頭坤,叫他鐵頭坤了。“

張國賓輕輕點頭,眼神裡浮現一絲傷感,出聲說道:“銅鑼灣,北角,灣仔地盤全部歸給他管。“

“阿坤還要做手術,估計幾個月都要躺在病床上。“阿豪道。

他說的簡單,其實大頭坤還住在icu。

“那就交給他的頭馬青眼強。”張國賓道。

“知道了,賓哥。”李成豪答應道。

這一戰,大頭坤主動迎敵,斬倒李太龍,打下北角,灣仔,名氣後來居上,超過老一輩的義海十傑,

直接成就“銅鑼灣之虎”的威名!

江湖名聲,眾口鑠金,張國賓都攔不住幾十萬人的嘴,義海十傑之上,終於出現五虎排名。

五虎之位,論江湖名氣,還更勝十傑一籌。

這不是義海十傑不夠威了。

而是和義海繼續壯大,人才輩出,新銳大底總是風頭正勁,老一輩大佬相比之下多少有些失色。

如今,十傑之名不再夠用,又有更新人強勢崛起,擴張社團地盤,打出名氣,鬥敗新記。

銅鑼灣之虎大頭坤名動江湖,江湖人認,和義海便要認,不過目前“和義五虎”僅有大頭坤一人,剩下四虎都無人夠資格上位。

張國賓聽聞後,付之一笑,不置可否。

江湖名聲嘛,圖個樂,義海十傑不會因為有五虎就少賺一分,和義五虎也不敢因為有個名頭就目中無人。

曾經和義海的名頭隻能打出義海之名,現在,和義海的紅人卻是被冠以“和義”之名,當中區彆可見一二,可和義眾字號卻是樂見其成,滿心激動,因為和義五虎,和義兄弟皆可做得,剩下四虎之位人人都有機會,無形中又加強一分團結。

對於義海而言,十傑是義海的十傑,五虎是和義的五虎,“五虎十傑”被冠以不同的前綴,不分高下,隻論功勳。

“賓哥,我聽說你早上同新記、號碼幫,大圈幫見麵的事了。“

“你為乜不同大圈幫,號碼幫做掉新記?“

“就算拿兩間社團唬唬新記,讓新記多交兩條出來也好呀。“

李成豪道。

張國賓拆開一盒雪茄,取出一支放在鼻梢聞聞,丟向李成豪:“接著!“

“新記送來的雪茄,聞起來好似很貴。

李成豪接過雪茄,嗅了嗅,撇嘴道:“這香味一般貨色。“

“不如公司馬欄裡的十六歲靚女。“

“哈哈。”張國賓大笑道:“我為乜要去給號碼幫、大圈幫打頭陣?到時事情越攪越大,港府肯定找我們麻煩,和義海作為挑事人肯定落不著好。就算三大社團幾十萬人壓過港府吃下新記,未來三大字號冇有共同的敵人還會團結一致嗎?“

“到時又是一輪內鬥,你打我來我打你,倒不如見好就收,立一個靶子在那裡,一來可以擋槍,二來可以促進團結,三大社團必須有一個敵人,那肯定就是第四大社團嘍。”

李成豪甩開打火機,搓出火苗,剛叼著雪茄要湊近頭,聞言突然一愣,認真道:“賓哥,你好陰險啊!“

“我隻是想天下太平嘍。”張國賓感歎道:“看起來最美好祥和的願景,用祥和的手段卻是做不到的,因為人心的**,是永無止境的,所以啊……太平,是一種假象。“

他吐出一口濃濃的白霧,頗為感慨的講道:“是人們費儘心機,用心良苦,尋找平衡搭建起的假象。”

“我們隻能做一個裱糊匠,一手刀鏟,一手米糊,哪裡漏相就補哪裡,誰來戳窗戶就剷倒水。”

“這樣纔會有天下太平。“張國賓白眼一翻:“我好不容易剛糊好一個窟窿,可得趕快爭取時間溫點錢。

“能拿到手的好處趕快拿了,怎麼能同人一起戳窗戶呢?小心被另一個裱糊匠鏟翻呀!”

世間裱糊匠那麼多,你不乾活,有的是人乾活。

他要經營他的太平盛世。

傍晚。

張國賓打了個電話。

你讓樓底的阿si們歸隊,每人發條萬寶路,一千港幣的購物卡,阿sir們當班不容易,唔要虧待阿sir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