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一週後。

半島酒店。

蔡錦平抽著雪茄,感歎的道:“張生,和義海點到即止,冇有主動擴大爭端,乾的很漂亮。“

張國賓低頭望一眼手錶,不自覺用手摸著,好似對時間卡的很緊。

他手中端著一杯咖啡,倚靠著沙發座椅,含笑道:“蔡si,我的作風,你又不是不懂,把新記逼急了,誰都無好處。”

蔡錦平回憶起新界車倉的血鬥,苦笑一聲:“我懂嗎?“

“警務處長冇有為難你吧?”張國賓問道。

蔡錦平搖搖頭,深吸一口雪茄,緩緩吐出煙霧:“這回新記主動挑起血並,捉一批新記仔依法依例,

警務處長不僅冇有為難我,還發了表彰通告。“

“那很不錯嘛…”張國賓麵帶笑意。

蔡錦平卻道:“不過,相當大一部分新記仔被保釋,取消起訴,可見新記背後確實有人支援。“

張國賓輕輕點頭:“從當晚警務處下令,取消對新記的針對行動便可看出。”

其實,那天晚上張國賓還埋了一手,請來記掃蕩新記場子,讓警隊出去打前鋒。

有故技重施的嫌疑,可招不再老,管用就好,但行動副處長忽然下令,取消針對新記的行動。

命令是來自於警務處長韓禮榮,但背後是否有更高層的支援,難以揣測啊。

畢竟,港府是鬼佬的港府。

張國賓在港府的關係到達蔡錦平就是一層天花板,再往上蔓延要靠自己培養了。一來,曾經和義海僅是九龍一區的大社團,關係能到助理處長就是頂級,二來,張國賓上位後,和義海越做越大,卻離港府越走越遠,在內地的關係越高級,份量越重,在港府的阻力就越強,卻需要付出努力。

和義海幾十年的積累用光,將他推上如今的高度,再要往上攀爬每一步都要披荊斬棘,孤勇前行。

二人坐下聊天便是交流資訊,覆盤一下香江局勢,為下一步行動籌謀。

明年底,行動副處長將會卸任,到時怎麼找機會把蔡si推上行動處“老總”的位置很重要!

各方都要為之付出努力。

張國賓則是他最大的老闆!

蔡錦平歎道:“果然,段龍冇有幾分把握也不敢開戰,雖然,人死的很突然,但放香江也是一號人物。

“搞笑的是,他請了一批越南仔到香江,錢都付清了,老闆卻冇了。“

張國賓喝一口咖啡,大笑:“哈哈,那結果呢。”

“向強主動打電話聯絡警方,警方派飛虎隊在碼頭設伏,剛一上岸就捕了五個,擊斃三人,帶頭的渣滓黃正受國際刑警通緝,是亞洲地區有名的悍匪,手下七個人都是越戰老兵,真登陸香江不堪設想。”

蔡錦平心有餘悸。

張國賓卻暗道一聲:“可惜了。“

一個練兵的機會錯過了。

蔡錦平掃了他一眼,試探道:“警方將越南仔捕獲後,正好結了新界高爾夫俱樂部的恐襲案,但這些都是對外界的交代,私底下,政治部近期動作連連,據我收到的小道訊息,這起恐襲跟一些國際糾紛有關,高度很高。”

就連高級助理處長都隻能靠小道訊息收風,事件的保密級彆可想而知,普通的警司,總警司根本摸不到邊。

處長級內部纔有一定猜測。

蔡錦平問道:“張先生,這件事情是否與你有關,如果有涉及港府的戰略,能否透點訊息給我。“

“大家都是朋友來著,我想為香江四百萬市民謀福社。“

張國賓麵露凝重,沉聲道:“唔好意思,保密級彆太高。“

“對唔住,張生。”蔡錦平立即低頭道歉:“是我多嘴了,不過最新政治部活動頻繁,暗地裡局勢很緊張,請張先生多小心。“

張國賓微微頷首:“多謝蔡si掛懷,真有什麼涉及你的訊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另外警務處長有風聲的話,請你向我說明。“

他感歎道:“局勢緊張,大家都要小心啊!”

“請張生放心。”蔡錦平肅聲道:“我有訊息一定及時彙報!“

“嗯。”張國賓重重點頭。

就算政治部近期思維走偏,但也不能不提防,要是政治部有一天轉過彎來呢?

有關動向必須關注。

所以,他毫不介意的就扯起虎皮,忽悠蔡si賣命,至於政治部是否真的能影響到國際局勢?

嗬嗬。

政治部不夠格!

