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張國賓小說 >   436 妙手

-

[]

一週後。

“港督閣下。”

一次政務司的商業座談會落幕,李家成透過政務司的關係聯絡上港督。

隻見他舉著酒杯近前問候。

港督先生跟政務司長竊聲交流兩句,微笑的轉過頭道:“李先生。”

李家成有一段時間冇同港督打過照麵,猛的一看隻覺得港督麵色蠟黃,神色憔悴,眼神虛浮。

一幅被人榨乾的樣子。

李家成禮貌的收回目光,鞠躬問候:“許久不見,閣下安好?”

港督咳嗽兩聲,端著酒杯:“有勞掛心,安好。”

“這次長實集團大力支援政府在九龍的填海工程,我代表政務司向你致謝。”港督淺淺喝下一口酒,李家成回敬飲酒,並不做過多迂迴,坦誠道:“長實集團在彙豐銀行有一筆兩億港幣的年中債務,我希望港府能夠支援長實集團進行展期。”

商人與官府互相碰頭,談的無非就是幾件事。

港督念及長實集團跟政府的關係,加之英資對長實的支援,點頭決議道:“冇問題,我可以幫你溝通。”

“多謝你,閣下。”李家成舉杯將酒飲儘,舉起空杯示意,紳士的鞠躬行禮。

港督將酒杯還給身旁的助理,輕輕點頭,邁步走出會議室。

以港督的職權要幫長實做一次債務展期過於簡單。

彙豐銀行根本不知道港督在祖家乾的大事業,知道也不會拂港督開口的麵子,港督畢竟還是香江決策人。

長實在數次現金流吃緊時,便采取過相同的方式展期債務,長實gaosu發展的背後是高杆杆負債。

這是一切地產商的起家方式,隻是長實靠著收購和黃,九龍倉,屈臣氏,一口口吃的滿肚肥油,再加上90年代的一波炒房潮徹底降低杆杠,最後開始乾起囤地賣錢,金融操作的無本生意。

80年代中期的長實杆杠不低,儘管現金流比較充裕,但是次次大投資都有銀彈砸人?

不可能的!

何況,被動反擊的商業大戰。

長實辦公室,李家成喚來李察信:“彙豐的債務展期已經談攏,馬上派項目組去711談收購協議。”

”嗯……過半個月再聯絡彙豐的人簽約,港督辦公室也要點時間聯絡彙豐。”先前他都是通過愛德華同英資聯絡,直接聯絡港督是頭一遭,拿捏不定大概時間,乾脆晚點顯得長實冇那麼急躁。

港督肯幫他辦事是對他的垂憐,怎麼能催港督去辦事呢?

李察信推推眼鏡,聞言道:“我申請親自帶項目組去南美談判。”

“不行。”李家成斷然否決:“南美不同香江,香江頂上至少還在英國人扛事,到南美可就冇人能扛事了。”

在英資派的人看來,英鬼老是他們的保護者可不是入侵者,鬼老同鬼老可是有區彆的。

南美鬼老那就是**裸的真鬼。

什麼事都敢乾!

何況,和義海的勢力一出香江,如龍入大海,玩的就是**裸的叢林法則。

他相信自己一出香江,剛落飛機,一把槍就會盯在腦袋上,若他是南美商人受到政府保護,倒也不用太提心吊膽。

可他僅受到英資政府保護,離開英資地界就無人認他的臉了,更逞論是跟對手在一塊地頭談生意。

李家成可是一個惜命的主,香江出門都要帶保鏢,若無跟當地政府合作,絕對不會邁出香江一步。

李察信的身份在南美也冇保障,讓行政總裁到國外玩命又玩得過誰?

他揮手說道:“派項目總監去跟711的人進行商業談判,具體決策由總部開電話會議進行……”

“我明白了,boss。”李察信點頭答應,雖然無法親自到場談判會喪失一定機會,但是長實項目總監一樣具有很強的專業素養,再配合一個南美籍的公關團隊,剩下靠電話會議不成問題。

張國賓抵達南美,德克薩斯機場。

剛一落飛機。

三輛林肯轎車就停在泊位區。

旅人們投去目光。

張國賓待經濟艙的旅客乘大巴離開,方同隨行的人起身離座們,從貴賓艙陸續走下舷梯,幾人簇擁著他來到車隊前,一名南方公司的商務代表當即上來握手,語氣熱情的說道:“張先生,歡迎來到德克薩斯洲,南方製冰公司一直期待您的到來。”

“多謝,史密斯先生。”張國賓握住這位高大白人的手掌,瞄了他胸前的職位名牌,微笑著打過招呼。

“請!”

“請!”

