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20 同化鬼佬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張國賓當選電力協會主席之後,中電集團發表《新界電力合作計劃》,聲明中電、港燈兩大電力集團將在新界、九龍進行核電的合作供給,中電集團代售大亞灣核電的商用供給,港燈直接供給民用、工業核電。

這是兩大電力集團的首次合作,更是首次打破地區性壟斷,港燈股價應聲暴漲10%,達到超出收購戰時兩毛的價格,來到史無前例的72每股。

股價由於是預期收益主導,收購戰時候的價格為階段性巔峰,隨後又起起伏伏,維持在每股6塊出頭的樣子,本次突破7元大關又是一個新的巔峰。

新界,沙田。

霍興業堂度假村,足球場。

張國賓穿著運動短褲,運動衫,踩著波鞋踢出一記世界波。

“啪!”

波球一頭紮進球門。

霍光泰停下逐球的腳步,彎腰扶膝,豎起一個大拇指:“好波!”

胡應廂、包運剛二人坐在草地上。

包先生拍著地板道:“後生仔就是有衝勁。”

四人坐下休息。

胡應廂喝了一口水,說道:“阿賓,聽聞你剛當選了電力協會主席啊?”

張國賓喘著粗氣,無所謂道:“行業協會而已。”

“包先生還是航運協會主席呢!”

“手下上百條船聽命,那才叫巴閉!”寰球航運有四十幾艘大船,當整個航運協會卻有上百條貨輪。

香江可是港口城市。

航運業亞洲第一,航運協會掌握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商用運力,直接能影響到全球的航運價格。

“寰球航運”名不虛傳。

包運剛肉肉的臉頰,流露出樸實的笑容,右手旋著瓶蓋說道:“航運協會是我一手建立的,當時鬼佬說要搞行業協會,我就提前上馬了。”

“鬼佬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他們要放什麼臭屁,怎麼能給他們機會?”

“不過電力協會是你在鬼佬手上奪回來的,不一樣啊!有本事!”包運剛誇讚道:“在國際資本麵前給咱們華人漲臉了。”

“嗬嗬,包先生過獎。”

張國賓喝著水,笑道:“我們做後輩的,隻能學著後發製人了!”

“這幾天國際遊資損失慘重啊。”霍先生忽然說道。

張國賓恭敬的答道:“叫他們吃下去的,連本帶利吐出來!”

這波港燈股票的漲勢喜人,先前損失慘著的港島股民,但凡冇有上槓桿爆倉,恐慌性平倉,基本都可以漲回來再賺一點。

市場將會重拾對港燈的信心,港燈前景明朗,股價肯定穩定。

霍先生講道:“這一次港燈打破地區壟斷,實際上是要做到壟斷全港,在冇有第三家公司入局的情況下,壟斷就還是壟斷,可既然做到壟斷就要承擔社會責任了。”

張國賓深知其意,點頭道:“泰哥講的在理,港燈會儘量平抑電價,核電站建好就對新界采取優惠電價,支援新界的工業發展。”

新界工業真正發展起來,往後用電量自然更大,純屬互惠互利的事情。

資本與現代社會的關係就在於互相成就,做經濟的助燃劑,特彆是在可以做大蛋糕的情況下。

張國賓怎麼搞定嘉道理家族的內幕,其實對華資大亨們而言都無關緊要,華資贏最重要!

胡應廂近期也在內地搞建築,搞的如火如荼,狠狠賺了一大筆,國賓建築則在內地跟著投資吃肉,低調發展,伴隨時間推移,華資力量隻會越來越強。

“不過,港島英資背後肯定不僅有彙豐銀行!”張國賓坐在平治車內,叼著雪茄,手臂搭住車窗,吸著煙靜靜思考。

虎頭平治車帶著六輛皇冠駛出度假村。

和記大廈。

李成豪坐在椅子前,滿臉不悅的道:“賓哥,新界上下都是我們的人,中電根本擋住我地,點解把商用電分給中電經營?”

“這筆錢可是白白給鬼佬了!”

張國賓笑著站起身,把一杯茶放在桌前:“冇有勝率的賭徒,纔會不顧一切的掀桌子,冇有身份的矮騾子,纔會拿刀把對手劈到嗚呼哉!”

“我們現在註定是贏家,贏家就要講究氣度,彆看鬼佬現在威風八麵,不過是最後的瘋狂罷了。”

“我們要以主人翁姿態去拉攏那些白鬼,可以爭取的就爭取,畢竟鬼佬都跑了,會帶走一大筆資金。”張國賓侃侃而談,李成豪喝著茶,思索道:“賓哥,你在收馬仔啊?”

張國賓笑道:“可以這樣理解吧!”

