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34 皆大歡喜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電影照進現實,現實往往比電影更加殘酷,血腥,曲折離奇。大東麵對警方的包圍,半分停手的意思都無,帶著三名兄弟跟警方交火,剩下三名兄弟留在店內砸碎玻璃櫃,匆忙地將金飾掃進揹包。

雖然,匪徒臉上都略顯慌亂,但是行動速度很快,五分鐘時間就將店鋪洗的乾乾淨淨。

大東有大圈幫的後勤支援,武器,車輛都較上回更好,光是腰間的揹包裡有就兩百多發子彈,數枚甜瓜。

“噠噠噠。”

“噠噠噠。”

街頭。

阿卡步槍的聲音震耳欲聾。

市民們尖叫逃離,路麵擠滿轎車。

六名重案組警員縮在車頭後,四周慢慢有軍裝組警員抵達,韋督察雙手持槍,神色鎮定,舉起點三八探出身體,扣動扳機:“啪!”

“啪!”

肥菇挎著贓物滿滿的一袋揹包,剛剛拉開車門正要上車,後背中槍突然撲倒。

一名劫匪毫不猶豫的扯下揹包,甩手將肥菇推出車,哐當,拉緊車門逃離現場。

元寶望著樓下激烈交火,喝口茶壓壓驚。

“這幫撲街!”

“嘟嘟嘟……”

他手中的大哥大響起。

馬王扭頭望他。

元寶拿起大哥大,嘿嘿笑道:“可能場子裡的馬仔揾我有事。”

“喔。”

“那你接啊!”馬王倒想看看剛剛纔打過報警電話的元寶,又能接到哪裡來的電話。

“喂?”

“邊個!”

元寶接起電話問道。

“元寶!”

“貨到手了!”

“快點安排人處理掉……”潮洲鄒的聲音響起,馬王在旁一挑眉,一斜眼,彷彿在說:“還講不是你做的?”

元寶掏掏耳朵,故作鎮定:“阿鄒!”

“中環這邊在搞槍戰啊,一塊招牌都冇拆下,有乜廢品要處理啊?”

“唔好意思,元寶,出了點小麻煩,招牌確實冇拆乾淨,但廢品還是有一點的,我派過的兄弟馬上就要乘船出港,彌敦道的金鋪冇法去了,貨會丟在和記大廈地下室一樓的垃圾桶裡,你派人去處理掉。”

“尾款我就不收你的,但是貨錢照規矩打給我。”

潮州鄒語氣極快,講完就將電話掛斷,元寶望著大哥大內傳出的盲音,麵部僵硬的擠出一抹笑容:“馬王哥,現在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會信我吧?”

“貨都到手了。”

“你讓我怎麼信你?”馬王不屑的嗤笑道:“賊喊捉賊,說的就是你!”

他覺得元寶先前就是故意安排好大事,打算耀武揚威一番,未想到,突然碰見差人設伏,不得已撇清乾係。

“那聰明的馬王哥,你話該點辦?”元寶乾癟的講道。

馬王站撐著桌子,站起身,大吼道:“怎麼辦?”

“當麵去向賓哥解釋啊!”

“你在賓哥心裡有點份量,你陪我一起去。”元寶說道。

……

兩輛匪車在中環一路橫衝直撞,期間路過數棟大廈地庫,試圖利用地庫的地形甩脫警車追捕。

警方一路設卡攔截,追逐匪車來到紅磡路段,一輛衝鋒車擋在大路中間,匪車車速不減的一頭撞上衝鋒車。

“砰!”

一聲巨響,兩輛車玻璃窗炸開,匪車車尾翹起,衝鋒車側麵抬起,當場翻在地麵。

但紅磡路段早有準備,路障中布有紮車鏈,緩衝樁,逼停匪車。

大東坐在後排,帶著三名匪徒下車。

韋曉誠落車站定,舉槍大吼:“香江警察!”

“放下武器!”

大東舉槍朝韋曉誠掃去:“噠噠噠。”

十分鐘後,韋曉誠小心的踱步上前,伸腿踢開一把槍,眼神盯著地上的罪犯,一名警員出身喊道:“韋sir。”

“貨都冇了!”

韋曉誠瞳孔一陣猛縮,出聲道:“還有同夥!”

和記大廈。

張國賓身穿西裝,手夾雪茄,邁步繞出辦公桌。

“元寶。”

“你說大圈幫派了一隊人去劫金鋪啊!”張國賓笑吟吟道。

元寶彎腰道:“對唔住。”

“賓哥!”

“你說我,該不該信你呢?”張國賓問道。

元寶心頭膽寒。

深深彎腰。

馬王推開玻璃門,出聲講道:“賓哥,貨收到了。”

“把貨丟到警局門口。”張國賓說道:“冇做的事,東西為什麼要收?”

馬王點頭道:“是,賓哥。”

“這件事情你有份嗎?”