一行人冇有過多寒暄,便相繼坐上轎車前往酒店,張國賓一行人剛剛搭國際航班抵達南美,經過幾十個小時的空中航行,身體跟精神都不適合作商業談判,出於商務禮儀南方公司先安排了酒店住宿,兩間公司的總裁級談判會議被定在第二天上午,張國賓剛坐上車點著雪茄,就聽見談判代表,洋大班鬼老“安乾雍”說道:“老闆,根據可靠訊息,711出現第二個買家。”

“對方的商務談判組跟我們住在同一間酒店。”

張國賓蹙起眉頭,吐出一口白霧,扭頭望向旁邊的馬世明:“真被你料中了,有第二家公司出手要買711。”

馬世明坐在旁邊,喝著咖啡,出聲道:“我依舊堅持意見,今年並非是收購711的完美時機,不過既然有第二個買家出現,那麼,今年就必須將711收入囊中。”

對手的商業意圖非常明顯,肯定是香江財團的商人,否則,不會緊跟義海集團的腳步。

安乾雍當即就道:“我派人做過調查,出手競購的人是長實集團。”

“好老狗!”張國賓中氣十足的喝罵,馬世明則道:“本輪商業收購是秘密進行,談判組中可能有商業間諜。”

張國賓平靜道:“不一定,也可能是南方公司的故意泄露商業情報,美國老奸詐狡詐,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當著英國老的麵罵美鬼老,英國老不僅不反駁,並且讚同道:“張生對美國人的瞭解很深。”

“不過……”張國賓指尖間夾著雪茄,斜指向安乾雍道:“南美談判組從你開始,從這一刻開始,全部都是被解雇了!”

“明天啟程回國去找財務拿解聘補償,簽保密協議,聽見冇!”

“yes,sir!”安乾雍麵色先是緋紅,又長長泄出口氣,不得不服的答應道。

張國賓將雪茄塞進嘴裡,猶有些不解氣:“一個訊息露出去又要多花大把鈔票,真是給美鬼老賺瘋了。”

“幸好我還多帶了一個項目談判組來,否則,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鬼老談!”

馬世明竟用粵語說道:“張先生,這些鬼老鬼頭鬼腦,很不好對付,要小心。”

“嗯。”

轎車抵達酒店。

打靶仔先行推開車門,揹負雙手站在老闆的車門前。

“唰!”

一名馬仔拉開車門,十二名犬組兄弟穿著西裝,戴著耳麥,牢牢將大老守在中間。

張國賓,馬世明帶著人先上樓。

一行談判組成員跟服務生開始裝卸行禮。

張國賓冇有跟南方公司的過多接觸,先回到一間豪華套飯坐下休息,馬世明打開行李箱,搬出一套茶具,杯子裡塞著一包茶葉,出聲道:“張生。”

“飲茶嗎?”

張國賓望著他的樣子笑道:“阿明,你出國還不忘帶茶具啊?”

“養成習慣了。”馬世明坐到沙發前,彎腰擺弄著茶具。

張國賓擺手鼓掌:“好!”

“今天先飲茶放鬆放鬆,明天再好好談生意。”

馬世明麵泛笑意:“德克薩斯洲的墨西哥女郎足夠火辣,張生如果有興趣,我來安排。”

德克薩斯洲毗鄰墨西哥,先前為墨西哥領土,1836年方因戰爭獨立,1845年加入美利堅,主體民族為迪克西人,墨西哥人,墨西哥離天堂太遠,離美國太近的諺語可謂自古以來。

打靶仔短暫離開酒店片刻後,便拎著一個黑色布袋回到酒店,於車內存放完一批快槍後,又把短槍分發給同行兄弟。

休斯頓洲際酒店十二層,一隊腰間配槍,西裝墨鏡的華人麵孔,默默靜立在每一個出入口。

北美。

舊金山。

黑柴身著白色西裝,盤膝坐在一張棋盤前,正在思索著下一步棋,萬會長坐在對麵,忽然笑道:“柴哥,義海狂龍到北美了。”

“你知道嗎?”

黑柴麵色一愣,撚著棋子,疑惑道:“他冇跟我說過啊?”

難道,阿賓把地盤都打進南美洲了?

那邊一直是墨西哥黑幫活躍的地盤……

大公堂都冇機會插手。

萬潭淵道:“他是到德克薩斯談正行生意的,冇有跟你說很正常。”

“嗬嗬。”

黑柴信手落下一子,搖頭感歎:“年輕人要做什麼事,我們老骨頭早就管不了咯。”

“哈哈哈!”

萬潭淵也落一子,笑著試探道:“聽說你門下弟子在打地盤前有一個習慣。”

“不知道真假?”

黑柴放在棋簍裡的手微微一頓,又很快拾起棋子。

“萬會長,你是說……”

“啪!”

一子落定。

萬潭淵自愧弗如。

“妙手!”

黑柴感歎道:“阿賓確實喜歡先買進地盤,再打進地盤。”

“他重兵形勢!”

2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