“嘉道理就是一個可以爭取的對象。”

84年前香江資本恐慌性出逃,造成樓市大崩,經濟衰退,險些就是一場金融危機。

所以,趕絕鬼佬OK!

卻要把鬼佬的錢留下來!

歸根結底隻是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以華資吃下英資,但吃下的方式有好幾種,一種是完全吞併,一種把英資同化為“在港華資”,當英資開始屈服利華政策,永遠把資本留在香江的時候,又同華資有什麼區彆?無非就是人的皮膚不一樣罷了。

這兩條路線一點都不衝突,比如收購怡和、港燈就是吃下英資,跟中電達成合作就是同化英資的開始,曆史上,中電嘉道理家族就是完全留在香江發展的英資代表,除了膚色之外,近乎同華資冇有區彆。

張國賓已經敏銳察覺到嘉道理是個軟骨頭,那肯定要好好調教一番!而他能收購港燈、怡和是有時代機遇在裡麵的,當經濟重新穩定,又還在英港府統治時期下,調教鬼佬將會成為最有效的道路。

“何況,彙豐銀行隻是一家銀行罷了,就算有錢放水江湖,意圖攪亂香江,又怎麼會專門跟我過不去?”張國賓暗想:“李家城,嘉道理背後肯定有一個人,是具體化的一個人!而不是資本!”

“嘉道理是個突破口,用以揪出這個人!”

“殿下。”

太平山。

豪宅。

嘉道理穿著西服,握著手杖,鞠躬說道:“中電跟港燈實屬無奈,唉。”

愛德華,希思深以為然,點下頭道:“新界之事有前車之鑒,港燈利用無知的鄉民擾亂政府秩序……”

“我希望港府能派出警力。”嘉道理歎道。

“如果這樣,中電就不用屈服了。”

愛德華搖搖頭:“世界局勢不同,港府不能再讓六七暴亂的事件重演,否則將成為大英的恥辱。”

“但就這樣讓出新界的供電權。”嘉道理杵杵手杖,麵色不甘。

愛德華勸道:“至少還爭取到商業電的代售權。”

“中電冇有出資修建核電站,但還能拿到部分利益。”

嘉道理忿恨道:“本來核電站項目該是我們的!”

愛德華,希思鞠躬道歉:“這件事情是我決策不當。”

晚上。

嘉道理乘車離開半山彆墅,汽車行駛在環山公路,他捏著手掌,吧唧著嘴:“米高!”

“家裡的廚師有備晚餐嗎?”

司機看一眼後視鏡,打著方向盤,認真道:“放心吧,先生。”

“今日備了烤乳鴿、燒鵝、請問先生滿意嗎?”

嘉道理撚起白毛巾,擦了一下嘴角的鬍鬚。

“如果能夠再有一份片皮烤鴨就更好了,畢竟炸魚跟薯條有點倒我胃口。”

司機戴著白手套,溫文爾雅的說道:“不行,先生,私人醫生說你已經患有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

“要儘量減少脂肪的攝入。”

“喔這樣啊!”

嘉道理感歎道:“那幫我換個私人醫生好了!”

同為嘉道理家族的一份子,中年司機還是老闆的侄子,隻能聳聳肩膀,假裝冇有聽見。

嘉道理家族具有猶太人血統,祖居伊拉克首都巴格達,18世紀就前往印度做生意,後來在上海發跡,購買了英姿手上的廣城電力廠,第一次開始做電力生意,戰亂中生意出現虧損,輾轉逃過香江做電廠生意,最早給半島酒店供電,日後發展成中電集團,並且將半島酒店收購,接受了大英的勳爵冊封,成為香江英資的一份子,但其家族就一直是在亞洲做生意,紮根於中華文化圈,早早就成了半個華人。

逢年過節都會參與活動,並且捐助了一支龍舟隊,每年端午節都會去看劃龍舟大賽。

愛德華,希思卻在將月度報告向祖家遞交之後,收到第六局的一份命令,希望香江能夠獲取大亞灣核電站的建設圖紙。

這是愛德華來到香江一年時間裡,接受最危險,難度最高的一份命令。因為,這不是在香江執行的任務,而是要進入粵省地區。

把香江比做前線,粵省可就是敵後了!

“這個任務隻能交由嘉道理爵士執行了。”中電集團與港燈集團有所合作,可以藉著安全考察的名義派人進內地,是充作間諜的最好人選。

愛德華權衡再三,邀嘉道理在半島酒店用餐,告知他軍情六處的決定,同時答應會派遣軍情六處的間諜前往配合。

嘉道理腳尖的皮鞋微微顫抖,麵上卻俯身答道:“嘉道理家族願意為您效勞!”

這天,嘉道理根本就冇有離開半島酒店,晚上又約見了一位貴客,並且站在走廊處迎接,鞠躬說道:“張先生,半島酒店歡迎你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