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德州人不一定認香江社團大佬,但資本大亨,走到哪裡都一定會受尊敬,何況是在最重利益的美洲。

張國賓乘車來到休斯頓市中的一間墨西哥餐廳,見到了帕爾馬集團的董事“布朗”先生,冇有能夠直接見到帕爾馬集團老大是件遺憾,但是想到他同帕爾馬集團初次接觸,可以見到集團董事局成員已經是種禮遇。

除非跟帕爾馬集團開展黑幫業務的合作,否則,想見到集團老大很難,換位思考,有一個國外黑幫大佬來香江拜碼頭,他頂多也就派個掌數大爺去聊聊天,二路元帥都冇有出麵的可能。

當然,那位黑幫大佬要是能帶什麼財路又是另說,可惜,張國賓冇有跟帕爾馬集團進行業務合作的想法。

不過,帕爾馬集團能派布朗董事來共進晚餐,訊息肯定就能傳到集團老大的耳中,集團董事的身份也足夠代表整個集團的立場。

張國賓坐在餐廳內,折起西裝袖口,露出一條白邊,舉起一支酒杯,敬酒道:“我很榮幸獲得布朗先生的招待,向帕馬爾集團致以崇高敬意。”

布朗是一個留著寸頭,神色乾練的年輕人,聞言放下切著牛排的刀叉,拾起酒杯道:“多謝你,張先生,帕爾馬與休斯頓同在!”

“這或許是帕爾馬集團的口號。”張國賓心中想道,同布朗碰杯,昂首飲儘一口紅酒,從布朗的年輕可以得出兩個結論,要麼帕爾馬都非常年輕,要麼布朗是個黑二代,考慮到休斯頓的整體局勢以第二種可能性為大。

布朗繼續切著牛排,將一塊充滿血紅蛋白的牛排塞進嘴裡,咀嚼著說道:“這麼講,張先生是專門來跟南方公司進行業務合作的嗎?”

“是的,布朗先生。”張國賓含笑點頭,誠懇的道:“在我們華人地區有向東道主拜訪的禮儀,我謹以香江洪門舵主的身份拜訪帕爾馬集團,我願奉上三十萬美金捐助德州的慈善基金,望帕馬爾集團替我轉交。”

這筆錢實際上就是送給帕爾馬集團的贈禮,在所有正行商人當中,張國賓恐怕是唯一會把收購案公關費用在江湖層麵上的人才,布朗集團聞言當即笑道:“華夏果然是禮儀之邦,我一向很尊重華夏洪門,我先替德州的貧困兒童感謝張先生。”

“你是帕馬爾集團的朋友!”他舉起酒杯,心底已經想好下一輛遊艇的型號,張國賓懶得管那麼多,舉起酒杯敬道:“我開心又認識了一位新朋友。”

南方公司又是徹徹底底的正行公司,海外商人來到休斯頓跟南方公司談什麼,又跟帕爾馬集團有什麼關係?

白白拿一筆數目不菲的捐款,還能結識一位香江洪門話事人,帕爾馬百利而無一害。

布朗已經開始期盼義海集團完成商業收購後,年年給帕爾馬集團送錢的美好畫麵,或許帕爾馬的白粉能走到香江去?

茶餐廳裡,客人們來來往往,幾個保鏢坐在隔壁桌子吃飯,兩位大佬的到來並未影響餐廳營業。

據張國賓所知帕爾馬集團是德州最大的黑幫集團,並且是稱霸休斯頓的強大集團,在南美上白家黑幫中排名前五,跟帕馬爾集團打好關係,收購案就會方便很多。

畢竟,休斯頓可是美利堅第五大城市。

晚上,張國賓回到酒店,紮進睡袍走出浴室,抬頭就望見兩位墨西哥女郎穿著兔子服坐在床尾。

這兩位女郎一看就是標準的歐美混血兒,墨西哥人本就有多達90%的混血人種,墨西哥是一個國家,並非一個民族,張國賓站在浴室門口,攤開雙手,無奈的埋怨道:“這個馬世明。”

他不過就是在賭場多看了這兩位靚女荷官一眼,就被下屬深深的記在腦海,一轉眼就送進酒店裡來了。

看看那白色蕾色,看看那黑色絲襪,看看那緊身又清涼的布料……

張生被一隻白兔子用小手拉著浴袍綁,一步步拉床尾,兩人一起摔倒在床上,黑兔子四肢並用,渴望的向他爬行。

他來墨西哥確實是來談生意的,談一樁大生意!

香江。

清晨。

和記大廈。

馬王腳步急促,快步流星來到一間辦公室門口,報拳道:“豪哥!”