現在,國際局勢並非是大英帝國說的算,政治部可以在香江攪一時風雨,但若想妄改曆史走向,隻會被社會鐵拳教做人,世界該怎樣,還是怎樣。

但9年代前,政治部對張國賓個人而言,倒算是一個需要小心的對手,個人的命運放在時代裡都是渺小的,可兩條命運線交錯卻會針鋒相對,必將一決生死。

“喔,還有一件事,新記頭目黃金祥控訴你涉嫌凶殺,縱火,領導三合會組織。”

蔡錦平突然說道。

“然後呢?”張國賓毫不在乎。

蔡錦平一笑:“保護證人組替你你做了不在場證明,麻煩你同狀師昌講一聲,多控訴黃金祥一條汙衊罪。”

“這冇問題。”張國賓點點頭:“我很守法的。”

張國賓又同蔡錦平聊了一些掃尾事項,例如加強對北角、銅鑼灣地區巡邏,派情報科盯緊新記,義海仔們的保釋金等…

這次警方對義海、新記仔無差彆拘捕,雙方都有數百人塞進荔枝角,保釋是一項重要工作。

狀師昌近期帶著律所同僚,日夜在警署、懲戒署跑動,爭取將兄弟們保釋出來。

無法保釋的也要請大狀打官司,安排家屬見麵,打錢生活,林林總總,社團忙成一鍋粥。

新記有人保,義海自也有人保,如此大戰,雙方實際入獄人數都不會超過一百,再多羈押所就要擴建了。

江湖一開打,獄警、老囚徒血賺。

隔天。

和義大廈。

張國賓同義海大底們開一場大會,正式宣佈把北角,灣仔地盤併入銅鑼灣。

此時,銅鑼灣堂口已經壯大到一個相當程度,幾近飽和。

往後,就算要再打中環,也不可能派銅鑼灣堂口作主力。

一個堂口的體量必須控製,否則,獨立行太強,不易於掌控,各堂口中可以存在階梯型差異,但絕不能有獨一檔的勢力,容易產生欺壓同門,另舉字號的可能,就算大頭坤不會,將來的堂口也會。

到時拆分堂口更將遇到巨大阻力,很麻煩,乾脆就從一開始做限製。

若非銅鑼灣堂口僅有老一套江湖產業作收入,其餘各個堂口都有獨立的財源作支援,早就有義海十傑對銅鑼灣堂口眼紅了。

如今,銅鑼灣堂口每月賬目在社團中排第九,消化地盤後,將會前幾幾名,處在中遊地位。

大頭坤正式完成炮台的使命,將成就真正的江湖大佬,新的機會將要留給下麵的新人。

不知何人又會名動江湖!

“阿豪,我讓齙牙秋,肚皮文,老晉進中環拉生意,讓馬王,地主,美姐進中環收電話投注。“

“阿坤冇有意見吧?”

兩天後。

醫院門口。

張國賓邁步走下台階。

大波豪在旁搖頭:“冇意見。“

“齙牙秋在中環接電線,肚皮文開私人診所,老晉賣水車又不影響酒吧、馬欄、按摩房。電話投注跟地下賭檔不衝突,少賺一點交給社團是小事。“

張國賓微微領首:“大頭坤曾經是你的頭馬,你把事情跟你他講明就得,我開口他還以為社團欺他臥床住院。“

大波豪扯扯西裝衣領:“阿坤知道大佬是在保護他,若是一個人吃下整塊地盤,半點油都不漏出來,

義海大底們會怎麼看他一個新人?“

“就連大佬都把走粉的生意推給號碼幫,大圈幫,我們還能吃獨食嗎?”

“這就好,同門兄弟,揾水要一起提。”張國賓滿意道。

當年社團兄弟也是在危難之際撐過阿坤的,阿坤若是因一己私利倒在最後一關,未免也太讓人失望。

好在,有坐館作表率,義海同門都胸懷大誌。

張國賓坐進平治轎車內,把雪茄塞進嘴中,咬著雪茄頭,沉聲道:“細苗,鷹組的兄弟們有摸到手尾嗎?”

東莞苗開著車,望向後視鏡,搖頭道:“還在查。“

“好,去銀都機構,我約了柳先生。“

銀都電影公司。

張國賓坐在會客室的一張沙發座上,彎腰把雪茄熄滅在菸灰缸裡,表情認真的說道:“柳先生,義海集團打算派人和粵省接洽一下核電站項目。”

“據說,中華電力中止對項目的推進了?“

柳先生穿著西裝,抖動茶包,把茶葉抖進壺裡。

“核電站項目?“

他麵色驚詫。

張國賓笑道:“柳先生,你知道的,我名下就控股一家電力集團,是香江兩大供電集團之一的港燈!

“論實力絕不比中華電力差。“

和義海已經察覺到新記背後有勢力推波助瀾,自要派出人馬進行調查,先前正好同號碼幫、大圈幫談攏投資核電站的事,現在抽出手來必須立馬推進。

因為,他得到一個關鍵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