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呼。”

黃維朗深吸口氣,拉開椅子坐下,手肘壓著桌麵,輕笑道:“多謝賓哥關心!”

“剛剛試了一下,呼吸還算順暢,哈哈。”

李成豪無所謂的擺擺手:“得啦。”

“今天是你同梅小姐的和頭酒,我過來隻是飲一杯茶,有事情你們聊吧。”

黃維朗拱手道:“多謝豪哥。”

服務生開始往桌麵上菜,一道道海鮮,鮑魚,菜金不低,看起來就很有誠意。

梅豔方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坐在側麵的位置上,舉起酒杯敬道:“黃先生,那晚我飲酒過多,身體不適,有所冒犯請見諒。”

黃維朗單手拾起茶杯,敬茶道:“知道了,梅小姐。”

“你是大歌星來著,不願意同我唱歌很尋常,我是無所謂的,不過,伱不給號碼幫麵子,號碼幫的兄弟們就會有意見。”

“香江不是隻有歌壇,江湖的規矩,比歌壇更重要。”

梅豔方麵色平靜,雙手端杯:“多謝黃先生指教。”

今天,和頭酒是一層台階,李成豪是一份麵子,有一場和頭酒讓和義海二路元帥蒞臨,黃維朗不僅有台階下,還漲麵子了。

李成豪是和義海的二路元帥,親自來喝和頭酒,給足號碼幫麵子。當晚,程龍,阿仔幾人毫無江湖地位,話說出來冇有份量,跟放屁差不多。若是有李成豪出來說和幾句,其實黃維朗就有台階下了,根本犯不著打人。

因為號碼幫紅棍向和義海二路元帥低頭,不丟人!號碼幫紅棍被一個小歌星掃麵子,很傷威信!

“誒,梅小姐,這杯酒不著急喝下去。”黃維朗看見梅豔方要飲下和頭酒時,卻主動伸出手阻攔道:“我今早聽聞梅小姐開價一百萬港幣的暗花,要取我黃某人一隻右手,說我哪隻手打的人,就要剁下我哪隻手,給我長長記性,不知這件事是真是假?”

黃維朗舉著杯子,麵色露出陰笑,強威腦袋上還貼著繃帶,站著大吼道:“梅小姐,就算有李元帥撐腰,做事也不能如此過火,難道我號碼幫的麵子就是拿來給你踩的嗎!”

程龍眼神驚詫,坐在旁邊扭頭看向梅豔方,梅豔方麵色慌亂,連忙解釋道:“黃先生,這件事同我無關。”

李成豪站起身道:“阿朗!”

“梅小姐昨天起已經加入亞洲星唱片,算是我們義海集團的藝人,之前的事情同和義海無關,之後的事情卻是由和義海來扛!”

“這樣,你先把和頭酒飲下,若是梅小姐真有發暗花,我替你把梅小姐的手指剁下來賠罪,你要是故意挑事,我就找武哥要你一隻手立威,若有人居中攪鬼,我以洪門二路元帥之職,行洪門規矩辦事。”

黃維朗臉上陰恨之色一收,舉起茶水,昂首飲下,爽快的道:“遵李元帥之命!”

“黃先生,多謝信任,這件事情我肯定冇做過,我是識得大體的。”梅豔方飲完酒道。

阿仔,程龍觀梅姐信誓旦旦,篤定萬分樣子,堅信梅豔方不會挑這種事事,梅姐本身就是待朋友很好的一個人,腦袋根本冇有江湖規矩,解決完一個麻煩不會想著報複,更冇有報複立威的必要,絕對不會再節外生枝。

李成豪抱拳說道:“阿朗,多謝給麵,下午一同練拳嗎?”

“我新學一招可以傳你。”

他觀阿朗步伐虛浮,眼圈浮腫。

是該多練拳了。

黃維朗身體一抖,連忙舉杯:“豪哥,飲茶啦。”

大波豪舉起茶杯,頗為遺憾:“那一拳真嘀很威呀!”

“又不是我威!”黃維朗心底嘀咕:“還不是做沙包的份。”

下午。

和頭酒散場。

梅豔方在手提包裡拿出一個紅包,遞出去:“李先生,多謝今日幫手,若冇有你在場講話,恐怕光憑那個訊息,我就走不出酒樓了。”

李成豪接過紅包,掂量一下,目光警告的說道:“照規矩,我是有一個紅包收的,那我就不同你客氣了。”

“不過,你若是真犯了江湖規矩,我照樣要取你一點東西下來。”

梅豔方笑道:“真做了,不用你動手,我自己來。”

“好!”李成豪看他眉宇間帶著一抹英氣,目光裡不禁多出一份欣賞,梅豔方真是頭一回感到江湖險惡。

有時對方可能什麼不要做,放一個訊息出去,就能讓你缺胳膊少腿,乃至丟掉小命。

“榜上和義海這棵大樹真是冇錯。”她心頭暗暗想道。

李成豪坐進轎車內,合攏西裝,手指摸摸一枚金戒,出聲吩咐道:“四眼傑,你去查查誰放的花紅。”

這件事情普通古惑仔查起來有點困難,但和義海派人去查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花紅隻要是在兩江地區放出去的,基本不可能逃過和義海的耳目,而梅豔方是香江明星,花紅放的速度很快,想來就是兩江地區的人。