“馬王!”張國賓彈彈雪茄,轉過目光,馬王嚇的連忙辯解:“賓哥,這件事情可關我沒關係啊,全是元寶一個人的注意。”

“我聽說,你跟元寶先前在中環飲茶啊。”

馬王急道:“我跟元寶是好兄弟,飲杯茶有什麼……”

馬王的聲音越說越弱,因為,賓哥的眼神越來越犀利。

“算了。”

張國賓歎出口氣:“這件事情同我們沒關係,何況,案子做的冇有很大,罪犯贓物都到手後,警方會結案的,間接來講,我們還幫了警察的忙,後續把珠寶的生意搞好就行。”

“另外彆忘記大圈彪的情份,乖乖過去把尾款結了,不要吝嗇一點錢。”張國賓下令道:“這個錢元寶,馬王,你們兩個人出,這件事情,你們兩個都有份!”

“知道了,賓哥。”

“好呀,冇問題。”元寶,馬王答道。

這筆尾款總計僅有三十萬港幣,整筆數是六十萬,一條人命分十萬,數目對於兩個和義海大佬而言就是毛毛雨。

馬王的仔前天撞廢一輛車就值五十萬港幣,元寶更不會在乎十萬塊,但市場上就是這個價。

人賤車貴咯。

相比於千年珠寶後續收入漲幅,二十萬也不值一提,不可否認,元寶的陰謀很拙劣,但卻有一股大巧不工的味道,此次事件後,周大福肯定不敢再挖千年珠寶的人,甚至不敢在商業上打擊太狠,千年珠寶的黃金業務必將取得一定發展。

張國賓望著馬王,元寶離去的背影,深吸一口雪茄,吐著煙霧,目露思索:“元寶身上還是有江湖殺性啊!”

“找人演演戲就算了,居然提前通知警方,安排人滅口,看來元寶不能再管理正行了。”

“公司的新人有機會要提拔幾個起來接手正行生意。”這件事情看似對元寶輕輕揭過,實際上,他已經琢磨把元寶排出核心階層,馬王倒是比元寶乖巧一點,主要是壓根不管正行生意,整天泡在洗腳房裡。

當天傍晚,一輛商務車路過銅鑼灣警署時,將一個黑色揹包丟在警署門外,警隊初步懷疑是危險物品,派遣爆炸品處理科,暨拆彈部隊到場,疏散完附近人群後,拆彈專家穿著厚厚的防爆服上前,小心翼翼用金屬探測儀掃過:“嘀嘀嘀。”

儀器瘋狂跳動。

拆彈專家屏息凝神,深吸口氣,蹲在地上輕輕拉開揹包。

“丟!”

第二日,清晨,一名夥計拿著檔案走進辦公室,開口朝重案組長韋曉誠喊道:“韋sir,昨天的金鋪劫案可以寫結案報告了。”

“大東還有同夥!”韋曉誠皺著眉頭,拒絕道:“怎麼結案?”

夥計笑道:“薛sir說的。”

“貨已經找到,人又擊斃,不結案還留著做乜?”

夥計見長官一臉疑惑,連忙解釋:“你冇聽說啊!昨夜,銅鑼灣夥計收到一袋黃金,經查證是勿地臣街周大福丟失的黃金飾品,銅鑼灣警署把贓物已經歸還金鋪,據說鄭老闆親自打電話給一哥道謝呢。”

韋曉誠放下手裡的事情,說道:“我去問問薛sir。”

“韋sir,報告可要早點寫啊,寫慢了,功勞都被銅鑼灣的人搶走點辦。”

韋曉誠找到長官,薛警司一見他就麵露笑意,摟住他肩膀道:“阿韋,這件事情乾的漂亮!”

“一個都冇留!”

韋曉誠張張嘴,不知怎麼開口辯解,乾脆道:“薛sir,為什麼要結案?”

“你不想結案?”薛警司眼神驚訝。

韋曉誠重重點頭。

既然有懷疑的地方就該繼續查下去,何況,調查這批黃金的難度不算很高,薛警司卻沉吟著道:“你要立功,我懂,那我再給你安排一個案子,乾的好,我向上級推薦你升級。”

高級督察再上麵可就是總督察級彆,已經算是警隊一個小部門的負責人,並非一個警司級說升就升,但作為頭頂上司的意見非常重要,有上司推薦升級的可能性極高。

韋曉誠張著嘴巴,有點驚訝。

薛警司卻對新案情侃侃而談,根本不在乎韋曉誠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後也將韋曉誠也繞進案子裡,待韋曉誠拿著新案子的資料回到辦公室,方纔想起是要去找長官做乜嘢。

張國賓在前往南美前接到鄭老闆的電話,鄭老闆邀請他到半島酒店坐坐,張國賓細思片刻決定前去赴約。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有什麼不敢去的?

半島酒店。

鄭雨彤身穿西裝,坐在一張餐椅上,望見張國賓帶著一行保鏢進入餐廳,起身招呼道:“張先生,中午好。”

張國賓邁著步子走上前,俯身跟鄭老闆握過手,含笑說道:“鄭先生,久仰!”

“張生,請坐。”鄭雨彤滿臉笑容,就像見到自家晚輩般,熱情的請張國賓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