“進來!”李成豪腰桿筆挺,中氣十足,熬了一個晚上等訊息,照樣神采奕奕。

馬王連忙進門坐下,喝了口茶,興奮的說道:“幸不辱命啊,元帥,長實集團的財務狀況都摸清楚了。”

“馬王,你果是義海的千裡駒!”李成豪拍桌大喜。

“嘿嘿。”

“當不起李元帥誇獎,一點小手段,一點小手段……”

馬王麵色得意:“長實財務部從上到下,十個人有七個是女的,平均年齡都在三十五歲以上。”

“其中財務副總,大會計師,全都是馬欄的客戶。”

”我昨天讓牛郎多點點力,該到手的訊息,全都套到手了。”

“那些老八婆瀉的比誰都快!”馬王不屑一顧。

長實集團除了財務總監外,底下很多職員都是女性,包括副總級彆。

而人對色相的消費,無論男女。

根據馬王長期的從業經驗來看,無非是有錢消費的男人多些,有錢消費的女人少些,造成社會隻有男性消費色相的片麵印象。

他旗下經營有一間私密級的“黑馬會所”,位於中環灣仔,專門盯緊女性消費市場,開辦不到三個月就大紅大火。

客戶人群遍及各大集團高管。

辦些許小事,手到擒來,馬到功成。

李成豪眉頭一皺,追問道:“不要談你馬欄的事情,具體說說長實的賬目。”

馬王拍拍桌上一份檔案:“近期財報都在這裡了。”

“嗙!”李成豪一掌拍在桌麵,罵道:“我唔鐘意看文檔!你給我念!”

馬王嚇了一跳,抖嗦著放下茶杯,連忙說道:“長實賬目上還有五億多的現金,但是其中有兩億要還給彙豐銀行,本來好像達成什麼延期協議,但是前幾天又忽然協議取消,長實要按時還款。”

“折換成美金,長實不夠數跟賓哥爭啊……”李成豪琢磨道:“前兩天賓哥不是剛去南美嗎?”

“據說好像是跟港督換人有關。”

馬王講道。

大波豪當即倒吸一口冷氣:“賓哥為了阻止長實競價,直接做掉了港督?”

“巴閉,真巴閉!”大波豪鼓起掌來,驚歎道:“斷其糧道,餓敵必擊,賊可以擒也,這不是中文老師教我的《草廬經略》嗎?”

馬王瞪大眼睛,急忙道:“豪哥,冇有證據,這種事情不能亂說啊!”

“勿要給賓哥惹麻煩。”

李成豪咂巴咂巴嘴:“我怎麼會給賓哥惹麻煩?”

“冇有證據的事,你知,我知,鬼佬又不知。”

“你說出去也冇人信啊。”

但是阿豪堅信!

馬王咧咧嘴,發笑兩聲:“嗬嗬。”

他覺得豪哥的異想天開未免有些可笑,但見豪哥似要握緊拳頭,趕忙繼續說道:“豪哥,長實集團的收購預案還在進行!”

“他冇錢收購個屁啊!”李成豪不屑道。

馬王卻低聲說:“我打聽到一個機密情報,長實好像找了間日本公司,打算跟日本公司合作收購711。”

“你再說一遍?”李成豪猛的睜大眼睛,眉頭揚起,麵露殺機。

馬王說道:“這間日本公司貌似很有實力,但是暫時不知道名字,相關計劃是長實公司的機密。”

“乾他娘!”

阿豪一拳砸中桌麵,惡相畢現:“勾結日寇。”

“引狼入室!”

“塑花李該斬!”

馬王張著嘴巴想勸兩聲,但最終還是忍住,隻說道:“元帥,公司動兵,需龍頭敕令!”

“你可萬萬不能違了字號規矩。”

李成豪喘著粗氣,胸膛起伏,揮手說道:“你去把檔案發給賓哥過目,我來打電話請龍頭將令!”

“好的,我這就去辦。”馬王點點頭,轉身將茶杯裡的水喝淨,再拿起檔案走出辦公室發傳真。

80年代電子郵箱尚未成為公務傳件的首選,傳真機發件是普及率最高的選擇,但需要開通國際電話業務。

義海集團跟洲際酒店都有配備傳真機。

馬世明接到檔案的速度很快。

張國賓剛享受完墨西哥女郎的服務,就接到李成豪的電話:“賓哥,你在乾嘛?我剛剛把塑花李的活動安排,保安力量都查清楚了。”

“你將令一下,我馬上派兄弟做事,鏟了塑花李全家,順便拿下美國南方!”

張國賓躺在床上,吐著菸圈,語氣驚訝的問道:“阿豪,國際信號有點點差,我剛剛冇聽明呀。”

“你要拿下什麼?美國?”

“不是啊,是幫你乾掉塑花李,拿下美國南方公司!”李成豪大聲喊道。

張國賓訝異道:“你為什麼要做掉李先生?”

他剛剛差點漏了這句話。

李成豪忿恨道:“勾結日寇,引狼入室,其罪當誅!”

“賓哥,你就說做不做!兄弟們都等著你的將令呢!”-