幕後雇主的勢力大一些,查的時間就久一些,幕後雇主的勢力小一些,查起來就會很快。

黃維朗就算明知江湖中人開花紅要他右手,但能做的無非就是找出雇主乾掉,或者多帶些保鏢護身。

為一個小明星的花紅逃出香江,簡直會被江湖中人笑掉大牙,堂口的地盤,資產也彆想要了。

完全是把堂口的利益拱手讓人,怎麼可能嘛!其實,黃維朗在登上酒樓前早有乾掉梅豔方的一顆殺心,冇有讓兄弟拔槍完全是看和義海的麵子。他為了防止殺手做事,帶的每個小弟都有配槍,根本不怕跟人開戰,不過,現在和義海接過花紅的事情,一方麵調查好幕後雇主,一方麵要保護好黃維朗的安全。

黃維朗算是輕鬆很多。

四眼傑把訊息傳到底下兄弟耳中,兄弟們很快開始辦事,當天傍晚就收到風聲:“豪哥,暗花是華星唱片副總經理陳奕如發的。”

“陳奕如?”李成豪癱靠在大沙發上,雙臂展開,右手夾著一支雪茄,遞進嘴裡吸上一口:“呼!”

“這個副總經理做的好巴閉喔,黑白的都玩,不像是一個好人。”

李成豪屈指彈彈菸灰,菸灰落在地上,問道:“江湖有人接下花紅嗎?”

“江湖皆知豪哥接下這件事情,邊個還敢拿暗花?”四眼傑嗤笑一聲:“昨天一個台島仔接了暗花,早上剛剛到碼頭就被兄弟們送回去了。”

“兄弟們給他開了一個條子,車馬費兩萬塊,讓他去台北找長毛哥拿。”

李成豪嘿嘿一笑,撐著沙發站起身,咬著雪茄道:“那就把阿朗、小梅都請過來了!”

“今晚一起飲茶。”

“知道了,豪哥。”四眼傑答應一聲。

晚上。

黃維朗帶著十幾個人來到旺角,上海街,一條巷口的老舊茶餐廳門口。

李成豪穿著白色西裝,正在低頭食雞翅,門口正好停了一輛皇冠車,有一名義海兄弟把車尾門打開,合力抱出一個掙紮的麻袋。

黃維朗眼神一瞥,冷笑一聲,走進茶餐廳裡,張開雙手道:“豪哥!”

李成豪吐出一節雞翅骨頭。

“阿朗。”

“過來坐!”

梅豔方穿著女士西服,走進茶餐廳,臉上還帶著淡妝。

剛剛在亞洲星做完活動回來。

“李先生。”

“黃先生。”

梅豔芳打了個招呼。

“嗙!”

一個麻袋砸在地麵,撲簌起塵土。

有馬仔動手解著麻袋,嘴裡嘟喃道:“為了打工連命都不要,我還是頭一回見,這麼不要命來和義海打工不好乜?”

李成豪坐在板凳上,望著對麵的二人:“這次花紅的事情調查出來了。”

“就是這個撲街仔!”

“被邵先生問責,還不上銀行貸款,鋌而走險想把梅小姐留在華星唱片。”李成豪指向地上陳經理。

若是黃維朗跟梅豔方再起衝突。

和義海真的很難去保。

華星就有出手的機會。

這一招當然很險,可小人物被逼到懸崖邊,什麼狗屁事都乾得出來。

歸根結底就是利益。

說不定,另一個世界裡黃維朗,陳耀星之死,同樣有利益爭鬥圍繞在其中,畢竟,梅小姐本身就是一棵搖錢樹。

李成豪語氣平靜的說道:“冤家宜解,不宜結,梅小姐和阿朗你都是我的朋友,往後大家就都是朋友了。”

“至於這個傢夥嘛?”李成豪丟掉雞翅骨,用毛巾擦擦手:“亂我洪門兄弟之心。”

李成豪抓起一把槍,指向地上的陳奕如,陳奕如嚇的麵色慘白。

“哐!”

馬仔將捲簾門拉上。

“嘭!”

李成豪扣下扳機:“埋了吧!”

他從來不對朋友動槍。

不是朋友。

那就冇話講了。

梅小姐驚聞響槍,渾身一顫,嚇得花容失色,扭頭望去:“冇,冇,冇事吧?”

李成豪站起身拍拍梅小姐的肩膀:“能有什麼事?”

兩個馬仔把麻袋重新綁好,拖去後廚,李成豪觀梅豔方驚魂未定的樣子,寬聲安慰道:“事情都解決了。”

“現在確實無事了,如果感覺壓力太大的話,去拳館打打拳。”李成豪扭頭望向黃維朗:“阿朗。”

“去嗎?”

“不了,豪哥,我晚上要去接貨。”黃維朗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梅豔方卻答應道:“李先生,我想去試試。”

“這件事情背後很難冇有邵先生的默許呀?”張國賓拿著一疊照片,語氣玩味的說道。

東莞苗麵無表情,沉聲道:“據兄弟們調查來看,自作主張的成分比較大,畢竟,那個人有老婆,有孩子,前幾年炒房虧很多,很難扛住失業危機。”娛樂圈暗花、斬人、還真的是小人物挑事比較多。

“是個可憐人,不能欺負他。”

張國賓歎道:“所以我還是覺得跟邵先生有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